简体正體
ad image
司法战争
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之死,引发美国政坛震荡,对大选投下变数。(图源:SOH合成)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1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9月18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突然逝世了,终年87岁。此事引发美国政坛震荡,两党对在今年大选前川普总统是否应该提名大法官,以及参院就总统提名是否应该进行表决的问题上,政见严重相左。福克斯新闻称金斯伯格是“游戏改编者”(Game Changer),对大选投下重要变数。

两党争执的焦点是什么?为什么说金斯伯格之死为美国司法系统投下重大变数?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任命为何此刻显得尤为重要?它与大选之间的关系是什么?为什么说美国可能面临一场宪法危机

我们来看看著名时政分析评论家、历史学者、网络媒体平台《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对这些问题的深刻分析和独到见解。

金斯伯格之死,让左派和右派都急于把自己党派的总统推上位

章天亮说,关于金斯伯格有很多传闻,因为她多年以来一直在跟各种癌症做斗争,包括胰腺癌、肝癌等等。很多人觉得她年事已高,可能很快就会死去,但她坚持了很久。这几乎是变成了左派一个非常重要的关注,他们几乎是在祈祷或是哀求金斯伯格不要死,因为她的死会对美国的司法系统投下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同时,她的死现在对美国大选也投下了一个重大的变数。福克斯新闻称她为“游戏改变者”( Game Changer),就是她的死会对大选投下很重要的变数。

金斯伯格实际上是左派的一个领军人物。其实关于美国最高法院,我们很少谈它,因为它主要涉及美国的内政,但是大选之年,她的死可能会让左派和右派都急于推出自己所中意的总统,因为在美国总统有权利提名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现在根据民调的数据,川普的支持者和拜登的支持者,有60%以上的比例都认为他们选择川普或选择拜登是因为他们具有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的权力。可以想象,金斯伯格的死会让左派和右派都非常急于出来投票,以便把他们党派的总统推上位。

今年大选结果将直接关系到中美关系、全球地缘政治格局

章天亮说,过去,因为美国的内政虽然可能会有很多政策性的变化,但是对于整个美国对外的大方向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今年是不一样的,美国的内政会直接影响到中美关系川普上台还是拜登上台,会直接影响到全球地缘政治的格局,不管是中国也好、台海也好,

包括南中国海、东盟、印度,甚至是欧洲等等,这些地方对于中共的态度,其实都可能会随着这次大选而改变;而现在我们都知道,全球在川普的领导之下已经形成了一个灭共的大趋势。如果川普不能当选,那麽可能真的会让中共茍延残踹,而且这种茍延残喘可能会威胁到自由社会的安全,包括自由社会里人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为什么金斯伯格去世这个事如此重要。

在美国传统的宪法规定来讲,美国的权力系统是一个三权分立的结构:立法归国会;行政归白宫即总统;然后是最高法院。在美国的传统上,最高法院所具备的权力是相当小的,在过去是相当小的。因为什么?因为最高法院是宪法法院,也就是说一般的案子是不会打到最高法院的,只有当大家对宪法某些条文的解释出现争议的时候,才有可能会提交到宪法法院、即最高法院去。

左派一直想把持最高法院,通过改变宪法来推动他们的议程

章天亮说,过去在人类的道德包括在美国人的道德比较高尚的时候,通常来讲大家不会去修改宪法的,而现在宪法变成了一个左右争夺的重要法理依据,是因为左派想通过改变宪法来推动他们的议程:比如堕胎、同性恋、允许淫秽作品大行其道,包括比如说在公园里移除「摩西十诫」的标志等等。其实,左派想要做的事情,它是会遇到很多来自于美国民间社会的抵制,所以他们就想通过最高法院任命左派的大法官,然后让他们在最高法院这个凳子上通过他们要干的事。

有一个专门的说法叫做“在凳子上立法”(legislating from the bench)。什么意思呢?就是说美国如果要想改变宪法的话,是一个非常难的事情,当时美国建国先父们在制定宪法时就制定了一个原则,为了保持美国这个体系的稳定,就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压舱石,这就是宪法,宪法是不能够随便改变的。所以当时国父们在宪法正文中规定:修改宪法必须要有2/3以上议员同意,同时还要得到3/4以上州的批准,然后才能够对宪法进行修改。总而言之要改变美国的宪法,那是非常非常难的一件事情。

那麽左派怎么办呢?它想要让同性婚姻合法化,想要让堕胎权合法化,想要禁止公立学校向上帝祈祷,禁止在公园中出现「摩西十诫」和《圣经》有关的内容,左派怎么办?他们的办法就是在最高法院里把宪法当做是一个活的文件(Living Document) ,就是说他们对待宪法的态度是为我所用。传统保守派他们是把宪法作为一个不可更改的,当年国父们在订立宪法的时候它字面上是什么意思,那就是什么意思。但是左派通过重新解释宪法,用中国的成语来讲,就是巧言令色、深文周纳,就是完全改变宪法的内涵。这样他们不需要通过国会,不需要通过州的批准,他们坐在他们自己法官的那个座椅上就可以把宪法改变了。

左派在用最高法院判例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

章天亮介绍说,我们看到从1960年开始,当时最高法院有一个大法官沃伦,在他当大法官期间就改变了很多事,包括禁止在公立学校向上帝祈祷,甚至左派有的人想把美国的效忠誓词里对神的崇拜都拿掉。在沃伦60年代当大法官的时候,允许淫秽镜头出现在好莱坞电影中,从1966年开始,好莱坞电影中就取消了对所有色情镜头的限制,而且色情镜头在好莱坞电影里越来越多。也就是说,最高法院在对于美国人生活方式的改变上、对于美国价值观的重塑上,它的作用是非常非常大的。

其实这些社会主义者或者共产主义者,我们称它们为左派,他们在大概100年之前就看到了这个问题,就是通过改变美国的法律来推行他们的议程,所以他们成立了一个全国性律师组织「美国民间自由联盟」(ACLU,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它就是专门跟美国人对神的信仰做对的。当然它也可能做一些对劳工阶层的权益进行维护的事,但它主要的目的是推行同性恋(LGBT),推行所谓的反种族歧视,实际上是造成各种各样种族分裂,去污蔑神。这是他们非常重要的一个工作。

刚刚死去的大法官金斯伯格就是ACLU的一个主任,后来她跑到最高法院任大法官,就成为左派在司法系统中的一个灵魂人物,或者说是精神领袖。她的影响就这么大。最高法院曾经有相当长一段时间左右是势均力敌的。我们用了美国新闻中常用的说法:保守派、自由派;左派、右派。其实按道理来讲,最高法院并不应该是一个左右之争的场所,它是一个能够维护还是改变宪法的地方。所谓的保守派,实际上是说他们维护宪法,维护最传统的宪法原则和宪法精神。所谓的自由派,是说他们想通过改变宪法、通过判例来改变美国人的生活、推行左派的议程。

美国两党的争夺在最高法院就是大法官位置之争

章天亮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内,最高法院是分成两拨的:有四个大法官是维护宪法的,另有四个人是想方设法要更改宪法的,中间还有一个摇摆派,那人叫肯尼迪。肯尼迪大法官有的时候跟右派站在一块,有的时候跟左派站在一块。所以当时对判例的结果,肯尼迪的作用变得非常非常关键。那麽后来川普上台之后,肯尼迪退休了,川普连续任命了两个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都是持保守理念的立场,这样就把最高法院变成了以维护宪法者为多数这样的情况了。这件事情对于左派的打击是非常大的。

川普当时在任命第二位大法官卡瓦诺的时候,参议院两党之间曾经发生过巨大的争论,包括左派用各种各样虚假的故事,包括花钱雇人去抗议,扰乱参议院的议事程序等等,想方设法阻止卡瓦诺当选。但是后来卡瓦诺还是当选了。所以川普在美国司法系统全面转向保守主义方面所起到的作用是功不可没的。那麽这一次,之所以金斯伯格的死产生了一个非常大的政坛震荡,就是因为:

传统上来讲,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年,总统是不提名大法官的。但是金斯伯格死后,川普马上就说准备在未来几天之内提出我的大法官候选人,参议院也说我们要进行表决。这让民主党非常非常恼火。为什么呢?因为民主党在2016年时,当时也是最高法院一位保守派大法官斯卡利亚去世,当时的总统奥巴马就准备想要提名一个自由派的大法官加兰德(Garland)做大法官。当时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就不同意,他说马上就要大选了,美国人民应该能够发出他们自己的声音,他们到底会选择哪一个人作为总统,由总统再提名这个大法官,所以在大选之前不对提名的大法官进行表决。

当时奥巴马同意了,他可能心里面想的是反正希拉里·克林顿会成为下届总统。那个时候左派基本上认为希拉里·克林顿是胜券在握,所以他们认为等几个月没关系。没想到希拉里·克林顿输得很惨。所以后来川普总统提名了戈萨奇做了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填补了斯卡利亚的位置,保持了最高法院基本上还是4比4,然后再加上一个中间法官这样一个格局。

金斯伯格一贯以来的作法和遗愿,以私人化情感超越了国家利益

章天亮说,根据NPR的报道,金斯伯格临死之前说:我最狂热的一个意愿,就是希望由下一个总统来提名大法官填补我这个位置。

作为左派的金斯伯格川普之间的矛盾其实是很深的,当年在2016年7月份共和党大会召开的前5天,金斯伯格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就公开讲,她说川普这个人是一个造假者,这个人前后说法不一致,如果川普当总统之后对我们司法系统的影响是不可想象的。这种言论,作为一个最高法院大法官是不能讲的,因为美国立法、行政、司法三权分立,作为一个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在政治上应该是中立的,不能有你自己的政治观点的。但是金斯伯格就讲了这样一番话。

川普也不客气,川普金斯伯格这个评论非常愚蠢(dumb),而且非常令人难堪;然后说,金斯伯格你应该退休了,你赶快辞职吧。后来金斯伯格还为这事专门道歉,但是她跟川普之间的这种敌意根本就没有消失。所以我们看到,每次当跟川普有关的一个官司打到最高法院时,不管川普的政策、还是涉及到川普个人,金斯伯格都一定会做一个对川普不利的判决。非常典型的就是川普在当总统之后,他提出禁止那些恐怖国家的那些恐怖分子来到美国(travel ban),比如索马里或伊朗等。当时联邦一级的自由派法官就说川普是种族歧视,说川普歧视穆斯林,就阻止了川普的这个总统令;后来官司就打到了最高法院。其实总统基于国家安全考虑,可以禁止任何一个人来到美国,这是美国宪法明明白白规定的。

川普当时曾经在公开场合念过宪法规定中的相关条文,川普说,这句话连一个高中生都能看懂,但是那些自由派的大法官们就假装不懂。最后最高法院投票结果是7比2,7票支持川普,2票反对。2个反对的人中,一个就是金斯伯格,她对川普之间的敌意完全是很私人化的(personal)。另一个人反对的人就是索托马约尔,是奥巴马任命的一个法官。这都是一种政治性的决定。

宪法写得太清楚了,所以金斯伯格川普的敌意,后来涉及到川普个人报税的问题上,金斯伯格也是站在反川普的阵营一边。所以说,金斯伯格就变成了左派的一个偶像,就出现了拍电影、各种各样歌曲,很多人做各种各样的视频,求着金斯伯格说,你千万不要死。因为她只要一死,他们认为川普就会任命下一个保守派人士填到她那个位置上去。

所以现在左派就拿当年麦康奈尔自己的话攻击他。因为麦康奈尔是参议院多数党(共和党)领袖,他说只要川普提名我们参议院就进行表决。很多人就说,这也是大选之年呀上一次大选之年的时候你不是说大选之年不表决吗。

此年非彼年,府院状态已大变;为避免宪法危机,大选前任命大法官合情合理

章天亮表示,持这种说法的人,他们忽视了一点,当时府院是分属于两党——白宫是属于奥巴马的民主党,参议院是属于共和党,是另外一个党派,而且参议院是多数党嘛。所以当府院两党不同的时候,在大选之年确实是不进行表决的。这个事情从1880年以来130多年就是这样的一个惯例。

但是,当府院党派一致的时候,就是白宫是共和党的川普,参议院也是共和党占多数,这种情况下是完全可以表决的。

所以现在参议院准备对川普提名的大法官进行表决了。这其实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国有可能面临着宪法危机。什么意思呢?就是今年大选之年,民主党已经做好了各种各样的作假的方法破坏大选,而且即使川普胜利当选,他们也不会承认。包括希拉里·克林顿就跟拜登说,选举之夜无论你输得多惨你都不要认输。如果川普赢的话,左派就是想方设法会提起各种各样的法律诉讼来否决大选结果。那麽如果川普没赢的话,共和党也可能会提起法律诉讼。也就是说,当这次大选结束之后,很可能将出现一个打到最高法院的官司,那麽这个时候最高法院掌握在谁的手中,是真正遵循宪法的这群人手中,还是自由派的手中,到那个时候它就可能变成一个政治性的判决了。

其实2000年的时候,当时乔治·布什(George W. Bush)和戈尔(Al Gore)两人选举的时候,在佛罗里达州当时计票出问题,官司也是打到最高法院的。当时金斯伯格就是站在民主党那一边,她做很多事都是支持自由派的。所以今年大选结果也有可能同样也会打到最高法院

有人说最高法院不是有5个保守派嘛,但是现在5个保守派中,首席大法官(Chief Justice)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他过去一直是保守派的,但当卡瓦诺被任命为大法官之后,按说应该是5比4了吧,可约翰·罗伯茨又跑到中间去了,所以有时他投票会跟自由派站在一块。如果他跟自由派站在一块,就变成4比4了。可以想象一下,如果当大选结果打到最高法院,而最高法院又出现一个4比4僵局的话,美国真的就会出现宪法危机

拜登的大法官候选人提名凸显他是一个种族主义

章天亮表示,在今年大选之前能够任命一个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对于美国来说是非常非常关键的一件事情。那麽关于大法官的提名人,川普本来就有一个名单列表,而拜登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提出他的候选人名单。拜登可能知道他的候选人名单太倾向于自由派了,可能很多美国人是不认可的。他虽然没有提出一个名单,但是拜登明确的讲了一点,他说,我一定要提一个黑人女性来做为大法官的后选人。

这个拜登真的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因为什么叫做种族平等?种族平等就是,录取一个学生或者是雇佣一个雇员,或者提名像这样的一个候选人,跟肤色是没有关系的,只要是合格,只要符合资历条件,就可以提。但是拜登说他一定要提一个黑人女性大法官,他这不是对男性、白人、亚裔、西裔是明目张胆的一种歧视,那个人被提名不是因为她的能力,而是因为她的肤色和性别,对不对?包括拜登选贺锦丽(Harris)做搭档,也是因为这一点。所以说,拜登如果真的能够把他的那个名单亮出来之后,大多数美国人是会做出选择的,是会愿意维护美国的宪法和现行的生活方式的。

川普任命新的大法官将是一个非常艰难的任务

章天亮分析说,但是现在川普其实也面临着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就是川普他在参议院共和党中虽然可以赢得53票,但是其中有几个人跟他关系是特别糟糕的,特别典型的就是罗姆尼(Mitt Romney),他是犹他州参议员,川普干什么他都反,这人明面上是一个共和党人,所以很多人叫他“RINO”(Republican In Name Only),即他只是一个名义上的共和党人,实际上他凡事都反川普,只要是川普干的,不管对错他都反,这么一个人。还有一个内布拉斯加州参议员,也是跟川普关系特别僵。所以他们就很可能会跳票,这两票就没了,就变成51票了。

还有两个人也可能会反川普,一个人就是穆尔考斯基(Lisa Murkowski),她当时在任命卡瓦诺的时候,基本上共和党都是站在川普这头的,她站在反川普的那头。这样又少一票,就变成50票了。那麽还有一个人叫苏珊·柯林斯 (Susan Collins),缅因州参议员,她当年支持过卡瓦诺,但是今年她面临着大选,就是今年参议员她面临着可能会被选下去的可能,所以她如果支持川普,她就有可能被选下去,在这种情况下她也可能跳票。川普就拿不到他非常关键的50票,他只能拿到49票。

那麽对川普来说,任命大法官就可能会变成一个非常艰难的任务,而且我们非常相信,实际上民主党那边他们都是很抱团的,“小人会结党”嘛,他们反对川普会非常地抱团。所以任命大法官这件事情对美国就非常关键,它不光是决定大选、决定未来最高法院构成,它同时也会影响到整个大选之后世界地缘政治的走向。

希望了解本期更多内容和细节,请观看如下视频。我们在此为您提供本期音频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视频公放平台《希望之城》还有更多精彩视频,欢迎前往观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