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文革、批鬥、整人、殺人(網絡圖片)
文革、批鬥、整人、殺人(網絡圖片)

【真相系列報道】(二)還原中共「英雄模範」---彭湃

殺人如麻、禍及子孫、親屬的農民運動大王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4日】毛澤東稱爲中國“農民運動大王”的彭湃,是中共早期的領導人之一,也是最早認識到土地和農民問題是當時中國社會最根本的問題的人中的一個,併成立了中國首個農會。然而,受中共暴力革命的影響,其在廣東製造的“紅色恐怖”讓當地人爲之色變,而殺人如麻的彭湃的暴行也殃及了後人。

走上“紅色道路”

1896年10月出生在中國廣東省海豐縣的一個地主家庭的彭湃,年輕時曾前往日本留學,就讀於早稻田大學政治經濟科,因參加反對日本瓜分侵略中國的集會遊行被日本警察毆傷並被列入黑名單。其後,放棄基督教,接受馬列思想,成爲了一名社會主義革命者。

25歲時,彭湃回國,在廣東軍閥陳炯明主政的海豐縣任教育局局長。次年,因組織學生高舉寫有“赤化”的紅旗參加“五一勞動節”遊行而被免職。此後,開始專門從事農民運動,併成立了中國第一個農會彭湃還以身示範,將自家祖傳田契燒燬,並將自家農田分給農民無償耕作,還幫助佃農解決債務和土地糾紛等,由此得到了無地農民的支持。

開始專門從事農民運動,併成立了中國第一個農會(網絡圖片)
開始專門從事農民運動,併成立了中國第一個農會(網絡圖片)

爲了更廣泛的得到農民的支持,彭湃領導成立了海豐縣總農會,並任會長。當時會員達2萬戶,人口有10萬人,約佔全縣人口的四分之一。與此同時,彭湃還加入了中共。海豐農會發展迅速,並擴大至惠州地區及廣東全省,同年5月廣東省農會成立,彭湃被推選爲廣東省農會首席執行官。後因其越發明顯的政治傾向,被陳炯明下令解散農會並禁止活動。

於是,彭湃到廣州投奔已經與陳炯明反目的孫中山,並接受共產國際指示,以個人身份加入國民黨,圖謀發展。彭湃出任了國民黨中央農民部祕書,並在新成立的農民運動講習所(農講所)講授課程,煽動農民革命,其演講後匯成《海豐農民運動》。其演講對後來的毛也產生了影響。

製造“紅色恐怖

中共“借殼”發展的策略被國民黨內部有識之士識破,在蔣介石率領的國民黨軍隊北伐取得勝利後,開始了“分共”和“清黨”。在共產國際指示下,中共發動了武裝叛亂。彭湃參與領導了1927年的南昌叛亂,失敗後隨軍南下廣東。10月,又領導發動海陸豐暴動,佔領了海豐、陸豐兩縣。11月21日,成立海陸豐工農兵蘇維埃政府,形成割據勢力。彭湃具有絕對的權力。

在海陸豐工農兵蘇維埃政府存在的短短兩個多月時間裏,彭湃給當地百姓帶來的是“紅色恐怖”。推崇中共鼻祖之一列寧“不講法律、反動的就殺”思想的彭湃也是如此告訴手下的:“準羣衆自由殺人。殺人是暴動頂重要的工作,寧可殺錯,不要使其漏網”、“將這批豪紳地主剖腹割頭,無論任何反動分子,都毫不客氣的就地殺戮,直無絲毫的情感”,他甚至提出要對“土豪劣紳”“大殺特殺,殺到他乾乾淨淨”,殺到海港的水“都成赤色各人的衫褲都給反動派的血濺的通紅”,他要求參加海豐縣工農兵代表大會的代表每人負責殺 20人。

農會、殺人、打土豪(網絡圖片)
彭湃要求參加海豐縣工農兵代表大會的代表每人負責殺 20人(網絡圖片)

有資料顯示,在彭湃帶來的“紅色恐怖”中,40萬人口的海陸豐地區有一萬多人被殘酷處死,“反動的鄉村有些全鄉被焚燒”。有超過5萬名民衆逃離到香港、廣州避禍。而一些赤衛隊員(大多是青年農民)從最初的膽怯變成了殺人連眼都不眨的惡徒,甚至還想出了殺人的新花樣,比如將人大卸四塊,再煮熟吃掉;將人關在板箱裏慢慢鋸成一塊塊。

彭湃之死

彭湃製造的紅色恐怖在引起當地人恐懼、反感的同時,也引起了國民政府的注意。1928年2月,海陸豐蘇維埃政權被國民政府軍擊潰,彭湃率領殘部逃至大南山地區。其後,彭湃離開廣東,繞道香港轉往上海。第二年8月,由于軍委祕書白鑫的告密,彭湃等人被國民黨逮捕,六天后即被槍決。彭湃死後,其妻子、孩子等共有8人先後喪生。

禍及子孫

製造恐怖的彭湃雖然死了,但由於其罪孽深重,其後人在中共的歷次運動中,都遭到了成千上萬被虐殺之人的後代的復仇。

彭湃(圖片:攝於1920年代)
彭湃(圖片:攝於1920年代)

如文革剛開始的1966年6月19日,在幾箇中共海豐縣委常委的支持下,華南農學院黨委委員、水稻生態研究所副主任兼黨支部書記、彭湃之子彭洪,從華農校園被拉回海豐批鬥,9月1日被活活打死。

再如1967年8月26日,5000多人攜帶機槍、衝鋒槍、步槍進入海城鎮,對彭湃的親屬、當年的戰友及家屬展開血腥鎮壓和長達半月的圍剿,100多人被槍殺,800多人被打成殘廢或重傷,3000多人被打傷。8月29日下午,彭湃的侄兒彭科逃到郊外的將軍帽山,一個姓洪的中年男人,聽到彭科的名字,馬上大聲喊道:“我要報仇!”接着舉起篾刀,將彭科的頭顱砍下,掛在城東門的電線杆上,示衆三天。彭湃的堂弟彭勁、彭湃的堂侄彭株等彭家親屬也相繼被殺死。

簡評

一心想解決中國農民問題的彭湃,放棄了基督徒的仁愛,而接受了崇尚暴力革命的馬列思想,不能不說是其製造恐怖的根源,而這樣的慘劇在中國大地從此就沒有停止過。馬列、共產黨危害之烈可見一斑。

接受了馬列,放棄了有神論的彭湃,或許也不會相信中國民間流傳幾百年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辰未到”、“善惡有報終有時,只爭來早與來遲”、“善惡之報,如影隨形”等俗語,但從其家人、後人的遭遇看,誰又能否認這報應的不存在呢?

文章來源:林輝/大紀元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