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江峯漫談0921翻轉
翻轉——人們在尋找和順從歷史潮流的脈動。(圖源:SOH合成)

江峯: 從幾個翻轉事件看清歷史潮流的脈動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2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剛剛過去的這個週末,出了不少大事兒,也出現了一些事情的翻轉。微信禁令和抖音海外版Tiktok收購的事情出現了翻轉;兩位世界政壇重量級的女性,德國總理默克爾和美國衆議院議長裴洛西,也傳出了重量級的翻轉;還有一個正在翻轉當中的事情,就是中美臺三邊關係。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城主江峯先生就這些新聞事件分享了他的解讀和分析。

微信和Tiktok對美國主流生活的影響

江峯說,上週五時美國商務部對微信下禁令了。其實微信和抖音的事情,8月7日川普已經下達了交易禁制令,45天期限,所以商務部的決定其實就是在執行川普的行政令,已經不是稀罕事情。微信因中文平臺侷限,只在美國華人當中使用,甚至年輕華裔和臺灣、香港背景的華人用的也不多,主要就是大陸背景的、新來美國的華人用得多。所以禁令對美國主流生活而言,水波不興。

但是Tiktok對於美國國內生態和政治都有着直接影響,而川普的行政團隊對禁止微信沒有爭執,但對於Tiktok的處理意見分歧很大。因爲蓬培奧當時說了,未來36個小時會有最後決定。所以我們實際在等Tiktok的最後處理結論。

結果我們不太在意的微信之事卻出現了翻轉。什麼叫做翻轉,就是沒有向預定的和人們相信的發展方向走下去,被暫停或者被引導到了其他方向。其實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在某一個階段會有翻覆,但是大的趨勢不變,有信仰的人看得更清楚,那就是神的安排,人這裏是動不了的。

爲何不是騰訊而是微信海外用戶狀告美國政府禁令?

這個翻轉發生在加州,法官彼樂20日宣佈了川普對微信的禁令。如果按照正常的反應,誰應該最着急?當然是微信的老闆騰訊。但是大家有沒有注意到,騰訊沒有反應,狀告川普禁令的不是老闆騰訊,卻是所謂微信用戶,也就是五位來自紐約和加州的律師成立的美國微信用戶聯盟。

爲什麼會這樣呢?江峯分析說,第一,騰訊不敢打官司;第二,中共不允許騰訊打官司。騰訊股票在紐約交易,佔有特斯拉5%的股權,還有多家美國網路公司、遊戲公司的控股權。在中國國內它怎樣關閉帳號,怎樣侵犯用戶隱私,它是國家行爲,你也沒有辦法吿贏它。但是在美國它要這麼做,第一受到微信侵權的美國華人、還有全世界的華人,有太多的人來集體反訴,那拿到的賠償金是可以得到保障的;第二美國政府反訴,就可以把微信如何監視人民,並且把其這份監控,轉移到海外來的各種證據、做法通過法庭公開出來。爲什麼中共不願意騰訊吿川普政府呢?因爲微信並沒有對美國主流形成影響力,一旦這些惡行、這些完全違背美國人言論自由理念和隱私權保護的黑暗勾當,通過開庭大白天下,那麼本來不在意的美國人就都知道了:原來中共可以通過科技手段、通過日常生活的社交平臺幹這麼壞的事情!這反而對中共整個海外大外宣形成巨大負面影響。所以中共和騰訊都不會來吿川普政府,既傷面子、也傷裏子、還傷錢袋子。

那麼它現在通過微信海外用戶的名義來狀告美國政府禁令,既可以避開對中共的直接打擊,也可以利用美國社會保障言論自由的這個體系。(至於說發起微信用戶聯盟的律師有什麼背景?與中共是否有充分互動?這不在我們評論的重點。)他們這麼做也符合美國的憲法精神,從這一點來說,是值得肯定的。

微信禁令翻轉是美國「三權分立」體制的好例證

江峯說,我們的思想當中有時候會有一種非黑即白的絕對化斷定。大家知道我做過一個節目「川普推推推」,對於川普的思想、做事情的原則還有他的性格和變數,我還是有一些研究。我支持他,是因爲在這個紛亂的世界當中,只有他的信仰支撐的無所畏懼的品行,才能推動西方自由世界在一切巨大紛雜的干擾阻力中,以美國爲主地努力去制約,甚至消滅殘害中國人,殘害人類的中共。但是不是要做到凡是川普喜歡的我們都要去擁護,凡是川普不喜歡的我們都要去反對,並踏上一隻腳呢?那不成了兩個「凡是」了麼?那不是成了團結在習近平爲核心的黨中央周圍的海外版了麼?當我們輕易地去神話某個人、某種思潮的時候,我們離奴化就不遠了。而這正是我們在當下反共、去共、滅共的歷史大潮中,應該學會的對人類正常秩序的一份禮遇。

回到暫停微信禁令這個翻轉上來看,這正是美國社會機制中,「三權分立」的極好例證。對微信傷害美國國家安全的認證,幾乎是美國國會的共識,川普行政令也不是川普自己心血來潮,而是在執行國會,也就是美國人民的意願。但是美國的司法,也在小心翼翼地在國會和行政的共識當中,保護着美國人民的利益,哪怕這裏的人民特指少數族裔的華人,甚至是一部分華人的利益。只有這樣,才能保證美國建國之父所要杜絕的獨裁者和多數人的暴政。在美國,川普親自指揮、親自部署是受到質疑的,也正是不斷的質疑,才能杜絕帶來的全民族、全人類的災難。

這就是川普微信禁制令受到翻轉的積極意義所在。

中共爲何不敢公告法官暫停微信禁令的判斷依據?

江峯說,話說回來了,有的事情翻轉了,現在看起來是個不好的事情,長遠看,卻未必是個壞事。加州法官彼樂宣佈暫停在21日禁止微信的行政令,中共黨媒和它所影響的媒體一片驚豔聲,什麼“華人歷史性勝利”,一下子又把大量深受微信其苦、看透微信是中共迫害偵測在海外的延伸的那些華人都給算進“華人勝利”裏去了。

我們來做個進一步的梳理,其實黨媒只告訴了判決結果,卻根本不敢把做出這個判決的根本緣由、判斷依據公佈天下。在法官彼樂做出的判決中,原告提出的五條反駁禁令依據,法官只採用了兩條,其中第一條就是美國憲法中關於「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的描述。但是微信禁令是否真的違背了憲法呢?如何理解真正的言論自由呢?法官採用的另一條是第五條,就是其他原因。什麼其他原因呢?實際上這是法官作出判決的最重要依據,就是人道依據。

法官的判決詞中,完全肯定了微信對美國國家安全威脅的存在,只不過法官質疑商務部對微信的全面禁令,是否能夠杜絕這些社交媒體對美國的侵害,換句話說,封禁了微信,中共對美國國家安全的威脅就不存在了麼?法官認爲商務部沒有提供足夠的證據。在這個基礎上,法官考慮了微信作爲在美華人很多不用英文、依賴微信的情況,若全面禁止微信會造成生活上的不便。比如很多老人的護理工作,尤其是在當下疫情背景下,社區服務需要這樣的平臺。保障言論自由和即便確定微信對國家安全的威脅,也要顧慮人道因素,最終形成了暫停行政令的判決。

我們試問,中共的法院什麼時候敢反對黨的決策?更別說領袖的命令了。一句「顛覆國家」、「危害國家安全」就可以肆意抓捕判刑,什麼時候會明知對國家安全有威脅的情況下,還要考量人道因素?還要考慮老人院裏跟自己膚色不同的少數族裔的老人用中文方便?連蒙古語、藏語、維吾爾語、朝鮮語、廣東話都不讓說了,還管你手機用什麼語溝通方便?美國法官這樣的判決依據,中共敢跟自己的人民說清楚麼?

誰是真正的華人?

根據中共大外宣鳳凰網對原告律師的採訪,我們不清楚是律師的原話,還是中共黨媒善於使用的移花接木手段,採訪中律師說,美國政府很快會提出上訴,但在法官已經頒佈初步禁制令的前提下,政府想要翻案的難度很大;並且把封殺微信與針對亞裔的仇恨犯罪、取消中國留學生簽證、對華貿易限制等混同爲一系列事件,說這個官司是美國華人集體挑戰總統令。這就非常陰險了,動不動就拿全體華人說事兒,特別是在中共宣傳需要的時候。

事實上,認清中共邪惡,認清微信這些中共專制的爪牙,才真正是華人大多數。另外,簽證限制、貿易限制,完全是針對中共的海外擴張,把因間諜行爲、盜竊知識產權行爲導致的全球反制,說成是對亞裔的仇恨犯罪,且不說比例高低,關鍵是,美國人的那份怨氣,完全是衝著中共全球散佈疫情的惡行來的,你要覺得是對着你來的,那隻能說明你跟中共切割不徹底,甚至還要替中共搖旗吶喊,你不遭受仇恨纔怪呢。

微信正好充當了中共打壓言論自由的工具,監視迫害人民的打手。你當然可以爲自己的生活方便去爭取利益,但是如果這是用道德和正義作爲代價,用自己的自由和靈魂作代價,未免太不合算了。爲微信發聲,你就忘記了在微信平臺上小心翼翼說話、小心翼翼看中共臉色,天天琢磨自己會不會過了紅線,還永遠不知道紅線究竟在哪裏的那種經歷了嗎?爲了保住微信帶來的舒適而忘卻它侵蝕人靈魂的本質,就像一個癮君子控告讓他戒毒的醫生一樣。至於說原告律師竟然說出政府上訴翻案難度很大,如何評估?這麼肯定麼?那這裏我們就要說說剛去世的大法官金斯伯格了。

金斯伯格遺願難成真,最高院終將迎來6:3

江峯說,自由派傾向的金斯伯格去世前幾天對自己的姪女說過,她最大的遺願就是在新總統就任之前,她的位置保持空缺。什麼意思呢?就是那位置空缺到可能不是川普連任下一屆總統,好讓新總統指派一個自由派的大法官,以維繫最高法院的決策傾向。金斯伯格還沒去世時,九月初川普就提出了一份最高法院新法官候選人的20人名單,其中甚至包括最反共的三名國會議員。金斯伯格逝世的消息傳出後,國會參院多數派領袖、共和黨人麥康內爾(Mitch McConnell)週五,即大法官去世當天晚上證實,將會快速推進新任命一名最高法官進入最高法院的進程。

川普的名單都有了,就是表決就行了。參院司法委員會11名共和黨人,9名民主黨人,且看自由派還有甚麼招數有效阻擋這個進程。美國最高法院鐵定了保守派與自由派的法官比例將達到6比3。聯邦政府提出上訴,首先到第九巡迴法庭,那裏的自由派法官人數已經有了大調整,在這裏翻盤可能性就已經大大存在,如果官司到了最高法院,會放微信一馬麼?

其實,金斯伯格即便如願活到了大選日,甚至如願看到了川普落選,又能怎樣呢?歷史的發展到了這一步,又能有誰可以阻攔呢?對中共的認識,不管是不是跟彭斯一樣深刻,對中共的反制會不會跟蓬佩奧一樣尖銳,美國兩黨從來沒有在任何問題上像當下對待中共的態度這樣一致!這不就是世界政治趨勢的反應麼。

默克爾大夢初醒:結束與中共的“蜜月期”

有兩個很關鍵的女性領袖,這個週末也有了重大翻轉。德國總理默克爾,如同大夢初醒,這個堅定務實的德國政治家,宣佈與中共“蜜月期”結束,德國將從單一依賴中共轉到與自由民主和法治的亞洲國家做生意。歐盟的老大哥,終於進行切割了!可以想見,中共對整個歐洲的最後一點幻想,馬上就要破滅;西班牙、意大利、希臘這些騎牆派,這些仰賴德國的小兄弟們,會迅速調整陣營。中共在美國的金融科技高壓下,唯一的呼吸口不存在了。這個事情會繼續發酵,未來一個星期會很熱鬧,看看中共怎樣抵制寶馬、奔馳、奧迪,然後全體領袖坐紅旗大轎子上班吧。

佩洛西翻轉:要起訴搶劫縱火的暴動者

另一個翻轉的是美國衆議院議長佩洛西。這位民主黨第一大佬,週末也表達了要起訴搶劫、縱火或暴動者,說他們不包括在民主實質當中。在明確中共組織站在「黑命貴」運動之後,這場發生在美國的暴力、無政府運動已經受到了廣泛的反對,也無形中刺激了人們轉向對川普的支持。看看上一週在紐約發生的長長的支持川普的車龍就清楚了,這是一場以反共滅共爲主要目標的全球反左傾、迴歸傳統社會價值和找回信仰的思潮和大覺醒運動。那些曾經重要的人物都在進行翻轉,找尋歷史潮流的脈動。

臺灣駐美代表改稱爲「大使」,美國授意而爲?

臺灣駐美代表蕭美琴在推特(Twitter)上的自我介紹寫上「臺灣駐美大使」(Taiwan Ambassador to the US)。這個事情太敏感了!雖然蕭美琴在臉書上迴應說,是在個人Twitter上使用「大使」一詞,不是美國官方目前所承認的稱謂,但也不是她自己自封。官方沒有承認,也不是自己自封,那麼這個頭銜是誰那麼大膽寫上去的呀?她在最後說,她的實際工作跟各國使館沒有什麼不同,還要更複雜,事實上也已經成爲許多美方各界友人稱呼她的方式。聽出來了吧,“美方各界友人”——就是美國授意這麼做的。不服,你跟美國講理去!

蔡英文政府必須在國家關係升格上保持低調,被動接受就好了。被請入聯合國,被人標榜爲大使,這樣可以最大限度避免成爲藉口刺激中共,雖然話說回來,也沒有什麼怕的,它受刺激了就能“武統”了麼?要有能力“武統”,早就動手了,何必每次高喊口號,在大陸的海岸線上登陸作戰呢?何必等著受刺激,嘗受小刀挖心的痛苦呢?

實際上,中共的痛,來自於政權沒有合法性,它就是把中華民國吞併了,也沒有人民的認可。沒有選票的政權,依然是沒有合法性的。本來這個宇宙中,就沒有這個殘暴政權的位置,它的唯一去路,就是解體、徹底滅亡。

希望瞭解更多江峯節目細節,請觀看以下視頻。我們在此爲您提供本節目音頻如下:

江峯推薦朋友們關注江峯的新頻道「江峯劇場」,訂閱打開小鈴鐺,每週兩集,星期三、星期六,在時政類節目之外,多一點輕鬆,多一些思考角度。《希望之城》會員網站還收集了「歷史上的今天」、「江峯漫談」和「川普推推推」等精彩視頻系列,歡迎前往觀看。網址:https://jiangfe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