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有地方政府竟然強逼農民只能種植糧食作物,其餘的果樹、魚塭、多年生經濟作物等必須儘快移除。(美聯社圖片)
有地方政府竟然強逼農民只能種植糧食作物,其餘的果樹、魚塭、多年生經濟作物等必須儘快移除。(美聯社圖片)

陳光誠:農民靠什麼才能讓當權者在乎你?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3日】最近有消息說,山東新泰市委市政府統一下命令,要求農民砍掉以前栽種的速生楊,必須種植小麥、玉米等農作物。因此,有人驚問:難道中國真的要再次鬧糧荒了嗎?

近幾個月來,“中國要鬧糧荒”的警告不絕於耳,可能性究竟有多大暫且不論。但是無論如何,違背市場規律、通過行政命令剝奪農民的自主經營權,這樣一意孤行,不管要求農民砍什麼、種什麼,最終不僅事與願違逃不脫必然的失敗,而且還會直接、間接導致饑荒的發生。難道中共已經忘記歷史上,它自己一手造成的1959-1961年大饑荒這種極其慘痛的教訓了嗎?!

如今的中國農村,大半人口都在外打工,只剩下老年人與幼小者住在村子裏。有些農民最多隻是在春節和種植的季節回來種上莊稼,之後就又回到打工的地方。還有些乾脆把農田栽上速生楊,這樣省去了除草、施肥等繁瑣的田間管理與勞動。只等到七、八年後,一次性賣掉這些楊樹就行了。其實這樣的做法並不能多賺錢,只是圖個省事兒罷了。

看到本文前面談到的中共令農民砍樹還田的消息,我想起今年六月份發生在我家鄉的一段故事。一位成家後在外打工的年輕人打電話給臨時回村處理家事的表弟,請他幫忙收割種植的一畝多小麥。他的表弟照做了,然後發短信告知表哥:“兩位朋友幫忙,麥子已經收割,脫粒並幫你賣掉了,一共賣了八百元。因爲是朋友,他們倆都沒要工錢,但是幹完這些農活後,我請他們去洗了個澡,吃了頓飯,加上收割、運輸和脫粒等費用總共一千元。多出來的兩百元你怎麼給我?是發紅包還是轉賬?”這則消息在圈子中,引起了對“農民如果只是種田,還能否生活下去”的熱烈討論。

這筆帳顯然不難計算,收成賣了八百元 ,僅僅收割環節的花費就達到一千元。(我個人覺得,這個故事雖然可能含有調侃成分,但一畝多地的收割至少總要計算運輸、脫粒、勞務工錢,即使減半計算,也少不了要花掉五百元,這還不包括耕地、種子、播種、農藥、化肥等花費。)農民若只是種地,正常年景最多僅僅能解決吃飽肚子的問題而已。

中共面對領導不力所造成的內外危機,只顧發號施令要求農民種地,朝令夕改強制農民種什麼、不種什麼,而農民的利益靠什麼來保障?

在共產專制束縛生產力發展的社會裏,社會矛盾與不公無處不在。中國農業人口辛勤勞動一年到頭來入不敷出,這在近年已是普遍存在的問題。到了多災多難的今年,疫情和水患給中國人數最多的弱勢羣體——農民造成更重大的損失,甚至滅頂之災。

例如水庫泄洪區的農民(包括城鎮居民),因政府逃避承擔開閘泄洪應給予農民的損失補償,故意不提前預告開閘泄洪,任憑洪水奪去人的生命財產、沖毀農田……,然後告知農民是“自然災害”,送點“方便麪”、瓶裝水,還要讓你感恩戴德。

當農民利益受到嚴重侵害,甚至危及生存時,他們能到哪裏訴苦?誰又能站起來爲農民說話?即使偶爾有人替農民講出了他們的艱難處境,專制機器也不會解決問題,只會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中共專制政權在全國建政已快滿七十一年了,當年跟着中共“打土豪,分田地”的中國農民和他們的兒孫,現在的社會地位和處境如何?

同樣出生於中國農村農民家庭的我不能不思考:“中國農民,靠什麼才能讓當權者在乎你?!”只要憲政民主制度未在中國建立,只要中共專制制度下,農民三等公民的地位沒有改變,無論中共的喉舌如何“美言”,你都絕不要相信,中國農民的地位都不會有任何真正的、根本性的提高。

在手裏沒有選票的情況下,靠什麼能讓當權者在乎你的利益?!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