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國“民兵III”導彈。
美國“民兵III”導彈。(網絡圖片)

朱兆基:中美核武差距巨大 北京根本無法招架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3日】近日,美國諾斯羅普·格魯曼公司獲得合同,正式開始爲空軍研製下一代陸基洲際彈道導彈。此時,它所要替代的“民兵III”導彈已服役長達近50年。這其實恰恰說明在冷戰結束後,戰略核武器的重要性明顯下降,擁有明顯核優勢的美國甚至長期不急於更新換代。

然而中國人對此是視而不見的。由於常規軍力一落千丈,俄羅斯老大哥整天把核力量掛在嘴邊,哪怕虛張聲勢也要連篇累牘地吹噓那點技術含量並不高的核武器更新。但在大陸輿論中,這就是老牌實力、大國雄風和敢於亮劍。

受制於冷戰大三角關係的格局,中國自己的核力量在官方口中一直強調有限和低調,但十幾年民族主義狂潮沖刷,也終於從民間到半官方全面失控。核武器首先被作爲中共對國家彪炳史冊的偉績甚至恩德,“兩彈一星”精神被視爲民族之魂,公衆也普遍以爲核武乃立國之本,大國地位和民族尊嚴之基,乃至民衆平安幸福之源,一日無核便危在旦夕,必將國破家亡。同時,中國官方和公衆還普遍認同正是因爲核武器,美國纔不敢輕視和欺侮中國,包括髮動常規戰爭也必須考慮核戰風險。更進一步,如果中國核力量更加強大到足夠水平,則必能無視美國霸權甚至取而代之。

這就是民族主義狂熱下必然發生的窮兵黷武和軍國主義衝動,可是中共對此不僅不能壓制,還倍加珍惜,因爲這種衝動包裝在百年屈辱、偉大復興和愛國強軍等口號下,而這些口號已然是中共合法性的命根。在決策層專業主義也遭到強烈排擠的今天,足以影響高層的輿論場妄人盡出,不少高層官員恐怕也都是這麼想,或者不敢有別的想法而已。

在這一背景下,中國人民對美國終於更新核武器的動作有多麼失望可想而知,因爲這意味着哪怕仍然差得遠,但就是在聲勢和宣傳上享受一下中美在如此重要的領域差距眼看越來越小的快感也不行了。特別是美國這些年在軍事科技上尤其厚積薄發,只要美國發力,差距隨時重新拉開。

不過一着急,中國又有些杯弓蛇影。昨天,中國某軍控專家就敏銳地注意到一個根本靠不住的傳聞——據說美下一代洲際導彈將配高超彈頭——並在官媒上嚴肅地加以探討。

在當今國際軍工和戰略界,幾乎言必稱“高超”。這是什麼來頭?

其實,在冷戰中美蘇對峙的核均勢下,雙方共同約定不發展導彈防禦武器,以避免軍備競賽螺旋升級。但冷戰結束後,美國仍發展起了一定的反導能力,削弱了俄中的進攻能力。雖然相對的核優勢並不意味着美國將動輒凌辱俄中兩國,但在堅信失去核威懾自己就將被美國爲所欲爲的俄中眼裏,這是生死存亡的頭等大事。鑑於增加核武庫和同樣建設反導能力兩招都意味着不堪重負,俄羅斯開始強化核彈頭在大氣層內機動變軌的突防潛力,中國也加以跟進。

普通的洲際彈道導彈在其彈道式飛行中,也早就遠遠超過了5倍音速的“高超音速”門檻,甚至達到近20倍音速,只是在大氣層內不能持久。現在如果能做到速度稍快,稍爲持久,當然使針對傳統彈道導彈開發的反導系統壓力巨大。因而,哪怕只是使彈頭稍加變軌,普京仍率先叫響了“輕鬆突破一切反導系統”的豪言。

由此一發不可收拾,不僅俄羅斯高層隔三岔五地炫耀上世紀五十年代就風靡一時的舊夢——在大氣層內以高超音速謀求遠程精確戰術打擊,甚至遠程洲際客運——也被迅速復活,並形成國際高技術領域最時髦的顯學和制高點。

說實話,這種武器如果不用於核彈頭突防,在常規戰爭作用非常有限;洲際交通更是市場狹窄,成本高昂。然而,什麼東西經得住被俄、中兩個偉大復興中的巨頭視爲最大希望呢?雖然兩國的進展非常有限,但強大的聲勢硬是把美國輿論和決策層活活地嚇尿。

一時間,華府軍界也言必稱“高超”,彷彿不保持領先,美國也將任人宰割。美國輿論,甚至把很多明明是其它領域技術進步帶來的突破也說成是“高超”。

在這一領域,美國原來只是不那麼急於推出具體武器型號,不料卻被俄國搶先吹了牛皮,於是美軍和國防工業也在國會和輿論焦躁地催促下快馬加鞭。又是厚積薄發,近來美國不僅迎頭趕上,對“高超”武器不可攔截的神話也開始有信心加以挑戰,而且由此順勢推進全新的信息化優勢。

對此,中國專業人員看在眼中,急在心裏。這就有了美軍此舉,必將“增加核誤判風險”的嚴肅指控。

誠然,以常規打擊爲主的高超彈頭很容易被誤認爲核攻擊,從而引發核大戰。可是這場競賽,難道不是俄中兩國發起的嗎?爲什麼俄羅斯擁有能讓美國反導系統無法招架的“高超”導彈就是人間正道,美國同樣擁有就會貽害無窮呢?當然,反導是美國發起的,但美國的理由是伊朗、朝鮮等激進反美政權已經或即將取得核導彈。對這一結局,俄中不是一直未加積極阻止,甚至樂見其成。

同時,冷戰後世界當然有失衡,但這個失衡的最明顯表現恐怕還不是美國“一超獨大”(否則,無法解釋中國對世界“多極化”成果的歡呼和對“美國衰落”的欣喜),而是一方面俄國國力衰微,卻只能用核武器和地緣進攻等手段來維持在國內外面前的大國形象;另一方面,中國既無法“以德服人”,又總以爲窮兵黷武就足以在全球佔山爲王,從而偉大復興。

即使不論價值和道義上的號召力,單以成敗論,中國若有雄心推翻美國霸權就不要怕軍備競賽,挽起袖子加油幹就是了。可中國偏偏又不敢,也沒這個實力,這纔會有在道義上只許我挑戰,不許你反制的酸溜溜表情。在這種抱怨中,中國專業人員也不忘使用“戰略平衡”和“誤判”等中立姿態的術語,卻忘了在中國哪裏有真正中立的軍事學術。美國國內可是有貨真價實的反核、反戰,甚至反政府人士的。

遵循中國最欣賞的叢林法則,軍備競賽,包括有限的自衛核反擊力量也都沒有一勞永逸的。“兩彈一星”的最強之處如果真是“精神原子彈”和舉國體制,面對美國的反導,那就再來一次東方巨響式的技術突破。可是美國還沒做過的事,中國會做嗎?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