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任志強(網絡圖片)
任志強(網絡圖片)

任志強批習被重判 傳政商界恐慌 分析:積累習的危機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3日】(本台記者嶽文驍綜合報導)中共“紅二代”商人任志強被北京法院判刑18年,該判決結果據報在“紅二代”圈和政商和知識界中引發恐懼。不過外界認爲暗藏的不滿積累了習近平的危機。

中國商業部前副部長任泉生之子任志強,9月22日,被北京市中級法院以貪污罪、受賄罪、挪用公款罪等被判刑18年,並處罰金人民幣420萬元。由於任志強曾經多次公開批評中共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

輿論普遍認爲,任志強重判與今年3月,他在一篇文章中批評中共總書記習近平處置疫情不當的文章有關,該文暗指習想當“皇帝”。

據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消息如在中共“紅二代”圈中投下一枚震撼彈,激起了千重浪。

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祕書鮑彤表示,指控任志強在任期間所謂貪污受賄,這會讓很多人產生恐慌心理。

鮑彤說:“毛澤東主席不是講過講者無罪嘛,毛澤東選集裏面這句話也沒有刪掉。問題是幾百萬就判了18年,(他們)突然想起來了,現在就判他刑了,這就弄得人心惶惶。他突然想起來我哪一年說過一句什麼話,說不定哪一年把一個單子給我看,這還了得,言者有什麼罪,說話嘛。”

北京商人董文浩表示,身份特殊的任志強因言獲罪,被重判18年,當局此舉既是警告“紅二代”、企業家,也警告中共黨員和學者,不得批評中央領導人。

董文浩說:“他們(官方)重判任志強的警示作用首先是紅二代紅二代這一批人,再加上開明的企業家,還有黨員。再加上他(任志強)又是公知身份,所以他的影響力註定比普通公知或黨員、企業家大,主要是(當局)給這三個界別的人士發警告,也就說企業羣體、黨員、紅二代。”

河北中共黨史學者汪寧說:“昨天結果出來是判18年,的確讓人震驚,不過後來細想一下也不太震驚,爲什麼,中共黨內對自己的成員比對外面的政治反對者,還要狠毒。比如從AB團開始再到延安的整風運動,再到廬山會議,到文化大革命,再到鄧小平對待華國鋒。”

汪寧說,從文化大革命毛澤東打倒劉少奇、逼走林彪,到鄧小平把華國鋒趕下臺:“再到後來對胡耀邦和趙紫陽一系列的迫害。任志強作爲他們自己的人,應該是不會如此重判,但是真的當你回顧中共的發展史以來,你就覺得不會意外了。”

北京學者劉靜則說,任志強重判無非是因爲說了幾句令當局不悅的話:“這一次把任志強判了18年,的確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無非就是想昭示天下人,不要妄議,讓所有人都閉嘴,用北京話說就是殺雞給猴看。我們可以認爲,如果他不喜歡你,你一旦說了一些他不愛聽的話,他想治你罪的話,他可以找出你之前任何一件事情治罪,這是非常恐怖的。”

據知情人士披露,任志強案宣判後,其曾任職的北京市華遠集團員工,從上至下均感詫異。一位剛退休的華遠前員工稱,公司高層發出通知,要求員工不要議論任志強被判刑,還要求員工支持法院的判決。

一位不願公開姓名的員工稱,任志強敢說敢當,用詞幽默:“很多人喜歡聽任總在大會上發言,但沒想到這次發言惹禍”

自由亞洲電臺採訪大陸多位政界和學術界人士,他們私下都表示以後不會公開直接批評習近平

不過,外界認爲,習近平重判任志強,也爲自己進一步積累了危機。

《北京之春》雜誌榮譽主編胡平9月22日對《大紀元》表示,此次任志強重判,會引發包括體制內、紅二代在內的更多人的不滿,並會進一步加深這種不滿。

對於任志強的判決,著名媒體人、前《中國青年報》欄目主編李大同以“非常無恥的判決”和“法律陷害”來形容。李大同對《美國之音》表示,四大罪名都是當局栽樁給任志強的。任志強根本不可能有罪,任志強在任時年薪700多萬,沒有必要貪污,關鍵是他已經經過中國政府機構非常嚴格的離職審計,審計機關並將審計結果通過媒體公佈出來,如果現在指任志強有罪,是否扇自己的臉?

李大同表示,這就是一個敢於發聲的人,說出了大家心裏都憋了、想說的話,也就是這個結果,但這總之(對習近平)不構成什麼真實的威脅,任志強的話“反映了民心而已,當局不能容忍這種反映”。

至於說任志強服軟認罪,李大同認爲,任志強是因爲中共當局將其兒子作爲人質,才被迫服軟認罪。今年3月任志強被抓時,他的大兒子和祕書一度也遭抓捕。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