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經濟,美聯社圖片。
中國低收入家庭仍捂緊錢袋。(美聯社圖片)

中國消費復甦根基脆弱 窮人仍捂緊錢袋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4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官方數據顯示,8月中國消費數據年內首次轉爲正增長,而引領這一變化的是奢侈品支出,日常必需品和服務消費則出現雙位數下降。對此,分析師認爲,中國低收入家庭格外謹慎,他們寧願手握現金而不願多花錢。

中共官方數據顯示,8月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年內首次由負轉正,同比增長0.5%,按照萬博經濟研究院的數據,剔除物價影響後,8月消費品零售總額依然是負值,實際同比-1.1%,此外,1-8月消費品零售額較上年同期下降8.6%。

彭博9月24日報道,中共病毒疫情造成的低迷過後,8月份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出現今年以來首次的正成長,中國消費者終於開始重新購物了,但復甦並不平衡,引領這一變化的是奢侈品、汽車和電子產品方面的支出,過度依賴奢侈品,像普拉達(Prada)袋包這樣的奢侈品的支出已經擺脫了疫情衝擊,但日常必需品和服務的消費復甦得較爲緩慢。

根據波士頓諮詢集團的一份報告,中國的奢侈品支出今年將成長20%-30%,但大部分成長將來自50個最大、最富裕城市的消費者。根據報告,其他2,206個城市的人只佔到今年4-7月奢侈品購買總額的四分之一,他們的開支同比下降了4%。

數據顯示,服裝和鞋子的銷售額在前八個月下降了15%,燃料和其他石油產品銷售下降了17.3%,食品和飲料銷售收入同期下降超過26%。

分析師認爲,一大主因是低收入家庭格外謹慎,他們寧願緊握手中現金不願多花錢。

由於中共病毒疫情造成收入減少和失業,較爲貧窮的中國人不願或無力增加支出。

研究公司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分析師He Wei在最近的報告中表示 ,“由於在封鎖期間被迫減少消費,高收入家庭大概有了不少積蓄,現在可能準備大舉消費了。而低收入家庭需要更長時間才能讓財務狀況恢復正常。”

據路透9月24日報道,河南新鄉一位自僱裝修工周然(音譯)今年稍早因封城而四個月無法工作。他表示,“我們靠存款過活,但這並不容易,我們試着只買必需品。”

周然儘管在5月已經開工,但目前裝修生意難做,許多人寧可暫時保留現金,而推遲裝修房屋。周然的妻子在家照顧三個孩子,沒有收入。

周然說,“今年大家都不好過。”

螞蟻集團旗下研究機構和西南財經大學聯合發佈的季度報告顯示,低收入家庭容易受到疫情的衝擊。

多數年收入低於10萬元人民幣(1.48萬美元)的家庭表示,他們的財富在第一和第二季度有所減少。年收入30萬元以上的家庭表示收入穩定增加。

據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稱,京東的數據顯示,6月份低端城市和低收入人羣的消費增長,要弱於大城市和高收入人羣,一反以往常見趨勢。

沈建光在8月發表的一篇文章中認爲,這很可能是因爲大量僱用低收入勞動者的中小型企業受疫情的影響較大。

窮人作爲中國最大的人羣,他們沒錢或不願消費,這對消費的影響可能相當大。

2020年8月25日,浙江大學文科資深教授李實出席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博智宏觀論壇月度研判例會網絡會議時表示,他帶領的課題組最新調查數據測算的結果是,2019年中國家庭人均月收入在500元以下的,大概有1億人左右;家庭人均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大概是3.1億人;家庭人均月收入在2000元以下的,大概是7.1億人。如果按照國家統計局使用的中等收入羣體的標準,目前中國大概有9.1億的低收入羣體。

李實表示,低收入人羣中至少有5-6億人的收入只能滿足基本的生活需求,沒有多餘的錢消費。

中共總理李克強在今年5月時表示,中國有6億中低收入及以下人羣,他們平均每個月的收入也就1,000元左右。而這部分人羣佔到了中國人口的40%以上。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