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古代帝王賞月過節,有張果老作陪,怎麼玩?(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古代帝王賞月過節,有張果老作陪,怎麼玩?(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古代帝王賞月過節,就屬這位皇帝最離奇,還留下了千古奇作!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6日】(作者:張鑫)中國傳統黃曆每個月的月中,都有月圓之時,也都是賞月的好時候,如果再碰上其他節日,那就更有意味了。元宵月明之夜,王孫貴族張燈結綵,民間百姓逛街賞燈。皇宮中也上下忙着高扎綵樓,結燈擺宴。而此時的帝王也不乏神奇的經歷,清代小說《隋唐演義》中記載了這段傳說:

開元年間的又一元宵夜,皎月高空,萬里一碧,燈海閃爍。皇宮的內宮到處扎滿了彩燈,如此良辰美景,唐玄宗於高臺上設宴,但只召來了張果老葉法善,準備三人一同賞月吟樂、笙歌進酒。

開元年間的又一元宵夜,皎月高空,萬里一碧(圖片:〔清〕陳枚畫作局部)
開元年間的又一元宵夜,皎月高空,萬里一碧(圖片:〔清〕陳枚畫作局部)

玄宗對仙道之術非常感興趣。在衆多的仙人術士中,八仙之一的張果老和道士葉法善唐玄宗最爲賞識的兩位。這一晚,張果老因出遊將晚到,而法善準時赴宴。兩人舉觴共飲,逍遙盡興了一陣,好不暢快。

一曲剛罷,醉意愈濃的唐玄宗站起來,踱步到高臺邊,手扶着欄杆,擡眼遙望如銀月色下的京城。只見城內,人羣攢動,燈海通明,好一派盛世景象。玄宗回過身來,略帶着醉意對法善讚道:“京城的燈事,可謂盛大,其它地方怎能有此盛景呢!” 

葉法善聽後,也走上前來。他看了看京城的燈景,又四周遠望了一圈,然後用手指向西方說:“西涼府城中,今夜的燈景也極爲壯觀,不遜色於京城。”唐玄宗眼裏露出有點疑惑的神色,但又有點遺憾的說:“哦?!但先生您能看到,朕卻看不到呀!”

葉法善笑了笑,說:“如果陛下想見到的話,那有什麼難的呢?”唐玄宗眼睛一亮,立刻連忙問道:“尊師有何法術,能讓朕也有機會見一見此勝境嗎?” 法善說:“ 這好辦!如果陛下肯同我一同乘風而去的話,那往返也就不過片刻的事兒。”

玄宗聽罷,立刻命令罷宴更衣。片刻,唐玄宗換上便裝,心裏迫切地回到了高臺上。只見法善正在悠然的等着玄宗葉法善上前請唐玄宗和兩名貼身隨從閉上眼睛,頓時只覺得騰雲駕霧,又突然落地。

只聽耳邊人聲鼎沸、熙熙攘攘,但都是西涼府的口音。這時,法善叫玄宗把眼睛睜開。唐玄宗慢慢睜開眼,眼前出現的是一片彩燈,綿連數裏,觀燈之人,往來擁擠,好不熱鬧。

見此情形,玄宗心裏又驚又喜,當下步入人流裏,四下閒走觀遊。看到周圍的街道和彩燈、人羣如此清晰,玄宗揉了揉眼睛,私下問法善:“尊師,這是幻覺嗎?”

看到周圍的街道和彩燈、人羣如此清晰,玄宗揉了揉眼睛……(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看到周圍的街道和彩燈、人羣如此清晰,玄宗揉了揉眼睛……(示意圖片:明代畫作局部)

葉法善笑了笑,道:“如果陛下不信今夜到此一遊,何不留下一個小物件,驗證一下呢?”玄宗也笑了,回頭問了一位貼身隨從:“你們帶什幺小東西來了嗎?” 隨從連忙說:“回陛下,只帶了陛下您經常玩賞的小玉如意。”

這時,幾人正好路過一家酒館,法善就和玄宗進店坐下。暢飲幾杯清酒後,隨從就把小玉如意作爲酒錢做抵押,讓店主立下字據,約定幾天后派人來贖回。

出了酒家來到城外,葉法善仍叫唐玄宗閉上眼睛。片刻之間,四人又騰空返回到了皇宮內廷殿前,這時,席上點燃的蠟燭還未燒到一半。回想剛剛發生的這一切,玄宗心裏在嘀咕:這一切到底是真的?還是幻象呢?

正當此時,隨從奏上,張果老已到。唐玄宗立即召見。張果老上前覲見,說到:“臣剛剛到廣陵拜訪道友,沒料到陛下召見,所以來遲了,還望陛下恕臣之罪。”

玄宗說:“先生是仙道之人,豈受世法約束。不過,廣陵離此地很遠,先生神速呀!”

張果老笑道:“對於修道之人來講,朝遊北海,幕宿蒼梧,這都是平常之事,更何況廣陵?只是一步之遙罷了。”聽此言,唐玄宗看了一眼葉法善,問法善:“尊師,廣陵的燈會盛況如何呢?”法善答道:“與京城差不多。”玄宗又轉過來問張果老:“先生從廣陵剛剛回來,廣陵城的燈事如何呀?”

張果老回道:“廣陵的燈會也極爲盛大,此時正在熱鬧之時。” 法善見玄宗興致正濃,就推波助瀾的提出:“陛下何不再到廣陵一賞元宵燈事呢?” 玄宗聽罷,正中下懷,連忙問張果老:“先生肯帶朕一同去廣陵一賞燈事嗎?”張果老欣然應允。

因都是得道之人,張果老知曉玄宗剛剛神游回來,就說:“臣願隨陛下同去!但此行無需騰雲駕霧,也不需遊行城市。臣有小術,便可在空中任由陛下玩賞。但先請陛下換上極美冠裳,我們即可啓程。”隨後,又叫宮中隨從及樂工都換上錦衣花帽。

一切就緒,只見張果老解下自己腰間的絲巾腰帶,向空中一拋,絲巾立刻化成了一座彩橋,從宮殿的庭內,直通雲霄。此彩橋如何?《西江月》描述:

白玉瑩瑩鋪就,朱欄曲曲遮來。凌雲駕漢近瑤臺,一望霞明雲靄。

穩步無須回顧,安行不用疑猜。臨高視下嘆奇哉,恍若身居天界。

這時,張果老與法善笑着在前面引路,隨從和樂工們擁着玄宗慢慢的跟着走上了橋。走了不到幾百步,張果老、法善說:“陛下請止步,已到了廣陵境內。” 玄宗從橋上向下望去,只見城中的彩燈很多,陳設十分盛大,不亞於西涼府。

那些地上看燈的百姓們,正在賞月玩燈之時,忽然看到空中有萬朵五色彩雲,擁着幾位衣服華麗的人,都懷疑是天神仙子現身了呢!立刻皆向空中瞻仰叩拜。

唐玄宗站立在橋上,仰看星空,月明如晝;低頭看燈海中的廣陵城,龍顏大喜,即命樂工演奏《霓裳羽衣曲》。

玄宗曾夢醉酒後遊月宮,來到了“廣寒宮”(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玄宗曾醉酒後夢遊月宮,來到了“廣寒宮”(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關於這《霓裳羽衣曲》的來歷,還有一段佳話。在開元之時,玄宗曾醉酒後夢遊月宮,來到了“廣寒宮”的巍峨宮殿前,只見數十位婀娜多姿的仙女,隨着仙樂翩翩起舞。仙曲音調幽雅上佳,不是人間所有。仙女們舞姿柔美,彩袖飄然,飾環叮咚。精通韻律的玄宗看到這一切,如癡如醉,便問仙女:“此曲叫什麼名?”衆仙女答曰:“此曲名爲《霓裳羽衣曲》。”

回到人間後,玄宗將夢中的仙曲譜出,再配上月宮仙女的舞姿,這就是歷史上有名的《霓裳羽衣曲》。

話又說回橋上。仙曲奏畢,葉法善張果老,仍引玄宗與衆人從橋上走回宮中。剛一下橋,只見張果老隨即把袖一拂,彩橋倏忽消失。而張果老手中,則又出現了剛剛系在腰間的那條絲帶。衆人皆爲驚歎,玄宗說:“先生您的法術,真是神奇玄妙啊!” 張果老答道:“這隻是仙家的小把戲而已,哪裏值得羨慕呢?”

次日,唐玄宗密派使者,帶着字據到西涼府的酒館去贖回自己的小玉如意。不久,祕使果然贖回了此物件,玄宗這纔敢確信正月十五日的神奇經歷,其實並不是幻相。又過了幾個月,廣陵的地方官上奏,稱在當地正月十五元宵夜,空中出現了五色祥雲,雲中仙人顯現並奏仙樂,此乃天朝吉兆。

玄宗看完奏摺,心裏暗暗稱奇,但並沒有作聲,只是例行批了該奏摺而已。自此,玄宗更相信張果老和法善的神仙之術。

參考資料:清代小說《隋唐演義

更多閱讀:張果老來自何處?他最早的生命形態鮮爲人知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