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美军返回台湾之说 胡锡进快速狂吼“定是解放军解放台湾 打击美军的时候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4日】(主持人:石涛)

昨天在法国的媒体当中,几乎都刊登了任志强被判18年。应该讲比较有趣的就是法国的解放报,它的标题就是小丑报复、小丑反扑,任志强“光着屁股也要做皇帝的小丑”,它说这一共有18个字,一个字一年判了他18年。但是我个人觉得它比较有趣的就是它用了小丑,小丑报复,小丑反击,小丑把任志强给干了。那就变成了在法国人的眼睛里,那习近平是小丑,习近平就是任志强眼中所描绘的小丑被法国人接受,被法国的媒体接受。

那法国本身就有这种传统,在西方的政治文化当中,法国就有着它比较深厚的文化底蕴。漫画嘲讽成为了法国文化当中相当根深蒂固的。特别是几年前,在法国的巴黎还有一家杂志专门画政治漫画的,触及到了这世界上比较邪恶的一些宗教的东西,结果那有那当地的宗教的人进去开枪杀人,所以造成了很大的一件事情。它都透显出在真正邪教的本身,它的自闭狭隘。它的自闭狭隘杀虐以屠杀别人、强迫别人接受它的一切而出现的。而当它在国际环境当中表现出那一份很矜持很坚决。

就像有些个别的,我看过一些个别的,因为现在全球各种宗教五花八门,像正经八百一些传统宗教都改变了。他们为自己非常荒谬的行为寻找自己的道理。天主教,梵蒂冈刚刚又跟中共签署了临时的协议,那梵蒂冈承认中共任命的在中国大陆的天主教堂的主教、爱国主教的主教。在天主教当中,梵蒂冈在民间社会中代表了相当的某种败落,甚至包含邪恶的成分在其中,在好莱坞的电影中其实都有,你可以隐约都可以看到这种类似的故事,其实早在教父的影片中就已经展现出来。而围绕着梵蒂冈,围绕着天主教,金钱跟性,他叫恋童癖,我说胡说,那不仅仅是恋童癖的问题。它成为了凡住梵蒂冈的一些围绕着教皇,甚至包括教皇在内的某些人,从他们的宗教理念再接触有关性乱跟金钱和权力的背景之下所展现出来的一切。

我们昨天在节目中讲了,钱灌输了人的思想,在天地人的天当中阻挡了人们的灵魂或者叫元神。色在每一个人的小腹中,人们贪色阻挡了人的身体内部的丹田,那个地方能够产生万物,真正一个修行人、任何一个修行人他必须产生的他神体的一部分。那也就是说小腹叫人,中间叫地,所以在大地的背景之下,一个人落生就像一个种子一样,一个人活着落生就像一个种子一样来到了地球上。而这个种子,这个人的身体是神造的,又给了这个人一个自我的选择。选择贪财进入你的思想,蒙蔽你的元神灵魂。

选择欲望下贱色欲,阻挡你的神体的出现,乃至你的世界的出现。你只要一财一色,你就是块烂肉。反过来一个人在他的环境中就像出污泥而不染一样,他可以突破钱财的一切,人们贪念的一切。所以对于思想来讲,你可以叫贪念。那作为人的小腹来讲,你可以知道那是色欲之行为,那得落在行为上,这个地方落在念头上,对吧?当你突破这样的念头而反过来看破身体所带来的那一份诱惑,你就是神来的,那是真正上天堂。

在大地,金木水火土,心肝脾肺肾,在支撑着你这个身体的过程中,你的一生就是你回归之路,那是真正回到天堂之路。今天有几个能有这认识的?人说涛哥你吹牛皮。你说啊,你说清楚,我有什么吹牛皮的,对不对?牛皮不是吹的,火车不是推的,对不对?开什么玩笑?他是这么一个善恶同体。那天主教今天走到这一步,与邪恶助纣为孽,其实他都演变成跟邪恶本身的一部分。跟彼得大教堂跟梵蒂冈的整个对神的回归,这一圈走完了。

在当时的15世纪时、16世纪,就是一四几几年、一五几几年,文艺复兴的鼎盛的百年经历了大瘟疫,太多的人死去,而因为大瘟疫,所以在当时的意大利地区,包括欧洲地区,人们不用过分的劳动,跟现在类似的。你看现在国家发钱,人们在家里呆着,他们不敢出门。那个时候米兰、罗马、那布勒斯都是一个一个城邦国,每个城都有城墙的,它自己就叫一个国家。威尼斯共和国,米兰共和国,它们圈起来,圈起来都阻挡不了黑死病。

人们死去了,有钱的家族去养了这些艺术家,这些艺术家没有什么钱的,但是有人养着他们。有房子有饭有什么都有,他不为生活所奔波,那他就把他的心思完全在生命本身上。所以梵蒂冈只留下它曾经几百年前的建筑,恢复古典的传统的神的教诲的一切,这个东西留下,宗教没了。这一个圈没了,所以今天梵蒂冈走了这一步。

而这一份的荒谬,同样表现出中国共产党本身的荒谬,中国共产党当今现在本身的荒谬。当你把它做的事情罗列在一起的时候,你会看到今天的共产党不仅仅说,你说它没有道德,当你讲它没有道德的时候,你是对道德的侮辱,当你讲它没有人性的时候,你对人性的侮辱。这是我常说的妲己有没有人性,妲己有没有人性?这个很有趣的。人性是从神性转过来的在人间的表达。就像哲学,哲学是从信仰转到人间就成了哲学了。

如果你一定要怎么说的话,我们换个角度来讲,罗汉、如来、菩萨讲的一些话、讲的东西对人而言就有着信仰的成分,只能讲有着信仰的成分。真正的信仰只有如来,罗汉是不灵的。所以罗汉讲的东西对人来讲就很像哲学,就是今天的禅学,对吧?你看人家马云,马云跟李连杰弄禅学,李连杰今天衰老,到了西藏去找喇嘛想办法。

很有趣的。马云讲出了很多禅学,然后不敢大声说,小声说我还是个共产党员。甭管他是被迫的,还是他是主动的,他的环境逼迫他,他只能那样。也就是他的禅学战胜不了共产党,那他为什么叫禅学呢?因为人学了这个东西,你出不了三界,你摆脱不了灵魂,所以就成了哲学,但它不是信仰,你可以表现出宗教,但不是信仰,今天的人分不出来。

所以你从这个角度去看的时候,你会看到今天中共体制本身的荒谬,你同样也可以看到天主教本身败落到今天,一个财一个色就在他们身上。而面对中共的荒谬,人们没能力去辨别。但荒谬的一切在一个时间点上你可以看到今天的习近平,就我形容他了,既然法国人说他是小丑。那我形容他就是李连英式的宦官成了皇帝,所以就要把天下的美女都要招进宫来,所有天下的美女不许给二人,他就都给招宫里去了,招宫里干嘛?我守着,我也不让你们沾手。所以这李莲英一定死在女人手里,我说的意思是指阴阳反背。

什么能力都没有,但他占着。什么能力都没有,但这个体制使得他拥有这一份权力。那正常的社会中的正常的男人,你想娶妻生子,说他把我初恋情人给整走了,那怎么办?你只能革命,对不对?你只能把李莲英给咔嚓了,没招,你只能把这个东西给毁了。李连英做不了什么,但是他的做法是羞辱着当今社会中每一个男人,就是今天的习近平。很荒谬,很荒唐,做出来的事情,无法用正常的形容词去形容。

我给大家罗列一下过去的24小时,今天924号,到昨天我做节目的时候,你看看围绕中共国出现了多少荒谬的事情。有些是有意的,有些是无意的。联合国从921号开始开75届年会,习近平抢在第一把发言,结果人家联合国挺照顾他,他不是抢在第一把嘛,他得有名头。结果称习近平为殿下,习近平殿下要在什么什么时间发言,这是官方的。所以联合国管习近平叫殿下,殿下就是太子喽,那太子他不是皇帝喽,皇帝是他爹,这不是打岔嘛。

这殿下一直叫到昨天,叫到昨天北京时间的晚上10点被香港人发现了,香港人说完了,这会瞎了,皇帝成殿下了,找不着爹,找不着爹的一殿下。中英文都这么称呼。那中英文都这么称呼的话,这是一份嘲讽,这是嘲笑。联合国官方也没做任何解释,后来改了,那改完了,那嫁出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改完了,你也是这个了。所以在一个时间点上,人们有意无意的在这个环境中嘲讽他。就像今年118号他到缅甸,而缅甸语的习近平就叫茅坑是一样的。

中央电视台,中国空军司令总部在他的微博微信上拿出的宣传片:炸平整个关岛。两个星期前在关岛,美国从本土去了4B1B轰炸机,200个驾驶员。B1B轰炸机可以连续在空中执行任务42个小时,这飞机不下来,上头换飞行员,空中加油,直接从美国本土内华达一直飞到今天的海南岛南海,所以这是当时的故事。两个星期之后,中国空军就做出了一个电视短片,我们回来了,我们不让你们过来。影片里拍摄的就是整个这个海岛的样子就是关岛。

中共国的空军,火箭部队,包括它的航空母舰狂轰乱炸,把整个关岛炸平了。中央电视台,中国人民解放军空军这个官方微博账号,就是放出了这样的片子。这是影片中炸毁关岛的当时机场的样子,这件事情让美国很关注。美国福克斯的记者曾经问过川普,川普说小样,他习近平敢跟我玩,试试,你看我怎么跟他玩。那是个电话采访。昨天BBC的英文把这个片子就给拿出来了,说这个片子我们查了,短短的大概几分钟的片子,是用了三部好莱坞的影片,叫什么绝地任务、应急任务,叫什么绝地逢杀,大概是这意思了。

三个好莱坞的大片,有1996年曾经参选过奥斯卡金奖的,他给剪辑出来的。用好莱坞的影片剪辑出来,成为今天中国空军的力量,要炸平关岛。稍有一点点正常人的思维都不可能这么做。你让我,我已经没办法用人的语言去形容今天的习近平、今天的王沪宁、今天的中国空军、今天的中央电视台,他到底在干嘛?美国人把他当真,对吧?

川普说了小样你试试,对啊,你试试啊,拿什么试?这比小孩撒尿都荒谬。小孩撒尿活泥丸,他是一个天真。你这东西不是天真,你是有意做的,是你王沪宁这样玩死习近平,是习近平傻瓜到这份上,还是你们合伙今天着了道了,被什么乱七八糟的狐仙儿给上了身了,你们胡来呀?这个东西已经不能按照正常的思维去评价了,对不对?他给删了。宣传大片儿炸平美军给删了。你跟那个殿下合在一起,你就觉得有点,这是殿下,对不对?这可是殿下,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人,这绝对是殿下。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