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美軍返回臺灣之說 胡錫進快速狂吼“定是解放軍解放臺灣 打擊美軍的時候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4日】(主持人:石濤)

昨天在法國的媒體當中,幾乎都刊登了任志強被判18年。應該講比較有趣的就是法國的解放報,它的標題就是小丑報復、小丑反撲,任志強“光着屁股也要做皇帝的小丑”,它說這一共有18個字,一個字一年判了他18年。但是我個人覺得它比較有趣的就是它用了小丑,小丑報復,小丑反擊,小丑把任志強給幹了。那就變成了在法國人的眼睛裏,那習近平是小丑,習近平就是任志強眼中所描繪的小丑被法國人接受,被法國的媒體接受。

那法國本身就有這種傳統,在西方的政治文化當中,法國就有着它比較深厚的文化底蘊。漫畫嘲諷成爲了法國文化當中相當根深蒂固的。特別是幾年前,在法國的巴黎還有一家雜誌專門畫政治漫畫的,觸及到了這世界上比較邪惡的一些宗教的東西,結果那有那當地的宗教的人進去開槍殺人,所以造成了很大的一件事情。它都透顯出在真正邪教的本身,它的自閉狹隘。它的自閉狹隘殺虐以屠殺別人、強迫別人接受它的一切而出現的。而當它在國際環境當中表現出那一份很矜持很堅決。

就像有些個別的,我看過一些個別的,因爲現在全球各種宗教五花八門,像正經八百一些傳統宗教都改變了。他們爲自己非常荒謬的行爲尋找自己的道理。天主教,梵蒂岡剛剛又跟中共簽署了臨時的協議,那梵蒂岡承認中共任命的在中國大陸的天主教堂的主教、愛國主教的主教。在天主教當中,梵蒂岡在民間社會中代表了相當的某種敗落,甚至包含邪惡的成分在其中,在好萊塢的電影中其實都有,你可以隱約都可以看到這種類似的故事,其實早在教父的影片中就已經展現出來。而圍繞着梵蒂岡,圍繞着天主教,金錢跟性,他叫戀童癖,我說胡說,那不僅僅是戀童癖的問題。它成爲了凡住梵蒂岡的一些圍繞着教皇,甚至包括教皇在內的某些人,從他們的宗教理念再接觸有關性亂跟金錢和權力的背景之下所展現出來的一切。

我們昨天在節目中講了,錢灌輸了人的思想,在天地人的天當中阻擋了人們的靈魂或者叫元神。色在每一個人的小腹中,人們貪色阻擋了人的身體內部的丹田,那個地方能夠產生萬物,真正一個修行人、任何一個修行人他必須產生的他神體的一部分。那也就是說小腹叫人,中間叫地,所以在大地的背景之下,一個人落生就像一個種子一樣,一個人活着落生就像一個種子一樣來到了地球上。而這個種子,這個人的身體是神造的,又給了這個人一個自我的選擇。選擇貪財進入你的思想,矇蔽你的元神靈魂。

選擇慾望下賤色慾,阻擋你的神體的出現,乃至你的世界的出現。你只要一財一色,你就是塊爛肉。反過來一個人在他的環境中就像出污泥而不染一樣,他可以突破錢財的一切,人們貪唸的一切。所以對于思想來講,你可以叫貪念。那作爲人的小腹來講,你可以知道那是色慾之行爲,那得落在行爲上,這個地方落在念頭上,對吧?當你突破這樣的念頭而反過來看破身體所帶來的那一份誘惑,你就是神來的,那是真正上天堂。

在大地,金木水火土,心肝脾肺腎,在支撐着你這個身體的過程中,你的一生就是你迴歸之路,那是真正回到天堂之路。今天有幾個能有這認識的?人說濤哥你吹牛皮。你說啊,你說清楚,我有什麼吹牛皮的,對不對?牛皮不是吹的,火車不是推的,對不對?開什麼玩笑?他是這麼一個善惡同體。那天主教今天走到這一步,與邪惡助紂爲孽,其實他都演變成跟邪惡本身的一部分。跟彼得大教堂跟梵蒂岡的整個對神的迴歸,這一圈走完了。

在當時的15世紀時、16世紀,就是一四几几年、一五几几年,文藝復興的鼎盛的百年經歷了大瘟疫,太多的人死去,而因爲大瘟疫,所以在當時的意大利地區,包括歐洲地區,人們不用過分的勞動,跟現在類似的。你看現在國家發錢,人們在家裏呆着,他們不敢出門。那個時候米蘭、羅馬、那布勒斯都是一個一個城邦國,每個城都有城牆的,它自己就叫一個國家。威尼斯共和國,米蘭共和國,它們圈起來,圈起來都阻擋不了黑死病。

人們死去了,有錢的家族去養了這些藝術家,這些藝術家沒有什麼錢的,但是有人養着他們。有房子有飯有什麼都有,他不爲生活所奔波,那他就把他的心思完全在生命本身上。所以梵蒂岡只留下它曾經幾百年前的建築,恢復古典的傳統的神的教誨的一切,這個東西留下,宗教沒了。這一個圈沒了,所以今天梵蒂岡走了這一步。

而這一份的荒謬,同樣表現出中國共產黨本身的荒謬,中國共產黨當今現在本身的荒謬。當你把它做的事情羅列在一起的時候,你會看到今天的共產黨不僅僅說,你說它沒有道德,當你講它沒有道德的時候,你是對道德的侮辱,當你講它沒有人性的時候,你對人性的侮辱。這是我常說的妲己有沒有人性,妲己有沒有人性?這個很有趣的。人性是從神性轉過來的在人間的表達。就像哲學,哲學是從信仰轉到人間就成了哲學了。

如果你一定要怎麼說的話,我們換個角度來講,羅漢、如來、菩薩講的一些話、講的東西對人而言就有着信仰的成分,只能講有着信仰的成分。真正的信仰只有如來,羅漢是不靈的。所以羅漢講的東西對人來講就很像哲學,就是今天的禪學,對吧?你看人家馬雲,馬雲跟李連杰弄禪學,李連杰今天衰老,到了西藏去找喇嘛想辦法。

很有趣的。馬雲講出了很多禪學,然後不敢大聲說,小聲說我還是個共產黨員。甭管他是被迫的,還是他是主動的,他的環境逼迫他,他只能那樣。也就是他的禪學戰勝不了共產黨,那他爲什麼叫禪學呢?因爲人學了這個東西,你出不了三界,你擺脫不了靈魂,所以就成了哲學,但它不是信仰,你可以表現出宗教,但不是信仰,今天的人分不出來。

所以你從這個角度去看的時候,你會看到今天中共體制本身的荒謬,你同樣也可以看到天主教本身敗落到今天,一個財一個色就在他們身上。而面對中共的荒謬,人們沒能力去辨別。但荒謬的一切在一個時間點上你可以看到今天的習近平,就我形容他了,既然法國人說他是小丑。那我形容他就是李連英式的宦官成了皇帝,所以就要把天下的美女都要招進宮來,所有天下的美女不許給二人,他就都給招宮裏去了,招宮裏幹嘛?我守着,我也不讓你們沾手。所以這李蓮英一定死在女人手裏,我說的意思是指陰陽反背。

什麼能力都沒有,但他佔着。什麼能力都沒有,但這個體制使得他擁有這一份權力。那正常的社會中的正常的男人,你想娶妻生子,說他把我初戀情人給整走了,那怎麼辦?你只能革命,對不對?你只能把李蓮英給咔嚓了,沒招,你只能把這個東西給毀了。李連英做不了什麼,但是他的做法是羞辱着當今社會中每一個男人,就是今天的習近平。很荒謬,很荒唐,做出來的事情,無法用正常的形容詞去形容。

我給大家羅列一下過去的24小時,今天924號,到昨天我做節目的時候,你看看圍繞中共國出現了多少荒謬的事情。有些是有意的,有些是無意的。聯合國從921號開始開75屆年會,習近平搶在第一把發言,結果人家聯合國挺照顧他,他不是搶在第一把嘛,他得有名頭。結果稱習近平爲殿下,習近平殿下要在什麼什麼時間發言,這是官方的。所以聯合國管習近平叫殿下,殿下就是太子嘍,那太子他不是皇帝嘍,皇帝是他爹,這不是打岔嘛。

這殿下一直叫到昨天,叫到昨天北京時間的晚上10點被香港人發現了,香港人說完了,這會瞎了,皇帝成殿下了,找不着爹,找不着爹的一殿下。中英文都這麼稱呼。那中英文都這麼稱呼的話,這是一份嘲諷,這是嘲笑。聯合國官方也沒做任何解釋,後來改了,那改完了,那嫁出的女兒潑出去的水,你改完了,你也是這個了。所以在一個時間點上,人們有意無意的在這個環境中嘲諷他。就像今年118號他到緬甸,而緬甸語的習近平就叫茅坑是一樣的。

中央電視臺,中國空軍司令總部在他的微博微信上拿出的宣傳片:炸平整個關島。兩個星期前在關島,美國從本土去了4B1B轟炸機,200個駕駛員。B1B轟炸機可以連續在空中執行任務42個小時,這飛機不下來,上頭換飛行員,空中加油,直接從美國本土內華達一直飛到今天的海南島南海,所以這是當時的故事。兩個星期之後,中國空軍就做出了一個電視短片,我們回來了,我們不讓你們過來。影片裏拍攝的就是整個這個海島的樣子就是關島。

中共國的空軍,火箭部隊,包括它的航空母艦狂轟亂炸,把整個關島炸平了。中央電視臺,中國人民解放軍空軍這個官方微博賬號,就是放出了這樣的片子。這是影片中炸燬關島的當時機場的樣子,這件事情讓美國很關注。美國福克斯的記者曾經問過川普,川普說小樣,他習近平敢跟我玩,試試,你看我怎麼跟他玩。那是個電話採訪。昨天BBC的英文把這個片子就給拿出來了,說這個片子我們查了,短短的大概幾分鐘的片子,是用了三部好萊塢的影片,叫什麼絕地任務、應急任務,叫什麼絕地逢殺,大概是這意思了。

三個好萊塢的大片,有1996年曾經參選過奧斯卡金獎的,他給剪輯出來的。用好萊塢的影片剪輯出來,成爲今天中國空軍的力量,要炸平關島。稍有一點點正常人的思維都不可能這麼做。你讓我,我已經沒辦法用人的語言去形容今天的習近平、今天的王滬寧、今天的中國空軍、今天的中央電視臺,他到底在幹嘛?美國人把他當真,對吧?

川普說了小樣你試試,對啊,你試試啊,拿什麼試?這比小孩撒尿都荒謬。小孩撒尿活泥丸,他是一個天真。你這東西不是天真,你是有意做的,是你王滬寧這樣玩死習近平,是習近平傻瓜到這份上,還是你們合夥今天着了道了,被什麼亂七八糟的狐仙兒給上了身了,你們胡來呀?這個東西已經不能按照正常的思維去評價了,對不對?他給刪了。宣傳大片兒炸平美軍給刪了。你跟那個殿下合在一起,你就覺得有點,這是殿下,對不對?這可是殿下,這絕對不是一般的人,這絕對是殿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