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名戴口罩的女子走过一个显示中国大学生在接受意识形灌输的广告牌前。(美联社)
一名戴口罩的女子走过一个显示中国大学生在接受意识形灌输的广告牌前。(美联社)

被华为断供刺痛 中共要“超常规”速培人才 引恶评如潮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5日】(本台记者杨正综合报导)华为遭美国断供制裁,中共的科技龙头一夜之间偃旗息鼓。中共教育部日前表示,为了解决“卡脖子”问题,推进科技创新,将聚焦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以超常规方式加快培养一批紧缺人才。有专家指,教育无法大跃进。亦有评论说,中共这是病急乱投医。

中共教育部在9月2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作出上述表态。教育部还连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发布了《关于加快新时代研究生教育改革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

《意见》中声称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坚持党的领导”,提升研究生“思想政治教育水平”和“党建工作水平”,对导师的考核也将“政治表现”列为第一点。

在此基础上,实行博士研究生招生规模“适度超前布局”,硕士研究生招生规模“稳步扩大”等措施,到2025年建成“高水平研究生教育体系”,到2035年“初步建成具有中国特色的研究生教育强国”。

“教育不是一蹴而就的”,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讲座教授谢田对海外媒体大纪元说,“我们已经看到中共教育大跃进的恶果了,中国高等教育最近二三十年增长得非常快,但结果是教育质量下降。比如说搞的专升本之类的,但是教师质量并没有提高上来,没有足够的师资人才。”

“超常规教育真是新鲜,这是要缩短上课时间,大批量发硕士、博士证书的节奏吗?”网上亦有人提出这样的质疑。

网友们纷纷表示:

“一‘超常规’就没有了规矩,各路妖魔鬼怪就都出来了,‘大跃进’的悲剧就会重演。‘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人才的培养岂能狂飙突进?”

“人才也能超常规加速培养的,以为是养猪喂点添加剂激素就能超常规生长的……”

“科研是需要沉淀积累的,哪能一口吃成胖子呢? 病急乱投医啊”

“哈哈,如果什么都都能超常规,朝鲜早已不是现在的朝鲜,某国也早已不是现在的某国。没人想想当初大跃进的效果么!”

“怎么还是大跃进的思维,没有一点进步。”

“十年前中国说要培养出1400个乔布斯,现在一个乔布斯也没有见。”“还说要造100个1000个香港,如今连唯一的一个香港也没有了!”

谢田说,“中共以前可能动员全国的力量做成了一些事情,比方说它认为搞了两弹一星,但两弹一星其实都是靠获得美国的机密资料和俄国、德国的技术做成的,那是有了明确的技术资料,只不过需要投钱投人力,这个一时的可以大跃进成功。”

谢田指出,一个专制的社会不可能出现优秀的教育体制。中共体制是共产党至上,官僚至上,对学术有非常深刻的压制。虽然它可以斥巨资打造硬件设施,甚至高薪聘请优秀的教师,但是没有公开、公平、自由的环境,学术交流就不能实现,科技创新也无法取得。

他认为,中共可能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是为了维护政权,它不能放弃对思想的禁锢。因为一旦开放学术自由、思想自由,持反对意见的学者不免要发声,危及其专制统治。

谢田说,“钳制思想可能关闭不了人们的心灵,但是如果不能表达、不能交流,也就产生不了新的理论性的发现,所以中共就陷入这么一个catch 22(第22条军规,指自相矛盾、让人两难的规定与做法)的绝境,根本没法跳出来。它现在搞大跃进式的快速教育,肯定又是浪费一大笔钱,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网上也有人直指,“共产制度就是卡脖子的呀,取消了就立刻不卡了。”“被美帝卡脖子一直就是共产党欺骗中国老百姓的谎言,卡脖子的不是美国人,事实恰恰相反,卡住中国人脖子的正是共产党。卡的中国人连说话都费劲,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口,如此恶劣环境,怎么可能培养出人才?培养的都是奴才,既然是奴才,也就不可能有什么创造力。因为奴才都有一个同样的思维,侍候好主人。”

中国历史学者、原首都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副教授李元华接受采访时指出,学术界外行领导内行以及腐败成风等问题也严重阻碍中国科技进步。

他表示,学术界就是一个小社会,所有中国社会问题都会在其中体现出来。 “比如说官本位,在学术界也是官本位,不是学术是老大或研究能力是老大,而是我的官、我的资历是老大。它把官场那套东西拿到学术领域,也是这种作派。”

“真正搞学术研究的人没有话语权,而很多‘老大’都是学痞,或已经多年没在一线研究、和世界水平脱轨的一些人。”这就形成了“外行领导内行”的局面。

李元华认为,所谓“以超常规方式加快培养一批紧缺人才”的说法就是外行领导内行的一个典型。

他说,“不是说中国人学术能力差,只是说学术环境不允许你踏下心来搞研究。在中国大陆的高校,很多人的精力是花在抢经费。”

“国家经费投入其实并不少,大量的经费被学科里那些'学霸'所把持……这个钱一到他手里,他就想着以什么方式把它变到私人的腰包里”,而“真正搞科研的人想要申请那些大资金的大项目难上加难”。 “真正一线的科研人员手里是没钱的”。

他还指出,“在中共体制的环境下,真正的研究成果得不到保护,所以很多人觉得偷盗方便的话,那比真正潜心研究要快。”

责任编辑:元明清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