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一名戴口罩的女子走過一個顯示中國大學生在接受意識形灌輸的廣告牌前。(美聯社)
一名戴口罩的女子走過一個顯示中國大學生在接受意識形灌輸的廣告牌前。(美聯社)

被華爲斷供刺痛 中共要“超常規”速培人才 引惡評如潮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5日】(本台記者楊正綜合報導)華爲遭美國斷供製裁,中共的科技龍頭一夜之間偃旗息鼓。中共教育部日前表示,爲瞭解決“卡脖子”問題,推進科技創新,將聚焦關鍵領域核心技術,以超常規方式加快培養一批緊缺人才。有專家指,教育無法大躍進。亦有評論說,中共這是病急亂投醫。

中共教育部在9月22日的新聞發佈會上作出上述表態。教育部還連同國家發展改革委、財政部發佈了《關於加快新時代研究生教育改革發展的意見》(下簡稱《意見》)。

《意見》中聲稱要“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爲指導”,“堅持黨的領導”,提升研究生“思想政治教育水平”和“黨建工作水平”,對導師的考覈也將“政治表現”列爲第一點。

在此基礎上,實行博士研究生招生規模“適度超前佈局”,碩士研究生招生規模“穩步擴大”等措施,到2025年建成“高水平研究生教育體系”,到2035年“初步建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研究生教育強國”。

“教育不是一蹴而就的”,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座教授謝田對海外媒體大紀元說,“我們已經看到中共教育大躍進的惡果了,中國高等教育最近二三十年增長得非常快,但結果是教育質量下降。比如說搞的專升本之類的,但是教師質量並沒有提高上來,沒有足夠的師資人才。”

“超常規教育真是新鮮,這是要縮短上課時間,大批量發碩士、博士證書的節奏嗎?”網上亦有人提出這樣的質疑。

網友們紛紛表示:

“一‘超常規’就沒有了規矩,各路妖魔鬼怪就都出來了,‘大躍進’的悲劇就會重演。‘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人才的培養豈能狂飆突進?”

“人才也能超常規加速培養的,以爲是養豬喂點添加劑激素就能超常規生長的……”

“科研是需要沉澱積累的,哪能一口吃成胖子呢? 病急亂投醫啊”

“哈哈,如果什麼都都能超常規,朝鮮早已不是現在的朝鮮,某國也早已不是現在的某國。沒人想想當初大躍進的效果麼!”

“怎麼還是大躍進的思維,沒有一點進步。”

“十年前中國說要培養出1400個喬布斯,現在一個喬布斯也沒有見。”“還說要造100個1000個香港,如今連唯一的一個香港也沒有了!”

謝田說,“中共以前可能動員全國的力量做成了一些事情,比方說它認爲搞了兩彈一星,但兩彈一星其實都是靠獲得美國的機密資料和俄國、德國的技術做成的,那是有了明確的技術資料,只不過需要投錢投人力,這個一時的可以大躍進成功。”

謝田指出,一個專制的社會不可能出現優秀的教育體制。中共體制是共產黨至上,官僚至上,對學術有非常深刻的壓制。雖然它可以斥巨資打造硬件設施,甚至高薪聘請優秀的教師,但是沒有公開、公平、自由的環境,學術交流就不能實現,科技創新也無法取得。

他認爲,中共可能已經意識到這一點,但是爲了維護政權,它不能放棄對思想的禁錮。因爲一旦開放學術自由、思想自由,持反對意見的學者不免要發聲,危及其專制統治。

謝田說,“鉗制思想可能關閉不了人們的心靈,但是如果不能表達、不能交流,也就產生不了新的理論性的發現,所以中共就陷入這麼一個catch 22(第22條軍規,指自相矛盾、讓人兩難的規定與做法)的絕境,根本沒法跳出來。它現在搞大躍進式的快速教育,肯定又是浪費一大筆錢,最後還是不了了之。”

網上也有人直指,“共產製度就是卡脖子的呀,取消了就立刻不卡了。”“被美帝卡脖子一直就是共產黨欺騙中國老百姓的謊言,卡脖子的不是美國人,事實恰恰相反,卡住中國人脖子的正是共產黨。卡的中國人連說話都費勁,大氣兒都不敢喘一口,如此惡劣環境,怎麼可能培養出人才?培養的都是奴才,既然是奴才,也就不可能有什麼創造力。因爲奴才都有一個同樣的思維,侍候好主人。”

中國歷史學者、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接受採訪時指出,學術界外行領導內行以及腐敗成風等問題也嚴重阻礙中國科技進步。

他表示,學術界就是一個小社會,所有中國社會問題都會在其中體現出來。 “比如說官本位,在學術界也是官本位,不是學術是老大或研究能力是老大,而是我的官、我的資歷是老大。它把官場那套東西拿到學術領域,也是這種作派。”

“真正搞學術研究的人沒有話語權,而很多‘老大’都是學痞,或已經多年沒在一線研究、和世界水平脫軌的一些人。”這就形成了“外行領導內行”的局面。

李元華認爲,所謂“以超常規方式加快培養一批緊缺人才”的說法就是外行領導內行的一個典型。

他說,“不是說中國人學術能力差,只是說學術環境不允許你踏下心來搞研究。在中國大陸的高校,很多人的精力是花在搶經費。”

“國家經費投入其實並不少,大量的經費被學科裏那些'學霸'所把持……這個錢一到他手裏,他就想着以什麼方式把它變到私人的腰包裏”,而“真正搞科研的人想要申請那些大資金的大項目難上加難”。 “真正一線的科研人員手裏是沒錢的”。

他還指出,“在中共體制的環境下,真正的研究成果得不到保護,所以很多人覺得偷盜方便的話,那比真正潛心研究要快。”

責任編輯:元明清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