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製造芯片
中國製造芯片。(視頻截圖)

朱兆基:中共越是攻關芯片 越是輸定了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5日】

中國人都知道了,祖國在芯片等關鍵領域被美國“卡脖子”了,於是偉大領袖大手一揮,砸下9.5萬億人民幣,象當年搞原子彈那樣去突破半導體科技。

不要小看“卡脖子”這個沒什麼文采的俗語,它誕生於中共與蘇聯也能鬧翻的年代,作爲壓力逼出了中國至今視爲定海神針的“兩彈一星”,後者儼然是中共對中華民族的最偉大貢獻之一,以及中國人民最強大的精神力量源泉。

以中國長期落後的國力,較早掌握核武器及其投送手段,並藉此建立起有一定水平的航天和核工業,的確在當時明顯提升了中共政權的國際地位和談判籌碼。但中國今日的國際地位主要並不得益於這些,一些中共很不樂意承認的因素包括但不限於:美蘇對峙帶給中國的大三角關係;巨大的地理、資源和人口體量;內部的政變和改革,以及它們對西方形成的經濟好處和政治期待。

即使是“兩彈一星”的成就本身,也主要是因爲中國當時比今天的朝鮮和伊朗享有更有利的條件:蘇聯前期有力的援助奠定了根本基礎,部分飽學西方理論精華的海外華人科學家爲中共感召(或者欺騙),舉國體制不計代價地抽乾全國資源衝擊單項裝備。

一個明證是,“兩彈一星”之後,這種所謂舉國體制的組織機構——中央專委僅存名義,卻再也沒有實施類似的畢舉國之功於一役的項目。一旦考慮全面均衡發展和經濟民生,中國國防工業再也沒有足以與“兩彈一星”相當的關鍵戰略裝備快速突破。863和973等高技術發展計劃一旦開始注重技術羣和成體系,就再也沒有單項狂飆突進的可能。核潛艇長期水平一般,陸基機動洲際導彈歷時多年,核轟炸機更自覺放慢。與西方同類產品相比,撐起中國門面的“長征”運載火箭和“神舟”飛船的問世再也沒有兩彈突破那麼快,技術差距也很明顯。

沒有自由的思想和學術土壤無法實現芯片

同時,美國引領的人類高科技發展也不再是“曼哈頓”和“阿波羅”的時代了,新的成就無不植根於先進教育水平、自由的思想和學術土壤、活躍的資本市場和私營企業。在這個學習過程中,俄羅斯也全面敗北,中國不過是在改革開放順利期撿得一些現成,學了一點皮毛,一旦美國開始切斷中國的技術吸血渠道,立刻有釜底抽薪之效。

近來中國網絡上有人回憶江澤民近40年前主管電子工業時就要求重視半導體特別是芯片產業,似乎在暗示,如果堅持貫徹江澤民同志高技術發展思想,中國今天就不會在芯片上受制於人。其實,中國真地並非忽略了半導體和芯片,所謂的舉國體制雖無“兩彈”的力度,也從未停步,問題是科技發展規律今非昔比,中國不是不能造芯片,只是造不出先進芯片,這就足以使整個電子和信息工業,以及應用它的所有軍民用領域在效率等指標上長期明顯落後於西方,從而哪怕在國內市場也完全沒有競爭力。

話說回來,中國人民如果再次有志氣,也真不是什麼都沒有,無非就是回到前蘇聯時代與西方的電子技術差距而已,只是不知道在今天這個時代,這樣的差距如果意味着從經濟到軍事的效率成百倍地低下,還能不能叫板美帝。

如果你看到中國科學院院長白春禮前日表態,將把被美國“卡脖子”的項目立下軍令狀,用10年時間集中全院力量攻關,就更能明白中國已經完全陷入死馬當成活馬醫的亂象。美國“卡脖子”的全是應用技術層面的關鍵,可是中科院明明是搞基礎科學的機構,不管自稱近年有什麼轉型,也不帶這麼轉的吧。

搞基礎科學的全面壓上應用技術,不要說基礎又交給誰,沒有基礎又哪來應用,就是說這支隊伍,也沒這本事吧。其實這裏還真有一個相當深刻的問題。

中國不是沒有基礎科學水平,很多領域一說理論全明白,但要國際領先,有突破就難。應用技術更是長期焦慮。可是中國哪方面都沒少花錢,更沒少養人。癥結在於,鼓吹“兩彈一星”精神的中共在科學上長期嚴重功利化投機化,根本無心爲人類貢獻知識,一門心思掌握原子彈一樣的粗暴手段,一舉強國強軍,說是爲偉大復興,其實是爲本黨江山萬古。

從1978年“科學的春天”到現在的國家科學獎,佔主流的永遠是爲經濟或軍事解決重大原料、製造、裝備和應用等急需的課題,其中戰略武器的比例和地位高得離譜。“造原子彈的”成了科技人員的代名詞。這本身已足以說明問題。

芯片,以及先進航空發動機和先進藥物等中國老大難問題,說來都是急需的應用和工程問題,然而中國之所以造不出或造不好,根本原因恰好不在急和用二字,而在耐心和基礎,甚至體制和土壤上。

中國明白這個道理的人有的是,但做決策的人絕不能承認這一點,否則不光自己上不了位,撈不着錢,完成不了偉大領袖的囑託和宏圖,是要當替罪羊的。

中國現有的幾乎所有科技成就,往深了探究都普遍有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拔苗助長甚至弄虛作假,自欺欺人的問題。

所以,當你聽說由中科院對芯片一類的問題成立領導小組,簽署責任狀時,當你聽說生物科技又要求也用舉國體制突破,中國在抗疫方面要給全球當標竿時,如果你再不用費力就能瞭解到中國芯片和疫苗發展中的醜聞和真相,任何人都能明白,中國其實輸定了。

“舉國體制”優勢其實是幻覺、是自吹,更是中共體制的劣勢,它在當今時代的科技和綜合國力競爭中如果不自欺欺人,就只能碰得頭破血流,勞民傷財。唯一能挫敗中共掩耳盜鈴伎倆的,只有科學技術的客觀規律——中國式的芯片和發動機只能提供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競爭力,不能再從西方大肆吸血的中國只會走向蘇聯的衰敗,哪怕迴光返照,也不過黔驢技窮。

中國爲芯片投入的9.5萬億話音未落,全國已有多個省市一夜之間催生出大量號稱攻關芯片項目,爭搶這塊肥肉,儼然一副1958年“大躍進”時土法上馬“大鍊鋼鐵”的架勢。這筆天文數字的民脂民膏結局如何已不難猜測。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郝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