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中共教科書篡改《聖經》 共產黨是大魔鬼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5日】(主持人:石濤)今天25號,星期五,明天按照川普的說法,他就要提名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補缺,他要提出一個參與競選的,這個人由參議院簡單多數通過,就可以終身成爲最高法院大法官。在川普執政不到4年裏面,如果這個人通過了,他就在最高法院當中填補了3個人。一般都是比較年輕的了,因爲最高法院的法官是終身的,一直到他自己辭職或者因爲身體的原因,否則的話,他終身是大法官。

剛剛離世的著名的左派大法官,她就是幹了一生,當初2014年、2015年的時候,奧巴馬執政的時候,就讓她辭職,然後換一個新的來,那個老太太不幹,所以一直幹到87歲,一直幹到她死。

這是美國憲法規定的,所以在這樣的一個憲法規定的背景之下,川普在過去的3年半里面,如果提名了,最終提出了3個大法官的話,將意味着美國在未來的時間裏面,完全是保守主義,傳統的、古典的、信神的,以神爲至上的,將成爲美國社會價值觀在長時間的一個根本性的定位。

最高法院大法官有9名,他們的決定是對全國,無論從政治、經濟、文化,任何黨派的爭持,任何團體的爭持,任何利益上的爭持,最終的判決將由他們來決定,包括總統的競選。

比如說,在賓西法尼亞,在3天前,出現一個狀況,在現實的環境中,他們發現了大概上百萬張選票,因爲在美國有些州已經提前選舉,提前投票,上百萬張選票被扔了。這個選票是怎麼來的?就是有些州,在選舉過程中,被左派控制了。他們就一定要求要投寄,而不是人們到投票站去投票。他的藉口就是大疫情。這純粹是政治手法,你可以看到這些與共產主義思維相通的,無論他在美國社會多麼有錢、表面上多麼有地位,你會看到他的做法相當的下賤。

在佛羅里達州,美國憲法有規定,那些重刑犯,在他們即使獲釋之後,他們不能夠交足自己應該交的款項、罰金,他們將失去投票權。這是跟每一個個人相關的,跟他過去的所作所爲,跟他的道德品質相關,他對社會造成了傷害,作爲這個社會的法律是這麼定的。彭博社的老闆布隆伯格、NBA的球星小皇帝,他們倆掏錢,替這32000罪犯償還了那筆錢,使得他們可以有機會投票。

這樣的做法,就象今天大陸的共產黨人一樣,偷奸耍滑,投機取巧,在藉助一個正常社會的道德約束的背景之下,一個道德的堅守,守約,就象一個家庭,夫妻兩人相互承諾一樣,你如何能夠控制你的太太,不給你買綠帽子,你如何去把握你的先生不到海外去繞世界看那光不溜條的。你把握得了嗎?你靠什麼把握?你把男人的眼睛扎瞎了?這個東西就是人的道德的約束,一份承諾的約束。

共產黨的做法,不計任何手段而達到自己目的的人,你就會看到它沒有道德約束,它是藉助人的道德約束,從而佔據人。

一個家庭,你是個女士,你跟你先生有着道德的約束,你對你先生的信任,可以使得你先生有着自由的時間。旁邊一個女人罵你是傻女人:這男人就得拴身邊上,你不給他拴身邊,我今天就嗆了你,你就是個傻女人。

這是今天大陸人的生活觀念,得機取勝的強者的做法,豬狗不如的行爲,理所當然的理由。在今天的美國社會,這個東西遍地都是。

爲什麼強調信仰?信仰是約定,信仰是契約,是一個人與自己靈魂的契約,與自己的生命來處的契約。

有人聽不懂了,什麼叫生命的來處啊?你的靈魂是不死的,但你的靈魂不是從石頭子裏蹦出來的,也不是你爹孃生的,你的孩子你只給了他的肉,你沒有給了他的靈。他的生命來處,你的生命來處,我的生命來處,信仰就是這一份契約,道家叫返本歸真。

今天的人沒了,今天的人就象我剛纔說的,你跟先生,你跟你太太,有着一份契約,從而彼此給予自由,旁邊一個嗆行的,罵你是傻東西。你給他自由,我今天不嗆你,我就是傻東西。那你爲什麼嗆啊?我沒吃過。你沒吃過就嗆嗎?爲什麼不呢?說你家裏有男人。跟他不一樣啊。這是很簡單的道理,很充分。這是今天的社會反映。

在美國社會就將出現一個現實中的真實,在未來的時間裏面,保守的概念。美國社會自由派的概念就是縱慾的,賣肉的,放縱慾望,背離神的。而保守的,他在現實的環境中,還恪守着對神,起碼他對自我有個約束,他相信神,就會對自我有約束。

當然有朋友會說了,很多魔鬼都信神的。沒錯。不能因爲魔鬼的存在,而失去你自己的信任,不能因爲外面很多女人都是賣淫的,你就污辱你的太太。那你生個女兒怎麼辦啊?

做人的利益的卑賤,做人的利益的齷齪,都在這樣的得失中。

所以在美國社會,到了明天可能就會出現很根本性的改變。這根本性的改變將會延續十幾年、幾十年,要等到下一個大法官,以某種原因離開了那個位置之後,纔可能填充。

可是,在現在的9個大法官裏面,有6個是保守派的,所以就會出現完全保守派的一個概念存在美國社會。包括美國大選。我剛纔解釋了,如果就象布隆伯格,就象小皇帝乾的這種齷齪的事情。佛羅里達州的法院已經把他們告到法院去,認爲他們的行徑是對美國憲法的污辱,你不能因爲你有錢就胡來。

如果這樣的做法,就象我們說的,李蓮英成了皇帝,把天下的美女都弄到宮裏頭,我吃不着,我讓你們看都看不着,我急死你們,都是這個,羨慕妒嫉恨,充滿了仇恨,充滿了齷齪。

在美國社會中,在這一次大選中,你就會看到這種正負的爭持。這種正負的爭持是生命的善與惡的對壘。

同樣在國際的環境中,出現更大的,以中共爲中心的人類的覺醒。

在我錄製這期節目的時候,日本新首相菅義偉跟習近平約定應該通電話,他是自民黨的。可就在他通電話前,也就是25號的當地時間的早晨,自民黨的保守派的議員要求現政府取消對習近平以國賓的身份出訪日本的邀請。習近平沒有資格成爲日本國的國賓,如果你現在還去把習近平當成國賓的話,會被整個人類貽笑大方。

這是人家提出來的說法,用什麼詞都成,他用了個貽笑大方。就是說,你今天這一屆的首相,你還去請習近平,把他作爲國家主席的概念,請到日本國的話,你不是傻子,你就有病,你跟整個人類社會價值觀在對立。

所以你會看到,無論在日本,在美國,在歐洲,人們在面對中共的問題上,不是國與國的衝突,不是政治上的衝突,它已經變成了是人類與反人類之間的衝突。

最新的一篇報導,華爲在東莞的研究中心大樓,25號中午着大火。火燒成這樣了,後來救火的人說挺有趣,這是把保溫棉給燒了,那意思裏頭沒事。但是人都跑出來了。

在我眼睛裏,這是一種天意了。這種天意的概唸的成分在於,天滅中共當中所展現的故事,它沒有講說火的這個原因那個原因。我們講述的天意的概念,就象紂王跟妲己。妲己是女媧派來的,結果在現實的生活中,我們看到聲討的是紂王貪戀女色。而紂王貪戀女色,他就一個老婆,周文王弄了2、30個老婆,生了100個孩子。周文王不貪婪女色,而紂王貪戀女色。文王有那麼多個女人生了100個孩子,但他的境界卻在靈性上。在羑里關7年,他可以演繹出周易,在伏羲的背景之下,也就是在天皇的八卦背景之下,他用文字給後人留下了東西。紂王就整了這麼一個女人,把他正經八百的太太都給殺了。紂王整天無白天無黑夜,就圍着這女人這塊肉相互轉悠。所以他是陰邪的代表。

文王演繹周易,紂王貪戀狐妖,原因在這兒,不在於你表面上娶了多少女人,但是反過來說,如果你以文王說他有那麼多女人,生那麼多孩子,所以我也可以這麼來。你一定是塊爛肉。每個生命的境界不同了。

華爲的道理是一樣的,所有這些東西,沒有罪過的,而真正的是主持它的人是善的還是惡的,是妖還是與神相通的人。

內地中專跟大專的教科書,這本教科書講的是道德跟法律,大概引用了《聖經》當中的約翰第八章,耶穌與淫婦之間的故事。它大概的原文故事是講,一羣人要把這個賣淫婦用石頭砸死,後來就碰到了耶穌。耶穌說,如果你們誰認爲你們一生中沒犯過錯,你在神的面前沒有錯,你就先拿石頭砸死這個女人,無論老少。當聽到耶穌這麼講的時候,大夥陸陸續續的都離開了。這時候,只剩下耶穌跟這個淫婦了。耶穌就對這個女人說,我也不會定你的罪,你就走吧,你只是以後不要再犯這種罪。

這是《聖經》故事當中的大概原意,人都是有罪的,在這種現實的環境當中,人與人之間的,你看起來的義憤填膺的一些事情,其實是一種宣泄,是一種藉助他人之罪,而掩蓋自己的真正的骯髒。神是慈悲的,是包容的,是懂得生命根本的。人不懂得,因爲人在肉身的慾望中。這是我理解了。

中共給改了,中共改成說,耶穌曾經對着一羣要打死這個犯罪的女人說,你們誰要是自己沒有犯過錯,你們就上前打死她。大家一聽這個就不上前了,然後就離開了。結果耶穌拿起石頭把這個女人打死了,並且說,我同樣是個罪人,但如果法律只能由毫無瑕疵的人執行的話,法律就會死亡的。下面說了,通過這個小故事,你是怎麼看待法律的?

這本教科書2018年出來的,是在習近平修改憲法之後出來的。習近平2014年依法治國、依憲治國,給太多的人以期待以希望。到了2018年,以他的權力之手,以他的背叛之爲,2017年的“不忘初心,方得始終”,那是文殊菩薩的經典,盜用菩薩的經典獲得黨內的權力,改變菩薩的經典,改成“牢記使命”,到了2018年,修改憲法,出賣他最好的朋友,出賣了神佛,出賣了朋友,背信棄義,以法律之名。

更改這個故事的邪惡,耶穌從來沒說過自己同樣是有罪的。如果法律是由完美無瑕的人去執行的話,法律就死亡了。教科書中把習近平當成神,與耶穌並駕齊驅:我依法治國,你說我盜取權力,法律本身我也不是完美的,但我今天要做你的主人。耶穌都不是完美的,我有什麼完美不完美的?耶穌可以殺了她,因爲她是賣淫在先,法律之名在後,我今天對你整箇中國14億人,我告訴你,怎麼去做人?我告訴你,什麼叫中國人?我告訴你,如果你不聽我的,我怎麼叫依法治國?你不用告訴我,說你應該是一個完美的,你記住,沒有一個皇帝是完美的,連神都不完美。

他的背後一定有共產黨的紅魔,背後沒有共產黨的紅魔,不會有這麼大的手筆,不會有這麼細緻入微的做法,不會有這麼潛移默化的把人全毀掉的做法。

《蘋果日報》登這篇文章,在它的評價當中,請了一些神父,包括一些有宗教背景的人,他們在評價中,只是說,出版社出了瑕疵,出版社這些編輯們素質太低。

素質太低,也不會編出耶穌說我是有罪的。編不出後面這句話,“如果法律只能由毫無瑕疵的人執行的話,法律就會死亡的”。這句話是相當有素養的人才說得出來的,絕不是一個笨蛋講的話。它裏面充滿了超越馬克思的詭辯論的道理,因爲他用神的話,用耶穌的話,用篡改《聖經》的話給他習近平今天的依法治國奠定了一個神性的基礎,所以共產黨大魔鬼

今天的人,站在利益的角度,站在科學的角度,你根本不是它的對手,所有那些站在自己利益的角度去反對中共的人,它就嘲笑你,就象個蟲子一樣,你就是一個驅利者,就是個利益者。而最大的利益的展現卻是共產黨自己。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