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看歷史上那些重口味的吃貨國君  他們吃得實在是太誇張了(圖片:[北宋] 趙佶《文會圖》局部)
看歷史上那些重口味的吃貨國君 他們吃得實在是太誇張了(圖片:[北宋] 趙佶《文會圖》局部)

歷史上那些重口味的吃貨國君 他們吃得實在是太誇張了!

【希望之聲2020年9月30日】一說吃,人們首先就會想起商紂王酒池肉林。其實這不是他的專利,酒池一項,是夏桀發明的。他搞了個能行船的大酒池,找了好幾千人來喝,不喝不行,醉死活該,結果,喝亡國了。

滅掉夏桀的就是商湯商湯之所以起兵滅夏,起因也是吃。有個廚子叫伊尹,向商湯獻鵠鳥之羹(天鵝湯),後來他受到湯的賞識,就利用每天侍奉湯進餐的機會,分析天下的形勢,訴說夏桀的暴政,勸湯蓄積力量滅夏桀伊尹從烹調的技術要領,引伸出治國的大道理。他說:「做菜既不能太鹹,也不能太淡。治國就如做菜,既不能操之過急,也不能鬆弛懈怠,只有弄清主次先後順序,掌握好分寸,才能夠政通人和,國家才能治理好」。

伊尹(網絡圖片)
伊尹(網絡圖片)

商湯伊尹都沒想到,商朝最後也毀在吃上。商紂王夏桀的大酒池升級了,除了搞出肉林之外,還讓無數男女裸身奔逐其間,玩得挺嗨,最後斷送江山。

古時帝王,最講究的就是吃,山珍海味,鐘鳴鼎食,極盡鋪排之能事,自不必說。這裏說的,是他們怪異的重口味。春秋之際,齊桓公就想模仿商湯故事,稱王稱霸。當然,形式上也講究,必須得找個好廚子。這個廚子叫易牙,春秋時期齊國著名廚師。齊桓公想難難他,說:你先給咱做點好吃的,至於吃什麼呢?我啥都吃過,就是沒吃過嬰兒。

易牙也真狠心,回家就把自己的兒子蒸了,獻給國君。齊桓公竟然沒覺得這人變態,倒覺得他忠心,便一心把他往伊尹那個方向培養。可惜,易牙不是那塊料,齊桓公死後,他就逃跑下野了。

時代晚一些的吳王闔閭,就喜歡吃醃鹹魚。起因是他帶兵渡海打越國,船上沒糧了。正張皇的時候,無數金色大魚遊了過來,它們自投羅網,成了吳軍的口糧,而且數目如此之多,直到吳軍班師,還沒吃完。吳王回來問那些魚還在麼?回答是都醃成了魚乾。於是吳王就大吃特吃起來,不覺鹹,反覺美,還當場寫下了一個字,上面是美,下面是魚,這字後來演變成了「鯗」。

醃鹹魚(圖片: pixabay)
醃鹹魚(圖片: pixabay)

同樣因爲打仗而遭遇美食的,還有漢武帝。《齊民要術》記載,漢武帝在海邊追殺東夷,追着追着,突然聞到一股又腥又濃又香的複雜味道。使勁吸了幾鼻子,確認此味來源於地下,便命令士兵挖開,裏面許多的罈罈罐罐。打開,黏糊糊白花花。叫當地人來問,說是老百姓做的魚腸醬,用烏賊腸子做的。皇帝頂住壓力,嚐了一口,哇,真好吃啊。於是大吃特吃起來。漢武帝給這東西起的名字,叫「鱁鮧」。好此口味的還有南北朝時的齊明帝蕭鸞,據說用蜜拌着吃,一頓能吃幾升。

赤壁之戰後,孫權在湖北擺慶功宴,廚子也端上一種魚來。孫權不認識,問這是什麼。那人答,這魚喚作槎頭鯿,漢水特產,肌肉鮮美。孫權一吃,味道果然不差。後來孫權的孫子孫皓非要把國都從建業遷到武昌,重要理由,就是武昌有槎頭鯿。老百姓不樂意了,唱出了一首民謠:「寧飲建業水,不食武昌魚。寧還建業死,不止武昌居。」對,槎頭鯿就是現在的武昌魚。

在吃水鮮的諸位皇帝中要數王莽王莽篡漢後,舉國上下不得支持,壓力相當大,大到什麼程度呢?「憂懣不能食」,唯一能吃的東西就是鰒魚,鰒魚就是我們現在說的鮑魚。憂國憂民的每天只能吃鮑魚,多可憐啊,鮑魚也就此得了個外號,叫「新餐氏」。當然,鮑魚可不是帝王餐桌上最貴的東西。

唐玄宗最喜歡吃的,是鹿血腸,往往打獵射鹿之後,立刻把血灌到鹿腸中,煮熟,不僅自己大快朵頤,還分發衆人。清朝的皇帝們,則有一道奇菜,叫作「清湯虎丹」,取小興安嶺雄虎睾丸,以雞湯長時間燉煮,之後剝去皮膜,用調料浸透,再用銀刀片成紙一樣的薄片,擺成牡丹花狀,佐以蒜泥、香菜末而食。

 鹿(圖片:[清] 沈銓)
鹿(圖片:[清] 沈銓)

吃了鹿和虎,龍和鳳自然也是要吃的。明朝正德皇帝死後,嘉靖皇帝意外上位,從湖北進京前,大吃宴席。席間,廚子就做了道蟠龍菜——取魚肉剁成餡兒,用雞蛋裹住,蒸熟,盤成龍狀,意味蟠龍昇天,讓嘉靖終生難忘。

至於鳳凰,那是乾隆的典故。乾隆有次對大臣、美食家李調元說,朕啥都吃過,就沒吃過鳳凰蛋,你給我弄一個。李找了個豬肚,吹氣風乾,變成個口袋,把好多蛋打進去,還加了好多火腿蝦仁香菇,繫好,吊到井水裏,慢慢轉啊轉的,轉的時間很長,那些蛋黃就聚集到一處了。上湯煮透,直接端皇上面前,切開,乾隆看傻了……

當然,做皇帝也有混得慘的。宋朝的最後一位皇帝趙昺,一路被元軍追殺,一直逃到福建,餓得五迷三道。當地人也沒糧食,煮了些番薯葉子給他吃,沒想到一吃,覺得還真不錯,就賜了個名字叫「護國菜」。國最後也沒護成,皇帝跳海了,但菜留了下來,那番薯葉子湯,現在已經煮得相當有品相了。

什麼最好吃?這是皇帝們總在思考的問題。隋文帝爲此特別寫了一個告示,向廣大臣民徵求答案。有個要飯的叫詹鼠,把榜揭了。皇帝問他,你知道什麼最好吃麼?詹鼠只答了一個字:餓。

他帶着皇帝滿大街轉悠,把皇帝餓得前胸貼後背。最後給皇帝一張蔥油烙餅吃,皇帝吃美了,回來就封了個「詹王」。的確,「餓」是最好吃的。

文章來源:歷史

責任編輯:慧明/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