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lt

【秦鵬快評】恆大以天量鉅債逼宮政府 許家印不想活了?(視頻)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6日】(秦鵬快評)9月24日,在網上驚爆一份,中國最大的房地產公司恆大發給廣東省政府的報告,聲稱恆大已經負債8355億元,面臨戰略投資者撤資的風險,向政府尋求幫助進行重組。在互聯網發酵幾個小時之後,恆大發佈了闢謠公告。消息引發了輿論震動,中國恆大恆大汽車以及恆大債券價格連續兩天暴跌,各種陰謀論也隨之而來。那麼,這個消報告真是假?恆大是否可能爆雷?關於恆大故意泄露了這份報告、逼宮中國政府的傳聞是不是真的?今天我們就來談一下。

首先我們先來分析一下這份報告的真僞。我發現,大陸各家媒體原發的或者轉載的,關於恆大報告的文章,甚至包括恆大自己的闢謠公告,很多都已經從網上消失了。

但是,我們還是能夠找到這份報告原文。而且,因爲中國恆大是上市公司,很多資料是可以查到的,經過分析發現,報告披露的恆大負債情況、戰略投資情況都是真實的,而結合當前的新冠病毒疫情和房地產大環境看,恆大遇到的危機也是真實的。特別是兩個關鍵信息,截至2020年6月30日,恆大集團有息負債餘額高達8355億元,公司需在2021年1月31日前償還戰略投資者1300億元本金並支付137億分紅,這些在公開報道和恆大的半年報告裏也可以看到。

網上熱傳的恆大給廣東省政府的報告裏面講,如果不能得到政府幫助,會導致它現金流斷裂,產業鏈混亂以及社會動盪,這個按常理可以推出來的。所以,昨天事件爆出之後我在推特上的結論就是,這個報告是真實的。

此外,我還詢問了一個金融界非常資深的朋友,他說,2016年恆大的資產狀態就出問題了,它有幾個問題,第一個是資金鍊崩的太緊,第二個是恆大的土地儲備也和別的地產商不一樣、拿的很多是三四線城市,這種風險也比較大,第三個恆大老闆許家印當時很膨脹,還想跨界各種其它業務,所以我這個朋友就一票否決了給恆大在九江的一個項目借款,還鬧得他們集團公司的領導一開始很不高興。而爲瞭解決長期資金問題,後來許家印找了深圳,準備通過深深房借殼上市,隨後又引入了27家特大國企和民企作爲戰略投資者借了1300億,償還了1100億的永續債,大大改善了資產狀況,所以有了最近幾年較快的發展,但是它的高負債問題一直沒有解決,遇到現在的瘟疫打擊和宏觀調控,出問題是必然的。

當然,今天我還看到路透社報道說,三位知情人士對路透確認了文件的真實性。這同樣證明,如果沒有政府的“救命”之舉,恆大就要崩盤!

我今天想談的第二個問題,是這個報告曝光的時機很微妙,是在遞交給廣東省政府一個月之後,也發生在9月20日深深房發佈的打擊恆大的公告之後,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政治因素?網上有陰謀論懷疑恆大自己曝光了這份報告,是不是真的?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從經濟和政治方面,稍微展開一點來談。

恆大當前的困境,核心是資金流、資產負債率的問題。去年年底的年報顯示,恆大資產負債率83.75%,一旦戰略投資被要求贖回,那麼負債率會上升到90%。按理說,這本來不是特別大的問題,因爲過去這些年中國很多公司就是用這麼高槓桿的模式走過來了,可以通過銀行和其他方式融資。

但是,8月20日,中共政府出臺了一項宏觀調控、打壓房地產的新政策,堵死了恆大通過貸款和發債等方式自救的出路。這個政策被簡稱爲“三條紅線”,它要求:1、房企剔除預收款後的資產負債率不得大於70%;2、房企的淨負債率不得大於100%;3、房企的“現金短債比”小於1。

恆大來說,每一條紅線它都中了,資產負債率83.75%,淨負債率150%,現金短債比0.61,這就導致它一旦被撤資1300億元,這三條都會惡化,資金鍊就會出現問題。

說到這裏,我們需要補充一個投資方面的常識,就是戰略投資看起來是股份,但是帶對賭協議的投資其實只是債務,恆大的問題,部分就出在這裏。在與深深房簽訂借殼上市的協議之後,從2016年底至2017年11月,短短一年時間裏,恆大地產陸續引入三批共27家戰略投資者,融資共1,300億元,佔增資後的恆大地產的36.54%股份。這些新投資的條件是恆大上市,如果不能上市將撤資。這些戰略投資入場後,常年困擾中國恆大負債率高企的問題得到大幅緩解,而恆大地產的估值也大幅漲到超過4,000億元,超過了A股龍頭房企萬科的市值。按照最後調整過的協議,三批的還款期限都是到2021年1月31日。這樣一來,3-4個月之後,恆大就要還這1300億元,還要加上137億元分紅。近1500億元的鉅額現金撤出,加上新出臺的政策---“三條紅線”導致恆大將無法獲得新的貸款,恆大面臨着死亡。

所以,三條紅線的新政策出臺之後,8月24日,恆大給廣東省政府遞交了報告,希望能夠幫助借殼深深房,迴歸A股成功,這樣,至少1300億戰略投資的贖回潮不會上演,財務狀況不會進一步惡化。然而,這一個月來,我們沒有看到有什麼重組的消息,相反,9月20日,深深房發佈了一份公告,“由於重大資產重組涉及深圳市國有企業改革,交易結構較爲複雜,屬於重大無先例事項,重組方案還需進一步溝通與論證。”這什麼意思呢?說白一點,這是說,深深房是國企,需要再研究研究討論討論,瞭解中國式黨委體系話語的都懂,這是宣佈恆大上市的夢破碎了。

那麼,爲什麼會這樣呢?許老闆不是號稱有誰的後臺,是誰誰的白手套嗎?這裏面有二層特殊的政治因素:

其中,第一個主要原因,深深房是國企,國企管理者擔心背上國有資產流失的罪名,特別是要考慮到前幾天,習近平又推出一個對民營企業統戰和混改的新文件,要求民營企業按照中共的需要去幫助國企混改,現在卻是恆大要鯨吞國企資產。懂得中國政治經濟特色的人,就可以想見背後的阻力有多大。而且從2016年,恆大就與深深房簽訂了投資協議,四年過去了一直沒有成功,顯然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的事情。2017年,恆大還曾經想併購萬科,最後也被迫放棄,把當時購買的股份轉讓給了深圳國資委旗下的深圳市地鐵集團。這背後也是有國資民資的政治博弈。

第二層政治因素,是習近平在過去幾年通過很多輪反腐和換血,包括深深房的董事長、深圳市領導、廣東省領導和國務院分管的官員,等等都換上了新人,這些人誰也不願意主動幹事兒,替前朝背鍋。用圈子裏的話說就是,“無情的世界裏,你不要自作多情的活着,不管是官員還是金融機構的人,都一樣”。官員們普遍性不作爲,這就是習近平時期的官場最大的特點。何況,恆大是民企,主動去救要擔責任,逼死了恆大破產重組,卻是官員們對國有資產保值增值的巨大的功勞。所以,這背後是活生生的宮鬥計。

不管怎樣,深深房的公告,實際宣佈了恆大上市的美夢破碎,而恆大8月24日遞交報告,到現在過去了一個月,沒有任何有關重組的消息,這證明廣東省政府見死不救,當然,更準確的說,應該是不敢自己救,要救也得中央政府出面,讓習老大自己發話。因爲,恆大的規模也決定了,不是哪一級政府或機構,三瓜倆棗就救的了的,要麼必須讓那些特大國企的1000多億元都等着恆大上市,要麼乾脆把恆大弄殘了,大家一起參與重組。反正,一個廣東省政府決定不了。

這種情況下,恆大就面臨生死存亡,許老闆、許家印做出的選擇,就是把文件曝光,倒逼中央政府出手。

那麼,這一次中國政府會不會拯救恆大呢?我的觀點是,救與不救,對中共當局來說是一個兩難的問題,但是最終還是會救。只是,這一次之後,許老闆出局是必然的了。

爲什麼會救呢?中共目前關注的首要問題,是不能發生系統性風險,危及中共統治。而房地產是中國最大的系統性風險領域之一。社科院之前有一份報告說,“穩房地產就是穩經濟,就是保宏觀;當前房地產的最大價值不是拉動經濟,而是成爲宏觀經濟整體穩定安全的‘壓艙石’。”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今年也曾經撰文稱,房地產泡沫是威脅金融安全的最大“灰犀牛”。

那麼現在恆大危機眼看要爆發,如果不救,就像恆大給廣東省政府的報告裏面提到的,社會危機將爆發:作爲全國第一大房企,恆大有員工十四萬人,解決就業三百多萬,購買沒交付的房子有六十多萬套,涉及到客戶兩百萬以上。金融危機也會出現,恆大目前負債8355億元,其中對128家銀行負債,借款餘額2323億元,其中對民生銀行293億元、農業銀行242億元、浙商銀行107億元、光大銀行100億元、工商銀行94億元、中信銀行94億元等。每一筆,一旦違約,都可能導致銀行出現危機。

金融界那個資深的朋友還披露,許家印曝光負債情況,應該是得到金融機構默許的,因爲這樣不管中央救不救,對他們都好。不救,問題都曝光了,這是前一任領導的問題,就算都作爲壞賬覈銷了,現在的這些領導們也不用擔責任。而如果中央政府決定救,大家都活了。所以,這次報告曝光後,我們也看到了,金融機構沒有人說話,不否認也不承認。

當然,如果習近平決定拯救恆大,問題也很麻煩:

第一,出資的錢誰來拿?讓希望戰略投資者進行債轉股?這些投資者都是特大國企比如中信等,還有蘇寧這樣的民企,背後都有強大的政治勢力。除非讓恆大上市,否則沒有人會幹。當然,把恆大弄得重組了也行,重組可以把恆大資產大幅貶值,國有資產大撿便宜,大家就都有了大大的功勞。這個決定也要最高層做出。

第二,對中共當局來說,更可怕的,就是一旦救了恆大,其它房地產企業要不要救?

2019房地產上市公司百強測評結果,平均淨負債率升至92.5%,其中,建業地產、中樑控股、融創中國等資產負債率均超過88%。行業三巨頭中國恆大、碧桂園、萬科總負債高達5萬億元。

按央行8月20日給出的“三道紅線”標準,224家上市房企,有51家均超過三條紅線,45家超過了其中的兩條紅線,60家超過了其中的一條紅線。只有68家,也就是僅30%的上市房企,劃入綠色安全檔。目前全國有9.6萬家房企,絕大部分是中小房企,超高槓桿運營是常態,保守估計至少2/3的超過了一條或多條紅線。

那麼,這些房地產企業要不要救?不救,它們很多也會破產,問題會在全國或局部爆發。救呢,錢誰出?無論如何,這樣可怕的財務數據,當前的經濟下滑局面,與中共當局爲了系統性穩定又不得不控制房地產的風險,三者交織到一起,構成了一道難解的題。這實際上也表明,中國畸形的房地產經濟已經走到了盡頭。

當然,由於恆大的巨大規模和影響,我想最終中共當局還是會救的。只是,既然之前馬雲、馬化騰都識趣的退出了,讓出了類似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等一些關鍵資產或管理權,許老闆在此番對黨中央大搞魚死網破的逼宮之後,還能全身而退嗎?出局是必然的。當然,我們也不用替許老闆擔心,他這些年應該做了很多安排,大筆資產早轉移出來了。

好了,我們今天的分析就到這裏。請大家訂閱我的頻道,並點那個小鈴鐺。謝謝大家。

(文章只代表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郝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