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決勝能力
章天亮: 美國現在有了一個強大的解碼系統,對中共“知己知彼”,獲得了決勝的能力。(SOH合成圖片)(圖片:SOH合成)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6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9月22日,美國總統川普在聯合國大會發佈演講視頻。除了強力譴責中共隱瞞疫情造成全球大流行,呼籲聯合國追責中共之外,川普總統還談到美國在消滅恐怖主義、締造世界和平新秩序方面所做的努力。

同日,美國國務院中國問題專家、蓬佩奧國務卿的首席顧問餘茂春教授(Miles Yu)參加了一個討論香港局勢的網絡研討會,他在會上的發言頗令人注目,談到川普總統爲了維護香港人的自由,寧可犧牲好不容易纔達成的美中貿易協議。

9月23日,國務卿蓬佩奧在威斯康辛州州議會發表演講,警告美國各級政府政界人士,要格外警惕中共外交人員拉攏他們參與北京的宣傳和間諜活動。他在《紐約郵報》專訪時說,紐約中領館一直都是中共蒐集美國情報的間諜中樞,可能會有更多的外交官和特工將被逮捕。

著名時政分析評論家、歷史學者、網絡媒體平臺《希望之城》播主章天亮教授分享了他對這三個演講帶出的信息的思考和得到的領悟。

美國一夜間獲得了針對中共的決勝能力

章天亮說,近些天裏,我們看到幾個非常關鍵的演講,一個是22號餘茂春在討論香港問題的研討會上的演講,一個是國務卿蓬佩奧在威斯康辛州州議會發表的演講,還一個是川普總統聯合國大會上發佈演講。這些演講,讓我們突然間意識到:實際上美國好象一夜之間獲得了針對中共的決勝能力

我們知道川普在聯大演講中提到美國超強的軍事實力和非常繁榮的經濟能力,提到美國的這些實力它是世界自由的基石。這當然沒有說錯,但是爲什麼之前的美國也具備着強大的軍事能力和經濟實力,卻沒有能夠去對抗中共呢?這裏邊有一個非常關鍵的問題,就是我們發現:美國現在有了一個非常強大的解碼系統,就是說,過去美國對於中共的戰略意圖和話語系統是不理解的,這次從蓬佩奧的演講、川普的演講,感覺到他們已經有了一套「翻譯系統」,這套系統就能把中共表面上說的那些非常漂亮的話、那些大詞,翻譯成爲一個大家能夠理解的、真正的中共的戰略意圖到底是什麼。

比如說過去中共經常講,說要“雙贏”,美國這邊現在的中國問題專家就把它翻譯成:所謂“雙贏”就是中共贏兩次,而美國一次都沒贏;中共所謂的“多邊主義”,實際上講的就是中共主導的一種單邊主義,就是說不能夠由美國來主導;它所謂的“人類命運共同體”講的就是以中共爲主導的那種世界新秩序,而不是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體系,所以對於很多中共說要“開放與合作”,聽起來是一個很好的詞,蓬佩奧就說:我把中共的“開放與合作”翻譯成爲它真正的意思,就是所謂合作就是你聽我的……

所以整個美國現在有了一個強大的解碼系統之後,它就能夠看懂中共到底在說什麼,它到底想做什麼。孫子兵法中有一句話叫做「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你必須得瞭解自己,也得瞭解你的對手到底在想什麼。過去美國是沒有人真正懂中共的,而現在美國政府中有了一批真正能夠懂中國、真正能夠懂中共的專家。

其實美國原來也有這樣一批人,但是美國政府過去沒有聽,其中餘茂春教授應該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個人物,他現在主導了整個美國對中共政策的制定。那麼餘茂春教授他就是一個能夠對中共的話語和戰略意圖進行解碼的人,所以只要美國能夠做到這一點,只要能夠對中共的東西進行解碼,能夠做到「知己知彼」的話,美國才真正具備了針對中共的決勝能力

中共的統戰香港遭遇巨大失敗

那麼餘茂春教授最近到底說了什麼呢?他在講香港問題的時候談了一個觀點,他提到中共在香港有一個巨大的失敗。過去中共說它有三大法寶,是毛澤東講的,其中一個是什麼“統一戰線”,餘茂春就講,統一戰線這個法寶在香港失敗了。爲什麼會失敗呢?這個統一戰線其實就是中共在面對不同困難的情況下,拉攏一些人的時候中共說的非常漂亮的話,然後給你各種各樣的好處欺騙你,好像是說它在跟你合作爲了達到一個共同的目的,但是實際上當這個目的一旦達到之後,中共就會把它過去統戰的人就可能踢到一邊去了。

當然也有些人一直是中共統戰的對象,比較典型的就是現在在中共政協裏的那些人。這些人其實也是中共的傀儡。那麼中共對他們進行統戰的時候,象政協,完全就是希望他們在政協開會的時候給中共鼓掌,提一些無關痛癢的提案,利用黨外身份爲中共的某些政策進行辯護等等。

章天亮說,爲什麼中共的統戰香港失敗了呢?這就要說一下中共執政的思路。關於未來學的學者阿爾文托夫勒,就是對將來這個社會會發生什麼情況做一些預測,他寫了一本書叫作《21世紀權力的轉移》,他提到三個權力的來源,分別叫作暴力、知識和財富。他認爲一個人具有的權力(power)到底是哪來的?他認爲來自於暴力、知識和財富。

暴力我們很容易理解,就是我有暴力就可以威脅你,你必須得爲我工作,必須得爲我做一些事情,就是暴力可以給予一個人生殺予奪的權力,那就是一個最大的權力。還有一個就是財富,它也會給人帶來權力,你不聽我的話我把你開除掉,讓你沒飯吃,這也是一個權力的來源。還有一個權力的來源就是知識。其實這個知識並不是特別準確,我們更希望把知識這個詞換成另外一個詞,就是智慧,如果一個人真正有智慧的話,也會給他帶來權力,會讓別人去追隨他。

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孔子。孔子當時在周遊列國的時候他沒有暴力,也沒聽說孔子有錢,他周遊列國14年,很多時候是顛沛流離、非常困頓,甚至在陳國和蔡國之間連飯都吃不上,絕糧陳蔡,但是弟子仍然沒有離開他。因爲什麼?因爲孔子有智慧,這就是一種真理的力量。這個東西它會讓人去追隨,他也會給掌握真理的人帶來一些權力,就是讓別人去追隨他。

其實我們看到很多信仰都是走過了這樣一個過程,包括基督教的信仰,他們曾經在古羅馬帝國被迫害了將近300年,他們所追隨的耶穌已經都不在世了,也沒有什麼暴力、什麼財富去吸引他們追隨這個信仰,但是那是真理的力量感召他們,能夠一直保持着對信仰的堅貞。其實現在中國大陸對法輪功的迫害也是一樣,法輪功學員所追求的並不是什麼知識,並不是什麼暴力或者是財富,就是因爲一種真理的力量在吸引人們去追隨,這就是權力的一個來源。

還有一個權力的來源,托夫勒在書中沒有講,我們認爲就是個人魅力。個人魅力也會帶給一個人權力,比如有些美人,她就是通過她的個人魅力來控制國君,通過控制國君再來控制權力。還有一些藝術家、一些影視或者體育的明星,都是通過他們的魅力來吸引很多的人去追隨他們。

中共執政思路的慣性在香港言論自由衝擊下被徹底沖垮

章天亮認爲,這裏邊就反應出中共一個執政的思路,中共可能大概也知道權力是來源於這些,所以中共在「89-64」之後就建立了一個體制,這個體制有知識份子把它說成是權力的「鐵三角」,所謂「鐵三角」就指的是政治精英、經濟精英和知識精英三者的結合。政治精英就是指中共那些有權力的人,經濟精英就是掌握社會財富的人,包括中共的國企和一些大民營企業,當然這些民營企業可能是打着民營企業的旗號,實際上他們是被中共控制的,像馬雲、馬化騰、劉強東這種人。所謂知識精英,就是中國大陸的一些知識份子、專家教授,這些人的工作就是在中共制定一個政策的時候,用他們的學術語言,對這種政策進行包裝和爲這種政策進行辯護,賦予它一定的合理性。這批人也是中共收買的。當中共收買了經濟精英和知識精英的時候,中共就認爲這個「鐵三角」已經牢固了,可以牢牢撐起來這個制度了。

中共在香港統戰,它其實也是走了一個精英路線,它去找那些有社會影響力的人,比如像一些影視明星,有的是一些香港的大企業家或是媒體人士等等,把他們拉攏過來之後中共就認爲有了香港精英階層的支持,中共就可以在香港爲所欲爲了。這就是中共在香港統戰當時所採取的一種策略。

那麼中共統戰爲什麼在香港就失敗了呢?是因爲香港的情況跟大陸是不一樣的。當中共在大陸壟斷了知識精英和經濟精英的時候,普通老百姓是沒有任何權利的,他只能是被收割的對象,用現在的俗話說就是韭菜,就是中共它如果想要整你的話,因爲你手中沒有任何權利,也沒有什麼東西去跟它討價還價,也沒有什麼辦法去制衡它,那麼中共就可以去無限度地壓榨你。如果你反抗,中共就會動用暴力去鎮壓你。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中共覺得它只要把精英階層搞定,它就可以想怎麼幹就怎麼幹了,中共把這樣的思路延續到了香港

但是它沒想到香港的人們是有權利的,香港底層的老百姓到底比大陸底層的老百姓多了什麼權利呢?其實就多了一個權利,這個權利就是言論的自由!大陸老百姓當他們在受到迫害的時候,受到鎮壓的時候,他們是沒有機會發出自己的聲音的。當你沒有機會發出自己的聲音,你就沒有辦法去聚集一批跟你一樣、具有同樣理念、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去做一件事。所以也就是說,民間就會自然變成一盤散沙的狀態,所以中共對於每一顆韭菜都可以單獨地去收割它。

但是香港不一樣,在於香港人他們有言論的自由。而中共因爲在中國大陸已經習慣了那種籠絡了精英之後可以爲所欲爲,所以它根本就沒把香港的老百姓放在眼裏,它延續了跟大陸同樣的思路。所以一開始香港人在抗爭的時候,中共就採取了跟大陸同樣的做法,簡單粗暴地鎮壓。但是它沒想到香港人會發出他們自己的聲音,他們走上街頭,在連儂牆上貼他們的訴求,他們可以打出「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可以唱出《讓榮光歸於香港》這樣的歌曲,可以打出「天滅中共」、「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這樣的橫幅……這就產生了一種巨大的凝聚力。

當一個理念一旦開始在一個有言論自由的環境中傳播的時候,它就擁有了聚集一批人的力量,這批力量就成爲反抗中共的力量。

推倒中共防火牆,賦予中國人民言論自由的環境至關重要

章天亮分析說,餘茂春教授談到了中共統戰這個法寶在香港的失敗,如果這個事情能夠給我們一些啓示的話,我們要知道中國大陸最終的抗爭,是依靠中國老百姓自己,我們不可能讓美國跟中共打一仗或美軍直接進入中國,中國是太大的一片領土了,這個時候中國老百姓如果真的想爭取自己自由的話,那要靠自己。

所以首先國際社會如果要對抗中共,就必須給中國老百姓賦權,賦予他們權利,首先要賦予他們說話的權利,也就是言論自由。這言論自由怎麼實現呢?這回到我們一年來反反覆覆講的一個問題,就是一定要推倒中共的防火牆。當防火牆被推倒了之後,老百姓如果在國內中共控制的網絡上沒法發聲的話,他們至少可以在國際的網絡上發聲,這種聲音哪怕是在國際上、在網絡的虛擬空間,聚集起來的話它都會豎起一杆大旗,吸引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在網上可以實現虛擬的結社。這樣民間力量就會壯大起來,而壯大起來的民間力量,就會重複香港現在那種情況,就是民間有了跟中共討價還價的機會,有了跟中共抗爭的力量。

當中國老百姓真的表現出他們對中共的抵制的時候,一定會贏得國際社會的支持,所以美國現在在國際上建立一個類似於像北約一樣的組織,包括蓬佩奧在東盟外長會議的時候,提出要支持南中國海自由航行,當時主持會議的越南外長就歡迎美國軍隊回到南中國海,回來保證南中國海的自由航行。也就是說,美國通過他的外交,在歐洲、東南亞、印度等等,把這些國家都變成當年的北約組織一樣,就像對抗蘇聯邪惡帝國的那個北約組織一樣,對中共形成一種地緣上的包圍。但是同時,不能忽略對中國大陸老百姓的啓蒙、對他們的賦權,給他們言論自由的環境。這是成本代價非常小的,可能幾億美金就把中共的防火牆給推倒了,整個的侷面就都會改觀。

美國正在對中共的全方位滲透做出全方位反擊

章天亮表示,蓬佩奧23號那天在威斯康辛州有一個演講,其實是講了中共現在全面在美國州這一級滲透。美國是一個分權制度,聯邦、州、地方政府的一個分權社會,每一個地方政府它的權力是非常大的,就象一個地方發生了「黑名貴」的打砸搶,如果州長不同意或市長不同意的話,川普是不能把美國國民衛隊派進去維持秩序的。美國已經發現,中共在利用這種分權制度,通過滲透各個州來繞過聯邦政府對抗中共的策略。其實不光是各個州,包括各大企業都是中共滲透的對象,智庫、學校之類的。

現在美國已經發現中共對美國的全方位滲透,美國需要做出全方位的反擊,這個也是我們覺得美國獲得能夠跟中共較量中制勝能力的一種,就是知道中共到底在幹什麼,它的戰略意圖到底是什麼。

章天亮在節目中還談到了美國大選期間購買選票的問題,以及有無對應措施。希望瞭解更多內容,請看以下視頻。我們在此爲您提供本期節目音頻如下:

章天亮在最新視頻公放平臺《希望之城》還有更多精彩視頻,歡迎前往觀看:https://zhangtianliang.landofhope.tv/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