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芯國際,芯片,美聯社圖片。
中芯國際面臨美國製裁。(美聯社圖片)

分析:中芯國際面臨美國製裁 習近平造芯夢將被掐滅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7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週六,一份疑似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中芯國際某供應商簽發的文件在半導體業內傳出,國際主流媒體如英國《金融時報》和美國彭博新聞社紛紛予以報道,認爲美國已經開始對中國最大的芯片製造企業中芯國際實施制裁。對此,海外知名政經觀察人士王劍分析認爲,中芯國際作爲中國在芯片領域突破的唯一希望,拿中芯國際開刀,美國政府就是要打掉習近平大煉芯片的夢想。

美國官方文件在半導體業內傳出

9月26日,中國大陸半導體行業內不少微信羣都傳出一份疑似由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簽發的文件,該文件內容顯示,針對中芯國際及其子公司和合資公司出口的某些產品,將受到出口管制,而文件的簽發日期爲美國當地時間9月25日。

英國《金融時報》9月26日報道,繼切斷華爲與芯片(晶片)供應商的聯繫後,美國政府已對中國最大的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實施制裁

據《金融時報》看到的一份信函副本,美國商務部(Department of Commerce)週五對企業表示,向中芯國際(SMIC)出口產品有可能被轉用於「軍事目的」,構成「不可接受的風險」。

彭博新聞社則在9月27日報道稱,美國商務部在一封落款9月25日的信函中說,美國企業向中芯國際出售特定產品,現在必須申請許可證。商務部工業和安全局寫道,中芯國際及其附屬公司構成「變爲軍事終端用途的不可接受的風險」。

外媒報道說,中芯國際是中國最大的芯片製造廠,美國的禁售令將可能使這家中國企業無法獲得關鍵的美國軟件和芯片製造設備。

諮詢公司歐亞集團(Eurasia Group)技術政策分析主管保羅‧特廖洛(Paul Triolo)表示:「這完全取決於美國如何實施此舉。在最壞的情況下,中芯國際被完全切斷供貨,這將嚴重削弱中國生產芯片的能力。這將是美中關係的一個臨界點。」

據美國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將中芯國際列入黑名單的提議來自五角大樓,後者擔心該公司在爲中共軍隊的科技進步創造條件。

英媒報道稱,週六(9月26日),中芯國際表示將繼續與美國商務部接觸。該公司重申其「和中國軍方毫無關係,也不爲任何軍方最終用戶或最終用途從事製造。」

中芯國際補充道,尚未收到任何涉及這些制裁的正式通知。

美國將掐斷習近平造芯夢想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指出,中芯國際是中共「國家冠軍企業」,對中共政府實現芯片自給自足的希望至關重要,今年早些時候,中芯國際在上海進行了中國10年來最大規模的首次公開發行(IPO),籌資76億美元,以進行產業升級。

美國收緊對華爲的制裁對中芯國際已經構成打擊,使得中芯國際無法再向華爲供貨,作爲中芯國際最大的客戶,華爲貢獻了中芯國際收入的五分之一。

Jefferies估計,中芯國際大約有50%的設備來自美國,而且該公司的市值超過290億美元。彭博數據顯示,9月4日,路透社援引美國國防部官員表示,美國正在考慮將中芯國際加入黑名單,隨後,中芯國際股價在一天之內下跌了23%。

海外政經觀察人士王劍在9月26日的直播節目中表示,美國將對中芯國際進行制裁,這是一個很大的新聞,與美國製裁華爲屬於同一個級別的新聞,因爲這不僅僅影響到中芯國際一家企業,還可能擴大到更多的中國企業,例如,像長江存儲這類已經冒頭的中國半導體企業,都可能面臨制裁風險。

Jefferies的分析師Edison Lee等就認爲,「如果美國對中芯國際的出口禁令落實,將預示著美國對中國半導體行業的制裁升級,並且可能會有更多中國公司被包含在內。」

王劍表示,芯片是當前製造業的「心臟」,目前所有的電子產品都需要芯片,而中國的芯片對外依賴非常大,去年全年進口芯片花費的美元達到3000億元,超過進口石油和糧食所花費的美元總和。而去年中國芯片自給率僅爲29%,不足30%,中國在產業鏈的爬升非常需要芯片,但美國對中共的制裁力度越來越大,科技脫鉤也正在加速,習近平非常希望提升中國芯片自給率

王劍表示,儘管在全球半導體版圖中屬於二線廠,中芯國際卻是中國在芯片領域突破的唯一希望,第一,規模足夠大,在中國是最大的芯片製造商;其次,它是中國芯片企業中最接近第一陣營的製造商;第三,它承接了許多臺灣芯片製造業的傳統和人才,因爲中芯國際是由臺灣晶片業大咖級人物張汝京建立的,中芯國際是中國營運水平最高和中共政府扶持力度最大的半導體企業。

王劍分析認爲,拿中芯國際開刀,美國政府就是要打掉習近平大煉芯片的夢想,這裏有三個層面的意義:

首先,中芯國際向更高製程爬升的可能性將不復存在。從製程工藝上來看,目前中芯國際已經量產了14nm,但是良率還在持續爬坡,N+1工藝開始導入客戶端,但是距離量產還有較長一段時間。而目前臺積電的5nm工藝已經量產。

據媒體《製造界》分析,中芯國際受影響最大、最確定的就是14nm工藝生產線。爲了該生產線放量,提升公司行業地位,中芯國際選擇在A股科創板上市,募集資金80億元人民幣。

中芯國際對於美系半導體設備的依賴度較高,爲了加速14nm的生產,今年1月24日,中芯國際發佈公告,宣佈公司已根據商業條款協議於2019年2月至2020年1月的12個月期間就機器及設備嚮應用材料發出一系列購買單,總代價爲約6.2億美元。

隨後在2月18日,中芯國際又宣佈,公司在2019年3月12日至2020年2月17日的12個月期間就機器及設備向泛林集團發出一系列購買單,共耗資6.01億美元(約合42億元人民幣)。

王劍引述數據表示,目前,中芯國際購買設備和材料的金額達到100億美元,而這100億美元大部分都投給了美國供應商。若美國製裁落地,不排除中芯這條14nm生產線受到打擊,並陷入停擺的困局。

其次,由於半導體更新換代非常迅速,中芯國際將遠遠被競爭對手甩開。

《華爾街日報》7月7日的報道引述分析師估計,中芯國際的技術仍比臺積電落後約五年,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差距可能仍將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這種差距是在中芯國際未曾受到美國製裁,可以源源不斷獲得美國技術和設備的理想條件下存在的,一旦被美國製裁後,這種差距將繼續拉大。

最後,中芯遭遇美國製裁面臨的最大危機是人才問題。《白皮書》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芯片行業的員工主動離職率爲14.3%,其中芯片製造行業爲17.1%,芯片設計行業爲9.8%。而中芯國際公開的《2018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顯示,中芯國際2018年的員工離職率高達22%,遠超行業平均水平。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臺積電,2015年至2019年間,臺積電每年的離職率均未超過5%,最低的一年僅爲4.1%。

王劍估計,美國製裁一旦落地,中芯國際人才流失可能更加嚴峻,就連其核心技術團隊都很可能會解散。

市場研究公司Radio Free Mobile創始人理查德·溫莎(Richard Windsor)表示,「(若禁令成真)中芯國際將無法對其美國產設備進行軟件更新,或者獲得來自供應商的技術人員來協助設備運行。」

此外,「它(中芯國際)也無法購買更多的設備,包括技術升級後的新設備。如果這種情況長期持續下去,意味着這家公司面臨直接關門的生存威脅。」

責任編輯:宋月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