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barrett1
巴雷特法官在9月26日的高等法院大法官提名记者会上。(视频截图)

支持川普提名的高院法官巴雷特 参院表决议程已定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7日】(本台记者凌浩综合报导)川普总统周六(9月26日)提名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为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接替刚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川普总统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都表示,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可能于10月12日对巴雷特展开大法官人选确认听证,并将在大选前完成参议院全体投票。

按照法律程序,参议院司法委员会将先对巴雷特进行确认听证。通过审核后,参议院将对巴雷特进行全体投票表决。

自2017年就任第七巡回上诉法院法官以来,巴雷特参与了很多热点议题案例的审理,例如堕胎和拥枪权。她还是圣母大学法学院的教授,在那里她教授宪法、联邦法院和法定解释。在被预测有可能成为取代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人选后,巴雷特作为法官和法律学者的记录受到了严格的审查。

巴雷特以考据学对待法律的态度,以及反对1973年“Roe与Wade案”的判决而赢得了许多保守主义者的支持,最高法院对该案的裁定使堕胎在全美50个州合法化。

而同时,拥护堕胎权的人和“民权人士”以及其他“进步派”团体对巴雷特的记录表示了担忧。

巴雷特此前曾因重新审理普渡大学一名男生的诉讼案而受到严密审查,该名学生被所谓的校园“袋鼠法庭”认定性侵犯罪成立。

一些人还担心巴雷特的宗教信仰会影响她对法律的分析,例如与堕胎相关的案件。联邦参议员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在2017年就深究了她的宗教背景。巴雷特回答说,法官不应“在案件判决中遵循个人的信念,而是要按照法律的要求。”

巴雷特在2019年就一个案子发表的异议中支持扩大拥枪权。

巴雷特还曾经批评最高法院对奥巴马健保的一项裁决。该裁决裁定奥巴马健保中要求个人必须购买是合法的,因为没有保险的罚款被视为一种税收,因此属于国会的一项特定权力。

民主党人对巴雷特反对奥巴马健保也表示了忧虑,并可能以此作为攻击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理由。

参议院少数党领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周六的一个新闻发布会上说:“提名巴雷特为最高法院法官,川普总统使美国人的医疗保健处于严重风险中。随着冠状病毒(中共病毒)的继续以及我们需要更多的医疗保健,川普总统提名巴雷特将意味着1亿多美国人的医疗保健将减少。”

以下是巴雷特在一些主要问题上的法律意见。

拥枪权

巴雷特在2019年“坎特诉巴尔”案(Kanter v. Barr)的反对意见中表示支持拥枪权。此案对一个联邦法律提出质疑,因为该法律剥夺了非暴力重罪者的拥枪权。一名承认邮件欺诈的商人称,该法律侵犯了《第二修正案》赋予他携带武器的权利。

最后法庭以3比2表决说,那个联邦法律和威斯康辛州一个类似的法律是合法的。

巴雷特发表异议说,自美国建国以来,立法机关剥夺民众的拥枪权被认为是危险的。

她写道:“历史符合常识:立法机关有权禁止危险人员拥有枪支。但是这种权力只能适用于危险的人。”

她补充说:“《第二修正案》赋予一项个人权力,该权力与天生的自卫权密切相关,而不仅限于公民参与。”

堕胎权

巴雷特在第七巡回上诉法院处理了一些与堕胎有关的案件,并投票反对废除与堕胎有关的限制。

2018年,巴雷特投票支持由整个法庭复审一个由三名法官裁决的案子。该案涉及印第安纳州的一项法律,该法律要求把流产胎儿的遗体埋葬或火化。初审法院和上诉法院的法官都认为该法律违反了宪法。最终,第7巡回上诉法院的裁决否定了复审,并阻止了该法律的实施。

当时,巴雷特加入了伊斯特布鲁克(Frank Easterbrook)法官的反对意见。他们提出了另一个已被废除但不在重新审理程序中的法律争议。伊斯特布鲁克法官称其为“优生法规”。该法律禁止出于性别、种族和残疾原因进行堕胎。

伊斯特布鲁克法官和巴雷特称,最高法院从未对这种法律作出裁定,它也是对此问题作出裁定的唯一机构。

最高法院后来恢复了印第安纳州关于处理胎儿遗体的法律。

在2019年,巴雷特投票支持复审由三名法官组成的第七巡回上诉法庭的一个裁决。该裁决支持了对另一项印第安纳州堕胎法的挑战。印第安纳州的这项法律要求未满18岁的女孩寻求堕胎时要通知父母,即使在她已经请求法院而不是其父母同意的情况下。

第七巡回法庭最终拒绝了复审。

责任编辑:季云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