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barrett1
巴雷特法官在9月26日的高等法院大法官提名記者會上。(視頻截圖)

支持川普提名的高院法官巴雷特 參院表決議程已定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7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報導)川普總統週六(9月26日)提名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艾米‧科尼‧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爲最高法院大法官,以接替剛去世的自由派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川普總統和參議院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都表示,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可能於10月12日對巴雷特展開大法官人選確認聽證,並將在大選前完成參議院全體投票。

按照法律程序,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將先對巴雷特進行確認聽證。通過審覈後,參議院將對巴雷特進行全體投票表決。

自2017年就任第七巡迴上訴法院法官以來,巴雷特參與了很多熱點議題案例的審理,例如墮胎和擁槍權。她還是聖母大學法學院的教授,在那裏她教授憲法、聯邦法院和法定解釋。在被預測有可能成爲取代金斯伯格大法官的人選後,巴雷特作爲法官和法律學者的記錄受到了嚴格的審查。

巴雷特以考據學對待法律的態度,以及反對1973年“Roe與Wade案”的判決而贏得了許多保守主義者的支持,最高法院對該案的裁定使墮胎在全美50個州合法化。

而同時,擁護墮胎權的人和“民權人士”以及其他“進步派”團體對巴雷特的記錄表示了擔憂。

巴雷特此前曾因重新審理普渡大學一名男生的訴訟案而受到嚴密審查,該名學生被所謂的校園“袋鼠法庭”認定性侵犯罪成立。

一些人還擔心巴雷特的宗教信仰會影響她對法律的分析,例如與墮胎相關的案件。聯邦參議員范士丹(Dianne Feinstein)在2017年就深究了她的宗教背景。巴雷特回答說,法官不應“在案件判決中遵循個人的信念,而是要按照法律的要求。”

巴雷特在2019年就一個案子發表的異議中支持擴大擁槍權。

巴雷特還曾經批評最高法院對奧巴馬健保的一項裁決。該裁決裁定奧巴馬健保中要求個人必須購買是合法的,因爲沒有保險的罰款被視爲一種稅收,因此屬於國會的一項特定權力。

民主黨人對巴雷特反對奧巴馬健保也表示了憂慮,並可能以此作爲攻擊提名巴雷特爲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理由。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在週六的一個新聞發佈會上說:“提名巴雷特爲最高法院法官,川普總統使美國人的醫療保健處於嚴重風險中。隨着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的繼續以及我們需要更多的醫療保健,川普總統提名巴雷特將意味着1億多美國人的醫療保健將減少。”

以下是巴雷特在一些主要問題上的法律意見。

擁槍權

巴雷特在2019年“坎特訴巴爾”案(Kanter v. Barr)的反對意見中表示支持擁槍權。此案對一個聯邦法律提出質疑,因爲該法律剝奪了非暴力重罪者的擁槍權。一名承認郵件欺詐的商人稱,該法律侵犯了《第二修正案》賦予他攜帶武器的權利。

最後法庭以3比2表決說,那個聯邦法律和威斯康辛州一個類似的法律是合法的。

巴雷特發表異議說,自美國建國以來,立法機關剝奪民衆的擁槍權被認爲是危險的。

她寫道:“歷史符合常識:立法機關有權禁止危險人員擁有槍支。但是這種權力只能適用於危險的人。”

她補充說:“《第二修正案》賦予一項個人權力,該權力與天生的自衛權密切相關,而不僅限於公民參與。”

墮胎權

巴雷特在第七巡迴上訴法院處理了一些與墮胎有關的案件,並投票反對廢除與墮胎有關的限制。

2018年,巴雷特投票支持由整個法庭複審一個由三名法官裁決的案子。該案涉及印第安納州的一項法律,該法律要求把流產胎兒的遺體埋葬或火化。初審法院和上訴法院的法官都認爲該法律違反了憲法。最終,第7巡迴上訴法院的裁決否定了複審,並阻止了該法律的實施。

當時,巴雷特加入了伊斯特布魯克(Frank Easterbrook)法官的反對意見。他們提出了另一個已被廢除但不在重新審理程序中的法律爭議。伊斯特布魯克法官稱其爲“優生法規”。該法律禁止出於性別、種族和殘疾原因進行墮胎。

伊斯特布魯克法官和巴雷特稱,最高法院從未對這種法律作出裁定,它也是對此問題作出裁定的唯一機構。

最高法院後來恢復了印第安納州關於處理胎兒遺體的法律。

在2019年,巴雷特投票支持複審由三名法官組成的第七巡迴上訴法庭的一個裁決。該裁決支持了對另一項印第安納州墮胎法的挑戰。印第安納州的這項法律要求未滿18歲的女孩尋求墮胎時要通知父母,即使在她已經請求法院而不是其父母同意的情況下。

第七巡迴法庭最終拒絕了複審。

責任編輯:季雲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