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金斯伯格最伟大的两点是什么?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8日】(主持人:石涛)

凡事都为三。天地人这是我们通常说的三,家里你爹挂的精气神,那么多男人挂,看不懂。其实它为三的概念就讲述了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可以看到有三样东西在其中,并生在一个环境中、一个人中、一件事情中,我们看到的万物中都包含着这三样。一句话,天地人它都给解释了,只不过就是旁边看的人怎么看。它整体的概念,在任何一件事情的发生,它一定是这么对等着来的。

在今天天灭中共的概念中,在我们人的现实环境中,在国度,以国家的概念存在的背景中。大家都讲说,美国具有使命,川普是一个被挑选的人。我个人觉得完全可以这么讲。

从美国总统他的就职的仪式,在他立国之本以新教、以耶稣作为一个最主要的这么一个延续的过程,一直到它的金钱上印着In God we trust,而这句话的出现,却应对着当时共产主义阵营在整个世界大陆欧洲跟东亚对等着出现,是对应来的。他用了美国的钱,钱上印一句In God we trust。为什么?一点用都没有。

其实当时的艾森豪威尔将军主要提出来,美国在人类的社会中出现了魔鬼,它有意无意的已经应对了这样的概论,而这个魔鬼,就是共产主义,被马克思称为幽灵。只有钱能够渗透在人类社会中的每一个角落,所以在美元上印了这句话。这就像美国是有使命的,完全承载着某种被人们称为使命的概念。

如果你按照天地人的话,那它就像天一样。谁叫地,今天的民主社会的主流,今天的欧洲,今天的日本,你看到所有民主社会的环境当中,你就把他称为地,它不是领头的,它是一个在相互的过程中争夺的过程。

有人说,那什么叫人?人在我眼睛里,就是今天的中国共产党的概念,它的人的概念就是反的,以地为中心,以人的环境为中心,人的环境是指表面上你看不出它具有这种使命感,但是在现实的环境中,它又承载着有着一种天地人、神的背书的东西在里头。

文艺复兴出现在欧洲,而在文艺复兴的同时却发现了新大陆,在它鼎盛的时候,当时的哥伦布来到了今天的北美。那个时候是在欧洲文艺复兴鼎盛的时候。所以这都是对应的,当你能够读懂这样一个时间的背景之下,在人的环境中的相互错位但有序安排的时候,你看到一切都是立体的。因为你看到三点,就像人体的黄金分割是一样的。

所以在人的环境中,当出现共产党的时候,就是指与神对立的、背离的,才对应着美国的出现,中间有着欧洲大陆文艺复兴的一个承载。

最后怎么样?算账了。所以天灭中共是有这么一个概念,天灭中共是人类社会中的净化,天灭中共的过程,是人重新回到与神同行的过程。

与此同时,有着更高的层面,人们在真正的信仰中,回归真正的信仰,所以在西方的宗教有着弥撒亚的说法。弥撒亚来自于犹太,而犹太教本身却成为了西方宗教的根本,在时间上。后来我们知道现在的宗教,无论它的势力多庞大,无论影响多大,它却从犹太教那儿出来的。而犹太人不认为耶稣是弥撒亚,他认为弥撒亚将要出现。你看到同样是三样。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是一个回归的过程。

在东方,佛家就讲述了弥勒的出现,佛教里同样讲着三,过去、现在、未来。唯一道家里没有这么说,老子没有离开,唯独道家留下了《道德经》,老子走了,去哪儿了?不知道。所以道家留下的是个延续,不是切断的。佛家是过去、现在、未来,道家就一码走过去了,怎么样?不知道。而在他那个层面,同样是三个,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通天教主是老三。我们听到留下的《道德经》是老子留下的,天地人,人毁了,人跟妖精毁在一起了,通天教主被他师父收走了。

《封神演义》里在讲述着今天的故事,所以这是我们能够看到的神的慈悲,渗透在东西方的文化中。但是现在的人你得读懂,时间只是一个表象,人们陷入在这种欲望、羡慕妒嫉恨上。通天教主毁在了妒嫉上,今天的人一切都是妒嫉。但通天教主自己并没有毁掉,他是被他师父收走了。

我相信里边有着更深的隐喻。隐喻着今天的故事,人们在其中能够认识到。而我们看到的故事,你让我说就是,今天在人的层面,为代表的这么一个有着神的背书的含义,要把今天的中共给清理掉,最后没了,人间走向了一个大同。

所以欧洲,包括日本这样的国家,都表现出一个民主的正常的社会,但它不是Leader。就像我们看到的元始天尊再怎么样,他都要等着师兄来,等着老子来。

这是很有趣的生命中间的一个关联,可能很多朋友会觉得这中间没关系。中间的关系是我们每一个人的生命当中的真正的一个完整的一体,我能理解的,都是分三点。你有脑袋这是天,五脏六腑、心肝脾肺肾、金木水火土这是地,你的腹部、你的下身那是人。整体能够升华上来,就是人的真正生命的真谛。

在现实的环境中,今天的人能够与神同行的话,你同样看到这个故事。

作为今天的川普,就得经历磨难,当初老子也是经历这样磨难。我这是比喻了,这一份磨难是他生命的过程。

有人说,哪来的?被神背书之后的过程,凡是有着神的背后的背书,都会有着这种生命的历练的故事,他唯一能够留下的就是信念,他留下信念就留下一切。人中你看到的麻烦,他只要蔑视它,或者说根本不看在眼里,他的路就是成功的路,不去试图解决什么,而是承载的过程。

解决,人们的利益为先,面对利益去争取去解决,你就是一个凡夫俗子,你看不到神迹的,你只看到你的能力。但是一个与神同行的生命,他将看到眼前的一切,如烟花流水一般。

网上有篇报导,在星期六的晚上,川普总统提名第七联邦巡回法庭的法官巴雷特作为填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是美国联邦法院当中最著名的信仰的代表者。信仰战胜一切,是她的信条。拯救生命是她毕生追求的目标。48岁,她的标志就是对今天以肉欲为基础的所谓的自由派一个完美的对垒。

死去的金斯伯格有多么自由,倡导着妇女的权利,这是表面的说法,实际她是在今天美国50个州推行堕胎权的根本所在。女人堕胎杀你的孩子,杀人,没什么可讲的。女人为什么要堕胎?满足自己的肉欲,放纵、贪婪,影响自己的生活。凡是影响到她自己的,她都可以杀掉他,包括自己的孩子。以自由为本,一个可以杀掉自己的孩子的女人,她的自由不就是对自己肉体的解脱吗?她拥有什么?她强调一切法律上的名义,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肉欲。 金斯伯格就干这个。

第二个同性恋。如果神造人的时候,允许这样的话,他造女人干嘛使?全是男的不就提了?费那劲干嘛?人们享受的权利就是放纵欲望。

这是金斯伯格伟大的两点。而巴雷特是最反对的。

她48岁,先生是原来的联邦检察官,现在是职业律师,她自己生了5个孩子,领养了2个海地的孩子,最大的孩子不到20岁。很显然,生命对一个女人而言,并没有防碍她的事业。她不是名校毕业的,是一个普通的州立大学当中的法学院,也是来自于芝加哥的第七巡回法庭的大法官。

芝加哥是克林顿、奥巴马的地盘。结果她是那个地方的,她自己在白宫接受川普提名的时候,她说,我习惯于9的组合,因为我家里头我生了5个孩子,我收养了2个孩子,加上我们夫妻,我们是9人组合。她习惯了,隐喻最高法院是9人。她有7个孩子,你说为什么?

我说的意思,7跟9的定数,2017年,她被川普任命为第七巡回大法官,仅用了两年时间,她被提名了,保护生命是她的天职,信仰战胜一切,是她的信条。

这是今天美国回归的概念,因为她太保守、太传统,所以在面临着美国大选,共和党在考虑着她可能对一些中间派的影响,中间派既不是共和党人,也不是民主党人,他们的思想是自由的,她如此保守的思想,将如何应对这个场面呢?可能会影响那些中间派在投票选择时,因为她的保守而出现对共和党不利,对川普连任不利。所以共和党在处理的时候,就出现了技术上的做法,因为在参议院,只要参议院简单多数通过就可以了。在参议院投票的时间,就是决定她成为大法官的时间,放在了10月底,也就是说,在距离投票最跟前,才确定她。这是技术上的一种做法。

而川普作为一种神的背书的概论,他毫不考虑她的保守的观念、保守的名望将会影响到川普在大选投票时,投票的取向。一句话,川普选她,完全秉承着自己的价值观,根本不考虑,在大选中选民们心态的可能。道德为第一,胜负不考虑,这是川普决定她的根本所在。

应该讲这是不得了的,今天有多少人能够做到这一份,但凡有着考虑到投票时那一份担忧的话,可能都不会推荐她。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