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金斯伯格最偉大的兩點是什麼?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8日】(主持人:石濤)

凡事都爲三。天地人這是我們通常說的三,家裏你爹掛的精氣神,那麼多男人掛,看不懂。其實它爲三的概念就講述了任何一件事情,你都可以看到有三樣東西在其中,並生在一個環境中、一個人中、一件事情中,我們看到的萬物中都包含着這三樣。一句話,天地人它都給解釋了,只不過就是旁邊看的人怎麼看。它整體的概念,在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它一定是這麼對等着來的。

在今天天滅中共的概念中,在我們人的現實環境中,在國度,以國家的概念存在的背景中。大家都講說,美國具有使命,川普是一個被挑選的人。我個人覺得完全可以這麼講。

從美國總統他的就職的儀式,在他立國之本以新教、以耶穌作爲一個最主要的這麼一個延續的過程,一直到它的金錢上印着In God we trust,而這句話的出現,卻應對着當時共產主義陣營在整個世界大陸歐洲跟東亞對等着出現,是對應來的。他用了美國的錢,錢上印一句In God we trust。爲什麼?一點用都沒有。

其實當時的艾森豪威爾將軍主要提出來,美國在人類的社會中出現了魔鬼,它有意無意的已經應對了這樣的概論,而這個魔鬼,就是共產主義,被馬克思稱爲幽靈。只有錢能夠滲透在人類社會中的每一個角落,所以在美元上印了這句話。這就像美國是有使命的,完全承載着某種被人們稱爲使命的概念。

如果你按照天地人的話,那它就像天一樣。誰叫地,今天的民主社會的主流,今天的歐洲,今天的日本,你看到所有民主社會的環境當中,你就把他稱爲地,它不是領頭的,它是一個在相互的過程中爭奪的過程。

有人說,那什麼叫人?人在我眼睛裏,就是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的概念,它的人的概念就是反的,以地爲中心,以人的環境爲中心,人的環境是指表面上你看不出它具有這種使命感,但是在現實的環境中,它又承載着有着一種天地人、神的背書的東西在裏頭。

文藝復興出現在歐洲,而在文藝復興的同時卻發現了新大陸,在它鼎盛的時候,當時的哥倫布來到了今天的北美。那個時候是在歐洲文藝復興鼎盛的時候。所以這都是對應的,當你能夠讀懂這樣一個時間的背景之下,在人的環境中的相互錯位但有序安排的時候,你看到一切都是立體的。因爲你看到三點,就像人體的黃金分割是一樣的。

所以在人的環境中,當出現共產黨的時候,就是指與神對立的、背離的,纔對應着美國的出現,中間有着歐洲大陸文藝復興的一個承載。

最後怎麼樣?算賬了。所以天滅中共是有這麼一個概念,天滅中共是人類社會中的淨化,天滅中共的過程,是人重新回到與神同行的過程。

與此同時,有着更高的層面,人們在真正的信仰中,迴歸真正的信仰,所以在西方的宗教有着彌撒亞的說法。彌撒亞來自於猶太,而猶太教本身卻成爲了西方宗教的根本,在時間上。後來我們知道現在的宗教,無論它的勢力多龐大,無論影響多大,它卻從猶太教那兒出來的。而猶太人不認爲耶穌是彌撒亞,他認爲彌撒亞將要出現。你看到同樣是三樣。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是一個迴歸的過程。

在東方,佛家就講述了彌勒的出現,佛教裏同樣講着三,過去、現在、未來。唯一道家裏沒有這麼說,老子沒有離開,唯獨道家留下了《道德經》,老子走了,去哪兒了?不知道。所以道家留下的是個延續,不是切斷的。佛家是過去、現在、未來,道家就一碼走過去了,怎麼樣?不知道。而在他那個層面,同樣是三個,老子是老大,元始天尊是老二,通天教主是老三。我們聽到留下的《道德經》是老子留下的,天地人,人毀了,人跟妖精毀在一起了,通天教主被他師父收走了。

《封神演義》裏在講述着今天的故事,所以這是我們能夠看到的神的慈悲,滲透在東西方的文化中。但是現在的人你得讀懂,時間只是一個表象,人們陷入在這種慾望、羨慕妒嫉恨上。通天教主毀在了妒嫉上,今天的人一切都是妒嫉。但通天教主自己並沒有毀掉,他是被他師父收走了。

我相信裏邊有着更深的隱喻。隱喻着今天的故事,人們在其中能夠認識到。而我們看到的故事,你讓我說就是,今天在人的層面,爲代表的這麼一個有着神的背書的含義,要把今天的中共給清理掉,最後沒了,人間走向了一個大同。

所以歐洲,包括日本這樣的國家,都表現出一個民主的正常的社會,但它不是Leader。就像我們看到的元始天尊再怎麼樣,他都要等着師兄來,等着老子來。

這是很有趣的生命中間的一個關聯,可能很多朋友會覺得這中間沒關係。中間的關係是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當中的真正的一個完整的一體,我能理解的,都是分三點。你有腦袋這是天,五臟六腑、心肝脾肺腎、金木水火土這是地,你的腹部、你的下身那是人。整體能夠昇華上來,就是人的真正生命的真諦。

在現實的環境中,今天的人能夠與神同行的話,你同樣看到這個故事。

作爲今天的川普,就得經歷磨難,當初老子也是經歷這樣磨難。我這是比喻了,這一份磨難是他生命的過程。

有人說,哪來的?被神背書之後的過程,凡是有着神的背後的背書,都會有着這種生命的歷練的故事,他唯一能夠留下的就是信念,他留下信念就留下一切。人中你看到的麻煩,他只要蔑視它,或者說根本不看在眼裏,他的路就是成功的路,不去試圖解決什麼,而是承載的過程。

解決,人們的利益爲先,面對利益去爭取去解決,你就是一個凡夫俗子,你看不到神蹟的,你只看到你的能力。但是一個與神同行的生命,他將看到眼前的一切,如煙花流水一般。

網上有篇報導,在星期六的晚上,川普總統提名第七聯邦巡迴法庭的法官巴雷特作爲填補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巴雷特是美國聯邦法院當中最著名的信仰的代表者。信仰戰勝一切,是她的信條。拯救生命是她畢生追求的目標。48歲,她的標誌就是對今天以肉慾爲基礎的所謂的自由派一個完美的對壘。

死去的金斯伯格有多麼自由,倡導着婦女的權利,這是表面的說法,實際她是在今天美國50個州推行墮胎權的根本所在。女人墮胎殺你的孩子,殺人,沒什麼可講的。女人爲什麼要墮胎?滿足自己的肉慾,放縱、貪婪,影響自己的生活。凡是影響到她自己的,她都可以殺掉他,包括自己的孩子。以自由爲本,一個可以殺掉自己的孩子的女人,她的自由不就是對自己肉體的解脫嗎?她擁有什麼?她強調一切法律上的名義,是爲了滿足自己的肉慾。 金斯伯格就幹這個。

第二個同性戀。如果神造人的時候,允許這樣的話,他造女人幹嘛使?全是男的不就提了?費那勁幹嘛?人們享受的權利就是放縱慾望。

這是金斯伯格偉大的兩點。而巴雷特是最反對的。

她48歲,先生是原來的聯邦檢察官,現在是職業律師,她自己生了5個孩子,領養了2個海地的孩子,最大的孩子不到20歲。很顯然,生命對一個女人而言,並沒有防礙她的事業。她不是名校畢業的,是一個普通的州立大學當中的法學院,也是來自於芝加哥的第七巡迴法庭的大法官。

芝加哥是克林頓、奧巴馬的地盤。結果她是那個地方的,她自己在白宮接受川普提名的時候,她說,我習慣於9的組合,因爲我家裏頭我生了5個孩子,我收養了2個孩子,加上我們夫妻,我們是9人組合。她習慣了,隱喻最高法院是9人。她有7個孩子,你說爲什麼?

我說的意思,7跟9的定數,2017年,她被川普任命爲第七巡迴大法官,僅用了兩年時間,她被提名了,保護生命是她的天職,信仰戰勝一切,是她的信條。

這是今天美國迴歸的概念,因爲她太保守、太傳統,所以在面臨着美國大選,共和黨在考慮着她可能對一些中間派的影響,中間派既不是共和黨人,也不是民主黨人,他們的思想是自由的,她如此保守的思想,將如何應對這個場面呢?可能會影響那些中間派在投票選擇時,因爲她的保守而出現對共和黨不利,對川普連任不利。所以共和黨在處理的時候,就出現了技術上的做法,因爲在參議院,只要參議院簡單多數通過就可以了。在參議院投票的時間,就是決定她成爲大法官的時間,放在了10月底,也就是說,在距離投票最跟前,才確定她。這是技術上的一種做法。

而川普作爲一種神的背書的概論,他毫不考慮她的保守的觀念、保守的名望將會影響到川普在大選投票時,投票的取向。一句話,川普選她,完全秉承着自己的價值觀,根本不考慮,在大選中選民們心態的可能。道德爲第一,勝負不考慮,這是川普決定她的根本所在。

應該講這是不得了的,今天有多少人能夠做到這一份,但凡有着考慮到投票時那一份擔憂的話,可能都不會推薦她。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