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退黨
中共倒臺前趕快退出黨、團、隊,危難時刻的選擇很關鍵。(圖片:Twitter)

兩位中共政府官員 兩種幸運的邂逅

【希望之聲2020年9月29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

無論你是誰,無論是很大的高官還是最普通的百姓,無論是身價億萬還是身無分文,在危難時刻,在善惡之間都要做出選擇,人人都一樣。

神祕政法官員 在武漢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今年,大瘟疫的蔓延使很多人明白了真相,包括一些中共體制內職務較高的人,也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中有一些還是邪黨政法系統中參與過迫害法論功學員的官員

法輪功學員老楊開了一家店,每天晚上十點打烊。去年年底一天傍晚,來了一個外地口音的中年男子找老楊聊天。將近二十天,天天如此。老楊耐心地聽他講,待他講完之後就給他講一些法輪功的真相。

時間久了,老楊斷定這人是政法系統的人。在一次交談中老楊說:“師父讓我們儘可能地救所有的人,包括那些迫害過我們的人。”也許這句話觸動了他,他走了之後很久都沒有再來。

沒多久就爆發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病毒蔓延得很快,都以爲他不會再來了。可是沒想到在疫情正猛的時候他又來了,他說他剛去了一趟武漢。在封控這麼嚴緊的情況下他能去武漢,而且來去自如,可見他身份不一般。

老楊問他:“武漢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他說:“你認爲死了多少?”老楊說:“聽老百姓說,得在公佈數字後面加零,至於加幾個零還說不準。” 那人說:“是這樣。政府公佈的消息都是假的。”

老楊又問:“聽說有個領導在武漢視察一個小區的時候,小區居民喊:‘假的!全是假的!’”他說:“有這麼回事,當時我就在現場。當時很多居民推開窗戶這樣喊。太假了,共產黨真是太假了。共產黨完全沒有把老百姓的生命當回事,純粹是草菅人命。我這次算是徹底認清共產黨了。麻煩你在大紀元網站上把我和我家人的黨退了。”

隨後講了他連續多天來找老楊的原因。在他來店裏之前,他們已經調查監控四個多月了。他說:“我以前也不相信什麼神不神的。爲了瞭解你們的動向,法輪功的網站我也經常看,以前因爲沒有親身經歷過,所以對網上講的不太相信,尤其是那些在法輪功中發生的神奇事例,覺的怎麼可能?我這次在武漢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我是真信了!一些武漢居民感染病毒居然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真是太神奇了,這是我親眼所見。”

前不久,他又來找了老楊一次。見面寒暄後他問:“你們知道爲什麼美國尤其是紐約武漢肺炎感染那麼嚴重?你們師父剛發表的一篇叫《理性》的經文看了沒有?”老楊說:“看了,當然看了。”他說:“你們師父說了,瘟疫就是來淘汰邪黨分子的。的確是這樣。很多人不明白爲什麼美國的瘟疫也這麼嚴重,他們不知道美國被中共滲透得多厲害。美國疫情最嚴重的地區就是被中共滲透得最兇的地方。我就親自到美國執行過幾次滲透相關的任務。”

最後他說:“你們法輪功太了不起了,敢於擔當,敢於講真話。你們的真相資料,寫得非常好。我也要像你們那樣去做一些事情。”

抵達美國九天 處級官員的幸運邂逅

2016年5月13日,來自全球五十三個國家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聚集到美國紐約,參加聲援退出中共大遊行。聲勢浩大的遊行隊伍緩緩經過曼哈頓第42街第七大道時,一位從中國來到紐約不到十天的處級官員,在駐足觀看和聽“三退”義工講真相後,欣然退出了中共。

從緊張警覺到暴跳如雷    

當遊行隊伍從一家商店門口經過時,一位華裔面孔的男士剛好從這家店內推門出來。只見他在路邊停下腳步、踮起腳、伸長脖子、左右凝望那綿長的遊行隊伍。

在人行道上發真相資料和勸“三退”的義工鐘太太剛好走到他面前,向他招呼道:“您好!第一次看到這個遊行吧?”沒等鐘太太說完,男士突然變得相當警覺,馬上從路邊迅速縮到屋檐下一處凹進去的牆面,背靠着牆似乎不敢動彈。

伴隨着天國樂團的軍號和陣陣鼓聲,鐘太太大聲對他說:“今天是世界法輪大法日,這是法輪功的大遊行……您是剛從大陸出來的吧?在大陸看不到這樣的景象吧?這裏經常有法輪功的遊行,今天是規模最大的一次,您好幸運碰到啦……” 一邊說一邊遞上一份真相資料給他,讓他先瞭解一下法輪功洪傳到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以及在大陸仍然被迫害的現實。

也許是感受到了鐘太太的熱情和友善,他顯得稍微放鬆了一些,眼神變得不再那麼提防,身體也漸漸離開牆體。鐘太太在與他簡單的問話和回答中得知,他九天前剛從大陸南方“逃離”出來……

說着說着,遊行隊伍中高舉的橫幅“三退保平安”映入眼簾,鐘太太說:“現在咱們中國人都在做‘三退’聲明,已經有上億人退出中共的黨團隊,就是爲了保命保平安,不知道您聽說這事沒有?”

他很不屑地說:“你們整天說‘天滅天滅’的,怎麼滅?”鐘太太說:“您應該知道,現在大官大貪,小官小貪,無官不貪,中共就像一個爛蘋果、爛透了,您說還能留着它嗎?……”

聽到這裏,他暴跳起來:“我就是貪官,而且是處級的。哪個不貪?!如果我不貪,我會有錢嗎?如果我不貪,我會有好日子過嗎?如果我不貪,我與農民工有區別嗎?……”

鐘太太笑眯眯地看着他,等他把話說完,然後說道:“我也在大陸呆過幾十年,相信您說的完全是事實,而且我也完全理解您在官場的處境。正因爲您說的這部分事實,共產黨要完了。”

聽到鐘太太對他的話表示贊同,他的情緒似乎緩和了一些。


從情緒緩和到感激涕零

鐘太太繼續說:“還不止貪污,江澤民與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輪功,把全中國人都綁架了,您也是其中的受害者。估計您肯定看過‘天安門自焚’那個錄像吧?”

他肯定地點點頭,鐘太太說,“那個錄像完全是栽樁陷害法輪功的,可是多少人看了這個錄像誤解法輪功,仇恨法輪功,仇恨佛法,甚至跟着迫害法輪功。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都是天理不容的。”

這位男士的情緒被遊行隊伍的寧靜與祥和感染,他開始指著遊行隊伍中的若干橫幅念出聲來。鐘太告訴他,“這個遊行不爲別的,就是爲了讓人明白真相。今天讓您看到這些,您真有緣分,真有福分啦……”

聽到這番話,男士變得神采奕奕,露出了一直不見的笑容。鐘太太又對他講述了爲什麼現在大陸天災人禍越來越多,他也理解了中共作惡多端、人不治天治的道理。

接下來,他開始主動問一些問題,包括拉起家常,打探鐘太太在大陸的出生地和求學背景。鐘太太順勢瞭解到,這位王姓男士原是政府一重要部門的處長,多年來他利用職權受賄、貪污了一大筆錢,現在因“老虎蒼蠅一起打”,他整天感到惶恐不安,預感到自己時日不久會被捉拿歸案,於是不得不“逃離”大陸來到美國。

鐘太太好奇地問:現在大陸副處以上官員的護照都會被組織部門沒收,何以能逃離出境?他透露,是在“朋友”的幫助下,重新辦理一份護照才得以成功到達美國。鐘太太嚴肅地追問他的職務和受賄貪污是否與迫害法輪功有關,他否認了。

此刻,鐘太預感到幫他用化名退黨已水到渠成,就告訴他,只有退出中共,人才能真正平安,不退出的人就等於與中共綁在一起,大的淘汰很快就開始了。他似乎領會了這番話所蘊含的嚴峻事實,頻頻點頭。

鐘太太熱心地說:“出門在外,平安最重要,這樣吧,幫你用‘天佑’這個化名退黨吧!不需要你做什麼,心裏同意就生效,神看人心,就是希望你平平安安。我相信你今後一定會感謝今天看到聽到的!”

他爽快地點了點頭,眼含感激地說道:“我現在就感謝你!很高興今天遇見你!在國內就有人說要幫我退黨我沒同意,看來是真有這回事啊!”

鐘太太最後告訴他:“任何緊急情況下,你一定要誠心誠意地念九字吉言‘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定會讓你逢凶化吉、遇難呈祥的。”他伸出右手與鐘太太握手告別之後,身影消失在觀看法輪功大遊行的茫茫人海之中。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