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资料图片:“泼墨女孩”董瑶琼(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资料图片:“泼墨女孩”董瑶琼(图片来源:自由亚洲)

“被精神病”成中共当局打压利器 泼墨女境况堪忧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9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近日有消息称,几年前向习近平画像泼墨的湖南女子董瑶琼,在今年第二次被关进精神病院出来后,病情加重,境况令人担忧。多年来,“被精神病”已成中共当局对付异己的得力工具。

据人权网站维权网近日报道,被称为“泼墨女孩”的董瑶琼,今年5月被第2次关进精神病院两个月。出来后她的病情比之前更加严重,呈现痴呆发傻反应迟缓情况,有时小便失禁,夜晚有时狂喊,尤其下雨打雷时尖叫,不让人靠近。报导表示,董瑶琼还有再被关进精神病院的可能,期望社会关注。

人在湖南衡阳打工的董瑶琼的父亲董建彪近日对美国之音表示,今年8月在董瑶琼第2次“被精神病”出来后,他曾到株洲老家探望过与母亲同住的女儿,当时他看到的情况不是很好。

董建彪表示,她有时候就是哭,心理状况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对于记者问道,董瑶琼是否小便有时候失禁,夜晚喊叫。

董建彪回答称,是的,上次见到她时是这样的。当局不让他去见女儿,第2次从医院出来就见过她一次,帮她拍张照片,女儿当时好恐惧,不让拍,家里人说她,在家里胡言乱语,又哭又叫的。

董建彪还对美国之音表示,他从一开始就坚持认为女儿没有当局所称的“精神病”,但是现在却担心她在两次“被精神病”后的状态,希望未来几天能再去探视女儿,了解一下她目前的最新状况。

据悉,董瑶琼目前仍处于被当局监控之中,与外界基本上隔绝,因此无法获得有关她的最新第一手情况。

董瑶琼于1989年9月26日出生,湖南省株洲市攸县桃水镇人,原上海房地产公司中介职员。2018年7月,曾在上海市海航大厦前直播其对中共独裁专制的不满,并对习近平的头像泼洒墨汁,进而引起社会广泛热议;7月4日,其被上海市警方抓捕,自此失联。7月16日,董瑶琼被上海市警方送回湖南省攸县老家,并以疑有“精神病”为由被变相关押于株洲市第三医院;2019年11月19日取保释放,并被送到湖南省攸县桃水镇母亲住处。

父亲董建彪2020年1月2日与其相见时,才知其被关押在精神病院时曾被强迫吃药,获释时已完全判若两人,由原先的活泼开朗变成沉默寡言、神情紧张且有些痴呆的样子。外界认为,她的状况与在“被精神病”期间遭服用精神病类药物产生的副作用吻合。

2020年5月20日,其父亲发出信息,称女儿被再次关进株洲三医院。后董瑶琼被在株洲三医院关押两个月后出院。

被精神病”成当局打压异己利器

多年来,中共当局越来越把“精神病院”当作“合法”迫害和关押异议和维权人士,以及上访者的手段,让他们“消声”。中共的精神病院实质上是一个公开化以药杀人而不负任何责任的恐怖邪恶的杀人集中营。

据人权网站“民生观察”多年来的统计和采访,该网站自2007年12月起至今就记录了510个全国各地“被精神病”的个案。

该网站表示,精神病诊断事关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与名誉权,如果不经法定程序就将人送进精神病院“治疗”,那人人都可能“被精神病”。而一个人一旦“被精神病”了,他说的任何话都会被认为是疯话,任何抗争便都是“疯闹”,强制服药、灌药、捆绑、电击则成了“治疗”的措施,而不被看作是“迫害”,因此,“被精神病”实质上就是另类的酷刑。

重庆持不同政见者张吉林,2019年1月因发表宪政民主网贴,呼吁罢免部分领导人的言论,并到广场宣讲而被警方先以“寻衅滋事”刑事拘留,在被羁押37天后,又直接遭强制送进精神病院关押“疗养”。此前,他曾被关进过精神病院一次。

张吉林表示,他在被“疗养”的28天里,被强制服用精神药物控制,每天必须吃下若干不明药片,身心饱受摧残,身心俱疲。

张吉林表示,他在看守所时曾被带到重庆精神病中心做鉴定,两位医生的结论是他没有精神病。所以,他第2次“被精神病”时让他非常吃惊。几天后,几名医生也承认他确实没有明显的精神病症状。他说,在被关了20多天后,他实在受不了折磨,就拚命呼喊要回家。医院向警方反映后,两名警察到医院说,想出院可以,但必须保证以后不发“反动文字”,要听警方的话。他迫不得已写了保证书,才被放出来。住院费用则由警方支付。

张吉林表示,在精神病院被强制吃的药对他的身体损害很大,出来一个多月以后,腿都还在痛。

另外,湖北襄阳的维权人士袁宁女士因多次上访,2018年10月被社区维稳人员和医院护工,强行送到民政局下属的精神病医院关押了3个月。

袁宁表示,医院从未给她做精神病鉴定,一被抓进去就直接给吃药,不吃就威胁打针或灌药。尽管她一直告诉医生自己没有精神病,不能被强行收治,但医生坚持称是社区让收治的,也是社区缴费的,只听社区安排。她表示,吃了3个多月药,让她的身体至今没有恢复。

四川南充蓬安县曾服役16年、现年51岁的退伍军人邓福全多年来因抚恤补助问题上访。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他于2019年8月去北京探访战友。此时正值十一前夕,他被采取预防性维稳的蓬安县的3名国保抓住。回到南充后,他先被以“寻衅滋事”行政拘留15天,后又被转为刑事拘留20余天,出了看守所被送进了南充市第二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了2个多月,费用全部由警方承担。

邓福全表示,被关在精神病院里让他非常难受,甚于看守所,每天被困在病房里没有自由,时刻被真正的精神病人包围着,时常看到病人被捆绑、被电击得痛苦哀嚎,让他精神压力很大。

另据《追查国际》截至2003年的“不完全统计”,至少有一千多名精神正常的法轮功学员被强迫关进精神病院、戒毒所,许多人被强迫注射或灌食多种破坏中枢神经的药物,被施以电刑及长时间捆绑等。全国至少有上百所省、市、县、区的精神病院参与迫害。

此外,大陆目前“被精神病”的群体,还包括有冤无处申的访民,以及异议人士。对这些人群,负责“诊断”的是警方,如果警方说当事人具有“精神病倾向”,就可以将他移交精神病科处理。也就是说,在中国,司法判决可以取代医疗诊断,轻易让人“被精神病”。

中共2013年实施的《精神卫生法》,同样被当成对付异己的得力工具。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