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川普将主要揭露 拜登-儿子从中共国拿钱的腐败丑闻

【希望之声2020年9月29日】(主持人:石涛)

今天29号大家看我节目的时候,其实川普跟拜登应该在俄亥俄展开了第一次电视辩论,这是大家比较瞩目的。因为今天的美国大选其实牵动着全世界,无论从政治人性,从道德理念全方位的,其实它不仅仅是正邪对垒,你让我说就是善恶对垒。正邪对垒太表面。而正与邪,对于人而言,什么人都可以说出来,但是善恶说不出来,善就是善,恶就是恶。正邪放在人的嘴上,这人一折跟头,下嘴唇变成上嘴唇,他反着说,你听着很有道理的。

你看共产党说的话都很有道理的,然后人们得拼命去解释,对不对,为什么?因为它反着,阴阳全反背,但善恶不是,善就是善,恶就是恶,善恶是生命,正邪是狡辩。没有生命的背书,正邪就是狡辩。如果一个人不认知生命这种背景的时候,他狡辩的道理掷地有声。共产党这么邪恶,结果到今天,我们看到的故事是另外一回事。

网上有一个人写了故事,我个人觉得讲述了今天的习近平,很有趣的。他没直接说是习近平,但是他讲述了人在环境中出现改变之后,转向那一份邪恶。有一个人养了条狗,这条狗死了,但是他很爱这只狗,怎么办呢?说埋了它,埋了有点不忍心,说干脆烧了它,就是火葬,给它天葬得了。烧这狗越烧越香,想想你陪伴我这么多年,我烧你烧这么香,弄两瓶啤酒吧,不是天葬是嘴葬,他就把狗肉给吃了。

但是在这狗死的时候,这位老汉痛哭流涕,这隔壁老王痛哭流涕。完了,这故事就完了,我个人觉得讲这故事的人很具有智慧。今天的习近平就这个,就是这个。当他跟中共走在一起的时候,当他你看到表现出来丧尽良知的时候,他是这个环境,他的初衷不是这样,他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他没有生命的背书,他没有生命的善恶的背书,他有着所谓的正邪的这个正当的理由。在这个理由中,理由可以随着环境给自己找下充足的理由,所以这是我们看到的故事。

那在今天那川普跟拜登在这种竞选的过程中,在这种电视辩论的过程中,其实你会看到这其中的。有人说川普的背景,人对他的争论的一切。人们对他的争论是他的真实,一个真实的人。拜登是一个虚假的极端利益的表现所谓正面的有着相当不好的因素在其中。一个塑造完美的人就是骗子。川普的真实,甚至包括他在所谓纽约时报揭露出他有关税务的问题,过去20年有关税务的问题。

他自己回答的很清楚,他说我已经交过几百万的税金。那有人提到说他交的税金是州政府的税金,不是联邦政府的。然后他提到说那联邦政府,大家都在借助联邦政府来计算税率的这种计算仿佛,我也用了这种方法,我有什么错?对呀,他赚的钱,在这一年内赚的钱全都投资了,所以他就没挣钱,他投资的过程可能就是一种投入的过程,他搞不好还赔钱了呢。但经营方式不同,那你赚了钱都塞到裤衩里了,那你就得交税啊,他赚了钱没有啊,他连裤衩都赔出去了,那么他就不用交税啊。

你说我挣了10块钱我还得交税,你活该呀,你活该。他挣了10个亿没交税,他自己会算计啊。那有人说那不对啊,他也有会计师,我也有会计师,那我这会计师为什么不能给这么算?那你跟他说呀,这就是现实的环境中羡慕妒忌恨。纽约时报所拿出的概念是挑起人的邪恶的心理,羡慕妒忌恨。我们刚才讲述的那个概念,那是美国联邦政府它的法律规定,那任何一条法律就这么定的。那川普透过他的专业会计师就这么做。你说他太尖,因为你没想到,那你活该啊,这是今天的人。我没跟你说嘛,人没有善良,人们只有自己的利益的对比,那人就是恶的。

也在昨天928号,全球大疫情死亡的人数超过了100万,这是一个里程碑了。那很多人发表了一些看法,但就我个人来讲给我的感触人们基本上淡漠它了,对大疫情的概念基本淡漠了。我给你举个最简单的例子,美国死人最多,对不对?这是2020年,我看到一个对比数字,2018年、2019年。2018年全美国各种死亡人数加在一起280万。2019年各种死亡人数加在一起283万。2020年到了9月中旬各种死亡人数加在一起200万,根本就没超过去,两回事的。因大疫情死亡的人数远远低过因为艾滋病死的,低过艾滋病的,低过心肌梗塞的。

人们不去那么考虑,不去那么想。今天的人非常的利益,非常的狭隘。那原因就是他只判断他周围自己被伤害和失去自我之后的那种氛围,他却不能够看到生命的真实在其中的过程。所以在我个人的眼睛里讲大疫情真正的爆发没来呢,真正的这个场面的高潮根本没出现。什么时候出现?可能就明天、后天,也可能下个月,明天后天9月份,下个月10月份,所以这样的事情是一种正负交错的过程。

我们看到过很多历史上的故事都是正负交错,有些人觉得不太那个。石涛一说《封神演义》里就讲这个故事,你就产生逆反的心理。我说句心里话,你就是个笨蛋。神话故事是神真正以自己的方式,被人以这样的所谓的神话故事切隔了一个距离,却显现出生命的真实。今天的人的利益失去了自己的根脉。就像人们去看花,看这个莲花,人们都会觉得那个花好看。有多少人能够意识到,这个莲花在它走出污泥的过程,那是一个极其艰辛的过程。

哪吒在把自己的肉身一刀一刀切给他父母的手,当着他的父母面切给他父母的时候,那是一个人成神的过程,去掉情感的过程。那被共产党会解读成他的父母惨无人道的过程,对不对?甚至有人说这哪吒就像魔鬼一样,他一点亲情都没有,那今天都有亲情,对不对?女的随便来,男的随便来,这都叫亲情,那当然是亲情了,对吧?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夫妻似海深,对不对?一日夫妻百日恩,一天换一个,这一辈子过不来这事。百日夫妻似海深,地球那点水根本不够你用的,对不对?今天的人是这个。他就看不懂那个故事。所以在大疫情的过程中,其实是对人的真正的考验。它不是政治,它是人回归的过程,回归传统的过程。

美国的大法官川普选择这样的女士作为大法官就是一个真正回归的过程。可是纽约时报就登出来说他在税务上,他以这种技巧的方式。你技巧的方式是你美国定的,你活该。每个人都可以做,你笨蛋,你不如他利用这方面利用的好,是你笨蛋,结果你笨蛋,你骂他说是技巧,对不对?就像今天的中国社会,如果你被偷了,人们不去谴责小偷,人们骂你是笨蛋,一样的。人们失去了道德,失去了生命认知的时候,全是利益,而这利益打不完的。所以大家看到今天,你将看到这一幕,就是拜登跟川普之间这种面对面的对垒,应该是全球人都在瞩目的,其实他牵扯到完全是生命隶属的不同的一种背景。在现实环境中,在美国社会中,对垒跟净化的过程。

网上有篇报道文章这么说的:川普丑闻不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了,这是德国之声的一篇报道。这个东西不是丑闻。但在塑造完美的世界的价值观,在精英环境的虚伪的价值观的背景之下,它是丑闻,所以这是人们在修正的过程,出了这么个人,直接就这么来的。所以有人说在过去的时间里,他说在正常时期这样的总统会栽跟头的。但是现在跟川普的对垒之前,川普甚至有可能因为自己在税务问题上做手脚这一报道而获益。什么叫做手脚?如果这东西叫做手脚,每一个会计师都是偷窃者,每一个律师都是骗子,可以不可以?这个很正常的。

早期跟大家介绍过一本书,是加拿大人,那个人叫黑格,这个人可能没了,他写过《大饭店》、《大老板》、《大律师》,大概5本还是6本。在《大律师》里面写了一个女律师,她在辩论当中题一个专门偷窃宝石钻石人做辩护,最后无罪释放。结果,过了一个月,她收了个包裹,那个人给她寄了个大钻石。那她拿了钻石之后,呵呵一乐就完了。那可不是一乐嘛,这个案子结了,她的辩论胜利了。一个大律师,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他获胜,而不是他对错。那你这个社会营造了这个氛围,难道他叫手脚吗?那我说的那本书的时间是35年前,这个行业就这样,大家生活的环境就这样。当把自己放在一个完美的角度去评判他人的时候都是错误,对不对?都是错误的。那这样的人都是历史的障碍跟垃圾。

在人类历史中,无论什么肤色、哪个国家,在人类历史中出现大变革的都是争论式人物。那法国历史中的拿破仑那是很具有争论的人物,对不对?那你再往前算,在罗马帝国时期那些有名的人都是争论式人物。邪恶的都是亵渎神明的。无论他多聪明,无论他多有能力,邪恶的是亵渎神明的,来满足自己利益的。争议的大多都是真实的,大多都是一种真实的表现,他是一种真实的表现。拿破仑打过败仗,滑铁卢,对不对?但是人们说他恢复做皇帝。做皇帝怎么了?周围的人羡慕妒忌恨,同时发生在法国巴黎的大革命。

大革命杀人,你比我有钱杀了你,对吧?你比我有学问,杀了你,他干这个,然后大家就平等了。伤及生命的是邪恶的,那这是极左思潮,就是在美国社会中极左人的思维。在今天的中国的社会中,根深蒂固的人的利益层面,他就杀人革命,下到城管上到习近平。这个制度,这个体制就是完整的杀人,求得自己利益的体制。杀人的面前没有真实的人,只有欺骗。因为我不骗,我获得不了利益,所以被骗者一定是傻瓜。那它出现状况是什么?人们都把自己展示生活的一面当成真实的,把自己的灵魂当成看不着的,所以就出现了这样的评论。川普因为这样的报道可能反而获益。没错。这是德国媒体的报道。

今天在美国的媒体也意识到,在福克斯新闻网今天早上登出来的内容。纽约时报的这篇报道,可能会大大的提高川普获胜的可能。那意味着什么?人们内在的思维,人们生命内在的过程中,在逐渐认知识破那些精英者的虚伪、完美者的欺骗。川普2016年交了750块钱税,在税务问题上胡作非为,他是一个糟糕透顶的生意者,更可能是两者兼备。美国公民年平均交税12,200美元,是川普16倍。那川普本人直接讲说这是蓄意在诋毁他。美国公民平均交税12,200美元是川普16倍。

你做个调查,你说如果你们知道川普在有关交税就是联邦税的时候,采取了什么样的手法的时候,你问问他就可以根本没有犯法,按照法律规范的范畴之内,他以这样的方式做成了,你愿意不愿意做?那道理很简单,对吧?另外,在美国公民当中,大多是打工的,老板是少数。打工你没有投入,你的投入是人的工作,一天8个小时,一小时给你50美金、200美金,你是打工的。你打工自然就是交税的,你没有资本的投入。

他是做生意的,他有资本的投入,他的资本投入进去了,我投了100万,结果今年投这100万变成50万了,我丢了50万,我当然就可以减掉了。那你打工的,你没有资本投入,你待一个小时,你就拿走200块,那你当然要交税喽。所以这样的对比是极其不公平的,但今天人们习惯于这样,没有人那么去思考,对不对?他投资把房子压进去了,他那个房子值5,000万,那第二年那房子还值3,000万,那银行都不干了,他丢了2,000万。这个时候你怎么办?这个时候在这个房子里打工的个个看这老板瞎了吧,你不如打工吧。

在北美,你知道有多少人说做老板都不如打工的,这是常识。在这样的报道中有吗?它没有。那你什么都不投入,你就是一个人到那去了,然后回来拿钱了,你当然要交税了。人的贪婪,这种虚假的欺骗,表面化的一切,摧毁着人的道德,它只会增加人们的愤怒。这就是我讲说为什么叫川普是真实的。律师他一定要交税的,一个人往那一坐扒拉扒拉嘴,他就挣钱,他任何风险都没有。那律师办公室,他租的这个房子,那个房东他可能就不交税,为什么?1,000万买的,现在还剩500万了,他不用交,他都打不过来。他看着里头那个律师,他就来气,你坐那什么都不用做你怎么挣钱呢?那律师看着他来气,费什么话啊,我还交税呢。这就是这种比较的最不公平。

那反过来,今天的人却并不被纽约时报的这种欺骗的行为所左右,所以今天的美国人在醒悟的过程中。在这样的对比中,人们会逐渐醒悟过来,对吧?人们逐渐能够归正自己,在大疫情的背景之下,归正自己的思考。纽约时报刊登了这篇文章叫做新闻炸弹,绝非巧合,明显故意挑战。纽约时报跟左派挑战川普。但是从目前来看,它已经承认这一份挑战并不是十月惊奇。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