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欧盟外交政策负责人博雷尔(Josep Borrell)
欧盟外交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指出,嚣张的中共是破坏国际准则的邪恶帝国,并敦促欧盟重新审视其对中共的政策,以防为时过晚。 图中为博雷尔(AP图片)。

【希望之声2020年9月30日】(本台记者唐仲宝综合报导)欧洲理事会主席米歇尔(Charles Michel)周二(29日)向欧盟27个成员国首脑致信,邀请他们参加在本周四(10月1日)和周五(2日)两天于布鲁塞尔举行的特别峰会,以探讨欧盟在当今世界的位置及如何自我塑造命运能力的议题。其中,欧盟对华政策问题将是峰会首日的首要关心话题。

欧洲峰会将聚焦对华政策 

据法新社引述欧洲理事会公布的邀请信内容显示,米歇尔将在10月1日当天与欧洲议会主席萨索利(David Sassoli)及27国首脑共同出席特别峰会。

米歇尔指出,会议将于当地时间周四下午3点在与萨索利的传统交换意见中展开。随后,出席会议的各国首脑还将利用第一轮工作会的时间对欧中关系进行辩论。其也将围绕着中欧在本月14日刚刚结束的欧亚视频峰会的相关内容。

米歇尔重申,欧盟希望就诸如应对 “中共病毒”(武汉新冠肺炎)疫情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性问题与中方合作。与此同时,欧盟还希望与中国坚持一个更加平衡和对等的经济关系,确保公平的竞争环境。他强调,“我们将继续促进我们的价值观和标准。”

据路透社报道,欧盟领导人在欧亚视频峰会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表示,要开放市场,尊重少数民族,收敛对香港的压制行动。更表示,欧洲将不会再在贸易上被占便宜。

上周五(25日),全球瞩目的第75届联大会议上,中共当局除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川普)要求为新冠疫情负责之外,更遭到了前所未有的抵制。来自不同国家分别对中共在人权、南中国海、台湾,甚至近年来一直鼓吹的 “人类命运共同体” 等议题表达质疑和不满。

米歇尔在会上发表了题为《一个更强大和更自治的欧盟,为更公平的世界提供动力》的演讲。米歇尔在发言中表示:“我们不认同中共政经制度依据的价值,我们不会停止呼吁尊重普世人权,包括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人权,或是香港,当地保障法治与民主的国际承诺正受到质疑。”

当谈到美中较量下,欧盟如何选择站队的问题上,他表示,欧盟与美国紧密相连,不但共享理念和价值并经历过历史地考验,尽管双方偶尔存在不同做法或利益,但这仍体现在至关重要的跨大西洋联盟当中。

欧盟对华态度正在转变

专家指出:在中美摩擦不断背景下,中欧关系实质上是中美欧的三方博弈。过去三年来,随着中美关系恶化,作为世界第三大经济体的欧盟,一直拒绝在世界前两大经济体之间选边站队。但近几个月以来,欧盟对华态度正在悄然转变。

2013年11月,中欧领导人共同制定了《中欧合作2020战略规划》,中欧关系为 “全面战略伙伴关系”。而现在,欧盟正在就对华关系进行重新的思考定位。

2019年3月12日,欧盟委员会发布《欧盟-中国:战略展望》报告,认为中国是欧盟在诸多政策领域目标高度一致的合作伙伴,也是欧盟需要寻求利益平衡的谈判伙伴,更是欧盟追求技术领先的经济竞争对手和推动替代治理模式的竞争对手。

欧盟商界也在重新思考中国的定位。今年1月,欧洲商业协会发布报告,指责中共的国家干预和主导,导致了市场扭曲。

德国作为欧盟实力最强的成员国和欧盟的轮值主席国,其对中共的态度具有代表性。

在德国商界,2019年1月,德国工业联合会的一份报告首次把中共描述成 “制度性竞争对手”,而不仅仅是 “合作伙伴”。德国绿党欧洲议员、欧洲议会欧中关系代表团主席布迪克费尔(Reinhard Bütikofer)认为,这份报告 “反映了德国工业界的担忧…… 以前,德国普遍认为德中关系是互补且对德国有利,一方面,德国从中国购入低价产品,另一方面德国向中国卖出技术含量高的产品…… 但现在,中国已不是简单的加工厂,已经成为德国真正的竞争者”。

史学家、时政分析评论家、自媒体人士章天亮博士指出,在过去四十多年里,国际社会一直试图将中共纳入到以美国为主导的自由社会的国际秩序之内,希望中共按照国际规则来行事,包括贸易、军事和外交方面的合作等等。过去欧美对中共一直怀有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中共在逐步融入国际社会的过程中就会逐步地开始遵守国际社会的规则,最终变成一个负责任的国家。

但是这场 “中共病毒” 疫情让大家突然认识到,其实中共根本就不负责任,它除了自己的政权之外,不对其它任何别的事情负责任,无论是对国际社会也好,对国内的百姓也好,包括地区事务也好,它都只是一个破坏者,比如说对朝鲜半岛和台海局势,它在任何一件国际事务和区域事务都不负任何责任,它只对其政权负责。

今年7月30日,欧盟宣布制裁中、俄、北朝鲜参与网络黑客活动的实体与个人,这是欧盟方面首次对网络犯罪行为施加制裁。其中,中国企业海泰科技发展有限公司(Haitai Technology Development)及两名中国公民因涉嫌从事黑客行为遭到打击。对于欧盟制裁从事黑客活动企业的做法,北京当局立即跳脚反对。

8月2日,德国外交部国务部长罗斯(Michael Roth)在德国外交部官网发文,称中共为 “系统性竞争对手”。

此次中欧峰会后,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与中国)的社会体系不同,尽管我们都致力于多边主义,但它必须以规则为基础”。

8月下旬,中共外长王毅访问欧洲之际,欧盟外交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于当地时间8月29日 连着发表两篇文章,称嚣张的中共是破坏国际准则的邪恶帝国,并敦促欧盟重新审视其对中共的政策,以防为时过晚。 

据《南华早报》报道,博雷利于8月29日法国《星期日报》 ( Le Journal de Dimanche )上撰文表示, 俄罗斯、中共和土耳其三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都是对内专制,对外搞扩张,其国家利益至上的邪恶帝国,他写道:“而过去三十年中, 虽然西方的民主社会理念似乎被人们广为接受,但在这些新帝国霸权理念却占了上风。”

文章分析说,博雷利得出这个结论是由于中共于7月1日在港强推的港版国安法;俄罗斯做出的、愿出兵帮助白俄罗斯不受欢迎的总统卢卡申科镇压白俄罗斯抗议民众的承诺;土耳其则在地中海地区为争抢石油资源与欧盟成员国希腊和塞浦路斯发生的冲突,因此将这三国视为是邪恶帝国。 

这是欧盟官员第一次将中共国也称为 “邪恶帝国”,这显然比去年, 博雷利称中共为 “系统对手” 更近了一步。

9月16日,欧盟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Gertrud von der Leyen)召开了一个欧盟的会议,在会上发布了其上任以来的第一次盟情咨文,即关于欧盟现状的报告。在谈到对华问题时,冯德莱恩表示,侵犯人权的行为无论在何时或何地发生,欧盟都必须对其表态,不管是在香港或是维吾尔人身上。

9月18日,欧盟委员会数字副主席玛格丽特·维斯塔格(Margrethe Vestager)和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中共病毒疫情使5G部署发生了改变,到2020年底,5G电信网络不会按计划在所有欧盟成员国中启动。

欧盟表示,随着5G在整个欧盟的推广,经济发展越来越依赖于数字基础设施,确保高水平的安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欧盟会员国将一道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不仅确保5G网络安全,还加强欧盟国家技术的自主性。对某些领域,欧盟将保持必要的警惕。

9月24日,欧盟宣布对中国进口光缆进行反倾销调查。这是继欧盟6月份对中企玻璃纤维织物颁布首个反补贴税后,展开的新一轮反倾销类调查。

彭博社评论人克鲁斯(Andreas Kluth)本月初曾撰文表示,由于中共隐瞒病毒,导致疫情在全球蔓延,中共的外交就特别不成功。王毅的战狼外交更是让欧洲在美中之间做出了选择,更快地与美国站到了一起。

克鲁斯称:由于欧洲为了能够与中共做生意,多年来一直都在对中共示好。因此对中共犯下的人权罪行、欺凌南中国海邻国,以及在贸易上的强取豪夺的恶行,也一直采取绥靖政策。

克鲁斯提到了德国外长马斯(Heiko Maas)。马斯在与中共外交部长王毅会谈时表示,我们在欧盟以外同样坚持我们的价值观,不管指向任何方向。马斯还敦促中共,在香港举行选举,要求中共不要阻拦联合国独立调查团前往新疆实地考察人权状况。克鲁斯称,德国外长所表达的态度,都表明欧洲对中共的一种新方向,即欧洲对中共一味采取绥靖政策的时期结束了。

责任编辑:宋月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