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如果韓信曾經收留過鍾離眛,也不會毫不設防地去見劉邦。(示意圖片:<a href="https://www.soundofhope.org/">希望之聲</a>合成)
如果韓信曾經收留過鍾離眛,也不會毫不設防地去見劉邦。(示意圖片:希望之聲合成)
兵仙戰神韓信

面對不白之冤 韓信說出這番話讓劉邦無言以對

【千古英雄人物】韓信(8)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7日】(五千年輝煌神傳文化之千古英雄人物研究組)上集說到垓下戰役韓信挫敗項羽的反擊,四面楚歌,項羽最終烏江自殺

第四章 功高震主 鍾室蒙冤

一、齊王徙楚 計遊雲夢

劉邦韓信等諸侯王的推舉之下,登上了皇帝的位子,史稱漢高祖。正如武涉和蒯徹的預言,隨着勝利的到來,韓信的境遇每況愈下。

垓下會戰結束後,漢軍北上還軍到了定陶,劉邦突然襲擊,闖入韓信營中收了他的兵權,緊接着又把韓信的封地從肥沃的齊地改到楚地,遠離齊、趙、燕等韓信一手打下的地盤。

韓信心胸坦蕩,對劉邦的絕情寡義沒有抱怨,平靜地回到了自己的故鄉楚地。

回到家鄉,他先找到恩人漂母,賜以千金酬謝。之後又找到南昌亭長,給了他一百錢,還了當年的飯錢。韓信對亭長說:“你做好事有始無終,只能算是個不通人情大義的小人。”最後,他找到了使他受胯下之辱的青年,這位青年聽說新楚王就是被他羞辱的韓信,認定自己死期到了,戰戰兢兢地來見韓信韓信沒有爲難他,還誇他是位壯士,封他爲“中尉”,掌管京師治安。

處理完這些私事,韓信就開始治理自己的領地。他先巡視楚地,處理戰後亟待解決的民生問題,建立了一支保衛封地的軍隊,他的計劃是建立一個繁榮強大的楚國。

但是劉邦並不打算把韓信留在王的位置上。韓信是開國功臣,爲了削掉他的王位,劉邦韓信安上了一個“謀反”的罪名。

漢高祖六年(前201年)十二月,劉邦突然對手下將領們說:“有人告韓信謀反,你們覺得要怎麼處理?”那些將領都是有勇無謀之輩,叫嚷說:“乾脆發兵,幹掉這小子算了!”劉邦自知師出無名,沉默良久,最後向陳平問計。

陳平以謀略見長,但有才無德。劉邦話一出口,他就知道韓信其實沒有謀反。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後,他對劉邦說:“陛下的軍隊不如韓信的精銳,將領也沒有超越韓信之人,發兵進攻逼迫韓信決戰,對陛下是危險的事。”他設計讓劉邦假裝到湖北雲夢去遊獵,命令諸侯到河南的陳地與劉邦相見。陳地在楚國邊境,韓信前來就可輕而易舉地把他拿下。

劉邦欣然採納了陳平的計策,遣使者通知韓信前往陳地相見。韓信並不見疑,親往迎謁。剛一見面,劉邦就喝令武士拿下韓信韓信錯愕之間,已束手就擒。

既然目的達到,劉邦也不再去雲夢遊獵,立即打道回府。韓信這才明白劉邦此行專對自己而來。他憤怒至極,高喊道:“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高鳥盡,良弓藏;敵國破,謀臣亡。’天下已定,我固當烹!”

劉邦聽了,面紅耳赤半天說不出話來,啃哧良久才說,“有人告你謀反。”

劉邦深知沒有實質理由就抓捕開國功臣必然不能服衆,所以一回到洛陽就大赦天下,藉機釋放了韓信,但沒有放他回楚國,而是降爲淮陰侯住在都城,不可以回封地,也不許擁有軍隊,實際上是把韓信軟禁起來。

二、亡將之死

項羽身亡之後,楚將鍾離昧爲了避禍四處藏匿。劉邦因爲數次敗於鍾離昧手下而記恨在心,詔令緝拿。因爲韓信也曾經投身項羽麾下,司馬遷在《史記‧淮陰侯列傳》中就把鍾離昧和韓信聯繫起來,說鍾逃亡途中歸附了韓信劉邦昭令韓信逮捕鍾離昧,韓信抗旨不遵。劉邦遊獵雲夢之際,韓信爲求自保,逼鍾離昧自殺。鍾氏後人在編寫《鍾氏宗譜》時也採用了這個說法,更加加深了世人的誤會。仔細考察,發現事實並非如此。

史記‧秦楚之際月表》中明確記載:“五年九月,王得故項羽鍾離眛斬之。”這表示鍾離眛漢高祖五年九月被逮捕的。而對韓信所謂的“謀反”記錄是“漢六年”。因此劉邦施計遊獵雲夢之際,鍾離眛死了已經一年多了,不存在韓信爲自保而逼鍾離眛自殺的可能。

那麼有沒有可能韓信因爲收留鍾離眛而引禍上身呢?答案也是否定的。這兩人雖然同時任職於項羽麾下,但一個是高高在上的大將,一個是地位卑微的執戟郎中,很難想像這兩個人之間會有交集。從劉邦問計於陳平的對話來看,他們自身也很清楚韓信沒有任何愧對劉邦的行爲,這也是雲夢之計能成功的前提。雲夢之計表面看起來天衣無縫,其實是漏洞百出。雲夢也就是洞庭湖,在湖南。韓信的封地在楚,即江蘇一帶,劉邦從關中(陝西秦嶺關中盆地)到雲夢是南下,若去楚地是向東,完全不可能順路。如果韓信曾經收留過鍾離眛劉邦前來之際,他必然不會毫不設防地前來迎接。因此韓信“斬眛謁上”的說法是不成立的。

三、序次兵書

韓信文武雙全,策馬是神帥,握筆即泰斗。他曾和蕭何一起修訂過軍中律法,也與張良一起整理過先秦兵法遺著。班固在《漢書‧高帝記》中記載:韓信與張良“序次兵法,凡一百八十二家,刪取要用,定着三十五家”。所謂“序次”就是編排目次和校理本文。這是歷史上第一次對古代兵書大規模的整理。

韓信按照《司馬法》中對兵家思想的分類,把兵法分爲:“權謀、形勢、陰陽、技巧”四種。後來武帝時期楊僕“紀奏兵錄”、成帝時期任宏、劉向和劉歆等校閱整理兵書都沒有脫離韓信設立的規制。這種分法被後世奉爲典範,成爲兵書撰寫和兵學理論的規範程式。

韓信也利用被軟禁賦閒在家這段時間著書立說,作了《韓信》兵法三篇,總結融匯了先秦兵學之大成,使漢以前的兵書能比較完整大面貌地留存於世。這本書屬於“兵權謀”十三家之一。班固對“兵權謀”的解釋是:“權謀者,以正守國,以奇用兵,先計而後戰,兼形勢,包陰陽,用技巧者也。”乃中國兵法真正精髓所在。

請看下集。

責任編輯:楊述之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