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洗錢
中共從進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的20年裏,以多種手段洗錢到海外達10萬億美元之巨。(網絡圖片)

爲販毒集團洗錢數百萬 一中國人被判五年並沒收贓款

【希望之聲2020年9月30日】(本台記者臻婷綜合編譯)週三(9月30日),一名中國公民被判處五年有期徒刑,並被沒收超過420萬美元。這些錢是在美國大規模可卡因販賣洗錢的收益。

根據法律文件,現年40歲的吳學勇(音譯)與拉美販毒組織合作,幫他們運輸毒品並幫他們洗錢,把在美國的毒品收益通過一系列複雜的國際金融交易轉到墨西哥。吳學勇從中獲得一定比例的佣金。這些錢大部分是在弗吉尼亞州東部的運輸和販賣可卡因所得。

大紀元此前的報導指,中國黑幫多年來持續參與毒品販運相關犯罪行爲,與墨西哥、哥倫比亞及其它地區的販毒集團進行了密切合作,並已主導了國際毒梟的洗錢業務和製毒化學品的供應。

美國緝毒局(DEA)前特別行動部門負責人德里克‧馬爾茨(Derek Maltz)告訴大紀元,“顯然,中國人(中國黑幫)更危險、更細密、更複雜,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更多威脅,是墨西哥毒梟無法相比的。”

利用商業和製造業洗錢

DEA發言人稱,“中國的商業和製造業已將該國轉變爲重要國際樞紐,吸引了洗錢活動和非法金融交易。”

馬爾茨表示,傳統洗錢組織大約收取8%的佣金,但中國犯罪網絡通過削價競爭,僅收取1%甚至不收取佣金,接管了整個行業。

美國緝毒局表示,在美國的中國人流行一種洗錢計劃,其中利用了“中國的地下錢莊”。該計劃不僅可爲販毒組織洗錢,更可爲住在美國的中國富豪提供大量現金。

馬爾茨說,“這是一個絕妙的商業想法,他們建立了非常細密、複雜,基於貿易的洗錢計劃。”

由於中共政府嚴格的外匯管制,每年個人可以匯出美元的金額只有5萬美元。於是,有人充當了經紀人,將在美國收穫的現金賣給住在美國的中國富豪。

購買美金的中國買家將人民幣轉到經紀人在中國的賬戶。經紀人再將非法收入換成電子產品或服裝之類的中國商品。這些商品被出口到墨西哥換成了比索,以此爲在墨西哥的販毒集團洗錢

洗錢渠道不止通過商品貿易這一種。美國緝毒局已確認的洗錢途徑還包括通過證券交易、房地產交易、賭場以及通過正規或地下銀行進行的匯款等。

馬爾茨表示,讓中國犯罪組織洗錢,也爲毒梟們設下了安全屏障。馬爾茨說,“他們知道,如果有一個中國人因洗錢被逮捕,由於中國人對他們的組織和結構瞭解甚少,對組織的風險較小。”

美國緝毒局發言人表示,許多國家一直在調查居住在哥倫比亞、墨西哥、加拿大、澳大利亞和美國的中國洗錢者。在過去的七年中,意大利、西班牙和美國的中資銀行已受到調查,也有僱員因涉及洗錢活動而被逮捕,並處以高額罰款。

馬爾茨表示,由於缺乏長得像中國人、會說中文、熟悉其文化的臥底探員和線人,因此中國犯罪網絡很難滲透,並且加密通信和數位貨幣(也稱數字貨幣)進一步加大了追蹤犯罪的難度。

中國犯罪集團參與製毒和販毒

近年來,冰毒的走私數量急遽增加,而這些毒品大多來自墨西哥的超級實驗室。中國的犯罪集團不僅爲販毒集團洗錢,還參與了毒品的製造。

根據2019年美國EDA的報告,這些超級實驗室使用的化學前驅物,多來自中國與印度。報告稱,化學藥品在中國被貼上別的標籤,運送到墨西哥或中美洲的合法公司,然後販毒集團再經陸路,將其轉移或走私至祕密的製毒實驗室。

馬爾茨說,“中國人還在巴拿馬和中美洲地區經營,將大量可卡因運往亞洲和世界其它地區。”

除了冰毒和可卡因。每年有大量的中國生產的芬太尼通過郵政系統進入美國。中美經濟與安全評估委員會在2018年11月發表的一份報告稱,中國是非法芬太尼的最大來源國。

馬爾茨表示,很難想像中共政權未參與洗錢或製毒化學品的製造。他說:“它們(中共政府)怎麼會不知道這些活動?現在,它們是否在領導它?是否在組織它?是否在指揮這一切?都無法得知。”

馬爾茨強調,販毒組織的主要動機是金錢和權力,但中共的動機遠不止於此。他說,“我認爲,這是中國(中共)打擊對手時,採取的另一種全球化攻擊。有什麼比傷害孩子們、造成用藥過量致死,同時又賺數十億美元更好的方法,來傷害美國呢?”

責任編輯:田林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