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为3月18日纽约时报记者迈尔斯(Steven Lee Myers)在出席中共外交部的每日简报会后与另一位外国记者交谈。(Andy Wong/AP)
图为3月18日纽约时报记者迈尔斯(Steven Lee Myers)在出席中共外交部的每日简报会后与另一位外国记者交谈。(Andy Wong/AP)

驻华记者:中共管控媒体信息 所有话题都成敏感话题

【希望之声2020年9月30日】(本台记者福明真综合报导)西方媒体驻华记者在中国一直都是在很恶劣的环境下工作,近日,曾经在中国北京工作过的一名外国记者,在美国的一次视频会议上表示,中共当局管控并操纵媒体信息,外国记者被骚扰、被驱逐。此外,一名《纽约时报》的亚洲记者也表示,外国记者在中国的工作越来越难,在中国现在所有的话题都是敏感话题

《金融时报》的亚洲新闻编辑贾米尔・安德里尼(Jamil Anderlini)曾经是该报驻北京记者站站长,对外国记者在中国的工作环境比较了解。自由亚洲电台9月30日报导,他在美国爱德华・默罗数字世界中心9月30日的视频会议上指出,中共对媒体信息的严格管控正在挤压信息空间。

贾米尔・安德里尼表示,他的朋友,前《华盛顿邮报》北京分社社长安娜・费菲尔德(Anna Fifield)曾经在中国和朝鲜工作过,她认为两者之间越来越相似。专制政权同样管控并操纵信息。在朝鲜,外国记者被骚扰、被驱逐。在中国,中共当局以同样的手段对待报道新疆的外国记者。

安德里尼说,打压、驱逐记者和管控驻华外国媒体不仅对记者来说是一种灾难,更不利于中国自身发展。

他指出,这使新闻报道缺失了更多的角度,无论是对中国读者还是对全世界关注中国的人来说,缺少中立客观的理解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件糟糕的事。

安德里尼称,中国的国有媒体长期以来受中共当局管控,缺乏独立性和客观性。

他说:“无论是新闻还是教科书里,每一条信息能够传达给公众都是经过严格审查和精心设计的。国有媒体一直以来传达的信息都是基于‘中国伟大,中国共产党伟大,其他国家很糟糕’的理念。”

安德里尼认为,在中国愈发恶化的媒体环境对外国驻华记者提出了严峻挑战。

《纽约时报》亚洲记者艾德里安・卡特(Adrienne Carter)则认为,中共不仅操纵新闻媒体,还对新闻来源进行施压。

她表示,中共当局不仅管控对包括新疆在内的敏感内容的报道,同时迫使越来越少的公民愿意接受外媒的采访,这使外国记者的工作变得越来越举步维艰。

据非营利机构无国界记者组织的2020年世界新闻自由度排名,中国在列入统计的180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177位,朝鲜名列最末。

卡特认为,中共对信息的管控、对记者的打压是习近平加强自己权力、维护共产党统治的一个重要手段。

她说:“过去很多CEO愿意和我们讨论中国的经济问题而不涉及政治,随着越来越多的CEO发现自己被禁止接受外国媒体采访,经济这个话题也变得敏感而不能讨论了。然而在中国现在所有的话题都是敏感话题。”

越来越多的外国记者被中共驱逐,美媒《华尔街日报》三名驻华记者的记者证于今年2月19日遭中共吊销,并被勒令在五天内离开中国。这三人分别为北京分社美籍副社长李肇华(Josh Chin)、美籍记者邓超(Chao Deng)和澳大利亚籍记者温友正(Philip Wen)。

去年8月底,法新社曾报导,《华尔街日报》一位名叫王春翰的新加坡籍驻华记者被中方拒绝延长工作签证,导致他必须离境。

今年2月18日美国将新华通讯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中国日报》发行公司,以及《人民日报》发行商美国海天发展公司等,带有中共宣传机器色彩的中共官方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

今年3月2日,美国国务院又宣布,从3月13日开始对上述被列为“外国使团”的五家中共驻美宣传机构的中国籍员工数量作出了明确的人数限定,超出规定人数上限的中国籍员工将限期遣返。

《华盛顿邮报》在本月宣布,不再在中国设立记者站。截至目前,《华尔街日报》、彭博社等著名外国媒体大幅度裁减在华雇员,所有澳大利亚新闻记者都已被驱逐出境。

责任编辑:元明清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