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3月18日紐約時報記者邁爾斯(Steven Lee Myers)在出席中共外交部的每日簡報會後與另一位外國記者交談。(Andy Wong/AP)
圖爲3月18日紐約時報記者邁爾斯(Steven Lee Myers)在出席中共外交部的每日簡報會後與另一位外國記者交談。(Andy Wong/AP)

駐華記者:中共管控媒體信息 所有話題都成敏感話題

【希望之聲2020年9月30日】(本台記者福明真綜合報導)西方媒體駐華記者在中國一直都是在很惡劣的環境下工作,近日,曾經在中國北京工作過的一名外國記者,在美國的一次視頻會議上表示,中共當局管控並操縱媒體信息,外國記者被騷擾、被驅逐。此外,一名《紐約時報》的亞洲記者也表示,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越來越難,在中國現在所有的話題都是敏感話題

《金融時報》的亞洲新聞編輯賈米爾・安德里尼(Jamil Anderlini)曾經是該報駐北京記者站站長,對外國記者在中國的工作環境比較瞭解。自由亞洲電臺9月30日報導,他在美國愛德華・默羅數字世界中心9月30日的視頻會議上指出,中共對媒體信息的嚴格管控正在擠壓信息空間。

賈米爾・安德里尼表示,他的朋友,前《華盛頓郵報》北京分社社長安娜・費菲爾德(Anna Fifield)曾經在中國和朝鮮工作過,她認爲兩者之間越來越相似。專制政權同樣管控並操縱信息。在朝鮮,外國記者被騷擾、被驅逐。在中國,中共當局以同樣的手段對待報道新疆的外國記者。

安德里尼說,打壓、驅逐記者和管控駐華外國媒體不僅對記者來說是一種災難,更不利於中國自身發展。

他指出,這使新聞報道缺失了更多的角度,無論是對中國讀者還是對全世界關注中國的人來說,缺少中立客觀的理解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件糟糕的事。

安德里尼稱,中國的國有媒體長期以來受中共當局管控,缺乏獨立性和客觀性。

他說:“無論是新聞還是教科書裏,每一條信息能夠傳達給公衆都是經過嚴格審查和精心設計的。國有媒體一直以來傳達的信息都是基於‘中國偉大,中國共產黨偉大,其他國家很糟糕’的理念。”

安德里尼認爲,在中國愈發惡化的媒體環境對外國駐華記者提出了嚴峻挑戰。

《紐約時報》亞洲記者艾德里安・卡特(Adrienne Carter)則認爲,中共不僅操縱新聞媒體,還對新聞來源進行施壓。

她表示,中共當局不僅管控對包括新疆在內的敏感內容的報道,同時迫使越來越少的公民願意接受外媒的採訪,這使外國記者的工作變得越來越舉步維艱。

據非營利機構無國界記者組織的2020年世界新聞自由度排名,中國在列入統計的180個國家和地區中排名第177位,朝鮮名列最末。

卡特認爲,中共對信息的管控、對記者的打壓是習近平加強自己權力、維護共產黨統治的一個重要手段。

她說:“過去很多CEO願意和我們討論中國的經濟問題而不涉及政治,隨着越來越多的CEO發現自己被禁止接受外國媒體採訪,經濟這個話題也變得敏感而不能討論了。然而在中國現在所有的話題都是敏感話題。”

越來越多的外國記者被中共驅逐,美媒《華爾街日報》三名駐華記者的記者證於今年2月19日遭中共吊銷,並被勒令在五天內離開中國。這三人分別爲北京分社美籍副社長李肇華(Josh Chin)、美籍記者鄧超(Chao Deng)和澳大利亞籍記者溫友正(Philip Wen)。

去年8月底,法新社曾報導,《華爾街日報》一位名叫王春翰的新加坡籍駐華記者被中方拒絕延長工作簽證,導致他必須離境。

今年2月18日美國將新華通訊社、中國環球電視網(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臺(CRI)、《中國日報》發行公司,以及《人民日報》發行商美國海天發展公司等,帶有中共宣傳機器色彩的中共官方媒體駐美機構列爲“外國使團”。

今年3月2日,美國國務院又宣佈,從3月13日開始對上述被列爲“外國使團”的五家中共駐美宣傳機構的中國籍員工數量作出了明確的人數限定,超出規定人數上限的中國籍員工將限期遣返。

《華盛頓郵報》在本月宣佈,不再在中國設立記者站。截至目前,《華爾街日報》、彭博社等著名外國媒體大幅度裁減在華僱員,所有澳大利亞新聞記者都已被驅逐出境。

責任編輯:元明清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