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为川普和拜登在9月29日晚进行第一场总统辩论会。(视频截图)
图为川普和拜登9月29日晚进行首场总统竞选辩论会。(视频截图)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日】(本台记者辛吉综合报导)

万众瞩目的美国大选首场总统候选人辩论,9月29日晚在俄亥俄州凯斯西储大学(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校园举行,拉开了2020大选激战的序幕。著名史学家、时政评论家章天亮教授坐阵希望之声现场直播的前场和后场,精彩分析和点评了今年大选的特别之处,以及首场辩论两位候选人的攻防得失

今年大选辩论最关键的关注点是拜登的政策

谈到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有多么与众不同,以及有多么重要,章天亮说:现在,用英文话来说是the risk is too high,现在冒的风险非常之大,这次大选不光是决定了美国未来的方向,也决定了世界的方向。特别是现在中美关系特别紧张,如果拜登当选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会把川普现在做的那些政策全部都取消,这样对于整个世界来说是一个灾难。不仅对于中国大陆,对于美国来说,如果走上一条社会主义道路,那么美国国内就会像现在民主党所管制的那些州或者城市一样,陷入一种混乱的状态。

而美国是全球的压舱石,如果美国要乱了,全球就都乱了,所以我们对这次整个竞选的局势感到非常紧张。观察美国总统大选辩论,非常关键的就是拜登的政策问题。

中美大环境改变 华人更关注今年大选

华人对今年大选超乎寻常地关注,这个现象该怎么看?一个是有的人要考虑在美国的生活,比如说,如果拜登当选,美国社会可能会陷入动荡,那么华人受到的歧视会更加严重。因为虽然现在左派说要保护少数族裔,但他们主要保护的是黑人,那么很多像加州出现的对亚裔的不公对待,明明你学习成绩很好,但是你必须把你的名额让出来,按照种族的比例,让黑人上好的学校,等等。这是很多华人2016年投票给川普的一个原因。

那么到了2020年,现在中美的较量非常激烈,其实是美国跟中共之间的冲突,那么这种情况下,左派很有可能糊涂地站到中共一边。所以现在华人是比较分化的,主要考虑到自己在美国的生活以及在国内的利益,就是这两个方面的一种较量。

拜登没有完整政策阐述且回避尖锐问题

章天亮认为,其实拜登并没有完整阐述他的政策,对一些非常尖锐的问题,拜登只是想办法去回避。比如说,川普问他是不是要填塞法院(packing the court) ?如果巴雷特被选为大法官的话,那么最高法院保守派对自由派的比例是6:3。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左派声称一旦拜登当选总统,一旦有了总统和参议院的话,就可能会再加6个大法官。这就等于是一种耍无赖的方法。当川普拜登是不是支持这个说法的时候,拜登竟然没有否定。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这是大家值得注意的。

还有就是,拜登在谈论他儿子的问题的时候,一直是采取了一个单纯的否定,他没有讲任何真正具体的证据。而川普下一步必须把非常过硬的证据拿出来。

大法官提名问题上重要之点川普没能讲清楚

川普在回应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时候有一点丢分了。因为最高法院问题应该讲清楚,现在总统和参议院属于同一个党,按照美国的政治传统,川普是有权力去提名下一个大法官的。他在这方面没有跟选民解释清楚。长期观看左派媒体的那些人,他们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一点。所以川普在姿态上相当具有进攻性,可是他在关键的问题上,我们可以理解,那种激辩状态下人是很容易被分心(distracted)的,人很容易被情绪所左右,很难理清逻辑性严谨的一个思路。所以川普在下一次辩论的时候应该特别注意,注意回到他自己的谈话要点(talking points)上,而不是被拜登带着走。

拜登法律和秩序问题上被逼到死角,常常语无伦次

拜登是在谈他自己主要的观点,他能回避的话,他就像背书一样回避那些敏感的问题。

其实未来保守派的媒体,包括在社交媒体上,应该广泛传播拜登在这方面犹犹豫豫,因为他显然是在讨好那些极左的选民,川普几次指出拜登在讨好极左选民,拜登几乎无可奈何,他又不敢否认川普说的话,特别是川普提到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提到加强法治(law enforcement),就是支持警察恢复秩序这方面,他一再地逼拜登拜登开始一直在回避,最后没有办法了,才勉强说了支持的话。川普说你已经失去了你极左派的那些支持者了。所以这方面的东西,非常明显地展示出拜登的立场。这是未来保守媒体应该特别强调的。

拜登的状态一直是外界非常关注的,拜登似乎一直在不断地看他的演讲稿,前半场精力不错。他这一次能够坚持下来,对于很多人来说已经松了一口气了,因为当时南希·佩洛西直到辩论前两三天,还不让拜登去辩论,可能怕他体力不行。特别是这一次他曾要求每30分钟要休息一次,川普不同意,这很可能反应出拜登确实是体力不行。

而实际上未来作为一个总统来说,对他的体力要求、精力要求是非常高的,24小时随时要处理紧急情况。这也是可以作为亮点不断提出来的问题。这一次华莱士比较偏向于拜登,他很多时候,一再地打断川普拜登有的时候也会被川普的情绪带动而语无伦次。

川普经常讲的是相当具有事实性的东西,而拜登基本上只是一味地否认:我儿子没干。他只能讲这些东西。

拜登不敢讲绿色新政问题

川普一直在讲拜登绿色新政(green new deal)实际上是奥卡西奥-科尔特斯(ocasio—cortez)的一个政策,其实那些民主党他们都不敢公开支持,在参议院最后表决是否支持的时候,他们都投的是缺席,就是他们在场但没有表示是或否。拜登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提出这个问题的话,就会丢失很多很多选票,所以他不敢这样讲。但是实际上当他提到那些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碳排放为零(net zero)的时候,反正想方设法过分地去环保,都是绿色新政、奥卡西奥-科尔特斯提出来的那些主张。

选举公正问题川普言之有物,拜登含糊其辞

川普言之有物,有非常准确非常过硬的证据。比如说在宾州发生了什么,在new tracy发生了什么,包括选票印错的问题,他给的都是非常具体的东西。拜登他只是在语言上一味的否认,他否认都是属于插话性质的,声音非常非常低,所以这方面拜登表现出明显的不自信。

但是其实我们真的很担心,因为在这些方面作假真的有可能颠覆这次大选。而且过去大选当时开票的时候有双方的观察员,民主党和共和党的义工们都在监票,但是如果这个东西不是持续一天,而是持续几天、几个星期、甚至是几个月的话,那么可能就没有那么多共和党和保守派的人在那里监票,这也是一个问题。

攻防双方今后可能继续的攻防之点

章天亮认为,川普在他的税表问题上,他应该做一个明确的说明。因为他现在讲他2016、2017年的时候交了几百万税金。但这是用嘴说出来的,拜登他把自己的税表公布出来了,不知道川普在税表问题上是什么战略,这一点一定是左派攻击的一个点。

再一个就是,川普对于疫情防控要做进一步的解释,因为拜登讲的东西其实对川普的杀伤力非常大。川普其实有非常好的东西可以回应,就是他在辩论的时候,他应该逐一列举,按照时间线,拜登在什么时候说过川普对中关闭入境是排外政策(xenophobic);然后拜登是怎么去应对猪流感H1N1病毒的、造成了多少人死亡,等等。这些东西川普应该说得更加明确一些。现在很多人并不一定很了解这个背景,不知道川普到底在说什么。

首辩是否会影响到双方的基本盘?会影响到哪些人?

其实,支持川普的人是不会动摇的。而支持拜登的那些所谓铁杆,他们不见得赞同拜登,而是恨川普而已,他们可能也不会动摇。可能会受影响的,华尔街可能会受影响,因为到底是川普当总统连任,还是拜登当总统,意味着这些人他们挣钱的多少。如果川普当总统的话,经济会继续起飞,股票会继续上涨,这对华尔街是有利的。

还有就是一些实业家,像特斯拉的CEO伊隆·马斯克,人家问他:你到底会选谁当总统?伊隆·马斯克说,他还没有决定,他说:我要看今天晚上的辩论。今晚的辩论,伊隆·马斯克很有可能会选川普,因为川普真正对那些企业主,那些真正做实业,真正创业的人是有好处的;而左派已经对像伊隆·马斯克这样的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当时伊隆·马斯克说要把他的工厂搬到犹他州还什么州,就是因为加州的左派不重启经济。

对重启经济这个事,是川普的一个亮点,他也在这方面也应把拜登失策的地方突出出来,把它重点强调一下。

左派人士会怎么看拜登的“背叛”?虚伪之人不能做领导者

其实极左派的人可能不太在意拜登的“背叛”,他们非常清楚拜登身体不行,他要是做了一两个月身体不行了,贺锦丽就上来接任了,而贺锦丽就是一个极左派,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不管拜登的立场怎么左,其实左派都是不满意的,都是觉得他还是不够左。所以我们会看到,美国共产党发了一个声明说,我们虽然不同意拜登的很多看法,他是比较靠中间的,但是从意识形态上来说,我们还是觉得拜登离我们更近一些。所以美国的共产党这样一个公开的极左团体,它都号召它所有的人都去投拜登的票。所以拜登在辩论中往中间靠的话,对他来说可能不是一个特别大的问题。

关键的问题是,川普应该揭漏的是拜登的虚伪,拜登这个人并不是一个非常有原则的人,从他过去几十年投票的记录来说,他可能就是翻来覆去的投票纪录。要告诉大家,拜登他是表面上的一个中间派,但是从他的投票记录来看,社会往哪边风向吹得猛,他就往哪边倒。这方面的话,我们一定要清楚。

所以作为一个选民来说,要知道选上拜登这个人根本就是不可靠的,根本不知道第二天他会做出什么来。所以好像是胡平先生讲了这么一句话:什么是Leader(领导者)?Leader是领着大家走,而不是看风向走,如果你看着社会风向你就跟着走,你并不是一个领导者,你只是后边的一个追随者而已。

美国需要一个真正的领导者而不是跟风派

美国现在需要的是一个Leader,这个Leader把美国带回到美国传统的价值。这次川普谈到美国的教育,他谈的非常好。他没有说美国现在是一个racist country,并不是说美国的种族歧视如此严重,反而他讲的很多教育,我们前段时间做了一期节目谈那个“1619项目”,川普说:现在学校里的学生被教育成为仇恨我们国家的人。这句话非常的入心,这句话川普应该反复反复地讲;如果把这个国家交到拜登的手里,那么我们的国家就会变成像波特兰、芝加哥,就会变成一团乱麻;经济也是那个样子,我们的国家就不再是过去的美国。很多美国人是非常以美国为骄傲的,一定要把爱国主义的大旗高高的举起来。

这次川普一上来的时候有一点急,他可能希望通过对拜登的打击,能够让拜登失控。所以在第一个15分钟的时候,川普的攻势非常猛,不断地插话拜登,打乱拜登的思路。但是后来发现,拜登可能训练过很多很多次,他一直坚持那些谈话要点

从第二个15分钟开始,川普相对来说发挥得比较正常。第一阶段双方都很情绪化,川普更情绪化一些。川普应该把拜登的那些不可信任,拜登是一个不可信任的人,是一个打着中间派旗号但是一个极左的人,拜登其实仇恨我们的国家,仇恨我们很多热爱美国的人等等,类似于这样的东西川普应该反反复复地说。

后续辩论川普应该采纳的真正策略

总的来讲,这场首辩川普表现得是不错的。现在主要是有三个方面的问题,需要在后续辩论中特别注意。

第一方面川普拜登都应该明白,不是你们两个人之间辩论,而是通过你们这次辩论,把你们真正想说的话说给美国人民。这个事情对于拜登来说就很有优势,因为左媒一直在替拜登说话而不是替川普说话,所以辩论是川普在左派媒体不得不报道他说的话的时候,他有机会能跟看ABC、NBC、CNN的那些人说上话。之前,那些人看到的都是那些左派媒体对川普断章取义的话,而这一次大选,川普终于有机会对美国人民,那些长期被左媒洗脑的人直接说话了。所以川普应该用那种非常客观、非常扎实的数据,和非常严谨的逻辑,把他的话跟美国人民讲出来。也就是说,辩论的目的并不是打败拜登,而是争取美国的人民。这是川普应该采纳的真正的策略,这是第一点。

第二方面,过去美国两党候选人辩论是君子之争,两个人互相之间有彼此的尊重,不互相打断,给对方充分表述的机会。但是大概从2016年开始,总统辩论就是打乱仗。打乱仗的拜登打不过川普,其实川普即使赢了辩论,他的观感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不见得有那么好。他前面15分钟的表现,坦率地说有一点替他着急。因为他完全可以用那种非常理性,听起来像总统的那样一种语气,把拜登荒谬的地方,他荒谬的政策,或者是他不肯名言的那些政策一步一步地逼出来。如果那样的话,他会显得非常像一位总统。这可能也是川普后续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第三方面川普确实有点轻敌,没有认认真真地准备,他应该准备他非常有利的谈话要点,不管怎样,反复重复强调他的要点,因为有些东西川普讲得太含糊。比如说,他说给美国的经济创造了什么样的奇迹,失业率都是最低。他应该讲:我让黑人的失业率将到了多少,我让西班牙裔的失业率降到了百分之多少,然后他们的工资增长是百分之多少⋯⋯这样是有具体数据的。当川普把这些数据说出来的时候,他真的能够让美国人记住。但他一句话带过去了,他对自己的要点强调得不是特别充足。

所以要从结果来看的话,秦鹏先生的观点是妥当的:6比4。川普他表现得不错,但是要知道,当一次辩论结束之后,那些继续看CNN、ABC、CBS的那些人,他们会被左派评论员带到沟里去。因为他们在总结辩论的时候,他们一定会挑出拜登的亮点,和川普的劣势,然后反复给观看辩论的人去洗脑,想办法帮拜登圆谎,想办法让川普看起来更糟糕,等等。

所以川普一定要抓住真正能够跟选民直接说话的机会,那些人他们不看福克斯新闻,他们可能连川普推特也不看。所以要想让这批人支持川普川普一定要表现得非常像一位总统。这是我们对他下一次辩论的一个期许。

精炼清晰、数据说话、展现风度,赢得人心

总体来说,川普首辩有点轻敌,因为他一开始说他经常开记者会,所以他对应付这样辩论的场面已经很习惯了。但是其实不是这样的,因为在跟记者讨论的时候,是记者问问题,川普有足够的时间,他想站多长时间就站多长时间,他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但是在辩论的时候是有时间限制的,他必须在非常短的规定时间之内,把他要讲的东西讲出来。所以川普一定要把他谈的东西非常地精炼、再精炼,然后用具体数据来说话。希望川普下一次表现得更加总统,谈话要点能够更加清晰,表现得风度更加好一点,这样的话他一定能够赢得更多美国人民的心。

责任编辑:张莉莉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