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爲川普和拜登在9月29日晚進行第一場總統辯論會。(視頻截圖)
圖爲川普和拜登9月29日晚進行首場總統競選辯論會。(視頻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日】(本台記者辛吉綜合報導)

萬衆矚目的美國大選首場總統候選人辯論,9月29日晚在俄亥俄州凱斯西儲大學(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校園舉行,拉開了2020大選激戰的序幕。著名史學家、時政評論家章天亮教授坐陣希望之聲現場直播的前場和後場,精彩分析和點評了今年大選的特別之處,以及首場辯論兩位候選人的攻防得失

今年大選辯論最關鍵的關注點是拜登的政策

談到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有多麼與衆不同,以及有多麼重要,章天亮說:現在,用英文話來說是the risk is too high,現在冒的風險非常之大,這次大選不光是決定了美國未來的方向,也決定了世界的方向。特別是現在中美關係特別緊張,如果拜登當選的話,那麼他很有可能會把川普現在做的那些政策全部都取消,這樣對於整個世界來說是一個災難。不僅對於中國大陸,對於美國來說,如果走上一條社會主義道路,那麼美國國內就會像現在民主黨所管制的那些州或者城市一樣,陷入一種混亂的狀態。

而美國是全球的壓艙石,如果美國要亂了,全球就都亂了,所以我們對這次整個競選的局勢感到非常緊張。觀察美國總統大選辯論,非常關鍵的就是拜登的政策問題。

中美大環境改變 華人更關注今年大選

華人對今年大選超乎尋常地關注,這個現象該怎麼看?一個是有的人要考慮在美國的生活,比如說,如果拜登當選,美國社會可能會陷入動盪,那麼華人受到的歧視會更加嚴重。因爲雖然現在左派說要保護少數族裔,但他們主要保護的是黑人,那麼很多像加州出現的對亞裔的不公對待,明明你學習成績很好,但是你必須把你的名額讓出來,按照種族的比例,讓黑人上好的學校,等等。這是很多華人2016年投票給川普的一個原因。

那麼到了2020年,現在中美的較量非常激烈,其實是美國跟中共之間的衝突,那麼這種情況下,左派很有可能糊塗地站到中共一邊。所以現在華人是比較分化的,主要考慮到自己在美國的生活以及在國內的利益,就是這兩個方面的一種較量。

拜登沒有完整政策闡述且迴避尖銳問題

章天亮認爲,其實拜登並沒有完整闡述他的政策,對一些非常尖銳的問題,拜登只是想辦法去迴避。比如說,川普問他是不是要填塞法院(packing the court) ?如果巴雷特被選爲大法官的話,那麼最高法院保守派對自由派的比例是6:3。那麼在這種情況下,左派聲稱一旦拜登當選總統,一旦有了總統和參議院的話,就可能會再加6個大法官。這就等於是一種耍無賴的方法。當川普拜登是不是支持這個說法的時候,拜登竟然沒有否定。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問題!這是大家值得注意的。

還有就是,拜登在談論他兒子的問題的時候,一直是採取了一個單純的否定,他沒有講任何真正具體的證據。而川普下一步必須把非常過硬的證據拿出來。

大法官提名問題上重要之點川普沒能講清楚

川普在迴應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的時候有一點丟分了。因爲最高法院問題應該講清楚,現在總統和參議院屬於同一個黨,按照美國的政治傳統,川普是有權力去提名下一個大法官的。他在這方面沒有跟選民解釋清楚。長期觀看左派媒體的那些人,他們可能根本就不知道這一點。所以川普在姿態上相當具有進攻性,可是他在關鍵的問題上,我們可以理解,那種激辯狀態下人是很容易被分心(distracted)的,人很容易被情緒所左右,很難理清邏輯性嚴謹的一個思路。所以川普在下一次辯論的時候應該特別注意,注意回到他自己的談話要點(talking points)上,而不是被拜登帶着走。

拜登法律和秩序問題上被逼到死角,常常語無倫次

拜登是在談他自己主要的觀點,他能迴避的話,他就像背書一樣迴避那些敏感的問題。

其實未來保守派的媒體,包括在社交媒體上,應該廣泛傳播拜登在這方面猶猶豫豫,因爲他顯然是在討好那些極左的選民,川普幾次指出拜登在討好極左選民,拜登幾乎無可奈何,他又不敢否認川普說的話,特別是川普提到法律和秩序(law and order),提到加強法治(law enforcement),就是支持警察恢復秩序這方面,他一再地逼拜登拜登開始一直在迴避,最後沒有辦法了,才勉強說了支持的話。川普說你已經失去了你極左派的那些支持者了。所以這方面的東西,非常明顯地展示出拜登的立場。這是未來保守媒體應該特彆強調的。

拜登的狀態一直是外界非常關注的,拜登似乎一直在不斷地看他的演講稿,前半場精力不錯。他這一次能夠堅持下來,對於很多人來說已經鬆了一口氣了,因爲當時南希·佩洛西直到辯論前兩三天,還不讓拜登去辯論,可能怕他體力不行。特別是這一次他曾要求每30分鐘要休息一次,川普不同意,這很可能反應出拜登確實是體力不行。

而實際上未來作爲一個總統來說,對他的體力要求、精力要求是非常高的,24小時隨時要處理緊急情況。這也是可以作爲亮點不斷提出來的問題。這一次華萊士比較偏向於拜登,他很多時候,一再地打斷川普拜登有的時候也會被川普的情緒帶動而語無倫次。

川普經常講的是相當具有事實性的東西,而拜登基本上只是一味地否認:我兒子沒幹。他只能講這些東西。

拜登不敢講綠色新政問題

川普一直在講拜登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實際上是奧卡西奧-科爾特斯(ocasio—cortez)的一個政策,其實那些民主黨他們都不敢公開支持,在參議院最後表決是否支持的時候,他們都投的是缺席,就是他們在場但沒有表示是或否。拜登他也知道,如果真的提出這個問題的話,就會丟失很多很多選票,所以他不敢這樣講。但是實際上當他提到那些氣候變化(climate change)、碳排放爲零(net zero)的時候,反正想方設法過分地去環保,都是綠色新政、奧卡西奧-科爾特斯提出來的那些主張。

選舉公正問題川普言之有物,拜登含糊其辭

川普言之有物,有非常準確非常過硬的證據。比如說在賓州發生了什麼,在new tracy發生了什麼,包括選票印錯的問題,他給的都是非常具體的東西。拜登他只是在語言上一味的否認,他否認都是屬於插話性質的,聲音非常非常低,所以這方面拜登表現出明顯的不自信。

但是其實我們真的很擔心,因爲在這些方面作假真的有可能顛覆這次大選。而且過去大選當時開票的時候有雙方的觀察員,民主黨和共和黨的義工們都在監票,但是如果這個東西不是持續一天,而是持續幾天、幾個星期、甚至是幾個月的話,那麼可能就沒有那麼多共和黨和保守派的人在那裏監票,這也是一個問題。

攻防雙方今後可能繼續的攻防之點

章天亮認爲,川普在他的稅表問題上,他應該做一個明確的說明。因爲他現在講他2016、2017年的時候交了幾百萬稅金。但這是用嘴說出來的,拜登他把自己的稅表公佈出來了,不知道川普在稅表問題上是什麼戰略,這一點一定是左派攻擊的一個點。

再一個就是,川普對於疫情防控要做進一步的解釋,因爲拜登講的東西其實對川普的殺傷力非常大。川普其實有非常好的東西可以迴應,就是他在辯論的時候,他應該逐一列舉,按照時間線,拜登在什麼時候說過川普對中關閉入境是排外政策(xenophobic);然後拜登是怎麼去應對豬流感H1N1病毒的、造成了多少人死亡,等等。這些東西川普應該說得更加明確一些。現在很多人並不一定很瞭解這個背景,不知道川普到底在說什麼。

首辯是否會影響到雙方的基本盤?會影響到哪些人?

其實,支持川普的人是不會動搖的。而支持拜登的那些所謂鐵桿,他們不見得贊同拜登,而是恨川普而已,他們可能也不會動搖。可能會受影響的,華爾街可能會受影響,因爲到底是川普當總統連任,還是拜登當總統,意味着這些人他們掙錢的多少。如果川普當總統的話,經濟會繼續起飛,股票會繼續上漲,這對華爾街是有利的。

還有就是一些實業家,像特斯拉的CEO伊隆·馬斯克,人家問他:你到底會選誰當總統?伊隆·馬斯克說,他還沒有決定,他說:我要看今天晚上的辯論。今晚的辯論,伊隆·馬斯克很有可能會選川普,因爲川普真正對那些企業主,那些真正做實業,真正創業的人是有好處的;而左派已經對像伊隆·馬斯克這樣的人造成了很大的傷害。當時伊隆·馬斯克說要把他的工廠搬到猶他州還什麼州,就是因爲加州的左派不重啓經濟。

對重啓經濟這個事,是川普的一個亮點,他也在這方面也應把拜登失策的地方突出出來,把它重點強調一下。

左派人士會怎麼看拜登的“背叛”?虛僞之人不能做領導者

其實極左派的人可能不太在意拜登的“背叛”,他們非常清楚拜登身體不行,他要是做了一兩個月身體不行了,賀錦麗就上來接任了,而賀錦麗就是一個極左派,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不管拜登的立場怎麼左,其實左派都是不滿意的,都是覺得他還是不夠左。所以我們會看到,美國共產黨發了一個聲明說,我們雖然不同意拜登的很多看法,他是比較靠中間的,但是從意識形態上來說,我們還是覺得拜登離我們更近一些。所以美國的共產黨這樣一個公開的極左團體,它都號召它所有的人都去投拜登的票。所以拜登在辯論中往中間靠的話,對他來說可能不是一個特別大的問題。

關鍵的問題是,川普應該揭漏的是拜登的虛僞,拜登這個人並不是一個非常有原則的人,從他過去幾十年投票的記錄來說,他可能就是翻來覆去的投票紀錄。要告訴大家,拜登他是表面上的一個中間派,但是從他的投票記錄來看,社會往哪邊風向吹得猛,他就往哪邊倒。這方面的話,我們一定要清楚。

所以作爲一個選民來說,要知道選上拜登這個人根本就是不可靠的,根本不知道第二天他會做出什麼來。所以好像是胡平先生講了這麼一句話:什麼是Leader(領導者)?Leader是領着大家走,而不是看風向走,如果你看着社會風向你就跟着走,你並不是一個領導者,你只是後邊的一個追隨者而已。

美國需要一個真正的領導者而不是跟風派

美國現在需要的是一個Leader,這個Leader把美國帶回到美國傳統的價值。這次川普談到美國的教育,他談的非常好。他沒有說美國現在是一個racist country,並不是說美國的種族歧視如此嚴重,反而他講的很多教育,我們前段時間做了一期節目談那個“1619項目”,川普說:現在學校裏的學生被教育成爲仇恨我們國家的人。這句話非常的入心,這句話川普應該反覆反覆地講;如果把這個國家交到拜登的手裏,那麼我們的國家就會變成像波特蘭、芝加哥,就會變成一團亂麻;經濟也是那個樣子,我們的國家就不再是過去的美國。很多美國人是非常以美國爲驕傲的,一定要把愛國主義的大旗高高的舉起來。

這次川普一上來的時候有一點急,他可能希望通過對拜登的打擊,能夠讓拜登失控。所以在第一個15分鐘的時候,川普的攻勢非常猛,不斷地插話拜登,打亂拜登的思路。但是後來發現,拜登可能訓練過很多很多次,他一直堅持那些談話要點

從第二個15分鐘開始,川普相對來說發揮得比較正常。第一階段雙方都很情緒化,川普更情緒化一些。川普應該把拜登的那些不可信任,拜登是一個不可信任的人,是一個打着中間派旗號但是一個極左的人,拜登其實仇恨我們的國家,仇恨我們很多熱愛美國的人等等,類似於這樣的東西川普應該反反覆覆地說。

後續辯論川普應該採納的真正策略

總的來講,這場首辯川普表現得是不錯的。現在主要是有三個方面的問題,需要在後續辯論中特別注意。

第一方面川普拜登都應該明白,不是你們兩個人之間辯論,而是通過你們這次辯論,把你們真正想說的話說給美國人民。這個事情對於拜登來說就很有優勢,因爲左媒一直在替拜登說話而不是替川普說話,所以辯論是川普在左派媒體不得不報道他說的話的時候,他有機會能跟看ABC、NBC、CNN的那些人說上話。之前,那些人看到的都是那些左派媒體對川普斷章取義的話,而這一次大選,川普終於有機會對美國人民,那些長期被左媒洗腦的人直接說話了。所以川普應該用那種非常客觀、非常紮實的數據,和非常嚴謹的邏輯,把他的話跟美國人民講出來。也就是說,辯論的目的並不是打敗拜登,而是爭取美國的人民。這是川普應該採納的真正的策略,這是第一點。

第二方面,過去美國兩黨候選人辯論是君子之爭,兩個人互相之間有彼此的尊重,不互相打斷,給對方充分表述的機會。但是大概從2016年開始,總統辯論就是打亂仗。打亂仗的拜登打不過川普,其實川普即使贏了辯論,他的觀感在老百姓的心目中不見得有那麼好。他前面15分鐘的表現,坦率地說有一點替他着急。因爲他完全可以用那種非常理性,聽起來像總統的那樣一種語氣,把拜登荒謬的地方,他荒謬的政策,或者是他不肯名言的那些政策一步一步地逼出來。如果那樣的話,他會顯得非常像一位總統。這可能也是川普後續一個需要注意的地方。

第三方面川普確實有點輕敵,沒有認認真真地準備,他應該準備他非常有利的談話要點,不管怎樣,反覆重複強調他的要點,因爲有些東西川普講得太含糊。比如說,他說給美國的經濟創造了什麼樣的奇蹟,失業率都是最低。他應該講:我讓黑人的失業率將到了多少,我讓西班牙裔的失業率降到了百分之多少,然後他們的工資增長是百分之多少⋯⋯這樣是有具體數據的。當川普把這些數據說出來的時候,他真的能夠讓美國人記住。但他一句話帶過去了,他對自己的要點強調得不是特別充足。

所以要從結果來看的話,秦鵬先生的觀點是妥當的:6比4。川普他表現得不錯,但是要知道,當一次辯論結束之後,那些繼續看CNN、ABC、CBS的那些人,他們會被左派評論員帶到溝裏去。因爲他們在總結辯論的時候,他們一定會挑出拜登的亮點,和川普的劣勢,然後反覆給觀看辯論的人去洗腦,想辦法幫拜登圓謊,想辦法讓川普看起來更糟糕,等等。

所以川普一定要抓住真正能夠跟選民直接說話的機會,那些人他們不看福克斯新聞,他們可能連川普推特也不看。所以要想讓這批人支持川普川普一定要表現得非常像一位總統。這是我們對他下一次辯論的一個期許。

精煉清晰、數據說話、展現風度,贏得人心

總體來說,川普首辯有點輕敵,因爲他一開始說他經常開記者會,所以他對應付這樣辯論的場面已經很習慣了。但是其實不是這樣的,因爲在跟記者討論的時候,是記者問問題,川普有足夠的時間,他想站多長時間就站多長時間,他想怎麼回答就怎麼回答。但是在辯論的時候是有時間限制的,他必須在非常短的規定時間之內,把他要講的東西講出來。所以川普一定要把他談的東西非常地精煉、再精煉,然後用具體數據來說話。希望川普下一次表現得更加總統,談話要點能夠更加清晰,表現得風度更加好一點,這樣的話他一定能夠贏得更多美國人民的心。

責任編輯:張莉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