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我能活到今天 全是因爲有了這個法寶
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法輪功修煉人,唯有在中國遭受了21年的迫害。(圖片:明慧網)

能活下來全是因爲得到了這個法寶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日】(本台記者詹妮綜合報導)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黑龍江老太太,今年已經70多歲了。我能活到今天,真是一個神奇,也全是因爲我得到了法輪大法這個法寶。

 

從死亡線上掙脫出來

我從小就體弱多病,十七歲的時候已經病得很嚴重了,父母怕我死了,急忙幫我找了個婆家。我們家鄉有個說法叫沖喜。丈夫比我大九歲,父母說找個年紀大一些的能知道照顧我。

就這樣在病痛的折磨中我艱難地度過了將近二十年,每天除了硬挺着給孩子做口飯吃,煎藥、喝藥就是我的日常生活。常年面對我這個要死不活的人,搞得丈夫心情不好,經常發火,我心裏也難過,常常想,不如死了算了,一了百了。可是看着沒有長大的孩子,還是不忍心扔下他們。有話說,沒媽的孩子可憐。不管生活好壞,我活着,總是有個媽在,孩子也能吃上口熱飯。

我到四十幾歲的時候就更不行了,夏天在院子裏煎藥,支撐不住都得躺地上。我估計自己也活不了幾天了,覺得活得太苦太累了!

也許是命不該絕!有一天,鄰居告訴我她在外地學了一種功法,叫法輪功。說這功法很好,能祛病健身,讓我學。我隨她去了她家,她給我播放法輪功師父的講法錄音。我邊聽邊想:這師父講的怎麼這麼好呀,講的都是我人生中的問題和答案。

鄰居給了我一本《轉法輪》書,因爲我不識字,沒辦法學法,於是就叫丈夫念給我聽。丈夫唸了書之後說:“這書真好!”就這樣我倆都修煉了法輪功。

修煉後,我的身體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能走路了,能幹活了,藥罐子也扔了,每天有使不完的勁,心裏總是充滿着喜悅。

20多年過去了,如今我還健健康康活在世上,老伴逢人就說:“大法好啊!要是沒有修大法,我家那個早就死了,哪還能活到70多?”

我深深知道,如果沒有大法,我不可能還活着,我對師父充滿了感激!師父從沒向我要過一分錢,我也從沒見過師父本人,只是學法、煉功,身體就健康了,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今生今世難忘這救命之恩


處理好婆媳之間的關係

修煉以後,我什麼活都能幹,小兒子一家和我們一起住,每天做三頓飯,孫女們都是我帶,家裏大大小小的事也都是我來打理,每天從早忙到晚,從不覺得累。

但有時我心裏也有抱怨,覺得兒媳的孃家人啥也不管,啥都丟給我做,心裏開始不平衡起來。但是一想到自己是個修煉人,要按照“真、善、忍”的要求做好,於是我就不和兒媳計較了,我想我要做個更好的人,讓人家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和修煉人的風範。

兒媳不做飯我就做,孩子們的衣服她不洗我就洗,她不幹家務活我就幹,從不計較,也從不說兒媳有啥不足之處,也不挑親家的理兒了。兒媳看到我做得好,也由衷敬仰大法、敬仰師父。她從不干涉我修煉,對我們非常支持,有時老伴一時懶惰不煉功,她還充當監督員,督促老伴煉功。

孩子們對師父都充滿尊敬,他們也都知道是法輪功師父救了我的命。


選擇善良才能躲過劫難

法輪大法遭到中共誣陷後,無論邪黨喉舌怎麼造謠、誣陷大法和師父,誹謗大法修煉人,我從來都沒動搖過,我知道那都是假的,是造謠。我自己就是一個最好的見證,沒有大法,沒有師父,我早就沒了。所以,我要盡我最大的能力,向世人展示大法的美好,揭露共產黨的邪惡,讓人們知道,在這個天災人禍不斷的年代,只有選擇善良,尊敬法輪大法,纔能有好的未來。我要向所有可貴的中國人說,當前在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國、全世界的時候,誰能真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組織,誰就能躲過劫難,擁有美好的未來!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