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芯片,半導體,紫光集團,美聯社圖片。
圖爲紫光集團。(美聯社圖片)

高啓全離職紫光是啥信號?中國或流失更多技術人才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曾任臺塑集團旗下南亞科總經理、華亞科董事長,並被市場譽爲臺灣DRAM教父的高啓全,因5年合約期滿,不想續約,從10月1日起離開紫光集團,震撼業界。有專家分析,中國半導體產業正在成爲美國製裁的對象,將面臨嚴峻的人才流失問題。

高啓全離開紫光集團

臺灣《自由財經》10月1日報道,今年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業界已經流出高啓全離開紫光集團的傳言。

近日,高啓全對外證實,他的5年合約期滿,從10月1日起離開紫光集團,想做自己的事情。

高啓全被譽爲臺灣 DRAM 教父,曾任英特爾、臺積電6吋廠廠長、參與創立旺宏。1995年,高啓全獲延攬擔任南亞科執行副總經理,一路帶領南亞科、華亞科與國際大廠合作,貢獻不小。

在臺灣DRAM產業歷練超過30年的高啓全,2015年10月退休,加入中國紫光集團,引起產業震撼。

高啓全紫光集團擔任全球執行副總裁、旗下長江存儲執行董事及代行董事長、武漢新芯執行長等職務,在中國政策扶植下,長江存儲雖已成功開發3D NAND快閃記憶體專利,擴產計劃如火如荼進行中,但DRAM發展就較緩慢,還有待時間檢驗。

面對美國製裁 中國將流失更多高端技術人才

高啓全離開紫光集團恰逢美國加緊對中國半導體產業龍頭企業中芯國際實施禁運之時。

9月26日,一份由美國商務部工業與安全局簽發的文件被全球各大主流媒體廣泛報道。該文件內容顯示,針對中芯國際及其子公司和合資公司出口的某些產品,將受到出口管制,文件的簽發日期爲美國當地時間9月25日。

文件顯示,美國商務部認爲,美國企業向中芯國際出口產品可能被中共轉用於「軍事目的」,構成「不可接受的風險」。

媒體報道認爲,這說明,繼切斷華爲與芯片供應商的聯繫後,美國政府開始對中國最大的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實施制裁。

海外知名政經觀察人士王劍分析認爲,中芯國際作爲中國在芯片領域突破的唯一希望,拿中芯國際開刀,美國政府就是要打掉習近平造芯的夢想。

王劍表示,美國將對中芯國際進行制裁,與美國製裁華爲屬於同一個級別,這不僅僅影響到中芯國際一家企業,還可能擴大到更多的中國企業,包括像長江存儲這類已經冒頭的中國半導體企業,都可能面臨制裁風險。

業界估計,紫光或也難逃美國製裁

10月1日,《新唐人》引述臺經院研究員暨產業顧問劉佩真的點評報道說,「這一兩年, 美國對於中國發動了貿易戰,以及在科技戰的部分,確實也動搖了整箇中國在半導體發展的腳步。而且在下一波,也就是華爲事件,以及在中芯國際之後,美方最可能的目標就是在記憶體的一個事業。所以我想未來其實在紫光集團的部分,可能也是在美方它所鎖定的一個目標之一。 」

劉佩真指出,中國要取得這些比較先進的設備或關鍵晶片(芯片),相對就困難,而另一個問題是,中國目前缺乏優秀的半導體的技術人才。

中國半導體行業多有臺灣高端科技人物的影子,例如,中國規模最大、製程最先進的中芯國際,乃是臺灣科技界人物張汝京所創辦;前臺積電研發處長梁孟鬆,2017年到中芯國際發展14納米製程;紫光集團吸收了高啓全,前臺積電共同營運長蔣尚義於2019年接下武漢弘芯執行長。

中國芯片行業本來就面臨人才流失的危機。《白皮書》公開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芯片行業的員工主動離職率爲14.3%,其中芯片製造行業爲17.1%,芯片設計行業爲9.8%。而中芯國際公開的《2018年企業社會責任報告》顯示,中芯國際2018年的員工離職率高達22%,遠超行業平均水平。與其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臺積電,2015年至2019年間,臺積電每年的離職率均未超過5%,最低的一年僅爲4.1%。

王劍估計,美國製裁一旦落地,中芯國際人才流失可能更加嚴峻,連其核心技術團隊能不能保住都成問題。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