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圖左)和康涅狄格州的聯邦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圖右)。(SOH合成圖片)
美國司法部長巴爾(Bill Barr,圖左)和康州聯邦檢察官達勒姆(John Durham,圖右)。(SOH合成圖片)

最新爆料!“通俄門”調查起因的骯髒內幕浮出水面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日】(本臺記者凌浩綜合編譯)針對川普總統的“通俄門調查已被證明是基於虛假信息的“政治陷害”。但針對“通俄門調查起因的調查卻一直遇到極大阻力,參與“通俄門調查的人員都否認自己有做錯什麼。然而,在9月24日聯邦調查局(FBI)特工巴奈特(William Barnett)的陳述被公開後,“通俄門調查起因的許多骯髒內幕都浮出水面。

在穆勒被任命爲“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前後,巴奈特調查前國家安全顧問弗林(Michael Flynn)一案的首席特工,並協調FBI的幾個分析師。

巴奈特說,他曾經請求離開弗林案,並稱後來對弗林的起訴是爲“搞倒川普”的一個行動。FBI的分析師非常擔心潛在的瀆職行爲,因此他們還討論瞭如何購買職業過失保險。

基於假設的假設

巴奈特告訴司法部調查人員說,他在2016年8月被分派到弗林案後不久,就發覺此案是“基於假設的假設”,該案的調查是“不清楚和混亂的”。

巴內特說,不知道立案的人想查什麼。該案的情報分析師調查了消息人士對2014年一個涉及弗林事件的指控,發現這一指控“不合理”。

調查開始六個星期後,巴內特仍然一無所獲。他說,一些官員認爲,共和黨全國代表大會在烏克蘭問題上的微小變化是勾結的跡象。 巴尼特表示,他認爲這是一種 “猜測”。

在2016年11月8日的選舉日,有消息說FBI要結束弗林案。在那期間,FBI的一位分析師告訴巴內特,這個調查是“徒勞無益的”。但另一位主管分析師則是勾結理論的“信奉者”,堅信弗林觸犯了法律。

巴內特說,大選結束後,他想面談弗林,以便結案,但該請求被上級阻止。在聖誕節和除夕之間的一週內,一名主管下令將弗林案結案。於是巴內特在2017年1月3日至4日起草了結案文件,但在1月4日中午接到命令,弗林案繼續進行。

根據FBI助理副局長特克利夫(Peter Strzok)的記錄,前總統奧巴馬第二天在白宮與副總統拜登、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James Comey)和司法部副部長耶茨(Sally Yates)親自討論了弗林案。 

奧巴馬透露,他知道即將就任國家安全顧問的弗林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之間的電話內容。奧巴馬告訴科米和耶茨派“合適的人”處理該案。拜登則提出要用《洛根法案》針對弗林。

不到三週後,巴內特得知另外兩名特工於1月24日在白宮與弗林進行了面談。他事前不知道這個面談,通常他作爲案件的首席特工應該被告知。巴尼特對調查人員說,他現在認爲他被 “排除”在了面談之外。

2017年2月,巴尼特要求FBI 部門負責人讓他離開弗林案,因爲他認爲此案有問題,可能會促使司法部監察長進行調查

後來巴內特加入了穆勒團隊,但他很快就遇到了“有動機”的官員,其中包括穆勒的律師珍妮·李(Jeannie Rhee),巴尼特說她“癡迷於弗林和俄羅斯之間的關係”。

巴尼特告訴調查人員說,穆勒團隊裏調查弗林案的律師主要是民主黨人,他們堅信存在“犯罪”,因爲想出名,他們都想要第一個發現“罪證”。

在與證人的面談中,他們急於找到“罪證”。在穆勒的律師多次面談川普圈子裏的人時,是巴內特的介入和追問才澄清了問題。這促使律師試圖將他排除在面談之外。當巴內特揚言要向監察長報告此事後,他被允許繼續參加面談。

在一次面談中,弗林說了一些話暗示川普知道他給俄國駐美大使基斯里亞克(Kislyak)打過電話。巴尼特覺得弗林只是想說律師想聽的內容。因此他不得不介入追問了一個問題,弗林澄清說川普並不知道這些電話。

購買職業過失保險

巴內特並不是唯一擔憂“通俄門調查的官員。根據9月24日披露的內幕消息,從事調查的FBI和中央情報局(CIA)的分析師都非常擔心,即將上任的新政府可能對他們的工作進行審查。他們因此購買了職業過失保險。

有兩個分析師之間的短信表明,他們都承認弗林案調查沒有發現任何實質性內容,並對繼續進行調查表示憤慨。

其中一位寫道,FBI官員“爭先恐後地尋找信息以支持某些事情,這簡直是瘋了。”

希拉里計劃

9月29日,另一個揭露“通俄門調查明顯缺乏實質性內容的一個潛在原因浮出水面。國家情報總監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在一封信中透露,當時的中央情報局局長布倫南(John Brennan)在2016年底向奧巴馬簡報了俄羅斯情報部門指稱的希拉里的一個計劃。希拉里計劃將川普與俄羅斯情報部門網路攻擊民主黨全國委員會一事聯繫起來,從而煽動圍繞川普的醜聞

在美國情報部門於2016年7月下旬獲得俄羅斯的情報分析後,布倫南向奧巴馬和其他國家安全官員簡報了希拉里的計劃。

根據特克利夫的說法,2016年9月7日,美國情報官員將此事通告了科米和特克利夫。他寫到:“(情報界)不知道這一指稱的準確性,也不知道俄羅斯的情報分析可能在多大程度上誇大或捏造。”

FBI於2016年7月31日正式開始對川普競選團隊進行調查,那是在希拉里涉嫌批准抹黑川普的五天之後。啓動該調查的基礎是川普競選團隊的外交顧問帕帕多普洛斯(George Papadopoulos)在談話中談到俄羅斯人有希拉里的“黑材料”。

儘管從外國情報中截獲的任何信息都應仔細審查,但布倫南向奧巴馬做簡報一事表明,無論情報的真假,奧巴馬政府最高層對該情報存在嚴重擔憂。隨後又向科米和特克利夫通告,更證明瞭此事潛在的重要性。

責任編輯:張莉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