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Victor Hanson)。(福克斯新聞截圖)
胡佛研究所資深研究員漢森教授(Victor Hanson)。(福克斯新聞截圖)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日】(本臺記者吳香蓮綜合報導)2020美國大選進入倒計時,這期間會有哪些因素影響大選?著名斯坦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學者漢森教授(Victor Hanson)分析當前局勢,總結出六個影響大選結果的主要因素。

 漢森教授是一位軍事歷史學家、經典學家,也是全美最高產的作家之一,寫作出版了二十幾本書,其中包括分析川普2016年贏得大選的原因的《The Case for Trump》。他寫的時事評論文章,在美國幾百個媒體上刊登;他的演講、授課、訪談非常受歡迎;他在華盛頓DC有相當的影響力。以下是他對影響大選的六個因素的分析:

 漢森教授認爲,競選就像一艘船,新聞週期就是航行的風。到了選舉日,船就進入港灣停泊。目前川普和拜登兩位候選人,正在從完全不同的方向駛向11月份大選的港灣。

川普目前是逆風而行,病毒流行、居家避疫、經濟、暴亂等問題在困擾着川普。而拜登陣營則一直是放在自動駕駛檔,他們覺得目前的風向會帶着他們駛向贏得大選的港灣。但是他們不懂的是:競選過程不是一程不變的,一週可定勝負,而新聞週期的風向可能會做根本性的轉向。

1. 疫情

首先是病毒流行它有起伏,最近加州和其它各州都出現減緩趨勢。疫情的過程是,病毒爆發、減緩、然後有所上升、再平緩、產生抗體免疫、感染人數開始下降。現在正在這樣發生。

如果這個趨勢加速的話,就意味着到10月,川普就會舉辦他的競選集會,就不會有那麼多的郵寄投票。選民們會覺得,川普政府處理疫情,從每百萬人的死亡率來看,比其他國家,如法國、西班牙、意大利、英國都做得好。這些事正在發生,這對川普是有利的。

目前人們對封城的定義着眼於孩子是否能返校。而死於病毒感染的孩子是萬分之一,死亡率比流感還低。現實中,有更多的孩子死於虐待、忽視,以及特殊兒童在家裏得不到應有的照顧等。這股風對川普有利、不利於拜登。

2. 美國經濟

漢森教授認爲,目前美國經濟恢復速度之快,超過保守派經濟學家的預計,這對川普很有利。

3. 拜登健康問題

漢森教授認爲,拜登存在着認知問題,包括兩個方面:一方面是他在疫情後,一直不敢出來,對選民沒有激發力,就好像運動員讓自己的肌肉萎縮(atrophy)。他長期跟外界失去聯繫,不接地氣。另一方面,即使出來見媒體,回答預先準備好的問題時,他的回答顯得很奇怪。他開口講話時,顯出確實有認知問題,尤其在目前對種族問題特別敏感時期。

拜登在接受一個知名Podcast主持人採訪時說:“如果你不投票給我,你就不是非裔”;還有一次說:“你無法辨認亞裔。”

漢森教授說,他教過很多族裔的學生,對他來說,區別韓裔、華裔和日裔的難易程度,就跟區分德裔、意大利裔或瑞典裔差不多。但他不把人分爲亞裔或者白人。很顯然,拜登是這麼分人看的,對人有刻板印象。

最近拜登在接受一位非裔專業記者採訪時,對方問他爲什麼不進行認知能力測試,他回答說:“嗨,這就好像別人問你,在做採訪前爲什麼不做吸食可卡因的測試。”爲什麼拜登要這樣把吸食可卡因跟非裔聯繫起來?難道他的兒子(作爲一個白人)深陷毒癮?衆所周知,可卡因是白人精英最上癮的毒品。拜登一旦出來講話,就會講出一些惹非議的話,如果是川普或其他人這麼講就會惹來麻煩的話。

現在拜登團隊已經意識到應該讓他走出地下室。照常理,在記者採訪時,拜登應該對各種政策議題提供替代方案,比如應對病毒疫情、經濟復甦、暴力和搶劫,以及種族緊張局勢等,但他除了把發生的壞事全部歸咎於現任總統,沒有別的招數。

4. 副總統候選人

美國歷史上從來沒有預先設定副總統候選人的性別和族裔的情況。但這次非常明顯,民主黨副總統候選人必須是女性,而且最好是有非裔血統,否則他們就會失去那羣選民,或他們至少需要足夠的非裔選民來贏得大選。

最後選出的副總統候選人是賀錦麗。她的政治資歷比另外幾個競爭者長一些,但她本身帶有可以被川普陣營攻擊的弱點。

5. 搶劫暴亂問題

漢森教授說,美國發生的暴亂據說是有人背後唆使的。這讓人們對民主黨很失望,因爲暴亂嚴重的地方都是民主黨管理的城市。這對拜登很不利。

6. 川普本人

川普本人如果能夠把握好時機,調整好策略的話,就能贏得大選。現在已經可以從民調看到跡象了。

責任編輯:辛吉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