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普通人能改變命運嗎?都告訴他了死在揚州獄中 而他卻沒能逃過 (圖片:〔南宋〕陸信忠畫作局部,日本奈良國立博物館蔵)
普通人能改變命運嗎?都告訴他了死在揚州獄中 而他卻沒能逃過 (圖片:〔南宋〕陸信忠畫作局部,日本奈良國立博物館蔵)

知道命該死在監獄 他費盡心機也沒逃過這一劫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7日】(編輯:慧明)張順武定府(今山東)人。當時盜賊橫行,爲躲避盜賊他逃到荒郊野外。天黑後無路可逃,又擔心被強盜抓獲,四顧觀看無處可藏,於是就伏在一處亂屍堆中。雲霾月黑,悲風四號,嚇的張順滿身汗毛都豎起來了。

忽然仰頭看見高處有燈光,一官員坐在中間,旁邊擺了很多名冊。官員展開名冊開始叫名,一會兒便看見斷手缺臂者蹣跚而來。一會兒功夫紛紛到齊,清點完畢。官指着張順問到:“他爲何趴在那裏不動?”旁邊的忙說:“他應該死在揚州獄中,和我們不是一回事兒。”

一陣怪風颳過,眼前的人全沒有了。張順非常恐懼,一直伏趴到天亮,盜賊路過也像沒看見他一樣,這才得以倖免。自此張順耿耿於懷,常常告誡自己千萬不要去南方。

一直伏趴到天亮,盜賊路過也像沒看見他一樣(示意圖片: [明] 仇英《倭寇圖卷》局部)
一直伏趴到天亮,盜賊路過也像沒看見他一樣(示意圖片: [明] 仇英《倭寇圖卷》局部)

當年發生大饑荒,張順沒吃沒喝就去討飯,來到城裏。有一天討要到一大戶家門前,有老婦抱一小孩立在門外,小孩大哭,給他糖果之類的不但不吃,反而哭的更厲害。這時小孩無意中擡頭看見張順,馬上就不哭了,而且撲向張順張順抱。當張順抱過小孩,小孩馬上破涕爲笑。張順告辭,小孩兒又開始大哭。

有僕人馬上把這件事告訴主人,主人喚張順進來一看,原來是一個乞丐。就給他換了衣服鞋子,留在家裏,侍奉公子。張順喜出望外,即免了飢寒,又能獲賞賜。張順從其它僕人那裏得知,主人是工部主政(相當於今日的內政部長),公子出生後就經常哭,每次哭起來經常晝夜不停,所有的僕媼輩沒有一個他喜歡的,到今天已經五年了。

張順知道了其中的原故,也經常違背自己的本心去迎合,除了公子睡眠用餐,一離開張順則鬱郁不樂。這樣過了數年後,主人到揚州做官,很快就要到任。張順堅持請辭。公子知道後,哭泣不食。主人多給張順增加工錢,張順仍不答應。主人大怒,用鞭子抽他。張順見不能隱滿,把以前遇到的事情全盤托出,跪求主人乞免。

張順見不能隱滿,把以前遇到的事情全盤托出,跪求主人乞免(示意圖片:[宋] 李唐繪畫局部)
張順見不能隱滿,把以前遇到的事情全盤托出,跪求主人乞免(示意圖片:[宋] 李唐繪畫局部)

主人聽了笑着說:“你把夢當成真的,太愚蠢了。如果你能守法,怎麼能會身陷囹圄?即使進去,憑我的能也不難出來,你還擔憂什麼?”張順不迫不得已,只得隨之行。

到揚州第三天,公子曳張順與他出遊,到揚子江,公子不慎失足落水溺亡。張順無奈,也無處逃,於是便負荊長跪,哭訴告訴主人。主人只有這一個兒子,愛如珍寶,突聞其死,拍案大怒,痛打張順並後將其關入監獄。獄隸看張順既無關係又無錢財疏通,對他非常殘暴。張順不堪忍受孽待,忿而墜鎖,導斃。這才知到生死之數,最終也沒有逃過。

醉茶子說:一見輒喜,不知者以爲前緣也,又豈知禍患即伏於中乎?故天下事,厚我者未必不禍我,禍我者未必不福我。橫逆之來,平情處之,安知非如塞翁之失馬哉!

事據《醉茶志怪》卷一張順

責任編輯:楊述之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