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什麼時候共產黨倒臺?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3日】(主持人:石濤)

101號又趕上中秋節,還挺邪門的,說實話挺邪門的。中秋節中國人比較傳統的,過年那是中國人最厲害最有說法的一個節日,那大家在中秋節的概念當中都是人的情感,人的利益,那甭管傳說中怎麼說,但是現實的環境中確實是這麼看的。那101正好對等去年習近平大閱兵招鬼上身,那是滿滿一年,那是沒錯了。在過程中,那這一年的變化,去年101號到今天101號一年的變化可能超過了原來的5年,甚至10年。無論在國內,無論在國外,我們經歷的一切是在過去十年、二十年都沒有經歷過的。

人們在這種過程中,人的生活出現了根本性的改變。十月一號招鬼上身,這是習近平做的。那你現在看看大疫情,人們在追溯大疫情的時間基本追溯到公開說11月份,那在不同的報告中講說去年的10月份甚至9月份就有了。在去年101號習近平招鬼上身的時候,實際928號、29號在北京的朝陽醫院出現了黑死病肺鼠疫。大家公認,大家也知道,那件事情是蠻特別的,那是夫妻兩個人。那肺鼠疫黑死病,那是文藝復興時期震驚了全世界我們看到的故事。

在當時的我們並不知道有着現在我們看到的中共病毒的概念,所以那是個隱喻。一年走過來,以另外的方式展現在全世界的環境,展現在全世界的氛圍跟環境中。在928號一年前出現的黑死病的第一個人的前後的時間的一年,那我們看到的病毒就是中共病毒,害死了100萬人,什麼意思?就是一年當中我們看到的故事跟這種標誌,跟這種標誌性的概念出現在一個現實的環境中。

今天的人們對這東西,我個人覺得稍微有悟性一點,人多少有一點點感悟。但是對更多的人來講,他只注重眼前的一切,對發生的一切大家熟視無睹,根本沒有那種感悟的成分,都是最現實的。最現實的什麼意思?現在的人你給我多少錢我幹多少活,那件事情會怎麼樣,會影響我,主要是影響到我的感情、我的看法。我的感情跟看法是第一的,別人的概念是另外一回事。人們沒有能力,失去了能力,在這種環境中去探討周圍人們的真正的感悟,沒有,沒有能力,但他以爲有能力。

人說你這話什麼意思?不在天地間,不在五行中,這樣的人纔能有機會。不在天地間,不在五行中,而偏偏今天的人是完全最物質化的東西,所以他是一種相互對應的。那在這種相互對應的背景之下,那人世間變得一切,我眼睛裏就是說那就完了,基本就完了。他是一種脫離的過程,一種分化的過程,一種脫離的過程。你會在人們天滅中共的過程中,更多的人與神同行。那同樣也有些人其實它是一種超越的過程。與神同行,神在人間就有以他的方式出現了。人們如何辨別,如何看待如何辨別,與此同時同樣是一種淨化的過程。封神演義,你愛聽不愛聽。萬仙陣結束的時候鴻鈞道人來了,跟他的徒弟跟徒孫們說,你們全都回洞府,不要再出來了。元始天尊、老子,通天教主被鴻鈞道人帶走,元始天尊的徒弟全都回了洞府,爲什麼?修成了。萬仙陣結束之後他們都不露面了,他們修成了,在人間絕跡。你再看後來武王還提嗎?誰都不提了看不着了,沒了,他們在人間不再露面了,對吧?這是一種撕裂分化的過程。真正的神仙不會跟人打交道,那人會以人的角度去看待,這就是兩回事了。其實等到最後,連這個姜子牙都不提自己的師兄弟,因爲他知道再也見不着了。一個道理,其實在今天的人的環境中就出現了這麼一個氛圍。

那這個時候,在人的環境中,在我們現實生活中,你會看到激烈的碰撞,非常激烈。天滅中共過程中,美國社會出現了大淨化。在前天的節目中,我提到說2020年的年初111號,臺灣的大選出現了一個中共體制就是中共因素的完全崩潰,以國民黨韓國瑜爲代表的整個崩盤。10個月之後,113號,你將看到與共產黨因素相關的美國的社會當中的極左勢力全盤崩潰。今天的拜登就是當年的韓國瑜。那在年初的中華民國是爲天滅中共打下基礎,中華民國迴歸中國大陸,是大陸人給它接回去。

那天滅中共中,美國真正成爲了一個與神同行的國度。它的總統的產生,宣誓的那個場面,那個規矩,它的錢上跟它的公共學校中印着in god we trust,它就是一個與神同行的國度,這個國度要全面的淨化,透過這樣的大選淨化。所有與共產黨有因素的,在這個過程中定格了。所以如果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一里一外,中華民國是裏,那美國社會是外。人說那共產黨倒臺什麼時候?那估計是美國大選之後了,你要這麼看是那時候了。

一切都是變化的,甚至在那個時間點,美國大選之後,我個人以爲大疫情是在那個時間點背後的。美國大選,那就看到了今年的冬天了。今年的冬天,明年的春天。那這種淨化的過程就是誰被淨化了?天滅中共過程中所有跟共產黨利益跟因素相關的人。我們只能說人是說不對的,但是人會有感悟的,這是我個人的感悟了,坦白講,這是我個人的感悟。預言全都沒有用,留下的是每一個人的自救,我個人覺得是這樣。因爲這樣的顯現出來,對等是非常清楚的,在101號這天。

可能朋友會講說,那爲什麼不在101號之前發生了什麼?可能發生,也可能沒發生,我們的節目做稍微早一天。可能發生也可能沒發生,原因就是我跟大家解釋的,在人的世界環境中,在我們看到的環境中,時間是相互交叉的,子時是跨在前一夜的一個小時到後一天的一個小時,這是子時,所以很有趣的。那這種跨度本身它表示着生命的相互連接,相互接洽,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理解。

所以美國的淨化本身你可以看到它艱辛的一面,那拜登會怎麼樣那是他個人的事。但拜登在現實的環境中,跟他的家族在現實的環境中,跟中國共產黨的利益,他與中共掛鉤在一起的利益的表現,在美國社會中已經被揭示出來。真正的起因其實是從朱利安尼開始的,這個內容跟大家介紹過。朱利安尼是個執業律師,曾經做過紐約市的市長,在911的時候被稱爲是英雄。那他當時在面對那種災難的場面,應對的非常的恰當。那他現在是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不是總統的律師,是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

他在過去的時間裏,今年過去的時間裏,他自己參與了對拜登以及他的兒子進行相關的調查,主要是貪污腐敗。那起因跟當初的所謂的俄羅斯門有關係。結果出現的是拜登的兒子跟烏克蘭之間在有關天然氣公司的一些腐敗的內容。在那個腐敗的過程當中,又調查出拜登以及拜登的兒子在過去時間裏,在拜登是副總統的時候,20132014/2015/2016,在副總統的時候,拜登協助他的兒子在從中共拿了很多錢,拜登家族就成爲了中共在美國社會的代言人,概念是這個概念。所以這是他在接受newsmax採訪時拿出來的一種定性。

拜登家族跟中共之間的相互關聯,那些醜聞的關聯,中共國投入了很多錢,進入了拜登家族,那現在看就是幾十億。而這件事情卻被主流媒體忽視,這件事情進行的很艱辛。那在主流媒體中幾乎都是掩蓋的,我們看到的是掩蓋的。包括華盛頓郵報這樣的媒體都在講說,在媒體中,在報道拜登家族的時候,只是平鋪直述的簡單說,儘可能淡化。

在報道川普的時候儘可能攻擊。華盛頓郵報自己都這麼說。華盛頓郵報、ABCCNN,幾乎我們知道,在美國社會當中的大媒體,都以攻擊的方式對待川普,都以相對淡化的方式對待拜登,所以這是現實的場面。我們更多看到的內容,一個在大電視臺當中只有福克斯新聞網,我覺得挺滑稽的,這個本末倒置的。福克斯在我們中國人的眼睛裏叫狐狸網,那狐狸網就是妖精,現在都是人是妖,妖是人,是反的來的。所以只有我們通常說的狐狸王現在在報道真正揭露這個拜登跟中共之間的罪名。這世界一切都是反的,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故事中。

那這件事情的打擊性巨大,它的打擊性如果在大選前被證實,距離大選還有一個月,在大選前被證實,那將意味着拜登將根本性的失去大選的資格。那是美國社會的醜聞,那是整個民主黨的醜聞,那是一個整個今天美國社會被迫出現了一個被革命、自我革命的淨化過程。在美國200多年曆史當中應該沒有出現過類似的場面,在和平的時期。所以那將意味着美國的大選出現根本性改變,要不然只有一個川普一個競選者,要不然推遲大選,又牽扯到最高法院,所以你看到在時間上完全是緊湊的,沒有任何空檔。

這段視頻我們看到的是朱利安尼他在接受newsmax專訪的時候談到他將揭露中共與拜登家族的醜聞。他直接講說有可能他會面臨着生命威脅,他也知道背後的老闆是誰,他也接到恐嚇信,他知道他有可能有人會殺掉他。但是在未來的三個星期裏面,他將揭露拜登家族的醜聞。未來的三個星期,這段視頻大概是927號、26號錄製的。三個星期就到10月中旬,1026號,中共要召開五中全會,也就是在五中全會前,朱利安尼要把整個拜登家族的醜聞給揭露出來。

他以川普總統私人律師的身份直接面對這件事情。而主流媒體完全是阻擋的,所以大家可以看到在美國社會中美國的最上層,朱利亞尼的做法將使得整個民主黨的精英、美國社會的精英、那些不信神的精英會帶來致命的打擊的。因爲他們把賭注全壓在了拜登身上。在表面政治的選舉中,在我個人的節目中,我纔不管那政治,我們關注的是在人類的社會中與中共體制、中共魔鬼結合在一起的人,在現實的環境中成爲魔鬼的代言人,甭管是主動的、被動的,他出現的場面,出現的天滅中共的場面,他們自己得到了報應。這不是政黨的概念,在牽扯到生命的時候,只有個人的概念。每一個具體的人就是完整的,每一個具體的人在現實環境中,他只能選擇善惡,他沒有任何其他的可能的。

這是我們看到的在918號,美國參議院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美國參議院的財經委員會聯手作出了調查報告,最後的版本pdf文件,它講述的是拜登的兒子與烏克蘭的天然氣公司之間的醜聞,一共87頁。可是這份報告時隔兩個星期,在美國的大媒體中很少被提及。做這份報告的人是美國聯邦的檢察官,那發佈這份報告的人是美國參議院的國家安全委員會的主席,那個人叫約翰遜。他就非常的憤怒,質疑美國大媒體爲什麼面對這樣的報告卻置之不理。裏面記述了拜登的兒子如何從烏克蘭那邊拿到了錢財。

也同樣在這份報告當中提到了拜登的兒子與拜登在中國拿到了錢財。我們跟大家解釋這是正式的報告了,但這是侷限在委員會當中,它不是行政當局,對吧?它是一種類似監督的概念,那真正採取行動的應該是美國政府,美國的司法系統才應該對應,但是現在他遭遇的阻力巨大。奧巴馬是職業律師來的,克林頓夫婦兩個人是執業律師來的,在民主黨的陣營當中很多都是職業律師。律師就是這個社會的精英,他裏面有着相當大的利益成分。而這一份的利益成分代表着當今背棄神的那些人羣當中的他的價值觀。當遇到這樣衝突的時候,他們會竭盡全力利用他們的能力去掩蓋一切。所以表面上是政黨的爭持,實際上是中共內部,就是生命的善與惡的對壘。

我們現在看到的這段視頻是28號晚上大概6點多,川普總統在白宮的新聞發佈會上。當時他跟朱利安尼同時出現在他的新聞發佈會場,在討論到有關亨利拜登就是拜登的兒子從中共國賺到了很多錢的故事。那當時川普直接就談到這個問題,他當時談到說拜登的兒子跟拜登乘坐空軍2號到了中國,等他回來的時候帶回了15億美元。那我現在已經看到最新的報告,一個中共黨員跟中共的軍隊跟中共的政治局有着深切聯繫的人給了拜登很多錢。

川普在正式的記者會上去公開這麼講,然後明確指着臺下的記者,你們爲什麼對這樣的故事隻字不提,什麼原因、什麼力量促成你們根本迴避這樣的問題。那是美國總統在美國總統的白宮的正式新聞發佈會上對拜登提出的指責。而當他指責拜登乘坐空軍2號到中國,帶着他兒子去拿錢,那是天底下最大的腐敗,那是美國憲政體制的醜聞,美國現在憲政體制的醜聞,對不對?因爲那是當職的副總統,美國的空軍2號代表着美國的象徵跟榮譽。

川普這樣的指責就變成了一個就像一種推動。我想跟大家解釋的就是在未來的時間裏,你會看到在美國社會中,美國大選當中,出現的這種爆炸式的新聞。而這種爆炸式的新聞,隨着時間的推移,隨着那些媒體根本不想面對的時候而又不得不面對,這是一種迴歸傳統的過程。

最新文章

更多 >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

最熱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