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三星堆(public domain)
三星堆博物馆(public domain)

中国三星堆的五大"千年秘密"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7日】(编辑:田喆)中国是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而且是唯一一个没有断代的文明古国,“三星堆”遗址是中国古代文化的代表,但是至今,仍然存在着许多千古之谜,让专家费解。

三星堆是被一位名叫燕道诚的农民在1929年发现的,当时他在自己家旁边挖水沟,突然挖出了一坑精美的玉器,这些物品出土于四川一个有三座黄土堆的地方而得名三星堆

1986年,考古学家在三星堆发现了两个商代大型祭祀坑,里面出土的上千个稀世珍宝轰动全球,被誉为全球“第九大奇迹”。

随着这些珍宝的出土,越来越多的问题随之而来,越来越多的秘密让人们不知从何来解。

谜团一:文明起源何方

三星堆的发现将古蜀国的时间推前到5000年前。三星堆遗址明明在中国,可出土的文物展现出来的人物形象,却长得一点也不像中国人。再者,三星堆文明距今4000多年,远远早于传说中的夏朝。所以,三星堆成了一个考古界的大谜团。既然三星堆遗址明明在中国,为何长得却不像中国人?专家对此表示,来源极其复杂,按照目前的科学条件,根本无法解释。三星堆文化来自何方?这里数量庞大的青铜人像、动物不归属于中原青铜器的任何一类。青铜器上没有留下一个文字,简直让人不可思议。

出土的“三星堆人”高鼻深目、颧面突出、阔嘴大耳,耳朵上还有穿孔,不像中国人倒像是“老外”。四川省文物考古所三星堆工作站站长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三星堆人有可能来自其他大陆,三星堆文明可能是“杂交文明”。

三星堆(momo/wikimedia commons)
三星堆(momo/wikimedia commons)

谜团二:消失的古都

古蜀国的繁荣持续了1500多年,然后又像它的出现一样突然地消失了。当时代再一次衔接上时,中间已多了2000多年的诡秘空白。关于古蜀国的灭亡,人们假想了种种真相,但都因证据不足始终停留在几种假说上:

水患说:三星堆遗址北临鸭子河,马牧河从城中穿过,因此有学者认为是洪水肆虐的结果。但考古学家并未在遗址中发现洪水留下的沉积层。

战争说:遗址中发现的器具大多被事先破坏或烧焦,似乎也应证了这一解释。但后来人们发现,这些器具的年代相差数百年。

迁徙说:这种说法无需太多考证,但它实际上仍没有回答根本问题:人们为何要迁徙?成都平原物产丰富,土壤肥沃,气候温和,用灾难说解释似乎难以自圆其说。那么,古蜀国消失在古代长河的真正真相究竟是什么呢?

谜团三:文字或图画

在祭祀坑中发现了一件价值连城的瑰宝———全球最早的金杖。其权杖之说早已被学术界认同,但所刻的鱼、箭头等图案却引起了一场风波。

这柄金杖是用较厚的纯金皮包卷而成的金皮木芯杖,杖长142厘米,直径2·3厘米,净重500克。杖的上端有一段长46厘米的平雕纹饰图案,分为3组:最下一组线刻两个前后对称、头戴五齿高冠、耳垂系三角形耳坠的人头。上面两组图案相同,下方为两背相对的鸟,上方为两背相对的鱼,鸟的颈部和鱼的头部压有一支羽箭。

三星堆(G41rn8 /wikimedia commons)
三星堆金杖(G41rn8 /wikimedia commons)

三星堆这柄金杖,从形制上看,与西亚、埃及较晚时期的权杖相似,属于细长类型。近东权杖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在杖首或杖身头部有图案,描绘胜利者的功勋,或叙述某件关乎国家命运的大事。无独有偶,三星堆金杖同样在杖身上端刻有平调图案,内容也同样与国家权力有关。考虑到这些因素,同时也由于在古蜀王国本土和商代中国没有使用权杖的文化传统,因此,三星堆金杖看来是通过某种途径,吸收了近东权杖的文化因素而制成的。

古蜀王国用金杖标志至高无上的统治权力,这同中原夏、商、周三代用鼎作为最高权力的标志物是全然不同的。

同中原王朝用鼎不用杖相反,古蜀王国正好是用杖不用鼎。在有关古代蜀人史迹的文献材料中,丝毫没有用鼎的片言只字记载。在考古学文化上,商代古蜀文化的器物形制,例如陶器,是以小平底罐、尖底罐、高柄豆、鸟头把勺等为基本组合的,明显地区别以鼎、鬲、甗等三足器为基本组合特征的中原商文化。三星堆遗址中,虽然出有商文化常见的青铜尊、(上面三个田,下面为缶)等物,却绝无鼎出土。并且,即令是商文化的尊、(上面三个田,下面为缶)等青铜器,在三星堆大型青铜器群中,也不占显著地位。这些现象足以表明,无论在古代蜀人的观念还是实际政治生活中,鼎处于无足轻重的地位,绝未把它当作权力与财富的象征。

金杖杖身上端的三组人、鱼、鸟图案说明,金杖既被赋予着人世间的王权,又被赋予着宗教的神权,它本身既是王权,又是神权,是政教合一的象征和标志。

金杖上的人头图案,头戴五齿高冠,耳垂三角形耳坠,与二号祭祀坑所出蜀王形象造型――青铜大立人相同,表明杖身所刻人头代表着蜀王及其权力。鱼、鸟图案的意义在于,鱼能潜渊,鸟能登天,它们是蜀王的通神之物,具有龙的神化般功能。而能够上天入地,交通于人神之间的使者,正是蜀王自身。所以,金杖不仅仅是一具王杖,同时也是一具神杖,是用以沟通天地人神的工具和法器。《淮南子·地形》说:“建木在都广,众帝所自上下”,都广即是《山海经·海内经》中的“都广之野”,指成都平原;而所谓“建木”,或许就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铜神树。既然众神从这里上下于天地,那么金杖上的鱼、鸟,便能够通过金杖那无边的法力,沟通人神,挥洒自如了。自然,与鱼、鸟同在图案上的蜀王,就是指挥、支配人神之间交际的神了。

金杖的含义还不止于此。杖用纯金皮包卷,而黄金自古视为稀世珍宝,其价值远在青铜、玉石之上,因此,使用黄金制成权杖,又表现出对社会财富的占有,象征着经济上的垄断权力。所以说,三星堆金杖有着多种特权复合性的象征意义,标志着王权(政治权力)、神权(宗教权力)和财富垄断权(经济权力)。这三种特权的同时具备,集中赋予一杖,就象征着蜀王所居的最高统治地位。同时,它还意味着,商代的古蜀王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神权政体。

一个民族必备的文明要素,三星堆都已具备,只缺文字。学者们对此的争论已有些古代,《蜀王本纪》认为古蜀人“不晓文字,未有礼乐”,《华阳国志》则说蜀人“多斑彩文章”。

至于金杖上的图案是图是文,仁智各见。有的已在试图破译,另一些专家则认为刻画的符号基本上单个存在,不能表达语言。不过如果能解读这些图案,必将极大促进三星堆谜团的破解。三星堆在文字方面尚存问号,也是它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谜团四:什么时候能揭密

三星堆博物馆里展出的文物,是长达70年考古发掘的成果。目前,已发掘出了涉及数十个朝代的碎陶片。三星堆的诡秘面纱不会就这么轻易被揭开。

谜团五:诡秘的器具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铜器中,基本上没有生活用品,绝大多数是祭祀用品。表明古蜀国的原始宗教体系已比较完整。这些祭祀用品带有不同地域的文化特点,特别是青铜雕像、金杖等,与全球上著名的玛雅文化、古埃及文化非常接近。三星堆博物馆副馆长张继忠认为,大量带有不同地域特征的祭祀用品表明,三星堆曾是全球朝圣中心。

在坑中出土了5000多枚海贝,经鉴定来自印度洋。有人说这些海贝用做交易,是四川最早的外汇,而有的人则说这是朝圣者带来的祭祀品。还有60多根象牙则引起了学者们“土著象牙”与“外来象牙”的争议。“不与秦塞通人烟”的古蜀国,居然已经有了“海外投资”,不可思议。

贝壳(pixabay)
贝壳(示意图pixabay)

为什么如此灿烂的文明突然戛然而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它和玛雅文明有什么联系吗?为什么这些文明都会突然消失?这一系列问题好像越来越多,让人想也想不明白!

责任编辑:田喆

本文章或节目经希望之声编辑制作,转载请注明希望之声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