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三星堆(public domain)
三星堆博物館(public domain)

中國三星堆的五大"千年祕密"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7日】(編輯:田喆)中國是四大文明古國之一,而且是唯一一個沒有斷代的文明古國,“三星堆”遺址是中國古代文化的代表,但是至今,仍然存在着許多千古之謎,讓專家費解。

三星堆是被一位名叫燕道誠的農民在1929年發現的,當時他在自己家旁邊挖水溝,突然挖出了一坑精美的玉器,這些物品出土於四川一個有三座黃土堆的地方而得名三星堆

1986年,考古學家在三星堆發現了兩個商代大型祭祀坑,裏面出土的上千個稀世珍寶轟動全球,被譽爲全球“第九大奇蹟”。

隨着這些珍寶的出土,越來越多的問題隨之而來,越來越多的祕密讓人們不知從何來解。

謎團一:文明起源何方

三星堆的發現將古蜀國的時間推前到5000年前。三星堆遺址明明在中國,可出土的文物展現出來的人物形象,卻長得一點也不像中國人。再者,三星堆文明距今4000多年,遠遠早於傳說中的夏朝。所以,三星堆成了一個考古界的大謎團。既然三星堆遺址明明在中國,爲何長得卻不像中國人?專家對此表示,來源極其複雜,按照目前的科學條件,根本無法解釋。三星堆文化來自何方?這裏數量龐大的青銅人像、動物不歸屬於中原青銅器的任何一類。青銅器上沒有留下一個文字,簡直讓人不可思議。

出土的“三星堆人”高鼻深目、顴面突出、闊嘴大耳,耳朵上還有穿孔,不像中國人倒像是“老外”。四川省文物考古所三星堆工作站站長接受記者採訪時認爲,三星堆人有可能來自其他大陸,三星堆文明可能是“雜交文明”。

三星堆(momo/wikimedia commons)
三星堆(momo/wikimedia commons)

謎團二:消失的古都

古蜀國的繁榮持續了1500多年,然後又像它的出現一樣突然地消失了。當時代再一次銜接上時,中間已多了2000多年的詭祕空白。關於古蜀國的滅亡,人們假想了種種真相,但都因證據不足始終停留在幾種假說上:

水患說:三星堆遺址北臨鴨子河,馬牧河從城中穿過,因此有學者認爲是洪水肆虐的結果。但考古學家並未在遺址中發現洪水留下的沉積層。

戰爭說:遺址中發現的器具大多被事先破壞或燒焦,似乎也應證了這一解釋。但後來人們發現,這些器具的年代相差數百年。

遷徙說:這種說法無需太多考證,但它實際上仍沒有回答根本問題:人們爲何要遷徙?成都平原物產豐富,土壤肥沃,氣候溫和,用災難說解釋似乎難以自圓其說。那麼,古蜀國消失在古代長河的真正真相究竟是什麼呢?

謎團三:文字或圖畫

在祭祀坑中發現了一件價值連城的瑰寶———全球最早的金杖。其權杖之說早已被學術界認同,但所刻的魚、箭頭等圖案卻引起了一場風波。

這柄金杖是用較厚的純金皮包卷而成的金皮木芯杖,杖長142釐米,直徑2·3釐米,淨重500克。杖的上端有一段長46釐米的平雕紋飾圖案,分爲3組:最下一組線刻兩個前後對稱、頭戴五齒高冠、耳垂系三角形耳墜的人頭。上面兩組圖案相同,下方爲兩背相對的鳥,上方爲兩背相對的魚,鳥的頸部和魚的頭部壓有一支羽箭。

三星堆(G41rn8 /wikimedia commons)
三星堆金杖(G41rn8 /wikimedia commons)

三星堆這柄金杖,從形制上看,與西亞、埃及較晚時期的權杖相似,屬於細長類型。近東權杖的一個顯著特點,是在杖首或杖身頭部有圖案,描繪勝利者的功勳,或敘述某件關乎國家命運的大事。無獨有偶,三星堆金杖同樣在杖身上端刻有平調圖案,內容也同樣與國家權力有關。考慮到這些因素,同時也由於在古蜀王國本土和商代中國沒有使用權杖的文化傳統,因此,三星堆金杖看來是通過某種途徑,吸收了近東權杖的文化因素而製成的。

古蜀王國用金杖標誌至高無上的統治權力,這同中原夏、商、週三代用鼎作爲最高權力的標誌物是全然不同的。

同中原王朝用鼎不用杖相反,古蜀王國正好是用杖不用鼎。在有關古代蜀人史蹟的文獻材料中,絲毫沒有用鼎的片言隻字記載。在考古學文化上,商代古蜀文化的器物形制,例如陶器,是以小平底罐、尖底罐、高柄豆、鳥頭把勺等爲基本組合的,明顯地區別以鼎、鬲、甗等三足器爲基本組合特徵的中原商文化。三星堆遺址中,雖然出有商文化常見的青銅尊、(上面三個田,下面爲缶)等物,卻絕無鼎出土。並且,即令是商文化的尊、(上面三個田,下面爲缶)等青銅器,在三星堆大型青銅器羣中,也不佔顯著地位。這些現象足以表明,無論在古代蜀人的觀念還是實際政治生活中,鼎處於無足輕重的地位,絕未把它當作權力與財富的象徵。

金杖杖身上端的三組人、魚、鳥圖案說明,金杖既被賦予着人世間的王權,又被賦予着宗教的神權,它本身既是王權,又是神權,是政教合一的象徵和標誌。

金杖上的人頭圖案,頭戴五齒高冠,耳垂三角形耳墜,與二號祭祀坑所出蜀王形象造型――青銅大立人相同,表明杖身所刻人頭代表着蜀王及其權力。魚、鳥圖案的意義在於,魚能潛淵,鳥能登天,它們是蜀王的通神之物,具有龍的神化般功能。而能夠上天入地,交通於人神之間的使者,正是蜀王自身。所以,金杖不僅僅是一具王杖,同時也是一具神杖,是用以溝通天地人神的工具和法器。《淮南子·地形》說:“建木在都廣,衆帝所自上下”,都廣即是《山海經·海內經》中的“都廣之野”,指成都平原;而所謂“建木”,或許就是三星堆出土的青銅神樹。既然衆神從這裏上下於天地,那麼金杖上的魚、鳥,便能夠通過金杖那無邊的法力,溝通人神,揮灑自如了。自然,與魚、鳥同在圖案上的蜀王,就是指揮、支配人神之間交際的神了。

金杖的含義還不止於此。杖用純金皮包卷,而黃金自古視爲稀世珍寶,其價值遠在青銅、玉石之上,因此,使用黃金製成權杖,又表現出對社會財富的佔有,象徵着經濟上的壟斷權力。所以說,三星堆金杖有着多種特權複合性的象徵意義,標誌着王權(政治權力)、神權(宗教權力)和財富壟斷權(經濟權力)。這三種特權的同時具備,集中賦予一杖,就象徵着蜀王所居的最高統治地位。同時,它還意味着,商代的古蜀王國,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神權政體。

一個民族必備的文明要素,三星堆都已具備,只缺文字。學者們對此的爭論已有些古代,《蜀王本紀》認爲古蜀人“不曉文字,未有禮樂”,《華陽國志》則說蜀人“多斑彩文章”。

至於金杖上的圖案是圖是文,仁智各見。有的已在試圖破譯,另一些專家則認爲刻畫的符號基本上單個存在,不能表達語言。不過如果能解讀這些圖案,必將極大促進三星堆謎團的破解。三星堆在文字方面尚存問號,也是它吸引人的地方之一。

謎團四:什麼時候能揭密

三星堆博物館裏展出的文物,是長達70年考古發掘的成果。目前,已發掘出了涉及數十個朝代的碎陶片。三星堆的詭祕面紗不會就這麼輕易被揭開。

謎團五:詭祕的器具

三星堆出土的大量青銅器中,基本上沒有生活用品,絕大多數是祭祀用品。表明古蜀國的原始宗教體系已比較完整。這些祭祀用品帶有不同地域的文化特點,特別是青銅雕像、金杖等,與全球上著名的瑪雅文化、古埃及文化非常接近。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張繼忠認爲,大量帶有不同地域特徵的祭祀用品表明,三星堆曾是全球朝聖中心。

在坑中出土了5000多枚海貝,經鑑定來自印度洋。有人說這些海貝用做交易,是四川最早的外匯,而有的人則說這是朝聖者帶來的祭祀品。還有60多根象牙則引起了學者們“土著象牙”與“外來象牙”的爭議。“不與秦塞通人煙”的古蜀國,居然已經有了“海外投資”,不可思議。

貝殼(pixabay)
貝殼(示意圖pixabay)

爲什麼如此燦爛的文明突然戛然而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它和瑪雅文明有什麼聯繫嗎?爲什麼這些文明都會突然消失?這一系列問題好像越來越多,讓人想也想不明白!

責任編輯:田喆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