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神医华佗,为什么能看到曹操脑中有瘤子?(示意图片:Shizhao/维基,CC BY-SA 3.0//希望之声合成)
神医华佗,为什么能看到曹操脑中有瘤子?(示意图片:Shizhao/维基,CC BY-SA 3.0//希望之声合成)

神医华佗,为什么能看到曹操脑中有瘤子?人人都有“透视”潜能?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8日】(作者:张鑫)中国古代医学史上,记载了许多神医具有超乎常人技能的高超医术,而往往这些大医学家们又都对儒、释、道等都有所偏好,或者就是其中的修行之人。他们的医术与这些人体修炼之间有什么关系吗?

古代神医透视人体”的功能

华佗

一代神医华佗,沛国谯人(今安徽亳县)。他身怀绝妙医技,通晓养性之术。《三国演义》中,讲述了一段华佗曹操“看疾”的故事。

明人绘制的华佗像 (图片:出自故宫博物院出版社《清宫殿藏画本》)
明人绘制的华佗像 (图片:出自故宫博物院出版社《清宫殿藏画本》)

话说,曹操在洛阳想盖九间大殿,便砍了祠前一棵十余丈的大梨树。当夜,曹操梦见梨树之神前来讨债,早上起来后,头脑就异常疼痛。于是,谋士华歆推荐了神医华佗,说他“医术之妙,世所罕有。但有患者,或用药,或用针,或用灸,随手而愈。若患五脏六腑之疾,药不能效者,以麻肺汤饮之,令病者如醉死,却用尖刀剖开其腹,以药汤洗其脏腑,病人略无疼痛。洗毕,然后以药线缝口,用药敷之。或一月,或二十日,即平复矣。其神妙如此。”并且还讲述了华佗的其他治病神迹。

曹操一听,大喜。连夜让人把华佗请来。华佗见到曹操,静静的看了一看,缓缓的说:“大王头脑疼痛,因患风而起。病根在脑袋中,风涎不能出。服汤药没什么效果了。但我有一个办法,请大王先服下‘麻肺汤’(麻药),然后用利斧砍开脑袋,取出风涎,就可以除根您的病了。”

曹操一听,大怒道:“你这是要杀掉我呀!”于是,就把华佗关进了监狱。最后,曹操还是患这个严重头风病而死的。

华佗看到曹操脑中这个“风涎”是个什么东西呢?据说,它是个类似肿瘤一样的东西。那在当时的朝代,并没有透视仪器,为什么华佗看到了曹操有瘤子呢?

其实,古代的大医学家,具有这种“透视”功能的并不在少数。

扁鹊

司马迁在《史记》中记载了扁鹊齐桓侯(齐桓公)“视疾”的故事。扁鹊路过齐国,齐桓侯召见了他。在大殿上,扁鹊说:“大王身体的腠理(皮肤、肌肉的纹理,又指皮肤和肌肉的交接处)有疾病,如果不治疗,恐怕病邪会继续入侵。”那时,桓侯还没有任何病症,他根本不相信扁鹊的诊断结果。扁鹊走后,桓侯还和左右嘲笑扁鹊图利益,拿个没病的人来显示自己有本事。

过了五天,扁鹊又去见齐桓侯,说他的病情已经到达血脉,不治恐深。齐桓侯说“我没病”,很不高兴。又过了五天,扁鹊又去见齐桓侯,说他的病情已经到达肠胃间,不治将深。齐桓侯没搭理,很不高兴。又过了五天,扁鹊又去,望见齐桓侯就退走了。齐桓侯派人问原因。扁鹊说:“病在腠理,可以用热水熨帖患处;病在肠胃间,可以用针灸治疗;病在血脉,还可以用药酒;病在骨髓,就是掌管命运的小神也没办法了。现在已经在骨髓,我也没什么说的了。”又过了五天,当桓公病倒,叫人再找扁鹊时,扁鹊已经逃跑了,齐桓公也就是得此病死了。[1]

同样,没有化验结果、也没有CT等设备,为什么扁鹊也看到了齐桓侯肠胃和骨髓里的病了呢?

文挚

此外,战国时有位名医叫文挚,医术高超,具有特异功能,他也通过“透视”功能为病人诊疗。他站在病人的背后,就能清楚看到病人心脏部位的病灶情况,然后为其治愈疾病。《古今医统大全》中记载,“战国时宋之良医,洞明医道,兼能异术。龙叔子有疾,文挚令背明而立,从后视之曰:吾见子之心,方寸之地虚矣。治之遂愈。”[2] 明代医学家李橚在中医启蒙书《医学入门》中,也对文挚用透视诊疗有同样的记载。[3]

李时珍在《奇经八脉考》中,对张紫阳《八脉经》的阴跷脉有过这样的评注:“频湖曰:丹书论及阳精河车,皆往往以任、冲、督脉、命门、三焦为说,未有专指阴𫏋者。而紫阳《八脉经》所载经脉,稍与医家之说不同,然内景隧道,惟反观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谬也。”[4]

这里的“内景隧道”,“反观者能照察之”,同样也是通过“透视”功能,看到了人体经脉后而得出的验证结果。

古代医学中的修炼因素

中国古代传统的医学,都与道家、儒家、佛家以及人体修炼有关。目前保存下来的最早的传统医学经典著作《黄帝内经》,相传就是来自黄帝与受仙人传授医术的岐伯、雷公等多人坐而论道的记述。因此,医术在古时为“岐(岐伯)黄(黄帝)之术”,中国也有“医道同源”的说法。医神孙思邈也是一位道士,也善于谈老子、庄周之道,擅长阴阳、推步,妙解数术。

除了道家之外,宋代以后也有讲“医出于儒”。明代李橚也在《医学入门》中提到:盖医出于儒,非读书明理,终是庸俗昏昧,不能疏通变化。” [5]

既然是古时医术与修炼有关,那在传授医术时,那些神医们也都是要挑选徒弟才传的。他们往往都会挑那些道德品质高尚、人品非常好的徒弟来传。扁鹊得高人传医术就是这样的例子。

神医扁鹊像([唐] 甘伯宗木刻)(图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神医扁鹊像([唐] 甘伯宗木刻)(图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扁鹊年轻时帮人照管一个客舍。住客来来往往,唯有长桑君让他感到很特别,对他礼遇有加。而长桑君也知道扁鹊非同一般常人。在那个客舍出入十多年后,长桑君私下把扁鹊叫到自己的房间闲坐,对扁鹊说:“我有秘方,年纪大了,想传给你,不要泄露出去。”扁鹊答应了。于是他从怀中拿出药给了扁鹊,告诉他怎么吃,吃三十天后就能知物,还把他所有的秘方书都给了扁鹊,然后长桑君突然就不见了。他一定不是个凡人。扁鹊按照长桑君所说的吃药,三十天后真具备了超常的透视功能,能“视见垣一方人。以此视病,尽见五藏症结,耳。” [1] 意思是天目开了,能够隔墙看物,透视人体。用来看病,五脏的疾病、症结所在一目了然,但是特意在看病时作出诊脉的样子。扁鹊“特以诊脉为名”,因为寻常人不能理解,会说你怎么不经过望闻问切,和我没有任何接触就说出我的病,给我开方子配药。这些超能力也没办法向常人解释,说了可能也不相信,做做样子可以省却诸多麻烦。

不仅仅是神医或大医学家,就是当一名普通的医生,对古人的道德品行要求也是很严格的。“医司人命,非质实而无伪,性静而有恒,真知阴功之趣者,未可轻易以习医。”[5] 大概意思是说:行医是掌管人命的大事,只有品德诚实不虚、性格沉静而有恒心、并且真正知道积阴德之重要性的人,这样的人才可以让他学医。这是古人师父考察徒弟能不能教的标准。

那既然德行好的人立志行医,那就要考虑怎样下功夫学了。李橚告诫学医者,每天早晨五鼓(凌晨3至5点)起床清心打坐,然后再诵读《孝经》《论语》等一两本儒书,以清理思想中的杂念和不好的念头。“每五鼓清心静坐,及早起仍玩儒书一二,以雪心源。”[5] 在每天诊治病人时,时时保持早晨“清心静坐”的心静状态,这样就会使诊治效果提高。

在古时,无论是道家、儒家,还是佛家,都是讲究打坐的。道德高尚的修炼人、或已在道中之人,他们在行医的过程中,济世救人、积德行善、不断的提高自己的修为,再加上每天打坐进行人体修炼,其自身人体的潜能或功能就容易被高人或有能力的高功师父打开或加强,这样他们就具备了一些人们所讲的的特异功能,例如,透视人体、宿命通功能等。其实宿命通功能也是和天目有关的一种功能。

​​东汉末期的医圣张仲景就具有宿命通功能。张仲景见到当时“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字仲宣)时,王仲宣只有二十岁出头,是魏国国君身边的亲信侍中。张仲景对他说:“您有病,四十岁会眉毛脱落,眉毛脱落半年后就会死去。”然后告诉王仲宣服五石汤可免。仲宣嫌怨张仲景言辞不恭,收下了汤药却没有服用。过了三天,张仲景见到仲宣时又问:“服汤了吗?”仲宣回答:“已服。”张仲景说:“从面色征候看,根本没有服药。您怎么这么轻视自己的生命呢?”然而仲宣还是不相信。20年后仲宣果然眉毛脱落,187天后,仲宣离世,应验了张仲景说的话。[10]

医圣张仲景像([唐] 甘伯宗木刻)(图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医圣张仲景像([唐] 甘伯宗木刻)(图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具备了这些功能的医生,他们就可以透过现存的表面空间,看到另外不同空间的物质和物体,例如,看到了人体的经脉等。他们不但可以看到病人的表征,内在的情况,还可以再深一层的看到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这样,也不难理解为何古代医学讲究人体与宇宙的相互联系,五脏与五行之间协调平衡的道理了。

修炼界,大家很清楚这种透视人体等功能与人的“天目”有关。这种“潜能”人人都具备,有的人天生就具有很强的这种功能,有的人是要经过正法修炼后,这种功能才被开发和加强的。

除了在修炼界之外,东、西方的古老文明中,也一直都流传有“第三只眼”的说法。在近代自然科学的研究中,围绕着松果体与“第三只眼”的话题也是人们非常关注的焦点之一。

第三只眼”与松果体

人的眼球结构包括瞳孔、水晶体、视网膜等。外界的光线经过瞳孔、水晶体的折射,投射到有感光细胞(视杆细胞和视锥细胞)的视网膜上,再通过视神经传导到大脑的松果体这个区域。

松果体(pineal body)是一个红褐色的豆状小体,长5~8mm,宽为3~5mm,是人体最小的器官。[6] 它位于人体脑部中央的附近,介于两个大脑半球之间。

松果体虽然很小,但它却影响整个人体的运行。在现代医学上发现,松果体分泌的褪黑激素会与人体睡眠、青春期的到来或性发育都有关系。[7] 除了能分泌褪黑素之外,松果体还具备着一些类似视网膜的结构,对光有反应,并且有成像能力。人类的松果体一直会随着婴儿成长而生长,大约当婴儿长大到1-2岁之后,松果体也就保持稳定了。[8]当儿童到7-8岁时,松果体的生长达到高峰,然后逐渐减慢。[9] 所以,现代医学上认为,松果体是一只退化的眼睛。但也有实验证明,即使病人已经失去双眼,当外界有刺激时,松果体还会像眼睛一样做出反应。这一事实,使一些研究者产生疑惑,也许松果体并不是一只退化的眼睛。

人体中有许许多多的眼睛?

修炼界,还有一种说法,除了通过松果体(道家称之为“泥丸宫”)区域的天目能看之外,人体的其它地方也都可以看。例如,有的孩子可以用耳朵、或用手等处识字。那这又是为什么呢?在人体中,真的是每个穴位、每个汗毛孔都是一只眼睛吗?人的天目真的是一个大系统?

对于这些不解之谜,现代医学界都尚未揭开谜底,但修炼界对此是有明确认识的。

参考资料

[1]《史记⋅扁鹊仓公列传》

[2] 《古今医统大全》,卷之一 历世圣贤名医姓氏

[3]《医学入门》,李橚,《序》

[4]《奇经八脉考》,李时珍,《阴𫏋脉》

[5] 《医学入门》,李橚,《外集·卷七》

[6] 中文维基,松果体

[7] Pineal gland. Wikipedia

[8] Lack of pineal growth during childhood. Schmidt F, Penka B, Trauner M, Reinsperger L, Ranner G, Ebner F, Waldhauser F.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1995 Apr;80(4):1221-5.

[9] 叶百宽/郭霞珍,松果体的研究进展,[J],解剖科学进展,2000年第6卷第1期。

[10] 《针灸甲乙经·序》,皇甫谧

责任编辑:文思敏

希望之声版权所有,未经希望之声书面允许,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