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神醫華佗,爲什麼能看到曹操腦中有瘤子?(示意圖片:Shizhao/維基,CC BY-SA 3.0//希望之聲合成)
神醫華佗,爲什麼能看到曹操腦中有瘤子?(示意圖片:Shizhao/維基,CC BY-SA 3.0//希望之聲合成)

神醫華佗,爲什麼能看到曹操腦中有瘤子?人人都有“透視”潛能?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8日】(作者:張鑫)中國古代醫學史上,記載了許多神醫具有超乎常人技能的高超醫術,而往往這些大醫學家們又都對儒、釋、道等都有所偏好,或者就是其中的修行之人。他們的醫術與這些人體修煉之間有什麼關係嗎?

古代神醫透視人體”的功能

華佗

一代神醫華佗,沛國譙人(今安徽亳縣)。他身懷絕妙醫技,通曉養性之術。《三國演義》中,講述了一段華佗曹操“看疾”的故事。

明人繪製的華佗像 (圖片:出自故宮博物院出版社《清宮殿藏畫本》)
明人繪製的華佗像 (圖片:出自故宮博物院出版社《清宮殿藏畫本》)

話說,曹操在洛陽想蓋九間大殿,便砍了祠前一棵十餘丈的大梨樹。當夜,曹操夢見梨樹之神前來討債,早上起來後,頭腦就異常疼痛。於是,謀士華歆推薦了神醫華佗,說他“醫術之妙,世所罕有。但有患者,或用藥,或用針,或用灸,隨手而愈。若患五臟六腑之疾,藥不能效者,以麻肺湯飲之,令病者如醉死,卻用尖刀剖開其腹,以藥湯洗其臟腑,病人略無疼痛。洗畢,然後以藥線縫口,用藥敷之。或一月,或二十日,即平復矣。其神妙如此。”並且還講述了華佗的其他治病神蹟。

曹操一聽,大喜。連夜讓人把華佗請來。華佗見到曹操,靜靜的看了一看,緩緩的說:“大王頭腦疼痛,因患風而起。病根在腦袋中,風涎不能出。服湯藥沒什麼效果了。但我有一個辦法,請大王先服下‘麻肺湯’(麻藥),然後用利斧砍開腦袋,取出風涎,就可以除根您的病了。”

曹操一聽,大怒道:“你這是要殺掉我呀!”於是,就把華佗關進了監獄。最後,曹操還是患這個嚴重頭風病而死的。

華佗看到曹操腦中這個“風涎”是個什麼東西呢?據說,它是個類似腫瘤一樣的東西。那在當時的朝代,並沒有透視儀器,爲什麼華佗看到了曹操有瘤子呢?

其實,古代的大醫學家,具有這種“透視”功能的並不在少數。

扁鵲

司馬遷在《史記》中記載了扁鵲齊桓侯(齊桓公)“視疾”的故事。扁鵲路過齊國,齊桓侯召見了他。在大殿上,扁鵲說:“大王身體的腠理(皮膚、肌肉的紋理,又指皮膚和肌肉的交接處)有疾病,如果不治療,恐怕病邪會繼續入侵。”那時,桓侯還沒有任何病症,他根本不相信扁鵲的診斷結果。扁鵲走後,桓侯還和左右嘲笑扁鵲圖利益,拿個沒病的人來顯示自己有本事。

過了五天,扁鵲又去見齊桓侯,說他的病情已經到達血脈,不治恐深。齊桓侯說“我沒病”,很不高興。又過了五天,扁鵲又去見齊桓侯,說他的病情已經到達腸胃間,不治將深。齊桓侯沒搭理,很不高興。又過了五天,扁鵲又去,望見齊桓侯就退走了。齊桓侯派人問原因。扁鵲說:“病在腠理,可以用熱水熨帖患處;病在腸胃間,可以用鍼灸治療;病在血脈,還可以用藥酒;病在骨髓,就是掌管命運的小神也沒辦法了。現在已經在骨髓,我也沒什麼說的了。”又過了五天,當桓公病倒,叫人再找扁鵲時,扁鵲已經逃跑了,齊桓公也就是得此病死了。[1]

同樣,沒有化驗結果、也沒有CT等設備,爲什麼扁鵲也看到了齊桓侯腸胃和骨髓裏的病了呢?

文摯

此外,戰國時有位名醫叫文摯,醫術高超,具有特異功能,他也通過“透視”功能爲病人診療。他站在病人的背後,就能清楚看到病人心臟部位的病竈情況,然後爲其治癒疾病。《古今醫統大全》中記載,“戰國時宋之良醫,洞明醫道,兼能異術。龍叔子有疾,文摯令背明而立,從後視之曰:吾見子之心,方寸之地虛矣。治之遂愈。”[2] 明代醫學家李橚在中醫啓蒙書《醫學入門》中,也對文摯用透視診療有同樣的記載。[3]

李時珍在《奇經八脈考》中,對張紫陽《八脈經》的陰蹺脈有過這樣的評註:“頻湖曰:丹書論及陽精河車,皆往往以任、衝、督脈、命門、三焦爲說,未有專指陰蹻者。而紫陽《八脈經》所載經脈,稍與醫家之說不同,然內景隧道,惟反觀者能照察之,其言必不謬也。”[4]

這裏的“內景隧道”,“反觀者能照察之”,同樣也是通過“透視”功能,看到了人體經脈後而得出的驗證結果。

古代醫學中的修煉因素

中國古代傳統的醫學,都與道家、儒家、佛家以及人體修煉有關。目前保存下來的最早的傳統醫學經典著作《黃帝內經》,相傳就是來自黃帝與受仙人傳授醫術的岐伯、雷公等多人坐而論道的記述。因此,醫術在古時爲“岐(岐伯)黃(黃帝)之術”,中國也有“醫道同源”的說法。醫神孫思邈也是一位道士,也善於談老子、莊周之道,擅長陰陽、推步,妙解數術。

除了道家之外,宋代以後也有講“醫出於儒”。明代李橚也在《醫學入門》中提到:蓋醫出於儒,非讀書明理,終是庸俗昏昧,不能疏通變化。” [5]

既然是古時醫術與修煉有關,那在傳授醫術時,那些神醫們也都是要挑選徒弟才傳的。他們往往都會挑那些道德品質高尚、人品非常好的徒弟來傳。扁鵲得高人傳醫術就是這樣的例子。

神醫扁鵲像([唐] 甘伯宗木刻)(圖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神醫扁鵲像([唐] 甘伯宗木刻)(圖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扁鵲年輕時幫人照管一個客舍。住客來來往往,唯有長桑君讓他感到很特別,對他禮遇有加。而長桑君也知道扁鵲非同一般常人。在那個客捨出入十多年後,長桑君私下把扁鵲叫到自己的房間閒坐,對扁鵲說:“我有祕方,年紀大了,想傳給你,不要泄露出去。”扁鵲答應了。於是他從懷中拿出藥給了扁鵲,告訴他怎麼吃,吃三十天后就能知物,還把他所有的祕方書都給了扁鵲,然後長桑君突然就不見了。他一定不是個凡人。扁鵲按照長桑君所說的吃藥,三十天后真具備了超常的透視功能,能“視見垣一方人。以此視病,盡見五藏癥結,耳。” [1] 意思是天目開了,能夠隔牆看物,透視人體。用來看病,五臟的疾病、癥結所在一目瞭然,但是特意在看病時作出診脈的樣子。扁鵲“特以診脈爲名”,因爲尋常人不能理解,會說你怎麼不經過望聞問切,和我沒有任何接觸就說出我的病,給我開方子配藥。這些超能力也沒辦法向常人解釋,說了可能也不相信,做做樣子可以省卻諸多麻煩。

不僅僅是神醫或大醫學家,就是當一名普通的醫生,對古人的道德品行要求也是很嚴格的。“醫司人命,非質實而無僞,性靜而有恆,真知陰功之趣者,未可輕易以習醫。”[5] 大概意思是說:行醫是掌管人命的大事,只有品德誠實不虛、性格沉靜而有恆心、並且真正知道積陰德之重要性的人,這樣的人纔可以讓他學醫。這是古人師父考察徒弟能不能教的標準。

那既然德行好的人立志行醫,那就要考慮怎樣下功夫學了。李橚告誡學醫者,每天早晨五鼓(凌晨3至5點)起牀清心打坐,然後再誦讀《孝經》《論語》等一兩本儒書,以清理思想中的雜念和不好的念頭。“每五鼓清心靜坐,及早起仍玩儒書一二,以雪心源。”[5] 在每天診治病人時,時時保持早晨“清心靜坐”的心靜狀態,這樣就會使診治效果提高。

在古時,無論是道家、儒家,還是佛家,都是講究打坐的。道德高尚的修煉人、或已在道中之人,他們在行醫的過程中,濟世救人、積德行善、不斷的提高自己的修爲,再加上每天打坐進行人體修煉,其自身人體的潛能或功能就容易被高人或有能力的高功師父打開或加強,這樣他們就具備了一些人們所講的的特異功能,例如,透視人體、宿命通功能等。其實宿命通功能也是和天目有關的一種功能。

​​東漢末期的醫聖張仲景就具有宿命通功能。張仲景見到當時“建安七子”之一的王粲(字仲宣)時,王仲宣只有二十歲出頭,是魏國國君身邊的親信侍中。張仲景對他說:“您有病,四十歲會眉毛脫落,眉毛脫落半年後就會死去。”然後告訴王仲宣服五石湯可免。仲宣嫌怨張仲景言辭不恭,收下了湯藥卻沒有服用。過了三天,張仲景見到仲宣時又問:“服湯了嗎?”仲宣回答:“已服。”張仲景說:“從面色徵候看,根本沒有服藥。您怎麼這麼輕視自己的生命呢?”然而仲宣還是不相信。20年後仲宣果然眉毛脫落,187天后,仲宣離世,應驗了張仲景說的話。[10]

醫聖張仲景像([唐] 甘伯宗木刻)(圖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醫聖張仲景像([唐] 甘伯宗木刻)(圖片:Wellcome Images,CC BY 4.0)

具備了這些功能的醫生,他們就可以透過現存的表面空間,看到另外不同空間的物質和物體,例如,看到了人體的經脈等。他們不但可以看到病人的表徵,內在的情況,還可以再深一層的看到造成有病的根本原因。這樣,也不難理解爲何古代醫學講究人體與宇宙的相互聯繫,五臟與五行之間協調平衡的道理了。

修煉界,大家很清楚這種透視人體等功能與人的“天目”有關。這種“潛能”人人都具備,有的人天生就具有很強的這種功能,有的人是要經過正法修煉後,這種功能才被開發和加強的。

除了在修煉界之外,東、西方的古老文明中,也一直都流傳有“第三隻眼”的說法。在近代自然科學的研究中,圍繞着松果體與“第三隻眼”的話題也是人們非常關注的焦點之一。

第三隻眼”與松果體

人的眼球結構包括瞳孔、水晶體、視網膜等。外界的光線經過瞳孔、水晶體的折射,投射到有感光細胞(視杆細胞和視錐細胞)的視網膜上,再通過視神經傳導到大腦的松果體這個區域。

松果體(pineal body)是一個紅褐色的豆狀小體,長5~8mm,寬爲3~5mm,是人體最小的器官。[6] 它位於人體腦部中央的附近,介於兩個大腦半球之間。

松果體雖然很小,但它卻影響整個人體的運行。在現代醫學上發現,松果體分泌的褪黑激素會與人體睡眠、青春期的到來或性發育都有關係。[7] 除了能分泌褪黑素之外,松果體還具備着一些類似視網膜的結構,對光有反應,並且有成像能力。人類的松果體一直會隨着嬰兒成長而生長,大約當嬰兒長大到1-2歲之後,松果體也就保持穩定了。[8]當兒童到7-8歲時,松果體的生長達到高峯,然後逐漸減慢。[9] 所以,現代醫學上認爲,松果體是一隻退化的眼睛。但也有實驗證明,即使病人已經失去雙眼,當外界有刺激時,松果體還會像眼睛一樣做出反應。這一事實,使一些研究者產生疑惑,也許松果體並不是一隻退化的眼睛。

人體中有許許多多的眼睛?

修煉界,還有一種說法,除了通過松果體(道家稱之爲“泥丸宮”)區域的天目能看之外,人體的其它地方也都可以看。例如,有的孩子可以用耳朵、或用手等處識字。那這又是爲什麼呢?在人體中,真的是每個穴位、每個汗毛孔都是一隻眼睛嗎?人的天目真的是一個大系統?

對於這些不解之謎,現代醫學界都尚未揭開謎底,但修煉界對此是有明確認識的。

參考資料

[1]《史記⋅扁鵲倉公列傳》

[2] 《古今醫統大全》,卷之一 歷世聖賢名醫姓氏

[3]《醫學入門》,李橚,《序》

[4]《奇經八脈考》,李時珍,《陰蹻脈》

[5] 《醫學入門》,李橚,《外集·卷七》

[6] 中文維基,松果體

[7] Pineal gland. Wikipedia

[8] Lack of pineal growth during childhood. Schmidt F, Penka B, Trauner M, Reinsperger L, Ranner G, Ebner F, Waldhauser F. J Clin Endocrinol Metab. 1995 Apr;80(4):1221-5.

[9] 葉百寬/郭霞珍,松果體的研究進展,[J],解剖科學進展,2000年第6卷第1期。

[10] 《鍼灸甲乙經·序》,皇甫謐

責任編輯:文思敏

希望之聲版權所有,未經希望之聲書面允許,不得轉載,違者必究。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