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中國央行,美聯社圖片。
圖爲中共央行。(美聯社圖片)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2日】(本台記者賀景田綜合報導)中共央行自週一(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匯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爲0。分析人士認爲,此舉是爲此前人民幣匯率升值較快降溫。由於中國經濟內需疲弱外需依賴度較高;外需亦即出口,是拉動經濟的主要引擎之一,而人民幣升值顯然會抑製出口,減少淨外需,將進一步壓制中國經濟

人民幣匯率降至一週新低

中共央行上週六(10月10日)宣佈,自2020年10月12日起,將遠期售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20%下調爲0。

路透引述分析人士觀點報道稱,近期人民幣升值速度較快,此時調降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將降低企業遠期購匯以及投資者做空人民幣的成本,有利於增加購匯需求,緩和人民幣升勢。

上週五,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最高上漲1.5%,創下15年來最大單日漲幅。

週一(10月12日),人民幣在岸匯率一度下跌0.5%,至1美元兌6.7276元人民幣,降至一週新低。

2018年8月6日起,中共央行遠期售匯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爲20%,當時的背景是人民幣連續八週走貶,創1994年匯率並軌以來最長連跌記錄。

從2015年10月15日起,中共央行開始對從事代客遠期售匯的金融機構收取外匯風險準備金,準備金率爲20%,當時,人民幣人民幣面臨大規模外流壓力,此舉目的是提高投資者做空人民幣的成本。2017年9月,徵收比例又降爲零,但2018年8月在貿易戰影響下,人民幣兌美元持續快速貶值,中共央行再次將遠期售匯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零上調至20%。

人民幣升值過快傷及出口

中國經濟內需疲弱外需依賴度較高,外需亦即出口,是拉動經濟的三個引擎之一。

對於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來說,人民幣升值過快傷及出口,會抑制經濟復甦。

王有鑫表示,近期人民幣匯率升值速度過快,在一定程度上傷害了本就脆弱的實體和出口部門,對經濟復甦產生部分抑制。

瑞穗銀行(Mizuho Bank)首席亞洲外匯策略師張建泰(Ken Cheung)表示,這一最新政策變化的時機顯示,中共政府可能將人民幣過度走強視爲一種風險。

張建泰說,“因此,中國央行採取了預防性行動來減緩人民幣升值的步伐”,以避免對中國經濟疫情後的復甦造成損害。

澳大利亞和新西蘭銀行集團駐上海的經濟學家邢兆鵬表示,“北京不希望人民幣升值過快”,但也不希望人民幣貶值太多。

中國財經評論人士“憑欄欲言”也在10月11日撰文表示,中共央行多次強調維持人民幣區間內震盪,以過去一年的觀測來看,其屬意的區間是6.8-7.2,現在則超過6.7,顯然已經突破了上限。

憑欄分析稱,突破下限固然會招致熱錢外流,影響國際收支平衡;但突破上限卻會壓製出口。企業創匯能力是匯率的基本面,匯率突破上限反過來會影響匯率基本面惡化,創匯能力下降也將影響國際收支平衡。目前,外需尚未完全恢復,對很多生存力較差的中小型出口企業影響已經顯現,匯率連續升值已將這些中小企業最後的利潤空間剝奪,因此,央行有動機將匯率重新穩定在6.8-7.2區間,以穩定出口企業的匯率生存環境。

憑欄認爲,淨外需是拉動經濟的三駕馬車之一,匯率升值顯然將抑製出口,減少淨外需,進而會壓制中國經濟,造成其反彈無力。

責任編輯:宋月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最新文章

更多 >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

熱門文章

更多 >

最熱文章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