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图:克丽丝特尔•陈(Crystal Chen)女士。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让所有机构都犯罪;中共就是要把他们变成党国顺民,否则他们就会死去(大纪元合成)
克丽丝特尔•陈女士:为了迫害法轮功,中共把所有机构都犯罪化;中共就是要把人变成党国顺民,否则就会死去。(大纪元合成)

【思想领袖】中国的盖世太保仍在运作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2日】(本台记者紫静综合报导)

北京当局掩盖中共病毒(冠状病毒)疫情爆发,对香港强行实施所谓《国安法》,对维吾尔人进行集中营关押……很多人因此觉醒,看到中共统治的残暴;更让世界震惊的是,在过去的21年里,法轮功学员因为“真善忍”信仰一直被妖魔化、酷刑折磨和杀害,甚至被强行活体摘取器官,这一事实被国际社会认定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

《美国思想领袖》资深记者杨杰凯(Jan Jekielek)邀请到克丽丝特尔·陈(Crystal Chen,陈华)女士和法轮大法信息中心执行主任列维·布罗德(Levi Browde),两位嘉宾分享了令人匪夷所思、却真实的事实。他们的故事以及观点打开了一扇窗,让人们看到中共当局正在怎样威胁中国人、香港人以及全世界。这里摘取精彩部分展现给读者,并附上节目全部视频以供观看。

因为对母亲的爱使孝顺的她走入修炼   

克丽丝特尔·陈女士,是一位被中共非法抓捕过6次、在酷刑中幸存下来的法轮功学员。陈女士受过良好的教育,有一个幸福的家庭,1999年前在广州最大的一家纺织品进出口公司担任经理助理,工作很有前途,一直生活得很幸福。

她修炼法轮功之前是一个绝对的无神论者,不相信存在高级生命,也不知道精神修行可以让一个人觉悟;她对气功一无所知,在中国出生长大,认为所有的气功和宗教都是迷信,不是好东西,所以也就根本不相信。

陈女士的母亲原是一名女高音歌手,可是突然间,她的生活从舞台上的明星跌落到一无所有,就连身体都动不了,非常悲哀。她在一家肿瘤医院住院期间,有人送给她一本名为《转法轮》的书,是法轮功指导修炼的主要著作,她认为非常好,决定出去试一试。

母亲告诉女儿,“你不知道我在医院多痛苦,我的病没办法治。”尽管陈女士很怀疑,但是因为爱妈妈,所以决定陪着她去,想看看这个法轮功能不能管用。结果是非常有效,母亲炼功几个月后,神奇地康复了。陈女士想,“这是什么?这太新鲜了!”于是也开始读那本书。

就这样,从1997年开始陈女士和母亲一起走入法轮功修炼。当时法轮功在当地和其它城市广受欢迎。陈女士回忆说:几乎在所有的公园里,都有法轮功免费辅导班;而且在单位里午饭期间,她也和别的人一起安静地打坐炼功,那段日子非常幸福,

嘉宾列维·布罗德补充说:法轮功是佛家精神修炼功法,以“真、善、忍”原则为核心。法轮功于1992年首次传出,到1999年已经有一亿人在修炼。这是一个巨大的人群,即使是在中国这样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每13个人就有一人在修炼,每个省份都有人在修炼,各行各业都有人在修炼,包括政府高级官员、家庭主妇、农民等等,没有你想不到的。

但是由于中共的独裁专制妒忌,1999年7月20日中共对这一广受欢迎的精神修炼群体开始了惨无人道的迫害,企图彻底消灭法轮功

在迫害法轮功问题上,中共在施压和威胁所有人

陈女士说:由于修炼法轮功,我妈妈也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她在拘留所、劳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再后来被送到一所洗脑中心。那是一个专门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机构,无需审判也不受任何法律监督,那是一所黑监狱。在经历了多年的迫害以后,我妈妈被释放回家,随后不久于2006年8月去世。

对于我而言,对法轮功的迫害不只是对法轮功团体本身的迫害,而是对整个人性和精神尊严的迫害。有人想,“法轮功学员正在被迫害”,可是他们不知道,与此同时,我的家人和同事都受到了威胁。比如,在我入狱期间,我的丈夫被“610办公室”(为迫害法轮功而成立的法外警察机构)强迫与我离婚。

他们强迫我爸爸对我说:“如果你不按照党要求你做的去做,不放弃法轮功,我就和你断绝父女关系。”这听起来很荒唐,但这就是中共当局强迫无辜民众做的事,给你的家庭施压,制造恐惧,因为人们都不想失去已有的利益、舒适的生活、他们的生计、工作、自由,甚至生命。共产党就是要给所有有关联的人制造恐惧。

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三原因

布罗德先生表示:早在1999年,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实际上是唯一一个执意要迫害法轮功的人,没有其他人,包括国家最高权力机关政治局常委的其他成员。

实际上他在盯着法轮功,他想要迫害法轮功是出于三个原因:第一法轮功太受欢迎了,一亿(修炼)人处在中共的直接控制之外,这个人数很多。第二是意识形态,确切地说,共产党是一个无神论组织,而法轮功则是以信仰为基础的团体,深深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因此被江泽民视为一种意识形态上的威胁。

但是我认为,真实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或许其中最不幸的原因是:江泽民是第一个未曾真正参加过革命,因此没有任何威信可言的中共领导人。面对他的竞争者,他急于建立他自己的功业。就在他努力之际,法轮功出现了,风靡全国,人人都在谈论法轮功多么好,这等于抢了他的风头。于是他宣称“我们必须消灭法轮功”。在1999年夏天(围绕法轮功问题)出现了一场政治斗争,但是他占了上风。

冷屠杀:加重酷刑和高强度洗脑

记者杨杰凯问到,当时的独裁者江泽民说“我们要铲除这个组织”。“铲除”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它并不等于“我们一定要把这些人都杀掉”,对不对?

布罗德说: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这场运动的背后是什么?真正包含着什么?我看到一位学者把它称为“冷屠杀”。(“铲除”)真实的意思是:我们要抓住这上亿人,不是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待犹太人那样,把他们放入毒气室,从肉体上消灭他们,我们是要转化他们的思想,通常是使用加重酷刑和高强度的洗脑技术。其目的是真正地改变人的想法,使其变成另外一个人,把从一个努力向“真、善、忍”看齐的人,变成一个完全服从政府的人。

我认为最有说服力的个人故事之一,是《华盛顿邮报》的一篇文章中讲的故事。我记得这个故事发生在2001年或者2002年,他们找到了某个经历过整个转化过程的人。这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监禁,不仅遭受了酷刑折磨,而且经受了可怕的心理摧残,虽然转化了他,但是这还达不到标准;他必须去学习班,表现出正在接受共产主义思想;这还达不到标准,他还必须站在镜头面前,宣布忠于党,说党多么的伟大,由他们为他录像。

他经历了这个过程。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在结尾处他说,“我已经明白,作为人所能做出的最坏的、像是地球上最坏的动物”(I have seen the worst of what man can do. We really are the worst animals on Earth)。我想,他的案例是江泽民所谓的“铲除”的生动写照,他就是要把人彻底变成共产国家的忠实拥护者,否则就让他在这个过程中死掉。

系统性酷刑折磨,体检物色“合格”的器官供体

陈女士:我未经审判被判强制劳教,被送到了一个拘留所、一个洗脑中心,以及中共政权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五花八门的机构。我还经历了不同种类的酷刑折磨,当然,不仅是肉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

在天河拘留中心,被迫接受高浓度盐水的折磨。听起来很怪异,但是这个折磨是真实的,我被强迫咽下高浓度盐水。

我记得在劳教所期间,我遭到了系统性地酷刑折磨,但是与此同时,劳教所或者拘留所中,只有法轮功学员被要求体检。当时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后来被释放后才得知“活摘器官”的事情,这太恐怖了!我甚至无法想像会发生什么。他们正在物色无辜的、健康的法轮功学员。

“活摘器官”今天仍然存在,还在进行

布罗德:我们首次注意这件事的时候,有一名医生和另一名医生的前妻找到我们,作证说,“看看这些正在发生的事情”。于是我们马上开始调查,发现了一些非常令人不安的证据。具体而言,秘密调查员给不同的医院打了一些电话,录音中我们听到医生们承认:只需几天或一个星期,就可以拿到器官;是的,它们来自法轮功群体。

此后,一些记者和人权律师开始介入这一事件,开始了更多的调查,发现在中国的各家医院,你几天或几个星期就能得到器官。但是在大多数国家,要等上几个月或者几年,因为想一想,你需要等到有人刚好死亡,而且其器官恰好与你的匹配。但是在中国,他们说只需要等待几天或几星期。那么只有一种情况:有那么一批人已经经过了体检,可以被杀以便摘取器官供移植用。

事实上,「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在几个月前作出了最终裁决,他们的结论是:活摘不仅肯定有,而且大规模地发生着,今天仍在发生。我认为有趣的是,如果你注意到几个月以前的新闻,在武汉,他们对双肺移植大吹大擂。

怪异的是,这里显示出的危险信号,与我们一直观察到的强制“活摘器官”一模一样: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这些肺?并且这么快地送到武汉的?无论是基于新的证据,还是法庭已经作出的裁决,一切都清楚地表明,“活摘器官”今天仍在进行。

对“天安门自焚”案的种种质疑

布罗德:《华盛顿邮报》的一位名叫菲利普·潘(Philip P. Pan,潘公凯)的勇敢记者前去中国调查,到了那两个据说是自焚者的家乡,却发现没有人曾经见过这两人修炼;他们在广场上所说的话以及他们的坐姿,都存在各种反常现象,没有任何细节像法轮功(修炼人)。

警察的行为非常怪异:等待着自焚者说完台词,以便他们拍摄用做宣传,之后才盖上灭火毯扑火。这一切行动与他们在天安门广场对待法轮功学员的方式完全不同。如果你见过任何录像,你会看到如果有人进入广场刚说点赞扬法轮大法的话,他们就会飞奔过来,抓住他们,将其摔倒在地,然后塞入面包车内,确保他们不能出声,而这一次则完全相反。

多家机构都做过调查,说那些人明显在演戏,众多反常迹象证明一切,他们不仅使用了所有电影技术,而且事实上报导速度之快,在几小时内就完成了。我感觉有些报导,在所谓的受害者被送到医院之前就已经写好了,有些报导速度之快,就像是宣传闪电战一样。(中共官媒的视频)几乎是不分昼夜地被播放了很长时间。大家都知道那是导演出来的,但是造成的伤害无法挽回,因为在中国只有一家媒体,就是官媒,这产生了效果。

盖世太保“610办公室”是法外机构

难以想像一个如盖世太保那样的机构,专门镇压、迫害法轮功,它已经运行了21年。

布罗德:这个机构名叫“610办公室”,于1999年6月成立,即在宣布迫害之前,他们已经在做准备了。这是一个法外机构,直接向政治局汇报,这意味着它对全国任何政府机构、任何警察组织都有控制权;它的唯一使命、成立的唯一目的,就是执行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命令。这就是“中国的盖世太保”这个名字的由来。

这是他们的全部工作,为了迫害法轮功,他们可以推翻省级、市级、地方级的决定,它已经运行21年了。如今,就像中共在其它方面的一贯做法一样,几年前他们宣布“我们将要解散610办公室,我们不再需要它了”。可是随后,甚至一直到今年,中共发出的文件以及其它证据表明,这个机构仍在运行,仍在执行其迫害法轮功的核心工作。这就是“中国的盖世太保”的概况。

中共把所有机构都犯罪化了,给世界带来同样风险

布罗德: 这些年来,我们看到的明显特点之一就是,那些执意迫害法轮功的人,那些参与迫害的人,飞黄腾达,那些不肯参与的人要么遭降职,要么被解雇。我的意思是,根本上讲,如果你是企业老板,你说“我发现我们单位有三个法轮功学员,把他们送到劳教所去”,如果是这样,你就会升迁。我们在各行各业都看到这种现象。那么它对企业文化和整个社会会有什么影响呢?从根本上讲,这就是把所有机构都犯罪化了。

这其实是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中国法庭」(China Tribunal)首席检察官在终审判决中说的。他对强制“活摘器官”进行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与中共打交道就是和罪犯国家打交道。的确如此,导致这种结果的主要原因,是对法轮功的迫害。

如今国际社会必须解决这个问题,因为这些机构已经变成了武器,迫害机制已灌注其中,有专职迫害的领导,有围绕迫害而进行的宣传,而且正在影响着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商业和我们的媒体。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后果。你看看NBA的遭遇,看看中共当局怎样煽动我们的国会议员,让他们迫害法轮功,干这干那。这类影响出现在我们与中共交往的所有领域,表现出同样的特点,给我们带来同样的风险。

迫害造成的悲剧还在发生着

布罗德:我想要说几件事。一个是想要告诉大家(对法轮功的)迫害还在继续。我们每天都有来自中国的案例,都有人被抓。比如,在6月末,在北京地区有36人被抓,就是因为他们是法轮功修炼者,其中一位68岁的老年妇女,在被抓几个小时后死在了拘留所。

还有4月19日的一个案例,有位妇女不是法轮功学员,但是她丈夫是,她正在保护他丈夫,警察逮捕了她,在拘留期间毒打她,结果她死了。迫害直到今天还在继续,21年后悲剧仍在发生着。

责任编辑:辛吉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