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圖:克麗絲特爾•陳(Crystal Chen)女士。爲了迫害法輪功,中共讓所有機構都犯罪;中共就是要把他們變成黨國順民,否則他們就會死去(大紀元合成)
克麗絲特爾•陳女士:爲了迫害法輪功,中共把所有機構都犯罪化;中共就是要把人變成黨國順民,否則就會死去。(大紀元合成)

【思想領袖】中國的蓋世太保仍在運作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2日】(本台記者紫靜綜合報導)

北京當局掩蓋中共病毒(冠狀病毒)疫情爆發,對香港強行實施所謂《國安法》,對維吾爾人進行集中營關押……很多人因此覺醒,看到中共統治的殘暴;更讓世界震驚的是,在過去的21年裏,法輪功學員因爲“真善忍”信仰一直被妖魔化、酷刑折磨和殺害,甚至被強行活體摘取器官,這一事實被國際社會認定爲“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美國思想領袖》資深記者楊傑凱(Jan Jekielek)邀請到克麗絲特爾·陳(Crystal Chen,陳華)女士和法輪大法信息中心執行主任列維·布羅德(Levi Browde),兩位嘉賓分享了令人匪夷所思、卻真實的事實。他們的故事以及觀點打開了一扇窗,讓人們看到中共當局正在怎樣威脅中國人、香港人以及全世界。這裏摘取精彩部分展現給讀者,並附上節目全部視頻以供觀看。

因爲對母親的愛使孝順的她走入修煉   

克麗絲特爾·陳女士,是一位被中共非法抓捕過6次、在酷刑中倖存下來的法輪功學員。陳女士受過良好的教育,有一個幸福的家庭,1999年前在廣州最大的一家紡織品進出口公司擔任經理助理,工作很有前途,一直生活得很幸福。

她修煉法輪功之前是一個絕對的無神論者,不相信存在高級生命,也不知道精神修行可以讓一個人覺悟;她對氣功一無所知,在中國出生長大,認爲所有的氣功和宗教都是迷信,不是好東西,所以也就根本不相信。

陳女士的母親原是一名女高音歌手,可是突然間,她的生活從舞臺上的明星跌落到一無所有,就連身體都動不了,非常悲哀。她在一家腫瘤醫院住院期間,有人送給她一本名爲《轉法輪》的書,是法輪功指導修煉的主要著作,她認爲非常好,決定出去試一試。

母親告訴女兒,“你不知道我在醫院多痛苦,我的病沒辦法治。”儘管陳女士很懷疑,但是因爲愛媽媽,所以決定陪着她去,想看看這個法輪功能不能管用。結果是非常有效,母親煉功幾個月後,神奇地康復了。陳女士想,“這是什麼?這太新鮮了!”於是也開始讀那本書。

就這樣,從1997年開始陳女士和母親一起走入法輪功修煉。當時法輪功在當地和其它城市廣受歡迎。陳女士回憶說:幾乎在所有的公園裏,都有法輪功免費輔導班;而且在單位裏午飯期間,她也和別的人一起安靜地打坐煉功,那段日子非常幸福,

嘉賓列維·布羅德補充說:法輪功是佛家精神修煉功法,以“真、善、忍”原則爲核心。法輪功於1992年首次傳出,到1999年已經有一億人在修煉。這是一個巨大的人羣,即使是在中國這樣一個人口衆多的國家,每13個人就有一人在修煉,每個省份都有人在修煉,各行各業都有人在修煉,包括政府高級官員、家庭主婦、農民等等,沒有你想不到的。

但是由於中共的獨裁專制妒忌,1999年7月20日中共對這一廣受歡迎的精神修煉羣體開始了慘無人道的迫害,企圖徹底消滅法輪功

在迫害法輪功問題上,中共在施壓和威脅所有人

陳女士說:由於修煉法輪功,我媽媽也遭受了非人的迫害,她在拘留所、勞教所受到酷刑折磨,再後來被送到一所洗腦中心。那是一個專門用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機構,無需審判也不受任何法律監督,那是一所黑監獄。在經歷了多年的迫害以後,我媽媽被釋放回家,隨後不久於2006年8月去世。

對於我而言,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只是對法輪功團體本身的迫害,而是對整個人性和精神尊嚴的迫害。有人想,“法輪功學員正在被迫害”,可是他們不知道,與此同時,我的家人和同事都受到了威脅。比如,在我入獄期間,我的丈夫被“610辦公室”(爲迫害法輪功而成立的法外警察機構)強迫與我離婚。

他們強迫我爸爸對我說:“如果你不按照黨要求你做的去做,不放棄法輪功,我就和你斷絕父女關係。”這聽起來很荒唐,但這就是中共當局強迫無辜民衆做的事,給你的家庭施壓,製造恐懼,因爲人們都不想失去已有的利益、舒適的生活、他們的生計、工作、自由,甚至生命。共產黨就是要給所有有關聯的人製造恐懼。

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三原因

布羅德先生表示:早在1999年,當時的中共黨魁江澤民實際上是唯一一個執意要迫害法輪功的人,沒有其他人,包括國家最高權力機關政治局常委的其他成員。

實際上他在盯着法輪功,他想要迫害法輪功是出於三個原因:第一法輪功太受歡迎了,一億(修煉)人處在中共的直接控制之外,這個人數很多。第二是意識形態,確切地說,共產黨是一個無神論組織,而法輪功則是以信仰爲基礎的團體,深深紮根於中國傳統文化,因此被江澤民視爲一種意識形態上的威脅。

但是我認爲,真實的原因,主要的原因,或許其中最不幸的原因是:江澤民是第一個未曾真正參加過革命,因此沒有任何威信可言的中共領導人。面對他的競爭者,他急於建立他自己的功業。就在他努力之際,法輪功出現了,風靡全國,人人都在談論法輪功多麼好,這等於搶了他的風頭。於是他宣稱“我們必須消滅法輪功”。在1999年夏天(圍繞法輪功問題)出現了一場政治鬥爭,但是他佔了上風。

冷屠殺:加重酷刑和高強度洗腦

記者楊傑凱問到,當時的獨裁者江澤民說“我們要剷除這個組織”。“剷除”這個詞到底是什麼意思?它並不等於“我們一定要把這些人都殺掉”,對不對?

布羅德說: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這場運動的背後是什麼?真正包含着什麼?我看到一位學者把它稱爲“冷屠殺”。(“剷除”)真實的意思是:我們要抓住這上億人,不是像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對待猶太人那樣,把他們放入毒氣室,從肉體上消滅他們,我們是要轉化他們的思想,通常是使用加重酷刑和高強度的洗腦技術。其目的是真正地改變人的想法,使其變成另外一個人,把從一個努力向“真、善、忍”看齊的人,變成一個完全服從政府的人。

我認爲最有說服力的個人故事之一,是《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文章中講的故事。我記得這個故事發生在2001年或者2002年,他們找到了某個經歷過整個轉化過程的人。這名法輪功學員遭到監禁,不僅遭受了酷刑折磨,而且經受了可怕的心理摧殘,雖然轉化了他,但是這還達不到標準;他必須去學習班,表現出正在接受共產主義思想;這還達不到標準,他還必須站在鏡頭面前,宣佈忠於黨,說黨多麼的偉大,由他們爲他錄像。

他經歷了這個過程。我最深的印象之一就是,在結尾處他說,“我已經明白,作爲人所能做出的最壞的、像是地球上最壞的動物”(I have seen the worst of what man can do. We really are the worst animals on Earth)。我想,他的案例是江澤民所謂的“剷除”的生動寫照,他就是要把人徹底變成共產國家的忠實擁護者,否則就讓他在這個過程中死掉。

系統性酷刑折磨,體檢物色“合格”的器官供體

陳女士:我未經審判被判強制勞教,被送到了一個拘留所、一個洗腦中心,以及中共政權用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五花八門的機構。我還經歷了不同種類的酷刑折磨,當然,不僅是肉體上的,還有精神上的。

在天河拘留中心,被迫接受高濃度鹽水的折磨。聽起來很怪異,但是這個折磨是真實的,我被強迫嚥下高濃度鹽水。

我記得在勞教所期間,我遭到了系統性地酷刑折磨,但是與此同時,勞教所或者拘留所中,只有法輪功學員被要求體檢。當時我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後來被釋放後才得知“活摘器官”的事情,這太恐怖了!我甚至無法想像會發生什麼。他們正在物色無辜的、健康的法輪功學員。

“活摘器官”今天仍然存在,還在進行

布羅德:我們首次注意這件事的時候,有一名醫生和另一名醫生的前妻找到我們,作證說,“看看這些正在發生的事情”。於是我們馬上開始調查,發現了一些非常令人不安的證據。具體而言,祕密調查員給不同的醫院打了一些電話,錄音中我們聽到醫生們承認:只需幾天或一個星期,就可以拿到器官;是的,它們來自法輪功羣體。

此後,一些記者和人權律師開始介入這一事件,開始了更多的調查,發現在中國的各家醫院,你幾天或幾個星期就能得到器官。但是在大多數國家,要等上幾個月或者幾年,因爲想一想,你需要等到有人剛好死亡,而且其器官恰好與你的匹配。但是在中國,他們說只需要等待幾天或幾星期。那麼只有一種情況:有那麼一批人已經經過了體檢,可以被殺以便摘取器官供移植用。

事實上,「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在幾個月前作出了最終裁決,他們的結論是:活摘不僅肯定有,而且大規模地發生着,今天仍在發生。我認爲有趣的是,如果你注意到幾個月以前的新聞,在武漢,他們對雙肺移植大吹大擂。

怪異的是,這裏顯示出的危險信號,與我們一直觀察到的強制“活摘器官”一模一樣:他們是從哪裏得到的這些肺?並且這麼快地送到武漢的?無論是基於新的證據,還是法庭已經作出的裁決,一切都清楚地表明,“活摘器官”今天仍在進行。

對“天安門自焚”案的種種質疑

布羅德:《華盛頓郵報》的一位名叫菲利普·潘(Philip P. Pan,潘公凱)的勇敢記者前去中國調查,到了那兩個據說是自焚者的家鄉,卻發現沒有人曾經見過這兩人修煉;他們在廣場上所說的話以及他們的坐姿,都存在各種反常現象,沒有任何細節像法輪功(修煉人)。

警察的行爲非常怪異:等待着自焚者說完臺詞,以便他們拍攝用做宣傳,之後才蓋上滅火毯撲火。這一切行動與他們在天安門廣場對待法輪功學員的方式完全不同。如果你見過任何錄像,你會看到如果有人進入廣場剛說點讚揚法輪大法的話,他們就會飛奔過來,抓住他們,將其摔倒在地,然後塞入麪包車內,確保他們不能出聲,而這一次則完全相反。

多家機構都做過調查,說那些人明顯在演戲,衆多反常跡象證明一切,他們不僅使用了所有電影技術,而且事實上報導速度之快,在幾小時內就完成了。我感覺有些報導,在所謂的受害者被送到醫院之前就已經寫好了,有些報導速度之快,就像是宣傳閃電戰一樣。(中共官媒的視頻)幾乎是不分晝夜地被播放了很長時間。大家都知道那是導演出來的,但是造成的傷害無法挽回,因爲在中國只有一家媒體,就是官媒,這產生了效果。

蓋世太保“610辦公室”是法外機構

難以想像一個如蓋世太保那樣的機構,專門鎮壓、迫害法輪功,它已經運行了21年。

布羅德:這個機構名叫“610辦公室”,於1999年6月成立,即在宣佈迫害之前,他們已經在做準備了。這是一個法外機構,直接向政治局彙報,這意味着它對全國任何政府機構、任何警察組織都有控制權;它的唯一使命、成立的唯一目的,就是執行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命令。這就是“中國的蓋世太保”這個名字的由來。

這是他們的全部工作,爲了迫害法輪功,他們可以推翻省級、市級、地方級的決定,它已經運行21年了。如今,就像中共在其它方面的一貫做法一樣,幾年前他們宣佈“我們將要解散610辦公室,我們不再需要它了”。可是隨後,甚至一直到今年,中共發出的文件以及其它證據表明,這個機構仍在運行,仍在執行其迫害法輪功的核心工作。這就是“中國的蓋世太保”的概況。

中共把所有機構都犯罪化了,給世界帶來同樣風險

布羅德: 這些年來,我們看到的明顯特點之一就是,那些執意迫害法輪功的人,那些參與迫害的人,飛黃騰達,那些不肯參與的人要麼遭降職,要麼被解僱。我的意思是,根本上講,如果你是企業老闆,你說“我發現我們單位有三個法輪功學員,把他們送到勞教所去”,如果是這樣,你就會升遷。我們在各行各業都看到這種現象。那麼它對企業文化和整個社會會有什麼影響呢?從根本上講,這就是把所有機構都犯罪化了。

這其實是傑弗裏·尼斯(Geoffrey Nice),「中國法庭」(China Tribunal)首席檢察官在終審判決中說的。他對強制“活摘器官”進行了調查,得出的結論是:與中共打交道就是和罪犯國家打交道。的確如此,導致這種結果的主要原因,是對法輪功的迫害。

如今國際社會必須解決這個問題,因爲這些機構已經變成了武器,迫害機制已灌注其中,有專職迫害的領導,有圍繞迫害而進行的宣傳,而且正在影響着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商業和我們的媒體。我們已經看到了它的後果。你看看NBA的遭遇,看看中共當局怎樣煽動我們的國會議員,讓他們迫害法輪功,幹這幹那。這類影響出現在我們與中共交往的所有領域,表現出同樣的特點,給我們帶來同樣的風險。

迫害造成的悲劇還在發生着

布羅德:我想要說幾件事。一個是想要告訴大家(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我們每天都有來自中國的案例,都有人被抓。比如,在6月末,在北京地區有36人被抓,就是因爲他們是法輪功修煉者,其中一位68歲的老年婦女,在被抓幾個小時後死在了拘留所。

還有4月19日的一個案例,有位婦女不是法輪功學員,但是她丈夫是,她正在保護他丈夫,警察逮捕了她,在拘留期間毒打她,結果她死了。迫害直到今天還在繼續,21年後悲劇仍在發生着。

責任編輯:辛吉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