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胡錫進狂批任志強:玩政治「屁股」一定要乾淨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2日】(主持人:石濤)

欺師滅祖,我們節目中講了很多,那個詞是老書上有的,《西遊記》上有,《封神演義》上有,《聊齋》上沒有,《聊齋》盡講鬼的東西,我們通常說的那些有修行的東西有。

欺師滅祖在某種程度上家族,你如果欺騙你的師父的話,這個家族就完了,就等於我們通常說的牌位,一般大家去的太廟,其實是這個。在故宮的兩側,一個是勞動人民文化宮,另外一個是中山公園。中山公園好像是太廟,我記不得了,你要查原來的。這兩個裏面其中一個一定是有太廟。另外一個是有五色土的,就是供天地、供土地用的,是五穀豐登的那個。

太廟在我們看到的皇族大院當中一定都有,一些權貴,他分了,在皇帝那欄是七個,往前走七個牌位,一品大臣往前走五個牌位,三七五這麼走的,到民間就是你祖宗一個牌位,你不能立三個牌位。

所以我們講七的定數,其實這都是有關係的。紂王當初燒掉太廟,紂王的太廟一燒,元始天尊跟太乙真人說,你趕快讓哪吒投胎。他不燒太廟,紂王就有戲,太廟一燒,紂王就沒戲了。人家講的是這個,欺師滅祖其實就出現了。

欺師滅祖我以爲是針對個人的,如果你在信神的角度來講,你去利用了神的概念,很多都是欺師滅祖的,你看現在去宗教,你看現在天主教教宗這麼幹,藉着爲了教友不至於那麼難受,這是講的在中國的地下教會,他向共產黨妥協,用人的這一面的本身的所謂的關愛,去代替本該修行人上天堂的他神性的一面。

今天有多少聽得懂,那教宗多大勢力啊,那教宗的財產、教宗的勢力超過了一般國家的領導人,結果他的說法是爲了人不至於太受苦,而跟中共勾肩搭背。

如果人都不用那麼受苦,你就可以慈悲的話,當初耶穌幹嘛啊?耶穌幹嘛受那麼大苦替人間贖罪?你坐在那兒,吃香的喝辣的,天主教裏盡是那個,什麼叫戀童癖?那根本不是,那純粹就是連小狗子都不如,就這麼胡來。戀童癖還有個字呢,他哪有什麼戀啊。

在波士頓,在18年前發生過的故事,後來被好萊塢拍成影片了,那哪是什麼戀童癖啊?你想到天主教,走這一行,到了年齡七吃咔嚓他就幹了,外頭就弄那個小孩去。

所以這是在宗教當中,在我個人角度來講看到,人其實要懂得這些,懂得這些纔會有道德約束,不懂得這些,就有人間的自由,就是那個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女人的身體女人自己做主,在墮胎的問題上,她可以把自己的孩子殺了,墮胎嘛。那那個孩子他怎麼給自己做主啊?被你殺掉的你自己的孩子,他怎麼給他自己做主?他是不是活的?如果他不是活的,他就不叫殺生了。如果他是活的,因爲他不會說話,所以就得我做主,不該他做主。那你是歧視,這世上聾啞人很多啊。是不是這道理?

所以無神論的就是邪惡的,那道理講得很明白了。一個女人的身體女人做主。我們說過,那天下的女人都可以跟她老公隨便玩不玩了,說話難聽,那她殺她自己的孩子,是好聽是難聽呢?你爲什麼能接受啊?你爲什麼能講道理啊?

這個很簡單的,但今天可以在哈佛、斯坦福,今天可以登大雅之堂,今天這話,可以說在美國總統競選的殿堂上,5600多萬美國人,不算外國人,在同時觀看着她的說法,人們卻討論着對與錯,美國副總統競選的一個女人可以說出這樣的話,這是人間的敗落。

昨天披露出來的消息,在芝加哥地區有一個叫聖何西,那地方有個大學,應該是州立大學,裏面有一個孔子學院,孔子學院的院長是北京語言大學派過去的,這個人叫劉強。2019年的1月份,派到了芝加哥,到這個學校任孔子學院的院長。在10月6號晚上,FBI和當地的警察來到了他的住所,調查有關兒童色情案。兒童色情案通常是說,在網上看到的一些色情照片,但是它的限制就是可能那些孩子都在16歲,甚至14歲以下。但通常你網絡上什麼都有,你要說順照網絡去查,因爲他看了,所以就抓他,可能性很小。在美國的社會中,可能性很小。

一個年輕的波特蘭的女人可以光不溜條在馬路上順便來,警察都不敢抓她。那你看一個色情的照片無所謂的。但是同樣在美國,就像天主教出現的醜聞一樣,有些人專門去找這些小孩,花錢買這些小孩來做這些骯髒的勾當。因爲他是孩子,就出了問題了。

在今天的中國,在貴州、雲南,在很多地方,你看到,讓那些中小學生爲那些中共當官的有錢人服務,買雛。道理類似了。

這位叫劉強的捲入了這麼一件事情,在6號的晚上,FBI的人去找他,如果去找他的話,他很有可能用錢財用手段,他進入了這樣的環境,非常有可能。第二天早晨,不到10點,他在公寓被髮現自殺了。

這個事本來就給壓着,等到了9號的時候,當地的媒體就報出來了,因爲他的自殺,跟FBI的調查、跟可能跟小孩發生的性關係,用錢。這個東西醜聞就大了,關鍵他是孔子學院的院長。

這個人是北京語言大學的,北京語言大學負責在全球範圍內的孔子學院外派教師,這個叫劉強的,看着年齡不到50歲,他到芝加哥之前,是在土耳其一家大學的孔子學院任院長。很顯然他院長做得不錯,所以從土耳其到芝加哥應該是提升的過程,死了。

北京語言大學證實了這件事情,芝加哥當地的大學,第一時間把他從董事會裏給取消了,他所有的資料都給刪掉了。

這就是今天黨的幹部,孔子學院的院長,到外頭涉嫌兒童姦污案、兒童色情案,自殺,他如果不自殺的話,可能當地被抓?那這故事就多了。所以以身殉職、以身殉黨,來掩蓋黨的生命品質的意義。但他的故事揭示出來讓人們看到,這就是中國共產黨真正的生命的傳統,這是黨的好乾部,他可以從土耳其來到芝加哥,在他的業務上,在他的功績上,在他的欺騙的一切的概念中,他做得很好。只不過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溼鞋?出事了!就自己給自己點了天燈了,把自己給燒了。這就是人的一生。

這是今天在中共體制之下的一個生命的過程。而這樣的人在活着的時候,大概習近平是他們的一種榜樣。

與此同時,川普在白宮接受美國福克斯新聞網的專訪,那個人叫瑪麗亞,是學法律的,原來應該是聯邦巡視法庭的一個法官,她現在做節目主持人,所以學法律的人,是個法官,本身她在社會上的名望是蠻高的,因爲她是主持正義嘛。

在專訪當中,川普認爲他現在的身體狀況非常好,他早已經不用吃藥,2天多應該不用吃藥,他身上產生了抗體,而就他個人來講,他講出的說法就是他是被邪惡的瘋狂的中國病毒害的。

所以川普的第二期,他現在所爭取的一切,就是對中共討伐的一切,他遭到了中共病毒的打擊。

昨天我們節目中講,10月1號,中共的建政日,他染了中共病毒;10月10號,中華民國的建國日,他好了。

這就是今天川普本身的命運所在。這種在時間上的概念,差點兒要了一個老人的命,他時間上所表現出來的這是神蹟,而今天的人很多人會嘲笑這些,不會把這東西當成神蹟。當人們普遍不會把這些東西當成神蹟的時候,你可以看到,孔子學院的院長可以在美國社會以這樣的方式來享受他資本主義的生活,他認爲的。

梵蒂岡的教皇可以跟中共連在一起,以人的所謂免受痛苦的說法出賣神,而人們在看這些故事的時候,美國的民主黨的副總統的競選者的女人,說女人的身體可以女人自己做主,從而殺掉自己的孩子。那個孩子是活的,如果是個死胎,她當然就弄了,那跟肉瘤似的,那沒招了。如果是活胎,那是她兒子,是她自己在外面淘氣招事兒出來的,是不是這道理?

那當把這些東西放在一起的時候,你是個無神論,當你去批評他們的時候,你如何感覺到自己很有力量,無神論沒有道德的約束,當你罵他缺德的時候,他缺了什麼德?他沒有。你罵他缺德,只不過你覺得這事兒不應該這麼幹吧,找一6歲半應該找一7歲的。

那骯髒與齷齪不過如此了,如果你是個女人,你也支持你的身體你做主,那原詞就這麼說的,你不要聽着難聽。女人的身體女人自己做主,這是美國副總統競選者在公開辯論中當着幾千萬、上億的男人,講出的話。今天三、四十歲的女人,如果是誰太太的話,大庭廣衆說我的身體我做主,這話對不對?跟外頭那光不溜條的有什麼區別?什麼失去了道德的約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你是個老爺們,你是個新婚的,你坐在下頭,上頭你媳婦說了,我的身體我做主,我願意幹嘛就幹嘛,跟他沒關係。你試試?男人女人都失去了自己做人的道德準則,只有這樣的語言,才意識到那人說話是有問題的。如果不在這樣的一個徹骨的背景之下,這是自由社會,開什麼玩笑,這是法治社會,對不對?這是民主體制,我的身體當然我做主了。

所以18歲女孩可以脫得光不溜條把警察嚇跑了,why not? 爲什麼不嚇他?嚇死他,給他嚇出有毛病來,你敢來嗎?所以她不是人了。這個社會不是人的社會,今天可以沒有人去意識到他不是人的社會,所以在處理大疫情的時候,它自然就讓我們看到了在我眼睛裏是非常荒謬的。

7、80歲的專家失去了做人的道理,17、8歲的大姑娘,兜裏一副牌,得誰跟誰來。

自由,在一個管制的社會當中,他是一個非常響亮的詞彙,在沒有神的背書的背景之下,他是邪惡的縱慾者,所以這是我以爲在真正的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這麼個故事。這個故事呢,今天沒有人從這個角度,生命角度去認識。

網上有篇報道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川普:我打敗了這個瘋狂、可怕的中國病毒》。

川普本身,在他身上的神蹟,你就會越來越看到,只不過人們不把他當成神蹟,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那在今天的美國媒體當中,美國的社會當中,相當的勢力在他的衝擊之下顯現出這些勢力的背景,就是我跟大家講的,民主黨的副總統的候選人講出了這樣話。這是副總統,正總統的競選人,拜登,經常說胡話。

他昨天晚上在視頻——他不敢去見人的,他都是躲起來吧,他所謂防禦的藉口——他在視頻裏說,我非常喜歡——當然這話不好聽了,但一個老頭78——他說我非常喜歡扶着她的胸部,扶上就不撒手,這是拜登自己說的。

你說他是糊塗?你說還是真正的神蹟?在他身上在捉弄他。而川普也是老頭兒,人們在講述着他的生活不檢點,人們在說了他因爲有錢,人們在說他腐敗,人們在說他粗暴,用所有詞放在他身上,但他不掙一分錢,他當了4年總統,丟了10個億生意,他的孩子們去做他的助手,一分錢不拿。有人說因爲他有錢,所以他一分錢不拿。你有錢你拿嗎?你拿不拿?

就像人說的,哎呀,你都經歷過,所以你可以這麼說,我還沒經歷過,這天上的男人女人沒有兩個人是一樣的,天下的所有的房子都不一樣,都睡一遍?胡說!說那樣話的人,用北京話就是混蛋,我沒掙夠你那樣的錢,所以我就如何,多少錢是多呀?

習近平說了,習近平思想大家要向他看齊,彭麗媛就一個,就是你老婆,別人老婆都不是彭麗媛,她怎麼去幫助他吹上這個枕邊風兒?而跟你的思想一致呢?放你個驢煙兒屁,胡說嘛。扼殺個體的就是魔鬼,當他脫生成一個人,就有神的背書。所以川普的故事是有神的背書,你說他到底有多有意的,沒有,我不認爲他有意的,但是在這個過程中,就像很多人嘲諷他,說他很單純。

我跟朋友出去吃飯,其實石濤很單純,所有朋友就樂了。我說我跟你講,如果不單純的話,他不能站在這,不用稿就這麼隨便說,你懂得單純是什麼意思?你懂得嗎?大家又不說話了。

道理一樣,他不準備的,他意味着什麼?意味着他有着天性在其中,他在用着他的魂魄去講話,那有些人不愛聽,他不會活在別人愛聽不聽裏面,他生活在自己的生命真實中。你媳婦說話你愛聽嗎?你先生說話你愛聽嗎?你嫁給了你的白馬王子了嗎?話一說出來,在你譴責別人的時候,你的尖刻、你的刻薄,你不接受一個真實生命存在的時候,你的無知都在其中。

但是就像那個民主黨的副總統的女人似的,女人的身體女人做主,講出無恥的話,卻沒人看出她的無恥。因爲太多的人跟她一樣,所以纔會有神蹟,所以纔會有叫天滅中共,所以纔會有這種大瘟疫,我覺得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那些把他嘲諷成是個大娃娃的人,那是邪惡的。他就沒想出,川普的功績、講話都是單詞,重複完,沒有什麼正經八百的美妙的詩句,你找詩人就得了。他是來幹活的。

有人說什麼是幹活?他有神的背書的話,那就是一種信仰下、背書下的僕人,在人的環境中,所以他上來就說,我打敗了這瘋狂的邪惡的中共國病毒,那中共國病毒幹嘛?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