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涛总横
评论员石涛

【石涛纵横】日媒惊爆:大选前 川普计划突防台湾 胜选在握

日媒惊爆:大选前 川普计划突防台湾 胜选在握

【希望之声2020年10月13日】(主持人:石涛)

应该是在昨天,在天主教里面有一个主教在圣坛上,也就是他们做仪式的圣坛上,大概跟其他女人,就是不是一个了,乱来,把这个事给爆出来了,我看那个人都快老头了,据说教宗大怒。天主教里有驱魔之说了,说去驱魔,他们身上有魔了。天主教干这事不是一天半天了,这个东西拖延的时间蛮长的。大概在一个星期到两个星期之前,天主教教宗拒绝见面美国的国务卿蓬佩奥,坚持去签订所谓的主教的任命合同。

也同样在昨天,梵蒂冈外面有一列军队,这个军队全是瑞士人,但它不是真正的军队,它就是那种标志。他手里没有枪的,它就一根木头,上头带个尖,大概这么长,很短,是个象征性的。那这是瑞士人组成的,而且都是年轻人不结婚的。结果突然传出有4个人感染病毒了,那测试显示是阳性。所以围绕着梵蒂冈,在不见蓬佩奥跟中共持续表示亲近的背景之下,围绕着它本身就出现了一些丑闻,出现一个很特别的现象。

那当然被教宗称为说叫驱魔,他表面上是驱魔,其实这是他的说法。真正就我们个人来讲,我个人来讲,我通常跟大家说就是妖,妖精鬼怪兽现在表现是这个。魔根本不下来去害人的,它都是背后的。但人有这样的行为,其实在某种程度上驱魔的说法,就是类似于我们中国民间说的就被附体了,就是妲己似的被附体了。但你又说被附体,但是妲己当初是狐狸把妲己的元神弄死了,它进去了,所以又是真实的它。现在人其实我以为很多人面对它,又惧怕又似信似疑。似信似疑,是因为你现在人认知的一些事情习惯在科学的角度上去认知。而科学的本身就成为了一种被崇拜的,就是被崇拜的一种经典,就像被神崇拜一样。但在这种大疫情的背景之下,在现实的环境中,人们又看到一些令人难以解释的,只能说令人难以解释的,科学上难以解释了的事情。

那同样在前天WTO的总干事的秘书长,在公开的媒体的场合下讲说 WHO从来都不支持像习近平中共那样进行整个全国封城。你这话说的。他明确的表示从来不支持封城,因为封城带来的伤害太大。那这种大瘟疫,这种大病毒,它会以人长期长时间相伴在一起的。封城特别是对一些贫困的国家,对一些普通的人带来的伤害是难以置信,会使得他们更加的贫困,而封城带来的伤害远远超过大疫情本身。WHO总干事他没有明确说大家靠集体免疫。

集体免疫就是有一大批量的人感染病毒,从而产生抗体,就跟川普一样。川普身上有抗体。当一定的人群产生抗体之后,它就会使得病毒不再生存。但如果不封城的话,人们把病毒视为一种自然状况的话,它是走到了这么一个平衡。表面上是平衡,实际就是人类进行一次筛选,那瘟神对人类进行教训。

中国人管瘟疫叫瘟神。那在西方的文化中,逾越节就是我们看到的最典型的瘟疫与神之间的关系。那当时讲述的在摩西背景下的耶和华的出手,那逾越节一夜杀死了整个埃及的头胎生,那不就是大瘟疫吗?大瘟疫那是神直接自己出手干的,不是魔鬼。那今天的人根本就玩不转,根本就不这么想。他面对这一套,就像我们说的口罩,那不是瞎掰吗?那所有今天跟WHO有关的,在这条线上的医生当初都在嘲讽口罩。后来又推崇封城,全世界封城封,封完了天冷了,他说不该封,你说那是不是疯子?这就是今天的人。

人被所谓的科学家愚弄着,但是又觉得自己是最科学的。神经病嘛。人类社会就是我们生活的环境,就你身边的人,进入了一种令人难以名状的那种恐慌。但是纯粹就是糊涂车子,就连这话有些人都听不懂,他真听不懂,他连不上。利益的人永远连不上,利益的人永远看自己的利益。这是一种道德的沦丧,这是道德的沦丧,是人这边说的。一个不信神的人,他的概念就是这块肉,一点招都没有。所以我们讲说只是给人劝善了,信不信随你了,爱咋咋,随你便吧。

那在这样的一个背景之下,昨天川普在去佛罗里达进行重新开启他的竞选的时候,他还发了个推文,他早就讲不要封城,口罩没用。这个老头子他很坚持自己的观点,坚持自己认为所判断的。那些在科学背书下的人拼命去攻击他,攻击完之后其实自己是傻瓜。而面对自己是傻瓜,又放不下这张脸。今天的美国很多人都这样,今天的国人更多的人是这样。所以遭此大瘟疫,在大瘟疫的背景之下,在筛选着人们对事情的看法。奸懒馋滑坏聚集在太多人身上。

那也是金木水火土,聚集了太多人日常生活,他的衷心的一点就是自己的利益。所以川普在推文中就嘲讽他说我一开始就这么讲了不要封城。那民主党人所谓视科学为神明的人就胡来,就非要封城。封城了,今天整个曼哈顿,整个纽约州就像完全垮掉了一样。是,那一点都不错,纽约是完蛋了。55万人,甚至更多人在搬出纽约市。曼哈顿呢?那这是今天看到的故事。而那些人一定还在强调自己是正确的,他是永远的正确。

在现实的环境中,川普本身昨天重返到佛罗里达,新闻媒体都讲说他有点太过分。他太过分的意思就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他的身体的状况,因为他74岁的老人,对不对?那众目睽睽之下住进了医院,那12天之后,他就重返到第一线,而且声音极其洪亮,这是奇迹,但那些不信神的人不把他称为奇迹,只是瞠目结舌,但他本身展现的就是奇迹。

当他说出他愿意以总统命名的概念,希望所有需要这种药的人,他愿意去免费提供结果。又有医生站出来,说你那是个案,你不能这么推广。他好了,他是个案,他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当然是个案,每一个人都是个案,统计学就是扼杀个体的,就是邪恶的,心理学就是邪恶的。人们去读心理学,就会背离到对信仰的一种尊重。心理学看不着,就像你做梦一样。今天现代的科学带有着相当邪恶的层面,现在谁敢说,对不对?死了上百万,大多是拉美人和黑人,有一个医生说吗?

他得保他的饭碗,对不对?现在一个医生他一年收入大概20来万美元吧,在家里还供着房子呢,再买俩房子,我赚钱呢,都这个。所以这个东西它就会促成今天的灾难。自个是个心理学家,然后又跑到教堂厂里那去上香,什么样的东西,所以我以为你真的相信天灭中共,与神同行的话,其实人类社会在大清洗、大过程。那你看到表面的一切很张狂的一切,我个人觉得就是从具有生命意识的话,你看到它是笑话。我不开玩笑,你会看到很大的笑话。

习近平重新走过28年前邓小平的南巡之路,他到了潮汕地区。潮汕地区距离台湾近,同样潮汕地区有很多做生意的人,李嘉诚是潮州人,所以汕头大学是他一手掏钱盖的。他到潮汕地区,遍布中国各地了,他们敢干。黄光裕是潮州人,他当初赚钱的时候,为了贷款,他的太太就是他的贷款员,这就是潮州人做生意。他当时需要钱,要从中国银行贷款,那他太太是他公司注册之地的当地的中国银行的贷款员。他干脆就把贷款员给娶回来做太太。这是人说为什么潮汕人能够能够走天下?他很实在,北京人那还谈恋爱,对不对?那大学里头谈什么都有,人家不,人家直接娶回家。娶回家来了,那半拉银行就是咱家的了。黄光裕当初起家就这么起来的,这是一段故事了。

一般的人比不了,你不用看人家赚钱不赚钱。我自己遇到过很多潮汕人,那根本都无所谓的,他就是钱,他很简单,就是钱。同时潮汕人很相对来讲又质朴的一面,家家都供着土地,很有趣的。多大的买卖,他也供着土地。我都亲眼见过,多大买卖都供着土地,连这个桑达的,连那个连那地方都供着土地,是一个很奇怪很特别,但是很实际的这么一个环境。在习近平到那去了,习近平到那去,他南巡的概念,今天应该是到深圳,他就是否定邓小平。然后他在汕头,当着民众大声的嚷出他一定要改革开放。所以他用嘴在潮汕地区去讲改革开放,否定邓小平。邓小平不叫改革开放,我这才叫。那至于我怎么做是我的概念,但记住邓小平不是。

所以在嚷着改革开放的时候,就把任志强又给大批了一通,对吧?胡锡进也登了一篇文章说任志强想玩政治,玩政治你屁股得擦干净。这话说的。他承认了,他承认任志强把习近平,对吧?然后屁股擦干净,任志强反对他的是指他走了回头路,所以他现在批任志强我才是改革开放。那否定邓小平,然后带着毛泽东的概念,又出现在潮汕地区,就出了个故事,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站在后头,他在发言的时候,这个女人双手合十,干这个,所以人们嘲笑她说当神在拜。

结果社交媒体上说这是潮汕人民最高的礼仪。我怀疑是假的,我以为在网上疯传的,那不是老百姓传的,是他的团队传的。他就是要塑造神了,神塑完了,然后说叫最高的礼仪,还是拜神那。就是我跟大家解解释的,潮汕地区连开那个窑子都供土地。他用尽了心思,习近平用尽了心思,太想做皇帝,太想做神仙了,太想了。我个人以为就是说就像背后有那妖精是一样,我刚才对等着,在神坛上搞三P,那就跟这个类似,基本类似。就是说神是不能被人这么随意糟蹋的。

中国广播台
美国联播网
粤语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