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日媒驚爆:大選前 川普計劃突防颱灣 勝選在握

日媒驚爆:大選前 川普計劃突防颱灣 勝選在握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3日】(主持人:石濤)

應該是在昨天,在天主教裏面有一個主教在聖壇上,也就是他們做儀式的聖壇上,大概跟其他女人,就是不是一個了,亂來,把這個事給爆出來了,我看那個人都快老頭了,據說教宗大怒。天主教裏有驅魔之說了,說去驅魔,他們身上有魔了。天主教幹這事不是一天半天了,這個東西拖延的時間蠻長的。大概在一個星期到兩個星期之前,天主教教宗拒絕見面美國的國務卿蓬佩奧,堅持去簽訂所謂的主教的任命合同。

也同樣在昨天,梵蒂岡外面有一列軍隊,這個軍隊全是瑞士人,但它不是真正的軍隊,它就是那種標誌。他手裏沒有槍的,它就一根木頭,上頭帶個尖,大概這麼長,很短,是個象徵性的。那這是瑞士人組成的,而且都是年輕人不結婚的。結果突然傳出有4個人感染病毒了,那測試顯示是陽性。所以圍繞着梵蒂岡,在不見蓬佩奧跟中共持續表示親近的背景之下,圍繞着它本身就出現了一些醜聞,出現一個很特別的現象。

那當然被教宗稱爲說叫驅魔,他表面上是驅魔,其實這是他的說法。真正就我們個人來講,我個人來講,我通常跟大家說就是妖,妖精鬼怪獸現在表現是這個。魔根本不下來去害人的,它都是背後的。但人有這樣的行爲,其實在某種程度上驅魔的說法,就是類似於我們中國民間說的就被附體了,就是妲己似的被附體了。但你又說被附體,但是妲己當初是狐狸把妲己的元神弄死了,它進去了,所以又是真實的它。現在人其實我以爲很多人面對它,又懼怕又似信似疑。似信似疑,是因爲你現在人認知的一些事情習慣在科學的角度上去認知。而科學的本身就成爲了一種被崇拜的,就是被崇拜的一種經典,就像被神崇拜一樣。但在這種大疫情的背景之下,在現實的環境中,人們又看到一些令人難以解釋的,只能說令人難以解釋的,科學上難以解釋了的事情。

那同樣在前天WTO的總幹事的祕書長,在公開的媒體的場合下講說 WHO從來都不支持像習近平中共那樣進行整個全國封城。你這話說的。他明確的表示從來不支持封城,因爲封城帶來的傷害太大。那這種大瘟疫,這種大病毒,它會以人長期長時間相伴在一起的。封城特別是對一些貧困的國家,對一些普通的人帶來的傷害是難以置信,會使得他們更加的貧困,而封城帶來的傷害遠遠超過大疫情本身。WHO總幹事他沒有明確說大家靠集體免疫。

集體免疫就是有一大批量的人感染病毒,從而產生抗體,就跟川普一樣。川普身上有抗體。當一定的人羣產生抗體之後,它就會使得病毒不再生存。但如果不封城的話,人們把病毒視爲一種自然狀況的話,它是走到了這麼一個平衡。表面上是平衡,實際就是人類進行一次篩選,那瘟神對人類進行教訓。

中國人管瘟疫叫瘟神。那在西方的文化中,逾越節就是我們看到的最典型的瘟疫與神之間的關係。那當時講述的在摩西背景下的耶和華的出手,那逾越節一夜殺死了整個埃及的頭胎生,那不就是大瘟疫嗎?大瘟疫那是神直接自己出手乾的,不是魔鬼。那今天的人根本就玩不轉,根本就不這麼想。他面對這一套,就像我們說的口罩,那不是瞎掰嗎?那所有今天跟WHO有關的,在這條線上的醫生當初都在嘲諷口罩。後來又推崇封城,全世界封城封,封完了天冷了,他說不該封,你說那是不是瘋子?這就是今天的人。

人被所謂的科學家愚弄着,但是又覺得自己是最科學的。神經病嘛。人類社會就是我們生活的環境,就你身邊的人,進入了一種令人難以名狀的那種恐慌。但是純粹就是糊塗車子,就連這話有些人都聽不懂,他真聽不懂,他連不上。利益的人永遠連不上,利益的人永遠看自己的利益。這是一種道德的淪喪,這是道德的淪喪,是人這邊說的。一個不信神的人,他的概念就是這塊肉,一點招都沒有。所以我們講說只是給人勸善了,信不信隨你了,愛咋咋,隨你便吧。

那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昨天川普在去佛羅里達進行重新開啓他的競選的時候,他還發了個推文,他早就講不要封城,口罩沒用。這個老頭子他很堅持自己的觀點,堅持自己認爲所判斷的。那些在科學背書下的人拼命去攻擊他,攻擊完之後其實自己是傻瓜。而面對自己是傻瓜,又放不下這張臉。今天的美國很多人都這樣,今天的國人更多的人是這樣。所以遭此大瘟疫,在大瘟疫的背景之下,在篩選着人們對事情的看法。奸懶饞滑壞聚集在太多人身上。

那也是金木水火土,聚集了太多人日常生活,他的衷心的一點就是自己的利益。所以川普在推文中就嘲諷他說我一開始就這麼講了不要封城。那民主黨人所謂視科學爲神明的人就胡來,就非要封城。封城了,今天整個曼哈頓,整個紐約州就像完全垮掉了一樣。是,那一點都不錯,紐約是完蛋了。55萬人,甚至更多人在搬出紐約市。曼哈頓呢?那這是今天看到的故事。而那些人一定還在強調自己是正確的,他是永遠的正確。

在現實的環境中,川普本身昨天重返到佛羅里達,新聞媒體都講說他有點太過分。他太過分的意思就是令人難以置信的他的身體的狀況,因爲他74歲的老人,對不對?那衆目睽睽之下住進了醫院,那12天之後,他就重返到第一線,而且聲音極其洪亮,這是奇蹟,但那些不信神的人不把他稱爲奇蹟,只是瞠目結舌,但他本身展現的就是奇蹟。

當他說出他願意以總統命名的概念,希望所有需要這種藥的人,他願意去免費提供結果。又有醫生站出來,說你那是個案,你不能這麼推廣。他好了,他是個案,他在衆目睽睽之下。他當然是個案,每一個人都是個案,統計學就是扼殺個體的,就是邪惡的,心理學就是邪惡的。人們去讀心理學,就會背離到對信仰的一種尊重。心理學看不着,就像你做夢一樣。今天現代的科學帶有着相當邪惡的層面,現在誰敢說,對不對?死了上百萬,大多是拉美人和黑人,有一個醫生說嗎?

他得保他的飯碗,對不對?現在一個醫生他一年收入大概20來萬美元吧,在家裏還供着房子呢,再買倆房子,我賺錢呢,都這個。所以這個東西它就會促成今天的災難。自個是個心理學家,然後又跑到教堂廠裏那去上香,什麼樣的東西,所以我以爲你真的相信天滅中共,與神同行的話,其實人類社會在大清洗、大過程。那你看到表面的一切很張狂的一切,我個人覺得就是從具有生命意識的話,你看到它是笑話。我不開玩笑,你會看到很大的笑話。

習近平重新走過28年前鄧小平的南巡之路,他到了潮汕地區。潮汕地區距離臺灣近,同樣潮汕地區有很多做生意的人,李嘉誠是潮州人,所以汕頭大學是他一手掏錢蓋的。他到潮汕地區,遍佈中國各地了,他們敢幹。黃光裕是潮州人,他當初賺錢的時候,爲了貸款,他的太太就是他的貸款員,這就是潮州人做生意。他當時需要錢,要從中國銀行貸款,那他太太是他公司註冊之地的當地的中國銀行的貸款員。他乾脆就把貸款員給娶回來做太太。這是人說爲什麼潮汕人能夠能夠走天下?他很實在,北京人那還談戀愛,對不對?那大學裏頭談什麼都有,人家不,人家直接娶回家。娶回家來了,那半拉銀行就是咱家的了。黃光裕當初起家就這麼起來的,這是一段故事了。

一般的人比不了,你不用看人家賺錢不賺錢。我自己遇到過很多潮汕人,那根本都無所謂的,他就是錢,他很簡單,就是錢。同時潮汕人很相對來講又質樸的一面,家家都供着土地,很有趣的。多大的買賣,他也供着土地。我都親眼見過,多大買賣都供着土地,連這個桑達的,連那個連那地方都供着土地,是一個很奇怪很特別,但是很實際的這麼一個環境。在習近平到那去了,習近平到那去,他南巡的概念,今天應該是到深圳,他就是否定鄧小平。然後他在汕頭,當着民衆大聲的嚷出他一定要改革開放。所以他用嘴在潮汕地區去講改革開放,否定鄧小平。鄧小平不叫改革開放,我這才叫。那至於我怎麼做是我的概念,但記住鄧小平不是。

所以在嚷着改革開放的時候,就把任志強又給大批了一通,對吧?胡錫進也登了一篇文章說任志強想玩政治,玩政治你屁股得擦乾淨。這話說的。他承認了,他承認任志強把習近平,對吧?然後屁股擦乾淨,任志強反對他的是指他走了回頭路,所以他現在批任志強我纔是改革開放。那否定鄧小平,然後帶着毛澤東的概念,又出現在潮汕地區,就出了個故事,這個女人。這個女人站在後頭,他在發言的時候,這個女人雙手合十,幹這個,所以人們嘲笑她說當神在拜。

結果社交媒體上說這是潮汕人民最高的禮儀。我懷疑是假的,我以爲在網上瘋傳的,那不是老百姓傳的,是他的團隊傳的。他就是要塑造神了,神塑完了,然後說叫最高的禮儀,還是拜神那。就是我跟大家解解釋的,潮汕地區連開那個窯子都供土地。他用盡了心思,習近平用盡了心思,太想做皇帝,太想做神仙了,太想了。我個人以爲就是說就像背後有那妖精是一樣,我剛纔對等着,在神壇上搞三P,那就跟這個類似,基本類似。就是說神是不能被人這麼隨意糟蹋的。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