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石濤總橫
評論員石濤

【石濤縱橫】拜登家族與中共國生意往來:爆光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5日】(主持人:石濤)

今天1015號,原定今天晚上在邁阿密川普跟拜登進行第二場辯論會,那現在這場辯論會取消了。取消的原因說是川普的身體狀況,因爲他可能他會有感染力的可是在10號在他宣佈取消之前,白宮的醫師已經自己發出證明說川普身體足以參加公開的活動,他已經不具有傳染力了。辯論委員會不接受不聽從白宮的醫師卻聽從其他地方的他所認定的所謂一個診所所下出來的決定,認爲川普可能具有感染力,但是那個診所的本身卻沒有任何資格與川普有接觸。

美國的社會基本就與很多中國人想象的概念差距太大。那在這個背景之下,他宣佈取消這一次的辯論會。因爲川普不接受視頻辯論,認爲那個是欺騙。在昨天1014號美國CDC的主席美國,美國國家官方任命的最高的病毒學家福奇自己在新聞媒體上接受採訪時說,我可以證明川普不具有任何感染力。這就是美國,今天的美國社會走到了極其荒謬的一個境地。

而這荒謬的本身跟今天相當數量的人們注重利益追尋結果以不擇手段的方式,而這個東西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就是共產黨的一套。他們背離了真正信仰的人的道德的層面,人的道德是與人性相關的,而人性是與人的神性相關的,它是一環套一環的。就像人們在認知神的世界當中,他也是一層一層的。米開朗基羅畫的大審判,他畫出了7層。你上梵蒂岡你看看那個大審判,他畫的是7層。

那今天的人們陰謀詭計鬼心眼子賊多在肚子裏轉悠,正經八百的東西沒一樣會的。當你跟他分享這些真正生命東西的時候,他嘲笑你。而他那種陰損賊壞,爲了自己下半身那種淫蕩,利益所驅使的那種慾望,享樂其中,自己都控制不了,這是一個整體敗落的。如果人的環境不是整理敗落的話,他不會有這樣的大災難。但是等災難降臨的時候,說句難聽話,大多數持此觀點的人基本沒有能力去改變自己。就像用一個摁釘把個蒼蠅摁在牆上一樣,已經給它摁死了。

人說你這話不對,人要慈悲。在我眼睛裏,我講的只是一個真實。慈悲,那是那個慈悲生命的境界的體現。你被慈悲,可是你卻是以盜竊的概念、佔有的概念去羞辱人家慈悲的本身,你就是欺師滅祖。唯利是圖的傻東西在約束着別人向你展現善意的時候,你就從來沒想過你就是通向地獄的鬼之路。所以這是現實的環境中,我們看到的故事。很多人期盼現實中改變,在利益的層面。說句難聽話,定格了。所以這就是今天造成的結果。

那今天基本取消了,福奇昨天說他沒有毛病,已經沒事兒,但沒有人去改變。美國社會當中的分裂,唯利是圖的科學家的這種下賤的表現,與與神同行選擇善唸的每一個人形成了完全對壘的兩面。也在昨天川普的太太聲明講說她已經測試呈陰性,而他們14歲的兒子也被感染病毒,這是做母親的代替兒子發表了聲明,感染了病毒,但是已經痊癒了,他是一個無症狀的感染者。在他們夫婦兩個人101號染病之後,他的兒子後來被確診了,但是沒有症狀。所以川普家裏面101中共國慶節染病,1010號他們痊癒,1014號正式宣佈,1010號中華民國的國慶節。

1014號,你讓我說就是兩個7,如果你加上2020全算上那是28。人們可能就根本對這東西覺得無所謂了,但時間是個神。每一個人都在時間是個神的背景之下,你的必經之路就是嗝屁着涼死亡。每個人都會有忌日的,生不由你,死不由你,難道時時間不是神嗎?但是當你跟人們分享這樣的定數結束的時候,人們很麻木不仁,今天的人太利益。不開玩笑,去那教堂的想上天堂的都是太利益,我一定修成佛,我一定上天堂。

你三個腚,你也上不去。但是你跟這些人去分享這概念,他就覺得我沒毛病,我已經下定決心了,他不會分離自己的生命,他根本理解不了真正的境界,他是靈魂的,很多人不是這塊肉的,對不對?你看那個和尚圓寂,他只是讓肉身不腐爛,那塊肉沒飛起來,對不對?那在藏傳佛教當中有虹化,那塊肉化沒了。那你踩着腳咬着牙說我要上天堂,你這塊肉飛起來。根本就不理解,根本不懂。他不懂的原因是他下定決心。

昨天就成爲了一個很特別的日子。在美國的第一家庭正式宣佈痊癒的同時,習近平在深圳發言狂咳不止。他佔據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的概念,借用了他的父親的說法,但他沒提他父親的名字。在講到說在廣東的負責人的領導下,那深圳走過了40年。而這廣東的負責人是當初他爸,他爹是廣東省省委書記。那鄧小平在坐鎮北京,他爹在廣東開發的深圳,這是真的。可是人們只說那是鄧小平的改革之路,沒說習仲勳。做兒子孝順,心眼又小,所以要頂掉鄧小平。國家都被他裝兜裏了。共產黨給他塞褲衩裏了。

不開玩笑,老人怕丟錢,都把錢存在褲衩裏。他也一樣,所以共產黨給他塞褲衩裏,國家裝在兜裏,所以他就要改。結果當他講到這部分的時候,他就突然咳嗽,兩分多鐘到三分鐘,喝水不管用,打嗝放屁都不管用,就是咳嗽。所以人們說他是不是染病了。那時間上就很有趣了,美國的第一家庭痊癒,那習近平狂咳不止,中間就合在一塊了。

習近平以後會不會有病,他肯定不公佈,但誰難受誰知道,對吧?那看我節目的有人跟他通天的,他今天染病毒就是川普他們家病毒上他那去了。病毒只是消失了,人類沒有能力把病毒殺掉。病毒在美國第一家庭消失了,人類沒有能力把病毒消滅掉,就連這認識都不具備,現在人不具備。那病毒你肉眼看不着,所以從北京到華盛頓DC一萬多公里,可是在他那呢,可能就是咫尺天涯,對吧?病毒就一跨腳,跨腳都沒跨腳就到了中南海了,應該到了深圳。你不信就開玩笑,反正他咳嗽是他咳嗽的,那川普他們家好,這是他們家好。

與此同時,我們昨天在節目中講了,出現了一個很大的天意的背景。紐約郵報拿到了一個硬盤,這硬盤裏麪包括了拜登家族拜登、拜登的兒子整個家族腐敗賣國的具體實證,有時間,有地點,有對方受衆,這個硬盤裏頭包括了太多的電子郵件的複印件。我們昨天只是提到這件事情,那後來隨着細節的這種爆發,對頭算大概一天,在整個美國社會成爲了一種叫鐵證如山式的爆炸式的新聞。這件事情促成了整個美國社會善惡大分裂,一天的時間,善惡大分裂。主要的高科技公司,那些人不信神,與拜登家族的利益合爲一體。

主要的大媒體它的利益就是紳左派的利益,同樣是拒絕神的,他們盡最大的可能不去報道阻止這件事情的傳播。而拜登家族這件事情被揭祕卻充滿了天意。先跟大家分享一點點更新的資料。我們現在看到這是紐約郵報的推特官方賬號。昨天下午2:00被推特封殺,到現在19個小時沒有進行更新,到我做節目的時候。沒更新原因就是給它冰凍了,賬號給它冰凍了,完全沒有給它清除掉,但是賬號給它冰凍了。冰凍的理由,那就是我們昨天跟大家分享的那期節目。冰凍的理由,就是這篇文章。它說根據推特的管理條例,嚴防黑客襲擊之政策,所以要能夠證明材料的本身、資料本身的正確性。那誰去證明?沒說。所以當這篇文章貼出來之後不久,這個賬號就被冰凍了。

川普的新聞發言人,白宮的新聞發言人,他轉推了這篇文章,他的賬號也被封了。他們引用的是美國憲法當中的第230條。第230條授權美國社交媒體的大公司,爲了防止給公衆帶來傷害,包括一些色情的東西,所以給予這樣大公司一種權利,對內容的一種相對把關。那推特賬號藉助了這條條款,封殺了這條消息。而這個消息的本身卻已經被美國參議院、國家安全委員會、美國政府國家事務管理部證實這是真的。

那個電腦的老闆也接受了福克斯新聞網的專訪,他講述20194月份,一個人拿了三個電腦,三個筆記本,三個筆記本都掉在水裏了,掉在水裏了,像筆記本、電腦、手機通常掉到水裏了就全廢了。正式的電腦公司是沒有人管的。你看現在的手機都是密封的,原來的手機那個電池是插進去的,對吧?它密封不了,只要手機掉在水裏,你是蘋果的也好,你是Samsung也好,任何公司不會賠償的,因爲進了水基本就完全報廢。

我個人的生活經歷,幹過這行,所以所有進水的全都不保修。很相信20194月份拿着電腦的這個人,他是用的蘋果microphone掉到水裏了,正式電腦行不給修了,他就到了這家電腦行去修了。老闆是個技術專家,他現在的說法就是不能100%的確定是亨利拜登,就是拜登的兒子。拜登有兩個兒子,其中一個兒子死了,那這個現在活着的是他小兒子。他大兒子死了之後,就這個小叔子跟嫂子就給搭上了,不到幾個月,他們家故事是這故事。而他的小兒子是耶魯大學法學院的,開業律師,乾的活都是這活。

沒跟你說嘛,你別說耶魯,別說哈佛,丟人。你是一個人,你不是有耶魯你就是神,你不是有哈佛你就上了天堂。可是今天的精英都是這麼擺自己的,天下最大的傻瓜蛋,侮辱自己。他是耶魯法學院的,他娶了自己的嫂子,其實不叫娶,同居了。說同居的理由,是因爲嫂子丟了老公,他丟了哥哥,所以倆人心裏都挺難受,所以就住在一塊了。唯利是圖者必下賤。

去年4月份這個電腦電腦店的老闆說這個人抱着三個電腦到他店裏面去修,因爲受到傷害想把它恢復了,結果他說另外兩個電腦恢復不了了。所以這個電腦就恢復了,就把硬盤給恢復了,但是送電腦的人就再也沒露面。那他也很簡單,他說我實在記不起來,我不能確定這個人就是亨利拜登。我個人覺得這個人講的就是很真實的。如果你開過店的人,除非這個人老進來,老進門,對吧?你們家賣咖啡的,每天他喝杯咖啡,他敢確定。

如果是路過的,在這買杯咖啡走了,你說那個人是不是就是張三?那你讓我這麼說,我也不好說。他是開門的,進來的絕大多數都是隻有一面,扭臉就走了,所以他不太敢確定。但是在送來的電腦上,有一個拜登基金會的標,這個拜登基金會的標就是亨利拜登的哥哥,拜登家族爲了紀念這個死去的兒子成立了基金會,社會上收錢,所以有這個標,他就確定應該是他們家的。因爲開店的跟拜登就是同一個城裏的,同town的,在一個街區的,大家是鄰居。90天之後,這個電腦就這麼扔着。

按照北美服務行業,任何一個東西90天沒有人領的話,店主可以隨意處理,這是一個服務條例的一個國家法律,終審法律,我個人遇到過這些故事了。所以咱們知道,你比如說開洗衣店的,那你把衣服送進去了,不論多好,90天你都沒取,那個店主扭臉就可以穿走了或者給賣了。所以很多洗衣店,你看到他洗衣房,在一定時間裏他會賣舊衣服,沒人知道是什麼,那你願意要,你就拿走5塊錢、10塊錢,其實是這麼來的,這是合法的。店主,在過了大概90天,4月份送進的電腦嘛,過了5個月沒人要這個電腦。他就去查這個硬盤了,因爲他給恢復了。硬盤一打開一看就給他嚇壞了,他就知道討論的都裏面都是拜登的兒子跟烏克蘭跟中共國之間的業務往來,大筆的賺錢。

他知道這個事兒就大了,店主怕惹事兒就沒動,什麼時候開始動的?去年12月份,衆議院彈劾川普總統,讓這個店主就不幹了,店主支持川普,但衆議院彈劾川普的理由說川普動用總統權力去侮辱了拜登,調查他的兒子。他手裏拿着證據,我支持這老頭,你這個老太太胡說反着誣告對方。他不幹了,他是因爲這個不幹了。那民主黨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叫天意。

  • 這個人得把電腦送到那去。
  • 三個電腦只有這個電腦恢復了,當然那兩個電腦裏頭有什麼不知道。恢復了這個電腦,而這個電腦裏頭它放的是電子郵件的複印件。我不太相信,那如果有賬號的話,那個賬號關了,他恢復硬盤它也拿不着,對不對?他恢復硬盤可以拿到這些電子郵件,那個拜登他兒子是做律師的,他很精英很專業,他爲了資料的完整,他把每一份電子郵件都備份了,一備份就把自己咔嚓了,全是精英的手法。備份電子郵件都做成pdf文件就給存檔了,存檔就在硬盤裏了,硬盤它就死了,對吧?這是天意二。
  • 趕上這哥們支持川普,這是天意三。

如果佩洛西不去彈劾川普,這老爺子不會把這東西拿出來。彈劾川普,讓他很憤怒,很憤怒民主黨的做法,決定把它拿出來。20191217號,他透過中間人,找到了FBI,然後在找到FBI的時候,他備份了這東西,這是老頭子。車船墊腳牙,開店的他知道這馬路上的人不太好,他自己害怕,他怕有生命之憂。這趕上好萊塢大片了,所以他就給備份了。

找到FBIFBI一開始不理他,又找到了國會的一些國會議員,國會議員也不理他。但是當佩洛西去彈劾川普的時候,他被迫再次找到FBI。他所在州的相關的這些情報機構就找到了他,見了面談了之後,又過了一段時間,拿着這個沒收令來沒收他的電腦。老爺子突然意識到,拜登的死去的兒子是原來這個州的州檢察長。

老頭子說這回可捅了大簍子了,那不就趕上007好萊塢大片了嗎?在這個背景之下,他爲了保護自己安全,他又找到了朱利安尼,川普的私人律師。所以他才把這份東西在今年的9月份,FBI拿走了9個月之後,在今年的9月份這份複印的硬盤轉給了朱利安尼,朱利安尼看過之後,這事兒就大了,故事是這麼來的。所以這位修電腦的人已經露面了,那裏麪包含的故事是這麼個故事。

這叫天滅中共。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