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正體
ad image
 萬家勞教所12大隊隊長郭秋麗的罪行 萬家勞教所12大隊隊長郭秋麗的罪行 哈爾濱萬家勞教所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最嚴重的勞教所之一。(明慧網)
萬家勞教所獄警郭秋麗是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打手,萬家以殘酷手段著稱,被稱“萬惡之家”。(明慧網)

中共仇恨宣傳造就反人類打手

萬家勞教所12大隊長隊長郭秋麗的罪行

【希望之聲2020年10月16日】(本台記者玉潔綜合報導)“她們先被暴打一頓,然後被鎖在鐵椅子上,鞋襪全被脫掉,衣服脫到只剩褲頭,從頭頂往下澆涼水,再被拖到走廊上開着的窗口處。哈爾濱的冬夜零下30多度,寒風刺骨,她們被逼長時間受凍,凍得渾身發抖,有的被凍殘、凍傷。”

這是昔日哈爾濱萬家勞教所爲“轉化”(逼迫放棄“真善忍”信仰)法輪功學員而實施“凍刑”折磨的一幕。

據明慧網報道,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萬家勞教所12大隊隊長郭秋麗,主抓對法輪功學員所謂的“思想教育”(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真善忍”信仰)和勞工生產,所有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都與她有直接關係。

曾經的萬家勞教所位於黑龍江省哈爾濱市近郊農村,勞教所共分13個大隊,其中7大隊、12大隊、集訓隊集中非法關押女性法輪功學員。

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公開迫害法輪功,中共高層出臺了一系列打壓法輪功的政策和文件,其中關鍵的迫害政策之一就是對法輪功學員進行“轉化”。“轉化”成爲中共政法委的頭等大事,“轉化率”落實到中共各層相關機構,特別是關押法輪功學員的勞教所、監獄。萬家勞教所以其殘酷的“轉化”迫害手段著稱,被稱爲“萬惡之家”。

殘酷的“轉化”手段

2002年9月,因爲對法輪功學員的包夾迫害(服刑的犯人被警察指使嚴管監視、打罵折磨法輪功學員)均無效果,郭秋麗等下令罰法輪功學員們在冷冬的夜晚“碼板凳”,就是坐在板凳上不許動、不許閉眼睛、不許說話,連續兩天一夜。

中共酷刑示意圖:碼板凳。(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碼板凳。(明慧網)

逼迫法輪功學員寫“三書”(所謂“認罪書”、“悔過書”、“保證書”),若不寫,就強迫她們蹲在40平方釐米的地板磚內,不準出格,手背到後面,不許動,動就拳打腳踢;從早上5點蹲到半夜12點,幾天下來,有的法輪功學員腿、腳腫得不能走路,有的當場暈倒,這種酷刑叫“嚴碼”。

同時,獄警整天強迫法輪功學員看誣衊法輪功的影碟,連續24小時,只准去廁所兩次,如果還不寫“三書”,就被逼迫坐“鐵椅子”(一種酷刑刑具),並用電棍電,三四個獄警一起電法輪功學員;若仍達不到“轉化”目的,法輪功學員就被“上大掛”。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明慧網)
中共酷刑示意圖:上大掛。(明慧網)

迫害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史桂芝

2006年3月16日,郭秋麗以法輪功學員孫豔芝、馬貴雲解教前不寫“三書”、不寫總結爲由,又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新一輪的迫害,對外稱“整頓”。 12大隊每天強迫法輪功學員幹活十個小時;回宿舍後,還逼迫她們說和法輪功“決裂”的話。法輪功學員都不說,就被罰站半宿。

看罰站不管用,郭秋麗就領著當班的獄警隋雪梅、王美英、李佩環對她們大打出手。法輪功學員史桂芝高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千古奇冤!”李佩環不斷打她嘴巴子,史桂芝不斷地喊。郭秋麗、隋雪梅、李佩環三人瘋狂地打史桂芝,並把她從二班拖到一班繼續迫害。

當晚,史桂芝的臉全部浮腫,面目皆非,雙眼圈呈黑色,雙肩至脖頸受挫。這位非常硬朗的66歲的老人,僅半個多小時,就被打得臂不能舉,行動遲緩、生活難以自理。

祁金玲

2006年8月,法輪功學員祁金玲聲明自己在酷刑折磨下所做的所謂“放棄修煉的保證書”作廢,被郭秋麗及獄警劉白冰用電棍電、用警棍打她腦袋、揪著頭髮往牆上撞,狠命地往頭上打;還罵道:“死你祁金玲一個不算啥,死的人多了。”祁金玲被打得頭暈眼花,頭部被打成重傷。

中共仇恨宣傳造就反人類打手

人們難以想象,郭秋麗作爲一名普通女性,何以如此殘暴對待女性同胞,特別是六旬老人。其實,這都是中共的仇恨宣傳一手造成的。仇恨宣傳煽起的暴力,使人喪失理性,淪爲中共的幫兇。

縱觀中共建立在謊言與暴力基礎上的血腥歷史,人們看到:仇恨的製造與宣傳是它屠殺民衆,維護其政權的重要手段。

土改時,爲了掠奪地主富農的財產,通過各種形式把他們醜化、誣衊爲“不勞而獲的剝削者”,挑起民衆的仇恨,鬥地主;工商改造時,爲了剝奪民族資本家的財產,同樣把他們誣衊爲“剝削階級”,逼得許多資本家跳樓自殺;爲了打掉知識分子“敢爲天下先”的氣概與民族精神,通過“反右運動”把他們打爲“臭老九”,發放到最艱苦、最邊遠的地區勞動改造,最終逼迫許多知識分子變成御用文人,爲中共的非法政權塗脂抹粉;文革中煽動仇恨,挑起羣衆鬥羣衆,摧毀了中華五千年的傳統文化;1989年6.4,爲了達到“殺20萬人,換來20年穩定”,把手無寸鐵、滿腔熱血的大學生誣衊爲“反革命暴徒”,血洗天安門廣場。

1999年中共打壓法輪功後,中宣部控制兩千家報紙、數百家中央及地方電視臺和廣播電臺,全部開動,編造謊言誣衊誹謗法輪功,煽動仇恨。據統計,在短短半年時間內,對法輪功的誣陷報導和批判文章達30多萬篇。

即使這樣打壓一年半之後,中國絕大部分民衆已經開始厭倦並反對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殘酷打壓,鎮壓已經難以維持。爲了繼續推動迫害,2001年中國新年前,央視和新華社又聯手製造了“天安門自焚案”。通過對央視“自焚”現場報道的研究,國際教科文組織指出“自焚”是中共自己導演的假新聞。海外媒體中有很多揭露“自焚”疑點的視頻和文章,人們也可以通過閱讀法輪功著作,瞭解法輪功明確指出“煉功人不能殺生”,“自殺有罪”等。而中國大陸民衆卻因中共的信息封鎖,無法知道真相。

“自焚案”的拋出,挑起了普通百姓對法輪功修煉者的仇恨,由同情法輪功修煉者到認同鎮壓,此後所發生的仇恨法輪功的案例明顯增加,中共司法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也更加嚴重。據不完全統計,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由原來的173名(從鎮壓至自焚僞案前的18個月),在三年內急增至881名。

煽動仇恨比任何罪行都重大,被國際法庭判以重刑

歷史上因爲仇恨宣傳造成嚴重社會危害的案例不止一起,國際社會對“仇恨宣傳”高度重視,認爲這是當今人類面臨的最主要危險之一,比任何罪行都重大。

尤利烏斯·施特萊徹是納粹政客、反猶太人的雜誌《先報》的創辦人和主編,1946作爲“紐倫堡國際軍事法庭”審判的主要戰犯,被判反人類罪,同年10月16日被執行絞刑。國際法庭在對施特萊徹判罪時,對“仇恨宣傳”的危害做了深刻描述:“其他任何被告(犯罪者)造成的苦難都可隨其被捕而被停止,而施特萊徹的罪行影響,是他那打入成千上萬人的頭腦的毒害——他留下了一個因他起的,被仇恨、虐待狂、謀殺和扭曲思想毒害的國家。”正因爲如此,煽動仇恨都被國際法庭判以重刑。

責任編輯:辛吉

本文章或節目經希望之聲編輯製作,轉載請註明希望之聲幷包含原文標題及鏈接。

中國廣播臺
美國聯播網
粵語臺